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阿罗哈(8)[终]

蒲熠星深深地看向他的眸子。

“对不起……我……”

“蒲熠星!你再说一次对不起,说一次我就揍你一次!”

文韬突然提高声调,好像又变回那个会轻易被他所动摇的孩子了。

蒲熠星愣在那里没再说下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第一次提起以前的事情。他明白过来郭文韬早就醒了,也知道郭文韬问的不仅仅只是刚才。

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想过,当时为什么就自然地伸出了手。

如果现在一定要给一个原因的话,可能就是,他早就被他俘获其中却不自知。

“你为什么牵我的手。”

郭文韬见他不回答,又问了一次,眼里泛着闪烁却坚定的光。

蒲熠星牵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因为我的心里说,一定不要弄丢了你。”

但他还是搞砸了,把郭文韬弄丢了。

不对,其实是郭文韬不要他了。

他也骗郭文韬了,他其实过得一点都不好,几乎每天都会想起郭文韬,一想起来胸口就痛,痛到他都习以为常。只有感到疼痛的才叫渴望,而他明白了自己到底有多可渴望。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也许就这样了,可郭文韬居然来找他了。

这次他绝对不会再弄丢了。

他趁着郭文韬还在反应的间隙,一股脑把自己所有的事全部坦白。

他不需要那些什么虚荣的大人的脸面,把自己感情的失败,家庭的破裂,和所谓男人的耻辱都告诉了郭文韬。

这回轮到郭文韬被抓着手听得一愣一愣的。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蒲熠星失败的形象,更别提在他面前有这样示弱的样子。可他又根本听不出来这是真是假。他觉得蒲熠星太会骗人了,他不敢再轻易相信了。

这么优秀的蒲熠星,怎么会有人不要他呢?

噢……好像自己也………不对!他就是个大骗子!活该被绿!

郭文韬内心乱七八糟地想着,听见蒲熠星说了最后一句。

“所以,如果你也不要我了,是我该得的,我不配。”

郭文韬怔了怔。

他忽然明白过来,原来蒲熠星也会害怕。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失败的人,所以他才在他面前扮演了一个完美的蒲熠星。

他回想起那些在一起的时光,其实他没有后悔过。他只是,不甘心罢了。他只是想要一个同等的没有作假的,一个绝对纯粹的感情。

但他长大了,经历了,也明白了,爱没有绝对的纯粹。就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会恨透蒲熠星,却还是会想他,梦见他,怀念他,也怀念那时候的自己。

他带给过他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些相处和陪伴并不是虚假的,他此时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和当初一样,都是真的。

而现在在他面前的,也是最真实的蒲熠星。

爱就是爱,去计较成因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就是在恰好最需要彼此的时候相遇,所以注定纠缠。

“……你值得的。”

他小声地喃喃道,感觉到抓着自己手的人有一丝激动,在蒲熠星雀跃之前又狠厉道:“但我才不会可怜你。你就是个感情骗子。我都可以告你的。”

“……”

“……但我没有。”

“蒲熠星你到底懂不懂。”懂不懂我为什么没有,“你懂不懂啊。”

“韬韬……”

蒲熠星抓紧他的手,把它按在心口。

“你来找我了,就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

郭文韬没有挣开他的手,他能感受到那心跳的震动。

他抬眼看了蒲熠星一下,才幽幽地说:“看你表现。”

郭文韬是不会再轻易相信蒲熠星的。

但当晚的回答无疑是给了蒲熠星挽回的机会。

蒲熠星备受鼓舞,对他来说,郭文韬愿意理他,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他承认在听到文韬说男朋友的事是假的的时候,他心里如释重负的感觉,憋着的气一瞬间就没了。他以为他能坦然接受的,当时离开的时候就抱着一种希望他有更好的未来的想法。可真的听到的时候才体会到,他无法忍受郭文韬和别人在一起,他就想想都觉得难受。

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会这样的。他老婆出轨的时候他更多的是愤怒,是感到被背叛的羞辱和恼怒,而如果郭文韬和别的什么人在一起,他只剩下难受,连怨恨都没有。

但既然他现在有了这个机会,那么他绝对不要再放手。

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他每周都去接郭文韬。郭文韬也没说什么,不反对,但也没有更多的表示。郭文韬周末会住蒲熠星家里,睡客房,也没有什么更亲近的举动。而有时若学校有事,也就一起吃个饭再送文韬回宿舍,每周都这样没有断过。

这一年蒲熠星为了不让大脑闲下来以免想起文韬,有时候周末都会待在公司,而现在平日会加班加点地工作就为了能把周末空出一两天来陪郭文韬,每个周末都会往学校跑接他回家,连他的同学都混得有些面熟了。

八卦的同学还以为这是他妈妈那边的表字辈亲戚,恰巧两人长得也有点儿像,以为是他表哥,郭文韬既不承认又不否认,误会就更深了。

蒲熠星虽然30出头,但皮相长得好,来多了也就迷倒不少人。郭文韬心里有隐隐约约的不爽,可是他又不想表现出来,也就不想多管,好像显得自己多在意似的。

正值长假前夕,蒲熠星来接他说要带他出去玩,郭文韬便也点头答应。

当天有很多学生要返乡回家,都在校门口聊天或者等人。一些同学知道肯定还是那个帅哥哥要来接郭文韬,不少女生和一些男生就又开始小声八卦,甚至有的就是专门等着想见见传说中的大表哥。

“你说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有一说一还是文韬校草帅啊……”

“那文韬有没有女朋友啊………?”

