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分居

关于蒲熠星和郭文韬闹分居这件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要不是齐思钧证实文韬现在确实暂住在他家里,任谁都觉得这事儿根本就是造谣。

可这居然真的是真的。

两个人的朋友圈都炸了。

蒲熠星也炸了。

他现在都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每天都夺命连环call,call到文韬直接拉黑他所有的联系方式,然后发消息告诉他如果还要打别人的电话找他,他也不介意把所有人拉黑或者干脆销号。

【不是你的问题,只是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

这是郭文韬最后发来的消息。

所以到底是什么问题你他么先告诉我啊??

蒲熠星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天他难得正常时间下班回家,在楼下却发现屋里完全没有亮灯,更没有人在窗边等他。他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进屋后打开灯只看到饭桌上留着一张字条。

第一行:饭在冰箱里,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唔,韬韬真好。

第二行:我今天开始不住这边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我想静静。

????

第三行:不要联系我。再见。

!!??!!?

蒲熠星的大脑已经分不出一块区域去吐槽静静是谁这种老梗,此刻他愣是没从这三行字里找到一丁点儿互相有关联的逻辑。

郭文韬这是要干什么!?!?

这是要干什么!?

不住这边了是什么意思??不要联系又是什么意思??他的思维到底是怎么从第一行跳到第二行的??既然做了晚饭又为什么要走!?走了还可能不回来了??

蒲熠星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经历了疑惑震惊愤怒三种情绪,最后这三种情绪互相纠结在一起,变成了四个字难以置信。

他才不会去管最后一句说的不要联系,当即就打了个电话,却只听到棒读的女音告诉他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愤怒地从冰箱里拿出晚餐,暴躁地甩上微波炉加热,然后在一片凄凉当中愤懑地吃晚饭。

他孤零零地嚼着,倒也慢慢冷静下来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最近这几天他确实感觉到郭文韬有点躲着他的态度。他原本还以为是最近加班太厉害惹他不高兴了,所以今天才准点下班赶回来的。

可谁想得到,谁想得到一回来看到的居然是一个分居警告!?还是个不明不白的分居警告,根本不知道郭文韬在想什么,也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什么。

蒲熠星就是死也不会说出那两个字的。

而且蒲熠星知道,郭文韬八成就是不想让他提前知道才留的字条而不是发消息跟他说,先斩后奏,不然他肯定翘班回来阻止的。

他慢慢回想,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郭文韬态度突然变化的?是他又乱扔袜子了?没有啊他现在乖乖地每天都收拾得好好的啊。还是又拿错他的内裤穿不高兴了?不会啊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文韬早就不在意了啊。难道是私藏的零食被发现了?不对啊他现在都把零食放在公司根本不会被发现啊。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郭文韬居然生气到要分居还拒绝联系!

蒲熠星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前几天他们还痛快淋漓地在床上翻云覆雨了一回呢,怎么人突然间就这样了呢?

问题还真就出在这次翻云覆雨上。

彼时两个人正在最意乱情迷的时候,蒲熠星照例骚话频出。他一边埋头苦干顶弄着,一边情动地调戏郭文韬。

“韬韬……韬韬你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你唔、你发什么傻呢………”

蒲熠星不依,非想听他亲口说那句话,下身不依不饶地直往那个地方去。

“韬韬……说嘛,说你要给我生个孩子……”

郭文韬红着脸咬死不说,蒲熠星还就不信了,一门心思坏到底握住他的东西。

“不说就不让你爽。”

不仅不让他爽,还老往郭文韬最受不了的地方捣。文韬被弄得有些神魂颠倒,被压制住的欲望叫嚣着,最终终于抢占了高地。

“唔嗯、生……”

“什么?”手指轻轻往上一摸。

“生…啊、…给你生………”郭文韬彻底投降。

蒲熠星心花怒放心满意足,但动作非但没减,还更变本加厉起来,捣得文韬不揽着他的肩颈,头都要撞到床头了。

“那怎么才能生?”蒲熠星咬着耳朵开始下套。

“……射……”

“嗯?”

“……射、哈,射进来……”

既然话已经说出了口,郭文韬也就不再犟着了。男人对快感的极致追求总是能在最需要的那一刻战胜一切。

“射进去,做什么?”蒲熠星喘着气,一下一顿地问,已经要兴奋到顶点。

“射进来……唔嗯、让我怀孕,给你生孩子…”

蒲熠星爽到不行,一边冲刺一边在他耳边诱惑。

“射到韬韬怀孕……给我怀个宝宝,好不好?”

“然后韬韬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唔……”

“好不好?”

