【暗巷】ALWAYS

坐在他身边的人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一个青年,先是原本含有笑意的脸毫无征兆地开始流泪,随后就像个小孩一样,喘息抽泣着,手胡乱地抹去控制不住的眼泪,嘴里彷佛想说什么却梗塞得无法组织语言。
他很恍惚。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他为什么在这里。他隐约记得他可能是在吃早餐,然后他问了句什么,身边的人一愣,就哭了。
他哭得那么难过,眉毛挤成一团,眼睛已经红了,脸颊边的头发也沾上了泪水黏在皮肤上。他看起来那么可怜,虽然他不记得他是谁,但是这哭泣的样子就是触动了他心脏里某一块软肉,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将哭得快要断气的青年揽进了怀里。
他说:“Shhh…别哭,别哭。My boy,别哭。”
怀里的人一滞,抱着他哭得更厉害了。

最担心的事终归是会发生的。
几个月前Graves开始变的健忘。他忘记了会议的时间,忘记了交给过手下的工作,甚至迅速发展到有一天他忘记了那句简单的回家的咒语。在Credence的提醒下他想了起来,两人顺利回了家,但他们都知道,事情严重了起来。
随后Graves申请了离职。他知道他已经无法胜任这个工作。他也不甘,可是只有这么做才是一个负责任的安全部长。
医生告诉他要保持心态,他觉得他能做到的。闲下来后Credence也开始留在家里陪他,平淡的生活也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无趣。他们会去逛街购物,会去博物馆,或者只是去中央公园散散步聊一聊他年轻时的往事,一呆就是一下午。他还在家里养起了花草。

然而症状的不断恶化让他越来越焦虑。他发现Credence藏了一抽屉多买的盐,阳台的花快要被他重复浇水而淹死,甚至还有一次他竟然忘记自己把魔杖放在了哪里。他讨厌这样没用的自己,也害怕这样的自己。
他偶尔会发怒,但身边的那个人从来不会因此发泄回来,反而更加耐心地照顾自己。这让他更觉得生气了。
生自己的气。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情绪问题,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地害怕。此前他从未怕过什么,但这一次他真的害怕了。害怕自己终有一天也忘了他。

于是在这个明朗的午后,两个人坐在洒满斑驳阳光的圆桌边,打算享受一个美好的下午茶时,他看了看眼前的青年,神情恍惚地问。

“你是谁?”

坐在他身边的青年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他也突然觉着心抽痛了起来。他把青年揽进怀里安抚,彷佛他曾经像这样做过很多次。

“shhh…别哭,别哭。My boy,别哭。”

怀里的青年终于在抽泣的间隙中找回了说话的方法,哽咽颤抖着开口。
“Credence, Mr.Graves. My name is Credence.”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