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阿罗哈(7)

蒲熠星一直没有告诉郭文韬离婚的真正原因。

是男人死要面子的虚荣心,是想要在他面前保持魅力,是想要吸引他继续爱自己,所以一开始连离婚的事都没敢提。

“蒲熠星,若你根本不会爱别人,也不会得到别人的爱的。”

这是他老婆在搬出去那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责任其实不在他,出轨的是他老婆。

是他老婆主动向他摊牌的,因为她怀孕了,怀的当然是别人的孩子。

那个男人爱她。她说。

蒲熠星和她是大学时认识的,女追男,蒲熠星当时应该是喜欢的,便答应了。顺风顺水地交往,然后美国读研毕业回来后就顺其自然地结婚。

甜蜜的时期当然是有的,但那已经是快十年前了。她也以为结婚后会好起来,但生活的柴米油盐反而越来越淡化了感情。他似乎很久没碰过她了,而对这件事本身都不确定才更是问题的关键。

她想,蒲熠星可能从来没爱过她,答应交往也不过是因为当初自己表白了。这个人是不是自己都没关系,别的女人去追他,他可能也会答应,甚至蒲熠星会和她结婚可能也只是出于所谓的社会习惯和责任。

但她想要爱,也想要爱情的结晶。

所以当遇到那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她义无反顾了。

摊牌时蒲熠星当然怒不可遏两人不欢而散,而离婚已经是双方默认的结局。

等两人都冷静一段时间后,前妻来收拾行李,相见倒也平静,只是在最后离开时说了那么一句话。

蒲熠星现在懂了,他前妻是对的。

他可能从来没爱过,而郭文韬是他三十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不计后果的渴求,是他未曾遇到过的the one。

但他懦弱,他隐瞒,他逃避,他虚伪,他想要体面,想要证明自己依旧有魅力。他感情的出发点自私又不纯粹。

他不配得到郭文韬完整炙热的爱。

他没有了郭文韬,他还要什么体面。

一年后。

蒲熠星正在给手下的人派任务,收到一个不认识的本地号码的电话。

蒲熠星纳闷,还以为是哪个客户临时有急事,便先遣散了手下接起电话。

他说完您好我是蒲熠星,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Aloha, Mr. Pu.”

不轻不重,但已足够在他内心回响,一下子让他穿越回到一年前的艳阳海岛。

他话都要不会说了,呆滞地看着办公室的墙,连名字都要叫不出来。

“韬……韬韬……”

他们就约在蒲熠星公司楼下的咖啡厅见面。

蒲熠星接到电话的时候,郭文韬就已经在他公司楼下了。郭文韬问他爸要了当时登记的信息,电话也是这么拿到的。

一年后的郭文韬好像长高了些,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了,但样貌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蒲熠星最喜欢的那个模样。

郭文韬像老友相见一样,大方地给了一个笑容:“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正如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少年也变得圆滑起来,措辞客套又不失礼节。

但这不是蒲熠星熟悉的那个郭文韬了。而他知道,这可能是因为自己。

“你……过得还好吗?”他问。

“挺好的,你呢?”郭文韬好像没有任何影响,云淡风轻地叙谈着。

“我也很好。”

对话像最初相遇时一样两句便陷入了沉默,郭文韬平静地看着他。

没错,他是专门来找蒲熠星的。

一年多来,他过得也没有不好,只是偶尔会梦见蒲熠星当时在电话里对他说的最后那句话。

「Aloha。」

他每次想起都会很惘然。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他很想很想问蒲熠星,他说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他想听的那个意思。

当初没过多久他就把微信下载回来,重新登上号,把蒲熠星从黑名单放出来。可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对方也再没有联系过他,这让他更不想主动去问。

而当他有机会来中国时,他忽然觉得,这是不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机会。他比一年前更成熟,蒲熠星也不再是自己微信通讯录上唯一的一个人了,他已撼动不了自己,而自己也可以像个大人一样和他平起平坐了。

所以他可以来面对他了。来承担他以前不敢确认的答案,和曾经好好做个了断。

他以为他可以的,但当他见到他的一刹那,他的内心几乎立刻就泛起波澜,他强行让自己镇定,明白过来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不过是在假装不在乎而已。

谁先认真谁就输了,更何况他一开始就很认真。

沉默照例是蒲熠星打破的:“怎么来北京了。”

郭文韬深吸一口气:“我妈来上海的公司办事,我放暑假就跟过来来玩玩。顺便就想来北京看看。”

“一个人吗?”

“嗯。我妈在上海还有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不能自己决定去哪儿吗?”

两人依旧很默契,郭文韬早猜到蒲熠星想说什么,率先说出口,让蒲熠星连问都没机会问。

是啊,他已经成年了,不再是那个藏不住自己心思的小孩了。蒲熠星被别了一下,只得又说道:“开学就要读大学了吧?”

“嗯。”

“哪所学校?”

郭文韬皱皱眉:“申请了几所,还没最后定。”

蒲熠星不知道他是不想说还是真的没定,他现在已经不像当初那样能看透他,有点读不懂郭文韬的眼神了,而想到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心中又是一痛,只好像从前一样夸道:“你一直很优秀的,可以选最好的学校。”

郭文韬礼貌地笑了一下:“谢谢。”

蒲熠星早就没了当初的游刃有余。他因为这个笑犹豫了。他有个非常想知道,但他没有资格问的问题。可既然郭文韬愿意主动来见自己了,那是不是也代表他已经放下?在思考很久后,他还是决定问出口,权当是给自己断个念想。

“你……有男朋友了吗?”

