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兼爱

<2020年韬韬生贺>
  • 郭蒲向需注意
  • 实际上是互攻蒲郭前提郭蒲
  • aka肉体郭蒲精神蒲郭

ok?↓


郭文韬今天已经被搞射三次了。

第一次是蒲熠星帮他口出来的,后两次他被操得屁股都有点红肿了,甚至有一次蒲熠星是直接把他肏射的。

他不否认是真的很爽,但是今天确实没了点节制,餍足的身体软绵绵的趴着不想动,也幸亏有带套,蒲熠星已经帮他大致清理了一下。

他正琢磨着怎么蒲熠星进去洗澡洗了这么久时,蒲熠星拉开门出来了。

“……你干嘛不穿衣服?”

郭文韬看着蒲熠星甩着鸟走近床铺,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蒲熠星直接跨上床,大咧咧地双腿岔开跪直在他身上:“怎么?你这就不行了?”

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但他刚连射三次,再来的话痛的可能就不止屁股了。

“你吃春药了今天?”

“对呀,就吃了,特别想搞。”蒲熠星说着拍了一下郭文韬的屁股,“来翻个身。”

“但我不想搞了。”

他嘴上这么说,还是半推半就地被蒲熠星翻过身,阴茎软趴趴地垂在胯间,而蒲熠星毫不犹豫地就坐在他的大腿上。

“不搞你了。”蒲熠星笑得别有深意,“我今天就特想被你搞。”

“……”

“搞不搞?”蒲熠星一边说一边揉起郭文韬的小韬韬,“来搞嘛,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郭文韬表面上不为所动,但其实内心已经翻腾起来。

他和蒲熠星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他当下面那个,但毕竟都是男人,感觉来了,偶尔换个位置那也是一种情趣。也不知道今天蒲熠星是不是真吃药了兴奋成这样,确实勾得他动了情绪,但他又不想被蒲熠星牵着鼻子走,于是岿然不动。

蒲熠星见他没反应可也没拒绝,按郭文韬的行为准则分析这基本上等于默许,于是手上更得劲儿起来,俯下身去吻他。

蒲熠星吻技了得,别说郭文韬现在本就起了性趣,就是郭文韬此刻没有想法也会被撩出想法,这是经过无数次事实论证过的,郭文韬还次次都会栽上去。

果不其然,在黏腻的湿吻和蒲熠星的爱抚下,郭文韬很快重新硬起来。

成功唤醒小韬韬的蒲熠星继续纠缠了一会儿郭文韬的舌尖,在舔过齿背后才直起身来。唇边连着的银丝被牵断,手上却没停下动作。

“这不是还可以的嘛。”

郭文韬被亲得五迷三道,脸颊通红。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这么快硬起来,一夜三次已经很英勇了好不好。虽然他现在也真的想搞蒲熠星,但他也不想明天岔着腿走路啊……

郭文韬还在这边理性与欲望交战,蒲熠星却已经握着硬邦邦的小韬韬抬起屁股。

“真不想搞我?”蒲熠星极尽挑逗,握着小韬韬让龟头在自己穴口蹭来蹭去,“搞我嘛。”

郭文韬被弄得脑子都要炸了,若这个时候还要违心地说不搞,他么还是男人吗?

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抓住两团洗得白白香香的臀肉,手指往穴口一摸,顿时心下了然。

“你都准备好了?”

“那可不?就等着爷您临幸呢。”

蒲熠星还是那副坏坏的笑。难怪他在浴室待那么久呢,原来什么都准备好了,自己扩张了不说,润滑也做了。

郭文韬被彻底俘获。他也不再做拓张,掰开蒲熠星的臀瓣,把龟头抵在穴口往上顶了顶。

“你真的可以吗?”

