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香蕉蜜桃

盗梦au阅读指南
  • 韬是双性需注意

隐迹在南美洲的生活是有够无聊的。

正直夏日,是南美最好的季节,但他们为了躲避视线,几乎只能待在室内。

他们目前赚的钱早都够下辈子花,所以不用急着开工,日子过于清闲,而一旦无聊过了头,人就爱奇思妙想。

蒲熠星就发现郭文韬最近老是捧着很厚的书看,还会边看边上网查资料,书桌上已经堆起好几本。他好奇起来,随手拿起一本一看书名,却更疑惑了。

“你看这个做什么?”他问郭文韬。

郭文韬正躺在床上看另一本,德文原著,而蒲熠星手上拿着的是一本中文的,《性别分化及性别分化障碍与性别指定疗法》。

郭文韬淡淡地抬眼:“了解一下。很好奇周峻纬在梦里如何变成女性的。”

“你也想当伪装者?”

“那倒没有,就是单纯好奇。”郭文韬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同于以往般的意味深长。

他问:“蒲熠星,你和女人做过爱吗?”

蒲熠星没有和女人做过爱。

他在十二岁第一次梦遗的时候就发觉自己好像有点不一样。后来在好奇心驱使下跟一群和他一样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一起看毛片,他确定他和别人不一样。

好学的他很快就找了他能找到的所有资料,证实并确定自己就是天生的喜欢男人。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看的那些文献资料都是科学的价值观,只是他的父母和身处的社会不这么想。这也是他后来到美国读书的其中一个原因。

所以迄今为止,他所有的经验都是和男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两三个。而当得知蒲熠星确实没有过和女人有经验这一事实时,郭文韬有些正中下怀的窃喜。

如果说蒲熠星是理论派,那郭文韬就绝对是体验派。不甘于一成不变,热衷于尝试和挑战的郭文韬,是什么都想要体验一下。

最开始他和女人做过,但是做完后只觉得“就这?”完全没有别人口口相传的那种舒爽,也并不想再有第二次。后来他就去尝试和男人,当1号,发现确实和女人相比他感觉还不错。他觉得他应该是喜欢男人的。不过,他也没有就此停下探索的步伐,在尝试过做0之后,他才终于确定,比起操别人,他更喜欢被操。

他操过女人操过男人,也被男人操过,而现在,他有了梦境这个再好不过的条件,他想要体验一个他本来可能根本体验不到的一件事。

他想知道当女人被操是什么感觉。

蒲熠星咽下一口水,手扒着郭文韬的裤腰迟迟不敢动作。

他本来是想拒绝的。他不喜欢女人,对着那个东西他根本没有感觉。

但郭文韬不以为意,说,那我保留你喜欢的不就好了?

这时蒲熠星才反应过来郭文韬看那些书是为了干嘛。

郭文韬早就计划好的,他猜中蒲熠星是纯gay,书也是早就买好带来的,就等着一个时机想要试一试。

“你不想帮我完成我的性幻想吗?”

郭文韬威逼利诱,言下之意就是你不帮我我就找别人了——反正梦里又无所谓。但是蒲熠星显然动摇了,他虽然不太想试,但他更不想郭文韬和别人试,只得无奈答应。

他们用了蒲熠星的梦境,因为郭文韬说,他请教过周峻纬,在梦里改变形体需要强大的精神力。考虑到郭文韬是第一次,所以为了梦境稳定才选择了蒲熠星的。

然而在此情此景下,再熟悉的房间再熟悉的床,也并不能让蒲熠星平静下来。

倒不是因为兴奋,而是……他从没亲眼见过女人的这地方长什么样。片子是看过,可他看了一眼没兴趣就再没了解过,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女人做爱,更很难想象如果是郭文韬的会是什么样。

他以为他没兴趣,可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竟然是想看的。

“怎么不脱了?”郭文韬躺在床上看着他。

郭文韬笑,嘴角竟然还有一点打趣的味道:“第一次紧张了?”

