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阿罗哈(1)

三十而立的蒲熠星遭遇了人生滑铁卢一般的失意。

好歹他也算是个人生赢家了,拿着百万年薪,几年来为公司发展出过不少力,出了这茬子,老大颇是体恤他,大手一挥给了他一个多月的带薪长假,让他好好调整,走出低谷。

蒲熠星拿着突然到手的假期,恍惚好几天,百无聊赖之中偶然在网上看见个旅游广告,然后浑浑噩噩地,等他回神过来,机票都已经订好了。

于是,他现在正站在夏威夷檀香山的国际机场到达口。

他看了看表,发现已经离约定的时间过了十多分钟。他倒是料到这里的人可能不太守时,所以也没有很急,正思索着要不要先去租个车时,就看见一个在这个气候里还穿着件西装外套的亚裔从远处跑过来,往出口匆匆看了几眼,然后把随手提着的白板举了起来。

上面赫然写着Eazin,蒲熠星走上前去。

“Sorry,孩子学校出了点事儿,不得不先去了趟学校。”

确认来人就是自己要来接机的客人的时候,亚裔用中文首先解释道。

这位看起来40出头的男性是蒲熠星找的民宿房东。当时发现自己订好机票后,赶忙又查看了各种房源,最后敲定这家当地华裔用自己家空余的房间做homestay的民宿。

“没关系,我也刚到。”

蒲熠星算是来长期度假的,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不知道怎么花,所以也并没有介意。房东姓郭,两人寒暄了一下,房东便领着蒲熠星往停车场走。

房东很友好,还有点自来熟,路上便开始收不住话匣子地聊开了:“那臭小子,都18了还给我惹这事儿出来,真不省心。”

他一边走一边脱掉闷热的外套:“在学校打架打得去了医院,真是气死我了。”

蒲熠星走在后面推了推眼镜,听着第一次见的人给自己抱怨家事,有些尴尬,只好摸摸鼻子应声道:“儿子嘛,是这样。”

郭房东:“哎,您不介意就好。我让他在车里待着反省呢,来不及先送他回家了。”

蒲熠星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是给他解释车上多了个人呢。

“当然不会。倒是麻烦您了。”

“哪儿的话,您可是客人呀。”

话音刚落,他们正好到了车子前,竟然还是辆挺气派的敞篷吉普,倒是很夏威夷了。后座上正好坐了个年轻男孩儿,正是郭房东口中的臭小子。

男孩穿着的应该是学校的校服,海军风的蓝白水手服,打着个工整的领结,因为坐着的原因短裤还不及膝盖。吉普座位宽敞,又是敞篷,日光充足,男孩儿抬眼看过来时,照耀得蒲熠星感觉被晃了一下眼。

“这我儿子,Stefan。”房东先向蒲熠星介绍道,又对他儿子说,“Stefan,打个招呼,这位是今天起住我们家的客人,Mr. Pu。”

被叫到名字的男孩儿看着他,打量了一会儿,才冷冷淡淡地回道:“Aloha。”

蒲熠星笑笑:“Aloha。”

“啧,对客人什么态度!还不下来帮客人放行李!”郭房东责备道。

蒲熠星还没来得及说不用麻烦自己来,这孩子就从车上跳了下来要帮他搬行李到车上。蒲熠星这才注意到孩子脸上有些淤青,刚刚好挂在嘴角,可惜了这年轻清秀的脸,膝盖上也还有红色的擦伤,想必就是刚才说的打了架,难怪情绪也并不高。

这算不上什么美好的初遇,蒲熠星道了谢便坐上副驾的位置。

一路上一直和健谈的郭房东聊着,介绍了些沿路的一些风景,也了解到一些郭房东自己的事。比如郭房东是小学的时候就跟着父母移民到了美国本土,所以会说中国话,但写不好,字歪歪扭扭地还不如现在国内的小学生。大学毕业后才来夏威夷创业,慢慢发展就开了家旅游公司,公司不大,但背靠华人市场,也赚了不少。大学的时候认识了当时来留学的孩子他妈,Stefan就出生在了夏威夷。作为交换,蒲熠星也说了些自己当年在美国留学的事,两位成熟男性倒是颇有些共同语言。

在后座的Stefan安安静静地听着前面两个人侃侃而谈,看着早就看腻的风景一言不发。

感觉快开了一个小时,他们终于到家了。

郭房东的家并不在观光闹市区,而是在海边买了块房产,马路的另一边就是断崖,再往外便是沙滩和大海。这是当初蒲熠星选择这家的原因,他并不想住在太吵闹的地方,他不是来观光的,更多的是想来散散心一样的心态。

