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煎蛋

该死的生物钟让蒲熠星准时在7点钟醒来。

连休息日都不能好好睡个懒觉,根本不想醒来的蒲熠星就算醒了也不想睁开眼睛,只伸出手薅了薅旁边的人,却捞了个空。

他这才睁开眼,虚着眼睛神情恍惚地看了看四周,都没有发现那个人。

不满让困倦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坐起身来发了会儿呆,挠了挠鸡窝头,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扒拉出条也不知道是谁的底裤套上。

天气太热,蒲熠星懒得穿拖鞋,光着脚就出去了。走到客厅果然发现那个人在厨房捣鼓着什么。

蒲熠星没戴眼镜,等走近些才猛然一个顿足。本来早上的气血就还没完全消下去,这下看清了眼前的光景,直接干脆一个血脉偾张直冲下体瞬间硬邦邦。

郭文韬的围裙下面只有一条内裤,整个背都露在外面,唯独一个随意的蝴蝶结堪堪地系在腰间,后颈轻轻挂着一根细带,衬得整个裸背更加色情。

郭文韬在灶台前忙着,背部随着他的动作呈现出勾人的线条,椎骨性感,腰线优美,每一个弧度都引诱着蒲熠星。

他根本就没想要努力思想斗争一下,几乎在感受到原始本能召唤的一瞬间就快步走上前去。

“靠…!”

蒲熠星没有穿鞋,光脚走路根本没啥声儿,加上郭文韬手里忙着事情,耳边都是鸡蛋在锅里的滋滋声,在被蒲熠星出其不意从后面抱个满怀的时候难得骂了一声出来。

“你搞什么!”吓得铲子都差点飞了的郭文韬没好气地往后瞥他一眼,却也没有挣脱。

“那你在搞什么?”蒲熠星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根本没把郭文韬的责骂放在心上。

“?煎蛋啊你看不到吗。”

郭文韬说着,把煎蛋翻了个面。老实说蒲熠星在这之前还真就没有去看郭文韬在干嘛,他在看到郭文韬的裸体围裙后眼睛就看不见其他任何东西了。他想问的其实也是郭文韬穿成这幅样子是想要干嘛,心思根本就没有在煎蛋上。

“我是说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我哪样了?”郭文韬头也没回地问,把火关小了一点。

蒲熠星不满了,心说你明明穿成这个样子来诱惑我还装,于是直接把胯贴了上去。已经被顶起的帐篷不怀好意地对着两瓣屁股的软肉一蹭一蹭。

“你说哪样?”

“………………”

郭文韬这下懂了,这人是一大早上起来发春了。

“……你想太多,太热了不想穿衣服而已。”

“那不就是在勾引我。”

蒲熠星才不管郭文韬是为什么这么穿,客观事实就是郭文韬在勾引他。他有意无意地想要往臀缝里挤,但隔着两层布料也不过是隔靴搔痒,别说缓解了,反而根本就是火上浇油让欲火越烧越大。

郭文韬的裸背紧贴着蒲熠星的胸膛,那覆上来的温度和触感他再熟悉不过,他都能感受到蒲熠星的乳首也抵着他,手也还不安分地在鼠蹊部挑逗。都是男人,早上那点儿事就是你有我也有,本来压下心思起来做早饭了,居然这会儿又被这么简单地给撩了起来。

可他真的是因为觉得热才没穿上衣的。他哪想得到蒲熠星会在煎个蛋的功夫里就醒了。而且要是他现在被撩拨起来答应了,可不就坐实了是在勾引他吗。

郭文韬态度坚决:“行了别闹,我煎蛋呢!”

他拿着铲子用手肘别了一下蒲熠星想要挣脱怀抱,哪成想蒲熠星反倒得寸进尺直接将手伸进内裤里。

“嘶……”

蒲熠星根本不理会郭文韬的抵抗,手法老练地揉了一会儿,那东西立马就硬起来了。

“还说不想呢?”

