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亡命之徒

盗梦au阅读指南

午后的阳光正是一天当中最惬意的时候。

窗帘并没有被拉上,柔和的阳光被窗户分成四个长长的格子,安安静静地洒在熟睡中的郭文韬身上,连时间都静止了。

这便是蒲熠星进门后看见的景象。

郭文韬在入梦。

机器在床头柜稳步地运行着,躺在床上的郭文韬眉目舒展,不知道是在怎样的梦境里。

这基本上是个邀请,一个只属于他们俩的不成文的约定。在他们没什么任务的时候,郭文韬有时就会先独自入梦,等待蒲熠星前来找他。

蒲熠星笑笑,牵起连着机器的另一个线,将针头插入自己的血管中,安然闭眼。

再睁眼的时候是在一片深蓝色的夜空下。

不远处是一片森林,密密麻麻的树木层层叠叠完全看不透,却唯独在边缘的两棵树中间留着一个入口。显然,这是一个需要通过的迷宫。

森林迷宫并不会难倒蒲熠星。与其说是解谜,不如说是他们之间的一种情趣。蒲熠星脚步轻松地走进去,入口便被树枝缠绕封住。

视野一下子变黑,在这抬头几乎快不见夜空的森林,星月的莹光只能通过树叶之间的缝隙透一点点下来。蒲熠星凭着直觉走了一阵,便听见潺潺的水声。他顺着声音走过去,果然发现一条蜿蜒至森林更深处的河流,仿佛在指引着方向。他想了想,决定继续沿着河流向前走,水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汹涌,没多久终于出现了一束光亮。

豁然开朗的眼前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一轮巨大的白色圆月挂在蓝紫色的夜空中,仿佛是自身在发光一般,位于闪耀的银河中央。或者那也不是银河,在梦里,世界可以和现实完全不同。

蒲熠星笑笑,这样的梦境果然只能属于郭文韬。

尽头是断崖,河流义无反顾地滚滚向前,然后从断崖处倾泻而下。整个断崖成C字形,除了脚边的这条,也还有数条河流从各个方向奔涌而来,又飞流直下。这个位置并不能看出来这个悬崖有多高,但瀑布激起的水声隆重而又遥远。

横跨于河流之上,悬崖边缘,梦境的主人建了一座全玻璃的屋子。三角形的屋顶也是玻璃的,梦境的主人正坐在里面,将整个夜色和风景一览无余。

郭文韬看了看依旧正常行走的怀表。

“大概半个小时,这次很快嘛。”

郭文韬并没有去看进来的人,一边将怀表收回怀中一边说。他知道只有那个人才会来。

“你的放水行为太明显了。”那条河流是真“放水”。

蒲熠星走到郭文韬身边,往悬崖看了看,深不见底。他跟席地而坐的郭文韬一样,就地坐下来。

他抬头望向星空。梦里的银河被郭文韬开了倍速,肉眼可见地变换着,闪耀着,唯独那轮圆月在夜空中岿然不动。

这样的景色也仅能存在于梦境中。

而美得不现实的风景就更加衬得人类渺小。

蒲熠星叹了一口气,拿出打火机,凭空拿出一支烟点上。

“不是戒了?”郭文韬问。

“就梦里抽抽。”蒲熠星向他晃晃他手中并没有烟油的打火机,又将烟夹在两指之中深吸一口,呼出烟雾向着月亮飘散而去。

那是蒲熠星的图腾。

郭文韬知道,在现实中这个打火机并不能点火,在梦里蒲熠星就可以用某种方式将它点燃。

某种方式他并不知道。这种关乎分辨梦境与现实的个人隐私是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最好,以免被反利用。就像也没有人知道郭文韬破旧怀表的断针在现实里到底停在什么地方。

他们刚刚结束了一次任务,所有人都有各自的疲惫,郭文韬也就没说什么了。

他们的任务基本上没有合法的。一般来说主要是薅资本主义羊毛,盗取一些行业秘密贩卖。有时候是客户要求,有时候只是他们自己单纯想威胁,遇到价钱好的甚至可以干一次休息半年,反正他们是不缺钱。

但这次的任务有点不一样。他们几个人撕开某个欺上瞒下的当地政府的伪装,盗取了几个关键人物隐藏的事实真相公之于众。没有任何人指使也不是更高级的政府要求,只是他们所有人都对这个政府的无能感到愤怒,整个盗梦工作室的人便一致通过干这一票。