蒲熠星问一次好不好就用力一次,两个人都快到顶点,就差最后那一下。文韬像溺水一样抱住蒲熠星,两人的汗水融合在一起。

“好……”郭文韬放下所有的羞耻,“我生、我给你生……”

“嗯,韬韬要怀孕了,要给我生孩子……唔…!”

“呃…!”

蒲熠星再满足不过了,他如愿听到想听的话,也如愿把子孙留在里面。郭文韬在同时发泄出来,羞耻感随着精液的射出才慢慢找到回来的路。

于是找回羞耻感的郭文韬在当晚就做了个噩梦。

梦见他他妈的真的怀孕了。

而在梦里,整个过程居然甜蜜又幸福,没有任何人对为什么男人会怀孕生子有任何的疑问,连他自己都没有,所有亲朋好友还都来祝福他们。

然后画面就一下子就切到要分娩。他躺在理论上应该从来没在现实里见过但他觉得应该是叫分娩椅的东西上,抓着站在身边陪同的蒲熠星的手,而产科医生在他大张的双腿中间。

他不记得梦里的痛觉,可能是大脑对分娩到底有多痛没有概念,所以直接被忽略,他就只记得医生最后从他双腿间抱出个娃娃。

医生把娃娃抱给他看,他抬眼,这小婴儿顶着的,竟赫然是一张蒲熠星的脸!

他妈的直接把他给吓醒了。

从这之后,郭文韬就开始躲着蒲熠星了。

他没有办法,每当他看见蒲熠星的脸他就想起这个噩梦。还有什么比梦见自己生了蒲熠星更可怕的梦呢!而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就有一张成年人的脸,不管是谁那都很恐怖的好不好。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告诉自己或许过几天忘了这个梦就好了,可他发现只要他还和蒲熠星住在一起,那他就不可能忘记这个梦!

所以最后他选择暂时离开。可具体什么时候能跨过心里这道阴影,他自己也不知道。

而这种离奇又羞耻的理由,他当然没办法告诉蒲熠星,或者不如说,他根本没法和任何人诉说,连小齐和老周他都没说。

心理学专攻两性心理专家周峻纬摇头道:“可是文韬,你不说的话,大家没办法帮你啊。不管是出了什么问题,一定要沟通才能解决啊。”

道理郭文韬都懂,可你说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出口啊?真的要对他们俩说和蒲熠星在床上那些事儿吗?郭文韬还是只能像刚来借住时一样的说辞:“真的不是蒲熠星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自己想通了就好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通。

周峻纬和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齐思钧交换了一个眼神,叹气道:“好吧,如果你不想说,我们也不逼你。只是如果你想告诉我们了,我们一定帮你。”

齐思钧附和道:“是呀是呀,如果阿蒲对不起你了,看我们不收拾他。”

郭文韬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谢谢你们。”又想到是不是自己住在这里让他们不方便了,赶紧补充:“真对不起,这几天我肯定打扰到你们了。我明天就找个酒店吧。”

“你想些什么呢!”齐思钧连忙制止,“我们才没有觉得你麻烦,是真的想帮助你。”

“对啊,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郭文韬很是感激,他现在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害怕若是自己一直克服不了,是不是真的只能和蒲熠星散了。

他不想的。他觉得他和蒲熠星的感情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完全都赖自己。他根本没想过要和蒲熠星分手,可是若这个情况一直不解决,他和蒲熠星到底该怎么办呢。要真因为自己个人的原因散了,他会自责懊悔一辈子的。

“真的谢谢你们。”至少,有朋友在身边陪伴,真的让他好受许多。

这次谈话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齐思钧和周峻纬回屋,周峻纬便拿出手机和蒲熠星发信息。

【他还是没说。你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

【我要是记得,他现在早就回家了。】

自从郭文韬把蒲熠星拉黑后,蒲熠星就只能通过小齐或者老周来了解郭文韬的近况。

本来以为周峻纬或许能咨询出些眉目来,没想到郭文韬捂得这么严实,谁都不愿意说。所以周峻纬也开始觉得可能问题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也不禁悲观起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再这么下去你得做最坏的打算了。】

【放屁!我不同意分手!】

那边的蒲熠星又开始暴躁起来。他态度一直很坚定,总而言之就是坚决不分手。他可以道歉,可以补偿,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郭文韬还理他。现在郭文韬完全不理他,他连原因都不知道想问都没办法问,只能靠小齐他们旁敲侧击,还很担心现在郭文韬的状况。

小齐这几天也跟他说,郭文韬精神看起来一直不好,黑眼圈重重的像是没睡好。蒲熠星又心急又烦躁,但他根本无计可施。郭文韬拒绝和他接触也就拒绝了一切沟通,他想表达一下关心都做不到,更不能冲到小齐家去堵人——那可能真的就当场分手。