就像美国电影里一样,是很典型的美国独栋小院,两层木结构,白色的木漆在炙热的阳光下发亮,还有一个小回廊,可以直接在门廊瞭望波光粼粼一望无际的太平洋。院子一边中着一高一矮两棵棕榈树,草坪剃得很平整,灌木丛把房屋和邻居隔开,院门也是木栅栏,推开时还会吱呀一声。

蒲熠星很是喜欢这样的房屋,回头望望海天一色的风景,不由得心旷神怡了一下,好像暂时忘了那些烦心事。

房东很热情地帮蒲熠星直接把箱子拎到回廊的门前,蒲熠星只好跟上,Stefan在最后关上栅栏。

进屋后没多久,窜出来两只猫,房屋简介有说家里有宠物,蒲熠星并不介意这点。房东把钥匙丢在门边的柜子上,绕开两只求蹭的小家伙,而Stefan跟进来后连忙蹲下来撸了一把还抱起来亲了亲。

蒲熠星站在旁边只能看见他的脑瓜顶,但他觉得他应该是终于笑了。

“房间都在2楼。”郭房东说,“Stefan带Mr. Pu去房间看看。”

Stefan应声,只好放下猫咪起身带蒲熠星上楼。

做homestay的房间倒都是固定的,Stefan也熟门熟路了。房子挺大,有两间客房,两边父母有时候过来可以住,空着的时候其中一间就拿来做民宿。郭家不缺钱,但空着也确实实数浪费,广爱结交朋友的郭房东也就乐意租出来做民宿,算赚个外快。

房间的装修风格也和屋子本身相匹配,布置虽简单但舒适又不失情怀,窗户还是朝向海洋那边的。蒲熠星挺满意,对小朋友说了声谢,男孩儿也就离开了。

还真是个不爱说话的男孩儿。

蒲熠星心里吐槽了一句,但也没多介意。长时间飞行他其实很疲惫了,快速冲了个澡,便躺下好好补个眠。

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蒲熠星恍惚好一会儿,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看了看床头的表又看了看手机才想起自己已经换时区了。他站在窗前看了看夜色中依旧波澜起伏的大海,海浪打出白色的泡沫前赴后继扑上礁石,记忆中好像这还是第一次在晚上看海。

下午来时的路上虽然一路看了些当地风景,棕榈树环绕,游客熙熙攘攘,坐在敞篷车里海风拂面而来,却因为舟车劳顿没有太多心情欣赏,现下才开始感慨道自己真的来到了异域风情的海岛上。

他又欣赏了一会儿,才转身下楼。

郭房东还醒着,在客厅整理着客户信息,见他下楼便笑道:“饿了吧?”

蒲熠星点头。

“给你留了点晚餐。”郭房东起身准备给他热食物,“倒时差不好受吧。”

蒲熠星连忙上前:“没关系我自己来就行。”

“成。”房东也不再客气,回到座位上继续做事,“想吃什么冰箱里有的都随便弄。”

“谢谢。”

蒲熠星微波着晚餐,看见客厅挂着的时钟已经接近1点。果然没过多久,房东也道了晚安准备回房休息了。

“别客气啊,把这儿当自己家随意点。”房东说。

“谢谢您,真打扰了。”

“哈哈哈哈不会不会。咱也不用您不您了。要是觉得无聊,电影啥的都在电视左边柜子里。我上楼了啊。”

“嗯,谢谢。晚安。”

蒲熠星倒是不想在大半夜看电影,若是吵到主人家那更是不好。他填饱肚子便轻声回了房间,拿出电脑浏览一遍资讯,玩了会儿游戏便又躺回床上。

他睡不着,思绪却莫名其妙想到这家不爱说话的男孩儿。即使挂了彩在阳光下也是个十分耀眼的少年,对着喜爱的宠物也有一个半大孩子本该有的天真烂漫。

他又在意起当时衣衫整齐文质彬彬的模样是怎么会在学校打架的,还有那个在撸猫时可能错过的笑容。

可惜了,长得好像挺周正的却不爱说话也不爱笑。

所以,他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蒲熠星瞎琢磨着,倒也挺想和他交个朋友,毕竟要在这里住这么久。

然而这整整一天,他们之间的对话就只有一句Aloha。

– to be continued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