蒲熠星做下面的经验比较少,换个说法就是比较紧,若是进得太猛难免会伤到,郭文韬关心地问。

“可以。”蒲熠星点头,“我自己慢慢坐下去吧。”

郭文韬恳首,于是扶着蒲熠星,掰着他的屁股躺着不动了。蒲熠星就握着他的小韬韬对准洞口,低头看着,一寸寸一点点慢慢吃进去。

进入的过程是漫长的,郭文韬的爽也是延绵的。从龟头辟开许久未经人事的穴口,到头部被完整吃进箍住,再到茎身也被紧致细密地包裹住,每个进程都让郭文韬爽到灵魂出窍。

蒲熠星忍着一开始的痛感,身前本来半软不硬的家伙也蔫儿了下去。可他现在就是想要郭文韬,连郭文韬都不能阻止。

待他适应了,便开始自己动起来。

虽然次数不多,但自己喜欢的地方自然是清楚的。他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地吃着郭文韬的性器,一面撸着自己的小小蒲,配合着顶上前列腺时的刺激,小小蒲很快又站起来了。

蒲熠星确实是很紧,即便是蒲熠星现在这样慢慢地抽插吞纳,肉壁却一直死死地绞着郭文韬,夹得他痛快得不得了。他都不需要动的,蒲熠星变换着角度吃着他,肉棒就被无死角地紧裹着,进出穴口时被咬死紧箍的快感刺激着他的神经,鼻息间禁不住地低喘轻吟。

蒲熠星就爱听郭文韬情难自制时的声音,经验少也并不等于蒲熠星技术就不好。再说两个人也磨合这么久了,郭文韬是怎么做的他还学不来吗?他扭动着腰肢和臀部,持续着抽插,适时收缩,想激发更多郭文韬的反应。而每每触及到自己兴奋点的时候,也毫不羞耻地呻吟出声。

“哈……爽吗韬韬?搞我,嗯、是不是很爽?”

两人情欲的哼吟相互交叠,还有蒲熠星这口无遮拦的骚话,听得郭文韬神情恍惚。他屁股本就还有点胀胀的感觉,搞得他都生出一种还是自己在被操的错觉,被动得只能掐着蒲熠星的臀肉,白皙的肤肉上都要掐出一道道红色指印。

蒲熠星虽然自相得趣,但好像并不满足似的依旧挑衅着郭文韬。

“说啊,爽吗?”

蒲熠星又一个收缩,夹得郭文韬差点缴械。

爽爽爽,我让你看看到底是谁搞得谁爽!

郭文韬终于忍无可忍,在蒲熠星又一次坐下来的时候搂紧他的腰猛然起身,先前还骑在他身上的蒲熠星瞬间就躺倒在他的身下。

“你今天还真是骚得不行。”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抢走主动权的蒲熠星非但没有觉得挫败,反而更加春心荡漾。

他被郭文韬压住肩膀动弹不得,下身开始承受着猛烈的进攻。

和他自己骑在上面能自己掌握节奏和力道深浅所不同,郭文韬几乎是每一次都要完全退出,每一下又都重重地再深深往更深处顶。

蒲熠星紧致的甬道有点承受不住这样凶猛的疼爱,但蒲熠星还是爽得要死。

他真的爱死郭文韬一反常态甩开那些淡定表象的样子了。

特别是当这还是因为他的时候。

他看着郭文韬喘着粗气在自己身上耕耘猛干,公狗腰送个不停,闭着双眼眉头紧锁,薄唇轻启,汗滴在他的脸上胸上,感受着那硬挺的性器在自己体内肆意驰骋。

不管是他操文韬还是文韬操他,他都特别爱听郭文韬压抑隐忍的轻喘和呻吟。

因为,能让他发出这种声音的,也是自己。

他是爱惨了这样勇猛却渴求着自己的郭文韬,心理快感攀升得无以复加。

这是他的郭文韬啊,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郭文韬,是别人看都看不到的郭文韬。在人前温文尔雅的郭文韬在床上可以这么帅,这么猛,这么男人,而这么棒的男人是他的男人。

