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SHAVING

<2020年阿蒲生贺>

距离被蒲熠星强行剃了下面的毛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此刻正是最难忍的时刻。新冒出来的毛又短又硬,腹部和布料摩擦着又疼又痒,扎得郭文韬恨不得脱光裤子。

他后悔死了,没想到长毛居然这么难忍的,偏偏上班的时候还根本没法挠,只能暗自发誓要让蒲熠星付出代价。

可现在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怎么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思来想去,发现能立即生效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重新剃光。

他恨得仰头长叹一声,然后忿忿地拿起蒲熠星的刮胡刀不得不把自己又剃了一遍。

剃完之后看着镜子里再次光溜溜的自己和那把剃须刀,他想到该如何报复蒲熠星了。

蒲熠星回到家刚扔下包就被郭文韬拎到浴室。

“脱裤子。”

“天啊韬韬你今天这么主动?”蒲熠星根本没意识到要面对什么,还心花怒放准备解皮带,才看到郭文韬手上正拿着自己的刮胡刀。

“草……不是你要干什么?”他惊恐着立刻停下脱裤子的动作。

“你先脱裤子。”

“你不先说我就不脱。”

“上次你给我剃了毛,这次换我给你剃,为你服务不乐意啊?”

……好吧,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蒲熠星预想了一下若是抵死不从的后果,决定从了,但最后还是想要挣扎一下。

“那不是,来了兴致闹着玩儿的嘛,不一定非要剃嘛……”

报仇心切的郭文韬已经没有耐性懒得再和他掰扯,直接撂下杀手锏。

“你要剃了我就给你做深喉。”

“……”

一阵金属扣碰撞和布料窸窣的响声。

“剃。”

蒲熠星已经把裤子脱光,倚靠着洗手台支撑着身子。他脱掉外套,把衬衣也撩起来一些以免弄脏。

老实说,他也有些紧张。可能是不常被碰触的肌肤比较敏感,又或者是为之后要发生的事感到兴奋,当郭文韬把早就用惯的剃须泡沫抹在他腹部时,竟然因感到一阵凉意而瑟缩了一下。

郭文韬掩盖不了心中的快意,勾着嘴角那好看的弧度,笑着将泡沫抹散在小腹,毛发便完全陷入一片白色之中。灵巧的指尖滑上还软垂着的阴茎,却只是挑逗地点了一下,便往下探他的囊袋。

很快蒲熠星就受不了地硬起来,阴茎上翘,把蛋蛋露了出来倒是更方便将泡沫抹均匀。郭文韬两手都沾上泡沫,开始一手抹上阴茎,一手在胯部四处游走让泡沫更大面积地覆盖在周围的皮肤上。

蒲熠星殷红的茎柱全都抹上了白色的泡沫,凉凉爽爽的感觉刺激得更加硬挺,但郭文韬唯独留出头部没有抹上白沫,看起来就像个穿着白色棉袄的红脸娃娃,竟然还有点可爱,让郭文韬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

“噗……对不起实在是没忍住。”

他说着吻上了蒲熠星的唇,像是很诚恳的道歉,帮蒲熠星手淫起来。

因为覆满泡沫,整个动作顺滑得不得了,郭文韬像是在把玩一样,一遍一遍从上到下地抹,泡沫没过龟头,甚至连蛋蛋和会阴都有照顾到。

蒲熠星下身舒爽,情动起来按着他的后脑勺和他接吻舔咬,纠缠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放开那勾人的薄唇。郭文韬低头,把阴茎向下压,确认整个小腹都被剃须沫覆盖好了,最后又抹平抹匀,才终于拿起剃刀蹲下去。

“别乱动哦,手抖可不怪我。”郭文韬向上看他威胁道。

“……”蒲熠星这下屏住呼吸,一句话也不敢说。

郭文韬先是自上而下地,轻轻贴着皮肤,顺着腹部线条慢慢往下刮,刮完一绺就往毛巾上擦一擦,短毛随着白色泡沫一起被抹个干净。郭文韬一手握着蒲熠星的性器免得他翘起来,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下腹的毛。他重复着动作,一点一点往下,每一下最后都刚刚好刮到阴茎根部停下。蒲熠星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唯恐被弄破皮,记忆中好像从没如此任人摆布过。

等腹部区域弄得差不多,郭文韬一松手,性器自然地翘起露出白白的球。郭文韬还是护着性器,同为男人知道有多痛,所以他也不想弄伤蒲熠星。再说这玩意儿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属于他的,弄坏了可不好玩了。他更加小心,完全不敢用力,只能轻轻地掠过表面,白色的一片也不知道刮下毛没。