他亲吻着郭文韬的肩颈,手上也根本没停。

“别…蒲熠星…停、煎蛋呢…会糊……”

郭文韬的语气已经明显地比刚才软了,他终于放下铲子想去制止蒲熠星摸摸搜搜的手。

蒲熠星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锅里,伸手直接把火关掉:“就这锅的余温都能给热熟了。”比起食欲,现在明显是另一种欲望需要首先得到满足。

他二话不说绕开郭文韬的手,手指一勾边又往下一挎,直接把对方唯一穿着的内裤给拽下来。郭文韬硬起来的唧唧一下子弹出来,在操作台的边缘上磕了一下。

“卧法…!!”

郭文韬一瞬间疼得有点语言功能混乱,眼冒金星,不得不俯下身来手肘撑着操作台缓劲。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爽的。

这动作和姿势倒是给了蒲熠星绝好的机会。趁郭文韬恍神的空档,蒲熠星用手指揉揉洞口,发现果然依旧柔软着。因为昨晚上才刚刚用过,被操开的洞口毫无障碍地就接纳了蒲熠星两根手指,还意犹未尽似的往里嘬。

蒲熠星很满意,他确实也等不及想要直接操进去,于是还没等郭文韬回过神,他就掏出自己的鸡巴毫不客气地干进去。

如他所料,前一天才被好好疼爱过的甬道几乎不需要润滑,就着蒲熠星鸡巴上的前液,长驱直入地一草到底。

“啊……!”才刚刚缓过劲的郭文韬又再次被快感冲击。

老实说昨晚玩得比较凶,导致他今早起来屁股里还有一种被占满的感觉,余韵未减。他好不容易收起欲望,现在是完完全全被捣回原形。

再拒绝也已经没用了,那就还不如享受它,何况他本身也不是不想。身体已经完全熟悉蒲熠星的形状,前一晚的放纵也让肠道可以毫无压力地完全包裹住蒲熠星直接草进来的整根鸡巴。

蒲熠星一操进去就知道连里面都还是柔软着,谄媚地裹上来含着他黏着他不放,便不由分说地开始大力抽插,次次整根退出只留个龟头在里面,又稳准狠地将整根重新操进深处。

郭文韬被顶得有点站不稳,撑着台面越伏越低。隐忍的呻吟根本藏不住,从鼻息间倾泻出来。兴奋的情绪让整个裸背逐渐染红,耳朵尖也像是要熟透一般呈现出可口无比的颜色。

蒲熠星看着这明显的变化,眼里的浴火越烧越大。他没有停下胯下的重击,一次次都往最深处捣,俯下身去咬他耳朵。

背部倾上来的重力让郭文韬整个胸口都贴在冰冷的大理石上,薄薄一层的围裙根本没有阻隔作用,况且在激烈的动作间,单薄的布料也无法盖住胸前的两颗红蕊。当乳尖触及到冰凉的大理石的瞬间,便激起郭文韬一阵颤栗。

蒲熠星是完全了解这副身体的,他每次都朝着最舒爽的一点捅去,次次让郭文韬咬着嘴唇呻吟出声。郭文韬在呻吟中喘着气,乳尖在光滑冰爽的大理石上摩擦,屁股里含着蒲熠星的大家伙被大肆操干着。欲火燃烧的热度和外部传来的冰凉相互碰撞,侵袭着他的全部感官和思想。他觉得蒲熠星哪里是在草他的屁股,根本是在操他的大脑,操得他满脑子只能想着他的鸡巴。

他本能地配合,将双腿分得更开一些好让蒲熠星进得更深些。穴口收缩开合,都恰到好处地绞着蒲熠星。

蒲熠星被夹得舒爽,不再欺负他的耳朵。他直起身来箍住他的腰持续动作着,余光瞥见锅里已经放凉的煎蛋。大概是性欲得到一些满足,食欲就窜了上来。他伸手直接抓起煎蛋咬了一口。

火候果然没够,没熟透的溏心一下子流出来,蒲熠星没料到连忙移开。可恰恰好金橙色的溏心蛋黄一丝一丝连成线,滴在郭文韬的臀肉上,看得蒲熠星红了眼。

他起了坏心,故意举着溏心蛋让蛋黄滴在臀缝交合处,也不停下动作,掰着穴口真真把金橙橙的糖心蛋黄也给操了进去,混合着前液还给捣出黄色的小泡沫附着在穴口。偏偏那围裙的蝴蝶结也正正好落在尾椎处,而自己的鸡巴就恰好在蝴蝶结下忽没忽现,像是在操一个精心准备的淫荡礼物。蒲熠星当真草红了眼,插在里面的性器竟然又胀大几分。