“…………”

蒲熠星被戳中了心思,居然像个没开过荤的毛头小子一样脸红了。

郭文韬笑得更开心了:“没关系,待会儿我教你。”

蒲熠星羞恼,比起郭文韬他或许确实少了些经验,但他可不想输在这上面。他一鼓作气,把郭文韬的裤子整个拽下来。

就像郭文韬承诺的一样,他略去毛发,保留了男人的部分,粉色的性器尚未勃起,可爱乖巧地呆在那里。

但下面原本饱满粉嫩的囊袋不见了。

蒲熠星呼吸都窒住了,轻轻把阴茎拨开,原本应该是囊袋的地方出现了两片唇。

浅粉色的阴唇小小的,像小荷叶边一样,向上汇聚连接着阴茎根部。因为这个构造的缘故唇瓣已然微微张开,像是邀请,隐隐约约就能看见隐藏在缝隙下更加粉嫩的阴户。

蒲熠星阅片经验有限,现实中更是没见过,可他在看见的一刹那就觉得,这一定是他见过的最漂亮可爱的私处,漂亮得他都不敢再伸手触摸。

还是郭文韬自己伸出了手。

“书上说,胎儿在最初发育的时候都是默认按女性身体发育的,这也是为什么男人也有乳头。”他轻轻拨开外阴,“差不多七周左右性别染色体才开始起作用,是女孩就继续发育出阴蒂,会阴处裂开为阴唇。如果是男孩,阴蒂和尿道就会合并发育成阴茎,阴蒂就相当于龟头,而阴唇的部分就会发育成睾丸。”

蒲熠星也不知道是听傻了还是看傻了,迟缓着没有动作。

“你觉得怎么样?”郭文韬问蒲熠星。

蒲熠星觉得怎么样?蒲熠星现在只想凑上去舔。

郭文韬自己掰开阴户,里面粉嫩的软肉呈现在眼前。兴许是已经有了感觉,阴唇连着的阴茎也轻微翘起。不该同时出现的性器此刻却在郭文韬的身体上相结合,其视觉冲击力对蒲熠星来说是极其致命的。

“好看吗?”

他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点点头:“嗯…”

“好看你就摸摸。”

既然郭文韬都这么说了,那他再不动手就显得自己很不男人。他伸出手第一次碰触这个他从没摸过的东西,细细地从阴茎根部轻抚到小唇边,用指腹轻轻往外摩挲。

郭文韬轻哼一声:“唔…感觉真是不一样……”

酥麻的感觉立即从下体延绵不绝地涌上来,不同于抚摸阴茎时那种立竿见影的快感,而是源源不断的酥痒在身体里翻腾,很快他的阴茎也因为快感而完全挺立。

蒲熠星眼睁睁地看见从一个细孔里慢慢淅出一点点水渍,濡湿了那粉色的嫩肉,不一会儿就泛起水光,好像迫不及待地在等人去疼爱。

基佬近三十载的他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男人会想要舔女人的阴部,因为它看起来就像诱人香甜的水蜜桃,如果用舌头轻轻吮吸,还能吮出甜美的果汁,果肉也更加柔软润口。

蒲熠星原本以为他对女人的身体根本没感觉,可他现在不确定了。他可能也不是什么天生的同性恋,他应该是郭性恋,不管郭文韬是男是女,就哪怕郭文韬就是棵树他都硬得起来。

他凑上去,先是用舌头试探性地舔了一下,惹得那具身体一个轻颤,然后就卖力地开始舔弄起来,偶尔吮吸裙边,舌尖想往内里钻,鼻尖也时不时蹭着阴茎根部。

郭文韬整个身体都麻了,忍不住地想要夹腿,又想把自己往蒲熠星嘴里送。这感觉太不一样了,酥麻的快感像是一圈圈电流不停地从腹部击起,瞬间四射传遍直五脏六腑,连头皮和脚尖都觉得酥痒发麻。

蒲熠星舔过蜜桃,又顺着舔上阴茎。能同时品尝到两种水果的味道让他兴奋不已,他贴着茎柱吻上去,含着头部吞吐,舌头绕着圈舔弄爱抚。他感受到口中的阴茎又硬了几分,满意地嘬了嘬又重新往下含住阴唇舔舐。等他终于直起身来,嘴唇上竟然还牵出黏腻的银丝连在郭文韬的私处。他擦擦嘴,看见那小洞好像比刚才更红更润,往外冒着淫水,穴口也好像变大了一点点。

郭文韬轻颤着低吟不断,连自己都感觉到身下的水越涌越多,而蒲熠星的离开却让身体开始发起痛来。他的阴茎硬得胀痛,里面的空虚感也越来越大,空得紧痛难忍,这倒是和他以前在梦里想象后穴时的感觉差不多。

他伸手摸了摸穴口,和他料想的一样湿得不成样子。

“女孩子的这个地方每个都长得不一样,就像阴茎也不一样。”他说,“我想了个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你喜欢这个样子的吗?”