郭文韬的轻笑更明显了,唇角上扬,就像以前那些属于蒲熠星的笑一样:“嗯。中国人,在加拿大留学,也是来我家homestay的。”

蒲熠星的表情有点僵硬,郭文韬继续道:“他很优秀,还跟我说如果想去加拿大读大学,他可以帮我推荐给他的大学。”

“那你答应了吗?”

郭文韬反问他:“为什么不试试?”

蒲熠星没话了。他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不是他想听的。他一方面希望郭文韬能不再恨他,有新的方向,可另一方面,又不想郭文韬和别的什么人有关系。

蒲熠星:“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一个人来北京,认识的人只有你啊。”

就这么一句话,蒲熠星瞬间心又软了。

那可是郭文韬啊,他根本生气不起来的郭文韬啊。

他合该欠他的。

蒲熠星请了五天年假陪郭文韬逛北京。

什么故宫颐和园恭王府该去的都去了,蒲熠星就像一个兢兢业业地导游,尽心尽力地陪玩,倒是有点像当初在夏威夷时天天在一起杀时间的样子。

郭文韬看起来很是开心,蒲熠星看着那记忆中的笑容,也很开心。

他曾经希望郭文韬永远开心,也希望他开心的原因是自己。

但后半句已经不可能了,那他就至少希望文韬能天天开心就好。

这天晚上他们去夜游司马台长城,等结束都快9点,出来整整一天,郭文韬似乎是累了,回程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竟睡着了。

蒲熠星从后视镜里发现了。他忽然想起他已经有一年没有看过他熟睡的样子了。曾经他有多么愿意看他睡着的样子,现在就有多么的后悔。

趁着等信号灯的时候,他扭过头真真切切地看着他。抿在一起的双唇还是那么漂亮,唇珠圆润,嘴角微翘,睫毛轻垂,眉心舒展,是他认识的郭文韬。

这几天的相处,说话间他总觉得文韬好像变了。文韬对陌生人是比较生疏,但他对着熟悉的人就比较放得开。可现在,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被划分成外人,还是文韬真的变了,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像个大人一样内敛稳重,不再像当初那样会偶尔和他耍嘴皮子了。只有在他睡着的这时候,还和他记忆中的文韬一样。

蒲熠星静静地看着,忍不住地伸出手轻抚上他的脸颊,指腹划过脸庞停在唇上。他轻轻摩挲几下,才放下手。

绿灯亮了,蒲熠星收回手开车,没过一会儿却又伸出手,拉过文韬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十指相扣。

到了文韬住的酒店楼下,蒲熠星轻轻喊醒他。

蒲熠星帮他解开安全带,坐回驾驶座,郭文韬睁开眼的时候正巧看到蒲熠星在自己的身前,距离很近。

他茫然地盯着前方,没有动作。

蒲熠星笑着看他:“怎么,还没睡醒啊?”

郭文韬没回答。

其实在蒲熠星摸他嘴唇的时候他就醒了。正当他想着如果他敢亲上来就揍他的时候,蒲熠星就放开了手。他也以为这就过了,没想到车都开了蒲熠星又抓过自己的手牵握着。

一时的诧异也让他错过醒来的时机,他内心翻腾起一阵酸楚的潮涌,收回手也不是,让继续牵着也不是,在纠结中竟然就让他这么一直牵着直到刚才到达酒店才分开。

他不知道蒲熠星这个时候做这样的动作是什么意思。都已经一年了,婚也离了,伤也该好了,还有利用他的必要吗?在一个人睡着的时候,做这样的行为有任何意义吗?真的可以为了欺骗他做到连睡觉的时候都能演戏的地步吗?

还是说,蒲熠星确实,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一点点,对自己认真过呢。

他已经成年了,不再是个难以承受残酷答案的小孩子了。

他侧头看向蒲熠星:“蒲熠星,我骗你的。”

蒲熠星看着他,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困惑地望着他。

郭文韬:“我骗你的。我没有交男朋友。他是和他丈夫来度蜜月的,也没有住在我家。他提过帮我推荐给他的大学,但是我拒绝了。”

窗外的路灯在挡风玻璃上被散射成六芒星,而郭文韬的眼里依旧藏着宝石。蒲熠星呆呆地听着郭文韬解释,忘记该作何反应。

“我来北京也不是来旅游的。我考上北大了,两周后就开学。”

蒲熠星像失去了能动力一般,在听完郭文韬的坦白后迟迟没有动作,久到郭文韬又想揍他了,他才问出一个可笑的问题:“你来北京是为了我吗?”

“嗤…”郭文韬都被气笑了,“蒲熠星,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郭文韬:“我申请了很多个学校,而北大的这个专业是我最满意的一个,还是全免奖学金,和你没有半点儿关系好吗?”

蒲熠星垂下头,自嘲地笑了一下。

“蒲熠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他抬起头来。

“你为什么要牵我的手。”

你为什么要牵我的手。

他早该问了。

你刚才为什么要牵我的手。

在那个黄昏,你为什么要牵我的手。

– to be continued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