郭文韬当然感觉到蒲熠星居然又更硬了,可背对着也不知道蒲熠星在干嘛,脑子已经爽得失神,还以为淋的是润滑剂,可又被草了一阵后才想起这厨房他么哪来的润滑剂。

他这才回悟过来,扭头一看果然锅里的煎蛋没了,恼羞成怒地回身道:“蒲、蒲熠星!”

这不回身倒还好,一回身,那围裙根本遮不住的乳尖这下被蒲熠星看了个清清楚楚。虽然也不是没看过,但隐没在围裙下的那颗红豆,这种若隐若现的窥视感反倒更加勾人。

他早就吃完了煎蛋消灭了证据,根本没在怕郭文韬的。他退出去,沾着粘稠液体的穴口发出羞耻的声音,惹得郭文韬轻哼一声,而突然失去的满涨感也让他感到一阵空虚。

蒲熠星把他翻过来,转身绕了个圈把郭文韬放在中岛台上,准备正面上他。

裸体围裙当真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这条素色的围裙领子开的比较低,前襟也比较窄,乳头被正正好磨在前襟边缘,动一下都会被骚刮到,而下摆也被郭文韬的性器顶得老高,湿了一大块。

蒲熠星撩开下摆,郭文韬硬挺的阴茎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硬硬的高高翘起,通体桃粉色依旧在不断冒着汁水。昨天起了性子半强迫地给他剃了毛,现在干干净净的既青涩又情色。蒲熠星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

“还做不做了?”郭文韬看他没动催促道。

蒲熠星笑,把郭文韬的内裤完全脱下来胡乱一丢,抓着他的脚腕抬高,然后分开他的腿:“还说没勾引我。”

郭文韬顺从地张开腿,急迫地想要蒲熠星把他的粗长再插进来,干脆没理会他的调侃,用腿去勾蒲熠星的腰胯。

“这么急啊。”

蒲熠星一边笑,一边重新深深地埋了进去。

“啊……”

郭文韬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小腿借力架在蒲熠星肩膀上,便躺倒在岛台上任由蒲熠星操弄。背部冰凉可体内炙热,在夏日里这反差的刺激让郭文韬全身从里到外的酥爽劲麻。

蒲熠星开始重新奋力在他身上捣弄,一深一浅顶弄着郭文韬最性奋的地方。他把裙摆掀得更开,可以看见郭文韬粉色的性器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还会甩出一点透明的液体。他爱死郭文韬因为他性欲高涨的样子了,每一个撩人的反应都能勾了他的魂去。

那抖动的性器让蒲熠星分外性奋,还想更过分地欺负欺负。他看到旁边的碗里还有一颗生鸡蛋,料想应该是郭文韬本来想煎两个蛋的。他没做过多思考,放下郭文韬的腿去拿鸡蛋。郭文韬这下看清了,也猜到他想做什么,连忙起身想阻止,可奈何蒲熠星也没停下操干他的动作。

“蒲、嗯、……蒲熠星你敢!”

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就算是蒲熠星也没什么不敢的。他直接捏碎鸡蛋,整个鸡蛋流了下来,精准地落在郭文韬的鸡巴上。

“…………”郭文韬傻眼,被这淫秽的画面震住,羞愤得说不出话,支离破碎的呻吟在牙关里打转。

蛋液顺着直挺的阴茎往下流,流过鸡巴的每一寸敏感的表皮都刺激着郭文韬头脑发麻。

蛋黄因着地心引力滑过他的腹股沟掉落在地上,蛋清还淅淅沥沥地黏在他挺立的鸡巴上,还有蛋黄滑过的所有路线,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蛋清还是他自己分泌出来的液体。