蒲熠星一个堂堂基佬舔阴舔成这样,郭文韬根本就是明知故问,蒲熠星瞪了他一眼:“我又没见过其他的。”

郭文韬笑:“那就是喜欢了。”

他主动把一根手指抵在穴口处抚摸继续说:“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吗?”

蒲熠星摇头,他怎么可能知道。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处女膜。”他一边解释一边试探性地往里戳,满意地看着蒲熠星死盯着他的手目不转睛,“处女膜是个伪命题,实际上它就是在入口处的膜瓣,学名叫阴道冠,各种形状都有,并不是封闭的,也有韧性。”

“只要性唤起足够,找准了位置,轻柔一点,”他摸索着,稍稍抬高臀部,手指便缓缓地插进去,“就可以进去了。”

蒲熠星看着他用手缓慢地操弄着自己,粉色泛水的小孔吞吐着骨节分明的手指进进出出,看得他下体硬得爆炸。

“不过有些女孩子的孔可能会比较细,第一次会痛也是正常的。但只要技术好的话,再温柔一点,体验都可以很好的。”他抽出手指,示意蒲熠星,“你试试?”

蒲熠星从来没有这么被动过,可他也听从地将手指抵上去。

“直接两根吧。”郭文韬似乎也是有些心急了。

他摸索着,按照刚才郭文韬的动作很快就找准角度和方向,慢慢地反手滑了进去。

郭文韬仰起头发出一声感叹,身体里的疼痛感终于缓解了一些。

蒲熠星的手指刚刚进去,柔软的穴肉就包裹上来,裹得紧密不分,让深入都有了些阻挠。蒲熠星不敢急躁,依旧轻柔地往里,当整根手指都被紧紧包裹后才慢慢开拓起来。

手指时而开合,时而抽插,按压时指腹甚至能感受到肉壁的沟壑质感。那嫩粉的穴口含着他的指节,乖巧地吞吐着,还不断带出更多的水来,郭文韬也没有吝啬地轻吟出声。蒲熠星真的是要疯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想操屄想得不行。

郭文韬被手指弄得不仅爱液越流越多,快感一层一层往上涌不断冲击着大脑,根本就没停下来过,就连阴茎也开始冒出腺液,头部水光泽泽。他急迫难耐起来,推了推蒲熠星,蒲熠星顺从地抽出手指。

“可以了。”他躺下去,搂着蒲熠星也伏在他身上,腿还缠上他的腰,嘴角带笑,“虽然没有处女膜这个东西,但我把我的处女给你了。”

蒲熠星差点直接给听射了。虽然他一个纯基佬——也许现在不纯了——根本是没有什么处女情结的,但这句话是郭文韬说的,就听得他恨不得要立马狠狠凿穿这个发情的处女。

但郭文韬说了,如果太粗暴会痛。他可不想显得技术不好。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在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彼此的第一次。郭文韬应该也是有些紧张的,眼睛里有些说不出的情绪。蒲熠星低下头吻住了他,轻轻安抚。

“温柔一点。”郭文韬眨眨眼睛说。

其实挺好的。蒲熠星想。

虽然彼此事实上的第一次都不是对方,但郭文韬的处女是他的,而他第一次操女人,也是郭文韬的。

“我会温柔一点的。”

第一次进入确实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蒲熠星的龟头比较浑圆饱满,在刚抵上去的时候就感受到阻力。他又俯下身去亲吻郭文韬让他放松,身下也慢慢往里送。