事情说复杂其实也简单,只用了两层梦境便完成任务。只是这之后显然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他们所有人都得暂时避一下风头。

他们在任务结束后用了不同的伪装身份,各自选了不同的路线,陆续来到齐思钧事先安排好的位于南美某城市的安全屋——一间不小的别墅。

郭文韬是第一个到的,而蒲熠星辗转从北美转机了一次,中间几乎没阖过眼,才终于抵达。郭文韬算着蒲熠星到达的时间,在房间内入梦等他。

郭文韬其实是被蒲熠星带入行的。

或者严格来说蒲熠星可以算他的导师。

蒲熠星自己也是半路出家,大学听从父母安排选了金融,却过得并不开心。大三起他就开始暗自准备,凭本事和一群比自己多4年专业知识的人竞争,愣是拿到美国一所高校的全额奖学金,考上自己从小就向往的建筑系。毕业后不惜和父母闹翻,毅然决然地奔赴美国追逐梦想。

也正是在国外的留学经历让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行业。

年轻的他从不认命,痛恨着世界上那些不公平的事,却空有一腔想要改变世界的热血和抱负,迷茫而又找不到方向。

所以当接触到梦境,或者说盗梦这个行业的时候,他知道他找到了。

梦境的世界是他创造的,他可以任意改变,甚至有段时间他都觉得进入这个行业是天意——纵使他不信命。

他可以在梦中改变任何他想要改变的,然后现实也会因此发生改变。哪怕很小的一步他也会觉得他正在改变这个世界。

毕业后又过了几年,他在业内认识了齐思钧,后者向他抛出橄榄枝。凭那一句“我们可以一起改变世界”,他就决定接受这个邀请并回国开始组建他们自己的盗梦工作室。

那时候国内的盗梦行业已经发展起来,他成为合伙人后,便没有再多的心神去设计各个建筑迷宫。于是他找到当年求教过的一位建筑大佬,现在已经留校任教的王教授。但王教授回归校园,只向他推荐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郭文韬。彼时郭文韬还只是一个一般般的建筑公司的普通建筑师助理,但当蒲熠星第一次见到郭文韬的时候,他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们是同一类人。

郭文韬的专业技能很过关,蒲熠星也几乎是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势必要得到他,无论如何也要拉他入伙。

不出所料,蒲熠星只问他一句“你想不想挑战未知的世界”,郭文韬就辞了职加入了他们。

他们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毕竟梦里的时间可以过得很长很慢——郭文韬在梦里掌握了必要的盗梦知识,最基础的格斗,甚至记住了所有常用枪械武器的构造。要知道连蒲熠星自己都只记得几种他惯用的枪械而已,何况他当初还是在现实里实打实见过摸过也开过枪的。

蒲熠星知道他果然没有看错人,郭文韬也和他一样,天生就该是做这个的。郭文韬看似淡漠无欲,可他骨子里也同样是一个不甘于平庸,想要尝试各种未知挑战的人。

他们入梦训练的那一周过得十分紧密,几乎天天都在一起,在梦里甚至产生已经认识半辈子那么久的错觉,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情绪,默契得仿佛本就是一体,却被造化拆分成为两个个体。

他们如此相似,所以注定相遇。

在一次近身格斗训练结束后,郭文韬问他,在梦里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蒲熠星给了他肯定的答案:只要你愿意什么都可以。

郭文韬并没有再回应,却只是走近他,然后将唇贴了上来。

也许他们在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互相吸引了。蒲熠星后来想,如果人真的有灵魂的话,那他和郭文韬的灵魂必定有致命的相互吸引。

蒲熠星几乎没有迟疑,因为这一切是那么地顺理成章。他抚上起对方的脸颊,加深了这个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想之中的吻。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后来他们在梦里接吻过很多次,每次任务结束后郭文韬都会在自己的梦里等蒲熠星。

他们盗取过的那些秘密,或多或少总有一些违背人性道德的事情。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但造成的一些精神创伤是在所难免。所以在每次任务结束后,相约在梦境里见面似乎就成了他们的一种解压方式。