啊,干脆爽死过去算了。

他浑浑噩噩地想着,配合着郭文韬的动作敞开着自己的身体,伸手揽住郭文韬的大腿。房间内充斥着两人重叠在一起毫无顾忌的喘息声和肉体的碰撞声。

他轻呼着他的名字:“韬韬……啊、文韬…看我,看着我……唔……”

蒲熠星抚上郭文韬的脸庞,郭文韬睁开眼睛看着他。

那双眼睛此刻只有蒲熠星一人,是爱与欲的风暴中心,是燃烧的渴望和激情。

蒲熠星情动难忍,心也要跟着烧起来。

他捧着他的脸拉近彼此的距离,唇遇上唇,又是一场彼此难分的纠葛。

唇舌不分你我地纠缠着,像是要把彼此拆吃入腹一般深吻撕扯。郭文韬依旧挺动着腰,长年健身的体魄可不是做做样子的,狠狠地往里捣。

蒲熠星的甬道被操开了些,进出变得容易许多。性器在肉壁间畅通无阻,享受着挤压吸附的愉悦,射精的欲望从腹部深处逐渐升起。他根本顾不上要去戳弄蒲熠星的兴奋点,而粗大硬挺的阴茎也足够在进出之间有意无意地蹭到那个位置。

蒲熠星在近乎失神的快意中感受到郭文韬越发地激奋,他结束长吻搂紧他的郭文韬。

他在他耳边低语:“可以哦。”

郭文韬听见这引诱的词句更加难以自持。

他总是在蒲熠星这里举手投降,把他那些骄傲矜持的形象统统都丢弃掉,变得只会遵从于内心最真实的欲望,而欲望的名字就叫做蒲熠星。

他喘着气,气息喷在蒲熠星的颈脖之间。

“哈……、蒲、熠星…啊……”

他埋头又深干十来下,终于将自己的欲念全部献祭给了欲望本身。

郭文韬在蒲熠星身上继续趴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抽出性器。

他这次射出来的已经几近透明,疲软下来的阴茎都有点隐隐发痛。留在蒲熠星身体里的清液也顺滑地溢出来,沾湿的穴口色情诱人。

他早该料到的,蒲熠星能让他连射三次,就必定能让他再射第四次。

他不再去看,凑上去又接了一个温情浓郁的吻。

吻毕,他道:“说,我搞你搞得爽不爽?”

蒲熠星大笑,他就喜欢郭文韬这种不服气的地方。

“爽。”蒲熠星看着他毫不扭捏地答,凑上去偷了一个吻。

“生日快乐,韬韬。”

郭文韬先是愣了一下,才扭头去看床头的时钟,刚刚好过了零点没多久。

他真的败给蒲熠星了。

“真有你的,蒲熠星。”

郭文韬起身,皱着眉头发现蒲熠星还硬着没泄,有点郁闷,看来自己还得多加练习。

他重新趴回蒲熠星的腿间,握住依旧坚挺的性器亲了一下:“这是谢礼。”

他一下含住前端,温润柔软的口腔包裹起蒲熠星,弄得他登时就想射。

蒲熠星半撑起身体,伸手扣住郭文韬的头,柔软的发丝在指缝深处摩挲,搔痒难耐。

他缓缓地顶胯,文韬也奋力地吞吐,舌头灵巧地舔过一圈,再吐出来细细亲吻舔舐。

郭文韬卖力地舔弄着,手也来回着上下撸动,还揉弄着敏感的囊袋。几个来回后,本就如箭在弦的蒲熠星终于在他吮吻头部的时候喷射出来,射进郭文韬的嘴里,喷溅在他的脸上。

郭文韬擦擦嘴直起身,毫不介意地咽了下去。

两人的身心都得到巨大无比的满足,彼此相视一笑,又躺倒在一块儿,享受激情后情韵旖旎的平静。

我爱你正恰如你爱我。

一岁一年。

岁岁年年。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