郭文韬已然动情,身体里其实渴望得不行。他迎合着蒲熠星的吻,一手抚摸着自己有点软下去的阴茎刺激自己快感,一手轻轻掰着外阴想尽力吃下蒲熠星。

疼痛是必然的,可是他愿意,他努力地最大限度接纳着蒲熠星,放开着自己。

当终于吃进整个龟头,两个人都同时发出一声轻叹。

蒲熠星已经被绞得很紧,好在龟头进去后,茎身就稍微好进一点。他继续缓缓地往里送,肉壁缠得他也不好受,文韬似乎也疼得都软了。

他思考着要不要退出,郭文韬好像发现了他的意图,双腿扣紧他的腰。

“没关系。”他说,“我缓一会儿。”

为了保持女性器官,郭文韬已经分不出精神去想象一些方便做爱的小花招。可是女人的身体带给他的快感又是巨大的,他分明地感觉得到他的身体内部在叫嚣着想要更深更满,也根本就不需要再变出什么花样。

在差不多适应以后,他示意蒲熠星继续。

硕大的阴茎重新开始往里埋进,阴道壁顺从地让开又挤压紧贴上来,爽得蒲熠星头皮发麻。差不多吃进大半的时候,郭文韬整个人抖了一下,一声压抑不住的惊呼。

他喘着气:“你真的第一次操女人吗……”

蒲熠星疑惑,他解释道:“是G点。不过这个也是个无法证实的东西,研究称很多女人并没体会到有这种地方,普遍认为依旧是刺激到了阴蒂的体内部分………不过也有可能现在是双性的缘故,所以感官互相叠加了。”

他也没想到蒲熠星可以这么一次就准的,天赋异禀吗。还是说他们两人的相性真的太完美,蒲熠星上翘的弧度就是能完美戳中郭文韬的性感带。

蒲熠星笑:“懂了。”

他开始浅入浅出地就往那个地方轻轻操去,郭文韬立马止不住地轻哼起来,快感来袭,阴茎很快再次挺立起来。

他的女穴也开始自顾自地谄媚地取悦着蒲熠星。粉色穴口被满满地撑开,含着殷红的性器过于煽情,小阴唇的荷叶边也快乐地蹭着阴茎,内里的肉壁与肉棒吻得细细密密,一次又一次地紧密相贴,柔软又湿润,却又紧致地夹得蒲熠星好不快活。

郭文韬得了趣,那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传至全身,每个毛孔都酥爽至极,深深认识到女人的身体当真是爽,而穴道深处的空虚感又席卷而来,如饥似渴地想要更多。

“深……啊…再深点儿……”

穴道泛起的淫水被阴茎带了出来,或许还混合着蒲熠星的腺液被操进操出。蒲熠星开始加大力道,往更深处捣弄,龟头往里开拓着,每摩擦过那一寸就激得郭文韬绞紧他一次。

这肉壁的美好程度真的是超乎蒲熠星的想象。他觉得并不是因为操女人舒服,而是操的是郭文韬才让他觉得爽到升天,也只有郭文韬才能让他这么爽。

他觉得可能要死在郭文韬身上了。但这不亏。

郭文韬被他猛烈起来的攻势操得欲仙欲死,阴道终于可以完整地吞纳蒲熠星,可以完整地感受蒲熠星的粗壮是最让他有心理快感的。

他能感受到阴茎在他肉壁包裹下兴奋又昂扬,在深入时直捣得他痉挛。他开始有了射精的欲望,可终归不是同一个器官,快感只在不断层层叠加却丝毫没有可发泄出来的征兆。

从没有过这种不断攀升的快感让他有一丝不安,他呻吟着央求道:“蒲熠……慢、慢点儿……嗯、!”

蒲熠星听从他,慢是慢了下来,可每一次都变成了深入深出,还次次都往最受不了的地方操去,反而搞得郭文韬更加受不住。

“还笑我第一次吗?”

“不、不笑了……唔嗯!”

蒲熠星终于找回了场子,心情更加爽快了,他知道或许郭文韬马上就要到了,开始故意细细地碾磨着那处。

“我操得你爽吗?”