郭文韬的梦境非常地与众不同。每次的梦境都是超乎现实的奇观,而且从不重复,让蒲熠星每次进去的时候都会有些期待,而看见的景象也从没让他失望过。

他有时候会感叹郭文韬哪来的这么多想象力,又忍不住想夸赞一下不愧是他选中的人。相比之下蒲熠星的私人梦境就很简单。在蒲熠星自己的规则限制下,梦中所有的事物都有序不变地在自己应该在的位置。这是蒲熠星期望的世界,绝对的平衡。某种程度上,蒲熠星也承认他是有点羡慕郭文韬没有约束的梦境的。

他们也在梦里死过很多次。一开始郭文韬还有一些精神上的恐慌和不适应,之后却仿佛迷恋上这种死亡经历。也许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未知的体验。

当然蒲熠星始终贯彻能正常醒来绝不故意死亡的方针。

以前他只是单纯讨厌死亡的感觉,后来他是很难接受看见郭文韬死在自己眼前。哪怕他明知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是看着那具“尸体”,他依旧觉得呼吸困难。一般来说建造师是不需要在执行任务时一起入梦的,但郭文韬热爱挑战,而建造师入梦也确实可以在必要时改变方案更加有效率,蒲熠星也就没有强制。

这次蒲熠星又目睹了郭文韬的死亡,虽然这是一早就设计好的,但是那窒息的感觉直到回到现实都还没有消散。醒来后他也没法立即见到郭文韬,焦虑伴随了整个路途,在横跨几个大洲,终于见到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的郭文韬时,他才终于安下心来。

蒲熠星深吸一口烟,胸腔里的踏实感慢慢被填满。他扭头看向同样看着他的郭文韬,伸手抚上他的脸。

郭文韬没有躲避,一点点烟雾从蒲熠星轻启的嘴唇里飘散出来,莫名地让他看得有点着迷。他想接住这缥缈的烟雾,于是身体快过大脑,凑了上去。

烟味在自己的口腔里蔓延开来。他不讨厌这样的味道,这是属于蒲熠星的味道。

他深吸一口,连鼻腔里也充满了对方的气味。他贪婪地吮吸着,想要将此刻的实感永久镌刻下来一般。蒲熠星回过身将他抱起放在自己腿上,一点一点将胸腔里的烟气渡让给他。

香烟的味道在此刻瞬间成为催情剂,两个人吻得越来越深入激烈,腰腹挺弄,唇舌交缠着谁都不肯放过谁。在这次任务中他们见识到的黑暗让他们痛苦绝望,希望一切能都被梦境搅碎一般狠狠地亲吻对方,攫取着对方的氧气。

在临近窒息边缘的时候他们才分开彼此,可这显然并不能让他们就此满足。

蒲熠星在空无一物的玻璃房里变出一床被褥。他将郭文韬放到在被褥上,又附身亲吻上他,两个人在急不可耐的亲吻抚摸中迅速地脱光了彼此的衣物。

在梦里做爱不需要任何准备。

只要你想,你可以为这场欢爱做任何现实里做不到的事情。

郭文韬不需要任何爱抚,身体内部开始自发地发痒发痛,迫不及待地想要什么东西狠狠捅进捣弄才能止痒一般,后穴已然湿润如潮,身下的床铺完全湿透。蒲熠星看得有些眼红,伸手摸了一把便将硬得胀痛的性器抵上去。

后穴还在不停地溢出淫液,穴口软嫩湿滑,开合着邀请着,根本不需要任何开拓,蒲熠星一挺,阴茎毫无阻碍地整个插到底。

一瞬间郭文韬整个身体拱起,被填满的满足感将身体里的空虚和疼痛挤压了干净。他大口喘着气,探出手想要抱住蒲熠星。

几乎不需要适应,只要郭文韬想,他可以肉壁的每一处都是敏感点。他严丝合缝地包裹着蒲熠星的阴茎,每一寸缝隙都被细密地填满,性器上的每一根经脉凸起都让他爽得头皮发麻。蒲熠星每抽插一下,经过内壁的每一处都传来酥麻的快感瞬间如电流般刺激至全身。

蒲熠星俯下身,将郭文韬的双腿分得更开,挺得更加深入。阴茎被郭文韬咬得很紧,紧致又湿滑的肠道密不可分地绞着他。他大力地进出着,每次重新被操开的肠道一次次欢愉地紧贴上来,每退出一点点就又吸住他往更深处侵犯。