【好吧。我会再想办法的。我觉得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分手。】

所以说周峻纬和齐思钧真的是操碎了心,看着郭文韬精神状态不好也挺着急,一边向郭文韬转达蒲熠星的关心一边帮他说说好话。周峻纬觉得,看郭文韬即使憋成这样也没说阿蒲的一句不是,反倒一直说是自己的问题,问题虽严重,但郭文韬还是对阿蒲有感情的。

他决定采取迂回战术,虽然现在可能没办法直接解决问题,但至少要慢慢开始恢复沟通才能向好的方面发展。他向郭文韬建议,这么下去真不是办法,如果你实在不想见那就不见,但可以试试偶尔发个信息报平安,毕竟阿蒲他是真的很担心你。

郭文韬想了想,觉得周峻纬说的确实有道理,如果不看脸的话应该不会太难以接受吧……他睡不好是因为害怕又做那个梦,心理压力又大,再加上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次是无理取闹,不管是小齐峻纬还是蒲熠星,都还是那么迁就自己,内疚的心情越发地沉重了。

固步自封是不会有帮助的,他应该踏出这一步,而且他也不想再让大家为他担心了。于是,被拉黑整整一周之后,蒲熠星终于被郭文韬放了出来。

郭文韬以为,把他放出来后会立即收到狂轰滥炸一样的信息和电话,却没想到竟然静悄悄的。这反而让他有点懊恼自己当时放他出来的心理建设都白做了。

不是蒲熠星不想联系他,而是周峻纬事先好好敲打过一番蒲熠星,一定一定不能用力过猛紧追不舍死抠分居的问题。郭文韬虽然解除了黑名单表示可以沟通了,但他至今不愿意提这个事情那就证明他还是不想说这个话题,建议蒲熠星从说说别的入手。他还告诫蒲熠星说郭文韬好像是特别排斥和你见面所以最好不要视频或者发照片。

蒲熠星再怎么急于求成,周峻纬的话也不能不听。他其实有很多话想问郭文韬,但当周峻纬告诉他郭文韬把他放出来后,压抑好几天的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先说什么了。

他想起刚刚和郭文韬认识的那段时间,也是这样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那时候是怎么做的来着?即便会尴尬,也还是耐着性子和他聊不是吗。想到这里居然突然有些怀念,他自嘲地笑了笑。

他开始像最初的样子,每天只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比如今天中午吃的什么?最近工作忙吗?比如今天下雨我忘记带伞我个瓜皮。或者还有想念你做的回锅肉了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啊?诸如此类的日常小事,每天消息最多不过就四五条,但即使很忙,他也一定也会有一句晚安。

这样简单又温暖的词句看得郭文韬也软下心来,想起两个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哪怕他的回复不咸不淡,对面也还是会坚持再跟他聊三句。

他突然也很想念那时候的日子,说不清是本就互相吸引才越来越好,还是因为慢慢熟悉起来后彼此欣赏。他仿佛回到刚刚谈恋爱的时候,那时候多好啊,每天都像甜在蜜里,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想说给对方听。

同居三年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分开带给他的不安是很大的,但这样的不安又被以这样的方式不着痕迹地慢慢抚平。

他看着手机偷笑起来,唇角也是那最熟悉的弧度。

真好,其实什么都还没变。

蒲熠星很感动,周峻纬的这个方法当真有效,简直想把周峻纬封神。

虽然不是全部,但郭文韬会有一茬没一茬地回复他,频率也慢慢多起来,每天能聊的也不只两三句,一切似乎都慢慢回到最初的样子,就像是在重新来过。

这莫名其妙地让两人都有点沉迷于这种状态,在一起都四五年了又重新体验了一次刚刚恋爱的感觉。郭文韬似乎也慢慢放下那个无厘头的梦,精神状态逐渐好起来——前提是只要不看见蒲熠星。

他们会通电话了,蒲熠星也会偶尔来串门,美其名曰转交些东西,说白了还是为了偷偷来见见郭文韬。他都快半个月没见他了,想得不行,就算不能说上话,打个照面也好啊。

郭文韬也还是只能尴尬地点头问个好,而心里还是有个疙瘩。虽然蒲熠星也不再逼问,但他心里是真的很在意为什么即使这样也不愿意见他。明明电话交流沟通都没问题,却就是不能面对面,蒲熠星很是焦虑。

这天蒲熠星又送了点郭文韬的东西过来,看了一眼郭文韬欲言又止,失望而归。

周峻纬送走蒲熠星叹了口气:“文韬……你说实话,其实是不是你对不起蒲熠星了所以你才不能面对他?”