“……啊、爽…爽……唔!…”

郭文韬身子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他想要抚摸上自己的阴茎让自己能射出来,却被蒲熠星压住手。他只能任凭蒲熠星在他深处捣弄,那无止境的快感的潮涌简直要溺死他,弓起身子长大嘴巴却只能发出词不成句的呻吟。

呻吟中他无意识地喊着蒲熠星的名字,听得蒲熠星神魂颠倒。他猛地加快攻势,俯下身亲吻郭文韬的唇,唇齿缠绕,呻吟也变得支离破碎。

随着最后一次猛攻,郭文韬终于攀升到了最快乐的顶点,蜜桃处不尽地流出甜腻的汁水来,胯部还依依不舍地贴着蒲熠星的小腹,浑身颤抖着却没有射精。

他没想到雌性高潮竟然这样猛烈,持续十几秒都还没有停下。电流传遍全身大脑也开始恍惚,女穴不由自主地一阵阵收缩。

蒲熠星先是忍了几下,最终还是被内壁持续的痉挛绞得缴械投降。

灼热的精液灌满深处,蒲熠星慢慢地退出来,前端还连着丝,浓稠的精液混合着淫液都流了出来。蒲熠星突然就不想出去了,随即将还硬着的阴茎又捅了回去堵住。

他低头问还在缓神的郭文韬:“你说,就这么留在里面的话,你会怀孕吗?”

“……不会。”郭文韬缓了好一阵才终于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假双性的话,即便外生殖器是女性,但体内还是精巢而不是子宫。而且我现在也还变不出子宫。”

“那如果你可以了呢?”他又蹭了蹭。

“唔、……不是你说的吗?在梦里什么都可以。”

蒲熠星莫名其妙地被取悦到,见郭文韬还硬着并没有射出来,便退了出来,被撑大的穴口便止不住地流出粘稠的液体。

蒲熠星将两根阳物叠放到一起揉搓,照顾着郭文韬的敏感点蹭着撸着,没一会儿,郭文韬喘着气终于射了出来。

他的下身早已经被各种液体濡湿得一塌糊涂,蒲熠星一边帮他擦干净一边问:“是男人射的爽还是女人高潮爽?”

郭文韬享受着服务:“不一样。女人的爽是延续性的,会持续让你整个麻掉爽到要升天。男人的爽是瞬间的,爆发式的一下冲顶。”

郭文韬总结道,没想到女人被操的感觉也是如此地棒。但他并不想再来一次了,爽这一次让他累得四肢都不想动,但他也更加确定自己就是更喜欢被操。

“那你满意吗?”“雏鸟”蒲熠星问道。

“很满意。”

郭文韬扯开嘴角笑,凑上去和蒲熠星交换亲吻。

【一个纬钧相关的小彩蛋】

他们俩躺在收拾干净的床铺上闲聊着,等待唤醒时间。

“真佩服周峻纬啊。”终于恢复精神力,回归男儿身的郭文韬感叹道,“我就弄个半吊子的都这么累,感觉死好多脑细胞,而周峻纬要彻底变成女人才能行,不容易啊。”

蒲熠星听出一些言外之意的重点:“他……要做这些?”

“嗯。”聊着聊着话题就变成队友的八卦,“他在英国单干的时候什么任务都接,总会有不得不真来的吧。他说,在梦里对他来说就像是演员在演戏,发生的事情完全和现实的他没有关系。”

“……怪不得他现在被誉为业界最好的伪装者。”

“嗯,不过他也说那是很早前了。后来赚的钱够多了他就慢慢开始挑任务了。”

“小齐知道吗?”蒲熠星好奇起来。

“小齐当然知道啊?他不是和你一样,是齐思钧亲自纳贤的吗。我们所有人的背景资料小齐应该知道得最清楚吧?”

“也是。”

齐思钧是工作室真正的大老板,蒲熠星是他的合伙人。由于伪装者这个职业对各方面要求都很高,相对而言业内人数并不多,所以在需要的时候就很是抢手。因此,不是每个团队都能有固定的伪装者,但齐思钧还真就把现在业内公认最好的伪装者签了下来。

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齐思钧才抓牢了这个业界No.1。

“不过,”蒲熠星收回心思,玩笑道,“要是再这么来几次,我恐怕都要被你给掰直了。”

郭文韬笑:“管你弯的直的,反正你是我的。”

语毕,唤醒的音乐正好从远方传来,声音越来越清晰。

蒲熠星看着郭文韬,郭文韬也淡淡地微笑着看着他。

蒲熠星低头吻住郭文韬。

他们在亲吻中回到现实。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