好在蒲熠星蛋蛋上本来就没多少毛,更多的是一些柔软的小绒毛。白色的泡沫被抹去后,圆润的囊袋露出本来的面目,竟被衬得有些漂亮。

得亏亚洲人基因毛发并不是很旺盛,茎柱上几乎就没有什么毛。郭文韬仔细摸了摸,刀片轻轻剐蹭一下底部便罢手了。他捏着阴茎转着方向检查四周,又把剩下的乃至会阴处也仔细刮干净了。

也不知道郭文韬是太过小心仔细还是故意想要多享受一会儿复仇的过程,他搞了快十分钟才结束。蒲熠星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神经,但也不得不说郭文韬手法真的细腻,一点都没有破皮见血。

郭文韬拿起毛巾把剩下的白沫随手抹了抹,一个白净的蒲熠星便诞生了。

两个人都对着镜子愣了一会儿,蒲熠星是还没习惯自己这幅样子,而郭文韬是在想早知道就早点剃了。他算是明白了那天为什么蒲熠星想要剃他的,毕竟看自己只会觉得不顺眼,但看别人,这样子真的清爽干净还显嫩,何况蒲熠星还那么白,充血的阴茎显得更加惹眼。

这下心猿意马的不仅仅是蒲熠星一个人了,他拉着蒲熠星往淋浴间走:“来冲一下。”

郭文韬开了适中水量冲去最后残留的一些白沫,再用手摸了摸剃掉毛的地方,没有刺刺的感觉说明剃得比较干净,得意了一会儿,就发现蒲熠星硬得更挺立了。

“急什么。”他抬眼看蒲熠星,捏捏硬挺的器官笑道,“洗干净才好吃不是么。”

……这郭文韬可真是个妖精!

蒲熠星禁不住一个闷哼,在心里肺腑道。

郭文韬其实没做过这个,以前只是提过一嘴,没想到这次为了报仇还真下血本了。但蒲熠星其实一直念着这个,只是没好意思提而已。

“真的要做?”蒲熠星当然是想让他做的,但也并不想强求,还是开口问道。

“当然。说话算话。”

郭文韬的确是想试试自己行不行,之前说的时候就是想挑战一下,而求胜欲一上来他就更不想输了。他知道蒲熠星的尺寸可能并不适合初次尝试,但他想,且只想吃蒲熠星的。

他关掉了水,蹲了下去。

起初他和往常一样的步骤,伸出舌尖在头部舔了舔。洗干净的性器带着光泽,郭文韬含住顶部,舌尖贴着龟头转,还挑逗地舔弄孔眼。

他一手握着茎身上下捋着,等舔出前液才放开,然后又将透明的液体撸上整根阴茎。蒲熠星喘着粗气看着他,忍不住揉乱了他的头发,蓬松的发丝在指间挠得痒痒。

郭文韬被他按着头贴了上去,探出舌头勾着茎柱一圈圈舔吻。等差不多都润了,他收了收嘴唇包裹住牙齿,终于深含进去。

他张大嘴,但并没有直接吞进全部。他舌头尽力往下贴着让出位置,想看看自己最多能吃下多少。当感觉到龟头顶到喉头的时候,竟然还剩一半儿多在外面。

他吐了出来,皱着眉向上看着蒲熠星,语气里还带有一丝埋怨:“怎么感觉比平时要大。”

蒲熠星无辜的双眼在镜片后眨了眨:“这不怪我。”

郭文韬无奈,借着腺液和唾液又撸了几把,想让它更润滑一点,又凑上去亲吻舔弄,舌尖勾勒着伞状沟,浅浅地吞吐着。像是在给自己做心理准备,好好侍奉着这待会儿要操进他喉咙里的东西。

蒲熠星感受得到,似乎每一下都进得比刚才要深。温暖湿润的口腔包裹着他,还有舌头偶尔的舔弄已经有无上的快感,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才是最让他兴奋的。他多想就这么压着他的脑袋不管不顾把整根直接操进去啊,操过他的舌肉,他的口腔内壁,攻破他的咽喉口,深深地操进他的食道。

但是他舍不得。

他遵循着郭文韬的节奏循序渐进地缓缓挺动着,感受着顶部开始一次一次顶上咽喉处。他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就可以直接操进去了。

郭文韬卖力地吞咽着,当一次次顶上喉头的时候那种不适感顶得他逼出几滴生理性泪水堪堪地挂在眼眶。蒲熠星看在眼里,更加克制不住,稍稍加大按着他脑袋的力道往里压。

郭文韬意会,往后退了出来,向前伸平颈脖,再次调整好性器的角度,用盈盈的目光看着蒲熠星然后深吸一口气。

他再次吞进的时候,硕大的龟头直直地抵上咽喉,呛得他闭上眼睛,挂在边缘的泪珠便自然地顺着脸颊滑落。他忍住反呕的冲动屏住呼吸卖力地往里吞,而阴茎顶部终于强硬地破开他的咽喉,入侵了他的食道。