这一口大锅,郭文韬当即就否认了。

“可是这样下去,你和蒲熠星走不远的。既然你说是你的问题,你就要说出来啊,拖下去是解决不了的,万一有一天蒲熠星等不下去了呢?”

这句话无疑刺激到了郭文韬,他猛地抬头,颇为无助地看着周峻纬。

周峻纬自然读懂了背后的意思,话头一转:“蒲熠星现在几乎天天来,他有多喜欢你重视你谁看了都明白。不要让他的等待变得没有意义。”

郭文韬像是被击中一般愣在原地。他明白的,他不过是仗着蒲熠星喜欢他,才可以这么闹分居。他根本不想去想象有一天蒲熠星厌倦了,离开了,变成了迁就别人,宠着别人的蒲熠星。他不想,也不许。

“所以郭文韬,你到底是在怕什么呢?”

是啊,他到底是在怕什么呢?

怕自己真的会怀孕,然后生了个蒲熠星吗?

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有什么害怕的必要。

他怕的,是蒲熠星真的想要一个孩子。

他第一次真正逼迫自己面对这个问题。

他这才明白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怕蒲熠星真的想要一个孩子,怕蒲熠星厌倦,怕蒲熠星最终会选择别人。他害怕到逃跑还不自知,还用逃跑来测试蒲熠星的感情。

蒲熠星那么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蒲熠星呢。

自己这次闹这么严重,也就蒲熠星愿意继续宠着他陪他闹。他不应该再逃避,更不应该再单方面享受蒲熠星的让步。要是有一天,蒲熠星退到他看不见的位置了该怎么办?蒲熠星退让了这么多步,给了他足够的空间,而现在,应该是他追上去的时候了。

他放下顾虑对周齐两人解释完所有的经过和原因后,换成是倾听的两人在原地两脸懵逼。

周峻纬完全没想到是这样哭笑不得的起因,而齐思钧只是稍微想象代入了一下他和周峻纬,顿时一个冷颤全身鸡皮。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劝解,齐思钧只好安慰道:“阿蒲应该没有这样想的。”

周峻纬:“对。你也不要胡思乱想,有没有也需要问问他的。”

郭文韬说出来后也感觉好多了。他也觉得他想明白了,应该和蒲熠星当面谈谈,问问他的真实想法,而不是一味地钻牛角尖。他点点头,终于难得露出一点释怀的笑容,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晚上,两人准备入睡,齐思钧掀开被子一角钻进去,踌躇良久,才终于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以后也不要玩这种了吧。”

床另一头的周峻纬:“………………”

“要是我也做这种梦……你说是吧……”

齐思钧回想起几个小时前郭文韬说的那个梦,现在都还觉得浑身发毛。

“…………”周峻纬弯着眼睛温柔地答应,“嗯,你说得对。”

蒲熠星,看我不杀了你。

杀蒲熠星那是不可能的。周峻纬不过是气结,想想泄愤罢了。

但后来他和齐思钧讨论了一下,觉得这个原因还是让郭文韬自己去和蒲熠星说比较好,所以也就没有再告诉蒲熠星。

因此,当蒲熠星收到郭文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主动给他发的消息,而内容竟然还是约他见个面时,他激动得手机都要拿不住了。

他问周峻纬该注意些什么,周峻纬只告诉他认真真实地说心里话就行了。

这种含糊不清的建议完全没有帮上忙,他一方面是高兴,可同时,他也生怕这是最后的审判,怕郭文韬会当面判他死刑立即执行。

他提前了很久到,在座位上等得坐立不安,水都喝了3杯,郭文韬才姗姗来迟。

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地和他的韬韬面对面了。郭文韬看起来状态不错,也没有那种躲着他的态度,面色如常还带着微笑,看得蒲熠星突然就不慌了。好像只要见到郭文韬,他就能平静下来。

两个人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和以前一样普通正常地吃了一顿晚饭,聊一些日常,有说有笑,过程祥和美好得蒲熠星都要哭了。

晚餐慢慢见底时,蒲熠星惴惴不安起来。他知道郭文韬不可能就为聊些无所谓的事情约他,还让他尽量穿得,唔,周整一点,也不知道郭文韬到底想干什么。他真的很怕这是最后的晚餐,是要给彼此留一个美好的最后的回忆。

等餐盘被撤走,两个人之间没有了障碍,却一时相对无言起来。

餐厅的光源温暖暧昧,酒红色的桌布在柔柔的暖光下显得庄重沉稳又暗潮涌动。郭文韬深吸一口气。

“蒲熠星,我有话想对你说。”

来了。终于来了。

蒲熠星绷着的弦就没有松过,他知道这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和解,他不能被这看似友善的邀请冲昏了头脑,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答应郭文韬提分手。

“你说。”

蒲熠星耳边开始轰响,他死都不愿意听到郭文韬说出那两个字。

“我们结婚吧。”

“我不…!”他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下意识就要拒绝,话出了口才觉察出不对,“不是,你说什么?”

