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早安

光线透过窗帘的一丝缝隙投射到床上,在被子隆起的地方弯起两道弧形。

被子里一阵唏唏唆唆的声响,一只手臂伸出来,越过一个毛绒脑袋,按停刚刚喧闹起来的闹钟。

他刚把手重新缩回被窝里,那毛茸茸的脑袋便悄无声息地向他这边靠了靠,不偏不倚正好停在他的肩窝上。

投怀送抱哪有不上手的道理。

他嘴上笑着,又闭上眼把他往怀里揽紧了些,揉了揉那颗脑袋说:“你该起床啦小懒虫。”

怀里那人也没睁眼,顺势又往里凑,藏在被子里没睡醒的语调闷声闷气哼哼唧唧:“唔再睡两分钟……”

蒲熠星连连答好,又怕他真的又睡过去,哄着和他聊道:“今天什么安排?”

“老样子,两点一线。”郭文韬闭着眼睛回答,“你呢?”

“我也老样子。上午没事,下午有个广告要拍,晚上直播。”

郭文韬像是表达不满似的,脑袋在他身上左右来回蹭:“真羡慕你,不用早起,不用上班。”

蒲熠星笑了几声:“那你也可以辞职嘛。”

“我辞职了你养我啊?”

“我养你啊。”蒲熠星想都没想回答道。

明明是老掉牙的台词,却依旧可以惹得郭文韬咯咯发笑。

“好啊。但我也还有两个主子要养,所以不能辞。”

“嗯,听你的。”

“早上想吃什么?”郭文韬终于渐渐转醒,却还是舍不得睁眼。

“鸡蛋培根三明治,要放老干妈那种。”蒲熠星也依旧闭着眼。

“好。那等下你先吃了再睡,凉了不好吃。”

“嗯。”

“……”

“……”

“蒲熠星?”

“嗯?”

“你再这样揉我屁股的话我真的就要迟到了。”

蒲熠星又笑起来睁开眼:“那也得等你把手从我鸡鸡上移开才能来说我。”

“……哼。”

郭文韬讪讪地把手从他晨起的帐篷上移开,终于睁开眼来,而蒲熠星就等着这个时机,低头凑上去给了他一个缠绵的吻。

吻轻轻柔柔,唇贴着唇细细密密的,舌尖软软地舔吻彼此的唇瓣却并不深入。他们从不介意分享彼此的味道,只想着能多汲取一点对方的爱意才好。

见差不多安抚好文韬的起床气,蒲熠星才稍稍将嘴唇分离,而郭文韬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想再要讨点儿甜头。

“不是你说要来不及了嗯?”蒲熠星好笑地哄道。

计划失败的郭文韬语气近乎撒娇,又把头埋进蒲熠星的胸口:“就再一会儿……”

软蓬蓬的头发蹭得蒲熠星痒痒,也只好认命地再抱着他拍拍他的背。

两人抵得很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早上的那点冲动,但此刻却只是搂在一起安静地温存,小腿缠着小腿,脚心脚背也互相蹭来蹭去,毫无意义却又乐此不疲。

郭文韬被蒲熠星挠得抿着嘴笑,不服输地踩回去,四只脚纠结着正难分你我,结果蒲熠星犯规竟然用手掐他的腰,那罪魁祸首还在得意地笑。

郭文韬不满,抬起头正正好顶上蒲熠星的下巴,蒲熠星不得不仰起头。他又往上蹭了蹭,对准脖子和下颌的连接处张口就咬上去。

他没有用力,与其说是咬,不如说是亲上去含住,但过于靠近命脉还是让蒲熠星就范了。

在这幼稚的比赛中最终获胜的郭文韬好不骄傲,勾着嘴角乐呵呵地笑,笑得蒲熠星又低下头来报复性地轻咬一口他高挺的鼻梁。

“嗷。”郭文韬轻呼,条件反射地用手捂住鼻子,“你这分明就是嫉妒。”

“就是嫉妒。”蒲熠星大言不惭毫无悔意,又顺手拍了拍他的屁股,“好了,不闹了,你真的该起床了。”

“呵,输了就赶人呀。”

“我倒是不介意你在床上多躺会儿。”

蒲熠星话里暗示着,但两人都知道真的不能再耽搁,郭文韬也不跟他耍嘴皮子,掐了一下蒲熠星还抱着他腰的手臂,拉开后径直起身。

蒲熠星好整以暇地单手撑着头,看着那裸背上令人满意的点点红痕笑而不语。易过敏体质就是这里好,不需要多用力就能留下些痕迹,大大地满足了某人的占有欲。

郭文韬也懒得再套外衣外裤,只穿着件底裤便去洗漱,出去前还贴心地把门带上。

屋外的动静小小的,蒲熠星再度躺进柔软的床铺里,却往床的中间移了移,把头放在两人的枕头中间,半张脸枕着郭文韬的枕头,眷恋地深埋进去。

迷迷糊糊之间,好像郭文韬又进来了,在桌上放了什么东西。蒲熠星眯开一只眼,只看见郭文韬正在换衣服,身材一如既往地惹人遐想。

郭文韬换好衣服,发现蒲熠星正躺着看着自己。他露出一个笑容,凑上去单膝跪在床边亲了他一下。

“早餐给你放桌子上了,还有牛奶,记得趁热吃。”

他说完便转身准备出门,刚走到卧室门口蒲熠星喊他。

“郭文韬?”

“嗯?”

“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

郭文韬看着他眨眨眼,随即又笑:“那你之前怎么活的呀。”

“之前活着就是为了遇见你的。”

郭文韬笑得开心极了:“从哪儿学的这些话呀你。”

“遇见你就自然会了。”

“不害臊。”

蒲熠星坐起来:“怎么办,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那你想着吧。”

“下班我去接你?”

“好啊。”

“晚上吃什么?”

“鱼吧,酸菜鱼。”

“好。下午我顺便去买。”

郭文韬站在门口,转身之前最后说道:“那我先走了。”

“嗯,拜拜。晚上见。”

“晚上见。”

蒲熠星呆坐在那儿瞟了一眼桌上的盘子和牛奶,不一会儿便听见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他把自己重新扔回宽大的床里。

这只是无数个早晨中极为普通的一个。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