“你们咋就觉得一定是女朋友呢?”

“……”

文韬装作没听见不想理会,正看着蒲熠星发来马上到的消息,没想到有个认识的学姐走了过来,没寒暄几句就直接了当:“文韬呀,你表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郭文韬心里憋着话,面上还是很客气地说:“没有。”

“那你表哥喜欢什么类型的?”

“……”

郭文韬很想就直接说“我这样的”,但最后还是含糊其辞地答道“不知道”。

来回又好几个感情问题,郭文韬正开始不耐烦又不好发作,蒲熠星的车就刚好停靠路边。

蒲熠星下车,周围几个偷看的果然都发出细细的尖叫声起哄,郭文韬更是心烦。他还没做什么表示,旁边的学姐居然先走上去开始搭讪。

蒲熠星先看了郭文韬一眼,又听到她说是文韬的直系学姐,便也礼貌地问好,眼见着就要掏手机加好友。

郭文韬本就皱着的眉头更加地拧在一起。

“蒲熠星!”

刚拿出手机要扫码的蒲熠星抬头看他,用眼神问着怎么了。

“不准加。”郭文韬说,“他不是我表哥。”

后面这句是对着学姐说的,说得挺大声,连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是我男朋友。”

郭文韬明明再也不想相信蒲熠星的。

但他清楚地知道,在自己愿意给他机会让他表现的时候,就已经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了。

究其原因也不过就是,他早就输给蒲熠星了。

他想过,若是一直不答应,是不是就可以一直把蒲熠星留在身边,若是蒲熠星真的又骗了他,也不至于输得太惨。

可是他发现他真的不想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

他其实不需要有谁带他来中国,他自己就能来,而既然来了,他就不会让蒲熠星再走了。

蒲熠星只能是他的,他这次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诉别人他到底是谁了。

他掷地有声地说着,凑上去亲了一下蒲熠星的唇。

这是两个人分别以来第一次的吻,连蒲熠星都吓傻了,周围的人更是发出尖叫,吃这么新鲜的瓜还是头一次啊。

学姐脸上一阵尴尬,最后只得给自己圆场匆匆离开。

蒲熠星傻傻地问:“……回家?还是先吃饭?”

“回家。”

蒲熠星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个吻。

很久很久没有过的触感,一下子带给他太多冲击,柔软香甜的感觉和记忆里一模一样,和梦里的也一样。但这不是做梦了,他有些激动难耐,可不敢问郭文韬是怎么了。

郭文韬早就看穿他:“你想问什么就问。”

蒲熠星有些尴尬地咳了一下,稳着方向盘,想了想才开口道:“这……我是不是……表现合格了?”

“蒲熠星。”

“嗯?”

“你知不知道ALOHA是什么意思?”

“……知道。”蒲熠星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看着前方缓缓回答道。

“那你当时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郭文韬步步紧逼。

“……”

“你说啊,你当时想说的是什么。”郭文韬转向他,看似平静的语气中出现了一丝动摇。

蒲熠星打开双闪,把车停在路边。

“我说了,你还愿意信我吗?”

“只要你愿意说,我就愿意信。”

郭文韬一如既往地认真又热切,比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都能撼动蒲熠星的心。

是啊,他明明早就认栽了,又有什么好端着的呢。在面对感情这件事上,他可能连这个“小孩子”都不如。

“韬韬……”他转向郭文韬,一字一句。

“Aloha。”

郭文韬屏住呼吸。

“是我爱你的意思。”

郭文韬在座位上愣了一会儿,猛地起身想要抱他,却被安全带给勒了回去。

他揉揉被勒痛的地方,一年份的委屈好像都要从眼睛里出来了。他努力地憋着,又觉得丢脸:“是安全带勒痛了。”

蒲熠星好笑地看着他,眼神里尽是宠溺,一并解开两个人的安全带,凑了过去,伸手抚上他的脸颊让他看向自己。

“对不起,我说得太晚了。”

“……我说了你说一次对不起我就揍你一次。”

“那你揍我吧,你揍我我也说。”

“大骗子。”

奈何我心甘情愿被你骗。

郭文韬拥了上去,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他在他耳边轻轻说。

“Aloha。”

Aloha。你好。

Aloha。再见。

Aloha。

– fin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