“我说,蒲熠星,我们结婚吧。”

有时候蒲熠星会想,他到底爱郭文韬什么。

爱他博学多才?爱他聪明睿知。爱他才思敏捷,爱他文武双全……可他也爱他的那些小把戏,小花招,爱他的坚持和固执,爱他所有的不按常理出牌,爱他总是猜不透的行为逻辑,爱他一次又一次带来的出乎意料,还有那些永远挠痒挠在他心尖儿上的地方。

他看见郭文韬拿出一个天鹅绒的小方盒,他听见郭文韬说。

“准备得有点急,但是——”他往前推了推,打开盒子,“和我结婚吧。”

蒲熠星看着盒子里躺着造型简单没什么繁复花样的戒指,彻底傻了。

他被求婚了??他居然被求婚了?他们不是还在分居吗?他居然被发起这次冷战的郭文韬求婚了?他真的真的没搞明白,他们是怎么可以从分居直接跳到结婚的?郭文韬你知不知道这中间到底缺少多少条逻辑链啊?他真的不知道郭文韬那小脑袋瓜里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些什么——

郭文韬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本来就忐忑的他更加没自信了。

他补充道:“国内是还不行,但是我查过了有同居协议,我们可以在国内先办这个,是最低保障。反正婚礼肯定可以办,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去国外结婚。”

郭文韬的想法其实简单粗暴。如果他是害怕蒲熠星离开,那就紧紧抓着他不让他走就好了。而婚姻,就是这样的一种承诺。

他想明白了,他想和蒲熠星结婚。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蒲熠星,他想要和蒲熠星共度余生。

“然后如果……”郭文韬终于说到内心最在意的地方,“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们也可以去领养……代孕不好因为……”

“等会儿,”蒲熠星终于有了反应,打断他,“你说我想要什么?”

“孩子啊……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吗?”

“……我什么时候说我想要孩子了?”

“……就…上次,那…的时候……?”郭文韬说着说着脸又红起来,幸好光线暗昧看不真切。

“………………”

蒲熠星是个聪明人,他终于恍然大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死都想不到这次郭文韬钻了个这么绝的牛角尖,别扭起能不能生孩子的问题来。

他解释道:“我没有想要孩子。”

“那就是个,是个玩儿的,说出来爽的。”他又强调一次,“我没有想要孩子。郭文韬,我但凡要是想过要孩子,我当初就不会要和你在一起了。”

“……噢。”他其实也想过那可能就是个情趣,但真的确定是自己想太多闹了一场大乌龙后,郭文韬很是愧疚。可只有亲耳听到蒲熠星这么说,才算是终于安下心来。

“那你为什么躲我。还见都不想见我。这和想不想要孩子没什么关系吧?”这是蒲熠星没想明白的地方。

郭文韬心里一沉,但还是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蒲熠星。和周齐一样,蒲熠星也沉默了。

也是,这确实算得上心理阴影了,换作是他,可能他也暂时不想看到郭文韬。他突然一点儿都不怄气了,甚至反而觉得,郭文韬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蒲熠星笑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第一次畅怀地笑了。

在所有焦头烂额逻辑崩盘的日子后,他们可以像重新谈一次恋爱一样次次都爱上对方,依旧愿意互相理解和共同分担,究其原因,也就不外乎再简单不过的四个字。

彼此珍惜。

说了三次结婚却始终没有得到明确回复的郭文韬屏住呼吸,心如擂鼓。当他都快以为自己要被拒绝了时,只听见蒲熠星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郭文韬。”

“嗯?”

“我们结婚。”

两个人的朋友圈又炸了。

蒲熠星发了一张带着戒指的手部特写,配文【有点东西啊,郭文韬。】,还把照片当成头像,在评论刷爆后统一又回复“是韬韬向我求的婚。”,看把他得意得那个样子,仿佛当初急到跳脚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连知情人周峻纬和齐思钧都拿着手机看呆了,没想通这件事是怎么峰回路转地突然就到了这个村儿了。

周峻纬觉得自己亏大了。

所有的操作都骚不过两位当事人啊。

周峻纬决定,他要找这两位当事人收取这段日子累计的心理咨询费。

友情价800元/小时。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