蒲熠星挺动着,搂住郭文韬开始亲吻他。像是被安慰到一样,郭文韬也双手搭上他的肩膀,乖巧地回应着他。

两人的身下还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残留在鸡巴上的蛋清也随着茎柱滑落下来,有些也渗到郭文韬的穴口被操进去。接吻变得缠绵起来,蒲熠星也放慢动作浅浅地抽插着讨好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着他的敏感点。

一个接吻让性事都温存起来。他们从嘴唇亲到耳垂又到颈间,喘息间尽是情意绵绵。郭文韬搂紧蒲熠星在他耳边低语。

“你……你动快点儿……”

蒲熠星嘴角一笑,又亲一口他的额角,再次发狠似的操干起来。

郭文韬爽得仰起头,露出性感的颈脖明晃晃地勾引着蒲熠星。蒲熠星自然不客气地舔吻上去,还沾着蛋液的手从围裙里伸进去抚摸对方的身体,弄得郭文韬乳头也变得湿漉漉的。

郭文韬轻哼着,想要抚慰自己的前端却又被蒲熠星抓开,还被狠狠顶了一下。他只能听话地让蒲熠星操着,配合着蒲熠星的抽插适时地收缩吸附。

蒲熠星的喘息变得低沉起来,已经无暇去顾及是否操到了郭文韬喜欢的地方,开始单纯任由自己的欲望在甬道里深入。他喘着粗气,咬着郭文韬敏感通红的耳朵。

“可以、射在里面吗?”

蒲熠星的低音诱惑着郭文韬,还握着他的性器堵住小孔,继续深操着他。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射里面了,只要他想,他可以完全不用询问郭文韬的意见。但他问了,这种讨好般的征求和控制权的渡让会让人有一种微妙的被重视被宠爱的感觉,听得郭文韬心脏一紧全身一阵酥麻,就算本来不愿意的,也会忍不住想要回馈他。

于是他轻轻点头。

发丝轻轻扫过蒲熠星的脸颊。

蒲熠星轻笑,显然控制权依旧是掌握在蒲熠星手里的。见郭文韬如他所料地同意了,他笑着吻住他。

在亲吻中,蒲熠星最后深深挺送十来下后,终于深埋郭文韬的身体里喷涌而出。

待射了几股射干净后,蒲熠星才慢慢退出来。

穴口流恋地嘬着他,最后挽留不得发出羞耻的一啵水声,然后精液就跟着流了出来。

郭文韬猛地绷紧身体,皱着眉看着蒲熠星。

他还没有高潮,前面还硬着,湿漉漉的水光粼粼,可身体却不敢动。

“你最好给我舔干净。”

蒲熠星笑:“求之不得。”

他跪下来,握住那依旧坚挺的性器,把上面的蛋清也好前列腺液也好,整个一圈上上下下全都舔了个干净。他一边舔还一边向上看着郭文韬,抬起他的腿,手指也往快要合不拢的菊穴里掏,把射进去的精液挖出来的同时,也时不时按压着他的敏感点。

精液断断续续被抠出来掉在地板上滴出一小块区域,郭文韬被前后夹击,哼出声音,本来就已经在临界点,又看着蒲熠星舔弄的样子,还有从后穴溢出液体的羞耻感,实在是过于多维冲击无法忍受。随着蒲熠星含着龟头吞吐几下轻轻一吸,便全数交代出来,喷了蒲熠星一嘴一脸。

蒲熠星并不在意,站起来重新和他接吻。嘴里还留有一点郭文韬射进去的他自己的东西,合着蛋清的味道,全部渡给了郭文韬。

亲够了两个人才分开,没有什么比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更能让人在燥热的夏日里神清气爽的了。

蒲熠星满足道:“我先去洗个脸。等下帮你清理啊。”

说完又笑着抬手轻抚上郭文韬还在泛红的脸颊摸了摸,便转身离开。

郭文韬继续愣怔了一会儿,重新夹紧屁股生怕没弄干净的再流出来,却不知道脸上沾了些蒲熠星刚刚抹上去的东西。

他咂了咂嘴里的味道,又低头看着这满地狼藉全是粘稠液体,还有他的内裤,破碎的蛋壳和一个可笑的蛋黄,以及身上这早就折腾得皱巴巴的围裙。

……………

郭文韬想,他可能再也再也再也不想吃鸡蛋了。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