蒲熠星挺进着,稍微侧头就能看见郭文韬颈脖的青筋都暴起,整个喉部被撑得肿胀起来,连喉结都看不明显了。从没有被如此紧致的通道挤压过,而郭文韬的咽喉又在本能地往里吞咽收缩,吸得他好生舒爽,仰着头喟叹出来。

随后他放松力道,郭文韬也终于能将粗大的异物吐了出来。

刚退出来郭文韬就忍不住地咳了几声。

“没关系吗?”蒲熠星问。

郭文韬又咳出眼泪,抹抹嘴角说:“没问题,再试试。”

有了第一次尝试,之后就有经验了。

蒲熠星再进去的时候就直捣咽喉深处,郭文韬放松着自己让阴茎能顺利通过出入,也条件反射地吞咽着,唾液顺着嘴角流下,呜咽的声音和进出时的水声重叠在一起,在浴室里回荡盘旋。

一次次被紧吸的蒲熠星忍不住地低喘,扣着他的脑袋进出着。每一次深入他都能直观地看到自己的阴茎是怎么侵犯郭文韬的身体的:原本精瘦细长的颈项此刻胀红着被撑出阴茎的形状,退出的时候又恢复原状,然后再被撑起。第一次如此清晰直白的观感,强势占有和侵略的满足带来一波一波绝顶的愉悦感。

郭文韬又被窒息感逼出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滑,和唾液混合到一起,但他根本顾不上。喉咙被粗暴地撑开撑大,从来没有进过这么深的地方,好像要操到他胃里去似的,只能下意识地给予最本能的反应,任由蒲熠星动作。

蒲熠星的前端感受着紧致的吸压,茎身也摩擦着柔软的舌头和口腔。他每一次都缓缓地操进最深处,恨不得把囊袋都塞进去似的,根部都直接贴上文韬抿住的唇,蛋蛋也敲打在他的下巴上。他会钉在最深处停留一会儿,感受极致的紧密吸附,再慢慢退出来,然后重复,爽得简直要上天堂。

来回十多次,文韬看上去已经要坚持不住,蒲熠星便抬手擦了擦他的眼泪一边退出来。岂料退得太猛,文韬一个没保持住,喘息了一下,在快感顶端的蒲熠星猝不及防,被吸得直接爆了口。

郭文韬正在吸气,被喷出来的精液给呛进气管,本来还在痉挛的喉咙更是止不住地咳起来。精液不仅直接射进他的嘴里,在退出的时候还溅到他的脸上和头发上。

白色的精液粘在乌黑的头发上刺激了蒲熠星的视觉神经——反正都弄脏了,也无所谓再脏一点了。他正在快感的顶峰,理智已经无法控制,他往前一步将还没射尽而硬着的阴茎抵上对方的头发。

郭文韬还没反应过来,蒲熠星就开始蹭他的头发。柔软的发丝挠过敏感的皮肤,还顶上耳朵。蒲熠星有点发狠似的,一边伸手撸一边用力蹭,心里就好似生出一种邪念,不仅想要亵渎文韬的内在灵魂,还想要玷污他的外在发肤。

最后,蒲熠星将精液尽数喷射在被蹂躏得一团乱糟的黑发上,白色的精水挂在头发上滴答黏稠污秽不堪。郭文韬没想到蒲熠星还有这种癖好,还在震惊当中,咳嗽都停了,也愣怔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原来你还喜欢玩这种的。”

蒲熠星缓了一会儿,也蹲下来,去亲吻那些还留在他脸上的痕迹,最后叼住那M型的唇珠轻咬。

他们亲吻了一阵,蒲熠星才道:“对不起嘛。谁让你技术太好了。”

郭文韬瞥他一眼,没说话算是接受了。

蒲熠星:“你看……头发都脏了……不如干脆洗个澡?”

“一起?”

“不可以?”

郭文韬往下看了看蒲熠星被剃的白白净净的腹部,和此刻恢复平静的兄弟。

“你可以?”

“我当然可以。”

郭文韬笑:“那我也可以。”

当郭文韬被按在浴室的玻璃门上第一次享用蒲熠星的无毛屌时,他突然觉得这笔生意好像不是很划算,赔了个深喉还送了屁股。

但,看在最后也干了个爽的份上,这笔账就一笔勾销吧。

这之后,他俩谁都没有成功熬过长毛阶段哪怕一次。

又过了很久,他们俩甚至都已经忘记自己有毛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