郭文韬硬挺的性器抵着蒲熠星的腹部,他配合蒲熠星的挺动扭动着窄腰,阴茎也就一次次磨着蒲熠星的小腹。他的前后都湿得不成样子,透明的前液沾染上蒲熠星的耻毛,交合处更是一片淫靡。漏出的精液混合着淫液,水声啧啧,不断从穴口往外冒,还打出一圈白沫沾染在穴口边缘。

他搂着蒲熠星止不住地喘息,像溺水的人寻求氧气一般向蒲熠星索吻。蒲熠星将氧气渡给郭文韬,缠绵着又亲吻他的锁骨和前胸。早已挺立的乳尖被含入温润的口中,舌尖撵起挑逗,吮吸轻扯,惹得郭文韬更加难以忍耐地呻吟轻喘,收缩着肠道含得更紧更深。

蒲熠星知道郭文韬现在全身都是敏感点,只要他碰哪里,哪里就能引起郭文韬所有羞耻的反应。他一遍遍抚摸着郭文韬月光下的美好肉体,一次次激烈地贯穿他的身体。

他们像这样在梦里接过无数次吻,也在梦里做过无数次爱。在山间的星空下,在无人的海边沙滩上,在蒲熠星小时候家里的床上,在郭文韬大学的宿舍里。

可他们从未在现实里做过爱。

连接吻都没有。

蒲熠星不知道这是不是两个人某种对于现实不谋而合的逃避,而两人的关系又确实从未说明。

梦境中的结合让他们两个人都欲罢不能,在梦里他们就能摒弃所有伪装和束缚,可以无视所有现实中的自然规则,可以完全地放纵自己,忠实于占有对方的欲望,毫无顾忌。

两具身体在这璀璨的夜色中交合,耳边除了悬崖瀑布从深渊传来的水声,便只剩肉体相连的击打声和两个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

汗从蒲熠星的身上滴落下来,滴在郭文韬身上,敏感的皮肤随着媾合的动作起伏,记录着滚烫的滑落轨迹。无数次的交合早已让郭文韬的肉体记住了蒲熠星的形状。他不需要任何前面的爱抚,他可以凭自己在梦里的身体,就这样被蒲熠星生生肏射。他甚至幻想过如果就这么被他肏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死亡体验。

他喘息着:“…啊…蒲、深…再深点……唔嗯……”

蒲熠星咬住他的颈脖,即使他知道这样做在现实里也留不下任何痕迹,但他还是在郭文韬身上打上一个又一个自己的印记。

他满足着郭文韬持续地往更深处操弄着,挺动着,撞击着肉壁的每一个兴奋点。

郭文韬收缩得越来越紧,小腹处郭文韬的性器贴着他抖动着。他再次狠狠地一个挺进,精准地操入深处最敏感的一点,郭文韬在一声惊喘中,被蒲熠星操得射了出来。

就在收缩的一瞬间,蒲熠星也释放出来,将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入郭文韬的肠道深处,精液喷溅在软嫩的肉壁上装得满满的。

郭文韬感受着蒲熠星射在自己身体里的感觉,他喜欢被内射的充实感。蒲熠星也还没有退出去,装不下的精液从结合处的缝隙里一丝丝顺着臀肉流出来。他自己的精液也射得蒲熠星满小腹都是,有一些还沾在郭文韬自己的下颌和嘴边。

他舔了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问凌驾于自己身上的蒲熠星。

“准备好醒过来了吗?”

深渊深处传来一阵不同于瀑布声的音乐。

蒲熠星不愿离开郭文韬的身体,但他知道这是倒计时开始了。

可月光照在郭文韬的眼睛里那么清明透亮,仿佛能看进他的心里。

就像郭文韬也能看进蒲熠星的心里,然后在他的心里看见郭文韬自己。

蒲熠星想明白了,他点了点头。

玻璃房瞬间破碎坍塌。

两个人依旧保持着相连的姿态坠入湍急的河中。

蒲熠星拉过郭文韬紧紧地抱住,吻住了他。

他们在亲吻中无限下落。

他们在亲吻中醒来。

郭文韬睁开眼睛,看着先自己醒来蒲熠星离开自己的唇。

这是他们从任务开始到后来各自逃离后,郭文韬第一次在现实里看见蒲熠星。也是他和蒲熠星在现实里的第一个吻。

在梦境里的最后一刻他和蒲熠星都想明白了。

他们已经成为现实世界的亡命之徒,他们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回吻了他。

· Dreams will come true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