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哎呀我说命运呐

『每个人在16岁生日那天醒来后,左手手腕上就会出现一句话,那是你的灵魂伴侣遇见你时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和所有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样,郭文韬在他十六岁生日的前晚,激动得有点失眠。

明天,明天,只要一到明天,他睁眼就能知道他的灵魂伴侣在第一次见面时说了什么。他可以凭此立即认出那个人是自己的命中注定,然后和TA共度完美又完整的人生。

他们可以一起看星看雪看月亮,可以一起演算撒德巴何猜想论证有何规律,可以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连死亡也不会将他们分离,因为他们的灵魂会永远在一起。

这是多么烂漫的世界。

他在忐忑的期待中渐渐入眠,似乎已经在梦里遇见了与他灵魂共振的唯一。

可当第二天他从梦里醒来,第一时间去看自己的手腕时,他怔住了。

他不愿相信这是现实,他宁愿他还在做梦。

手腕上不是什么浪漫的情话也没有什么温柔的开场白。

是直白到不能再直白的轻佻和草率。

郭文韬恐婚了。

没错,在他十六岁的第一天,年轻的郭文韬开始怀疑世界并且恐婚了。

因为他的手腕上有清清楚楚五个字:跟我结婚吧。

他觉得他被世界欺骗了。

为什么,为什么别人可以拥有甜蜜又独特的邂逅,而他得到的这句话就是这么的轻浮和粗鲁?

但凡是个举止得体,行为正常的人,会在第一次见的时候就照你脸上来句“跟我结婚吧”吗?

为什么这么随便庸俗的人偏偏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说不定这个人就是油嘴滑舌装腔作势,最会用伶牙俐齿和花言巧语蒙骗别人的感情,才会在第一次见就可以如此轻松地说出这句话,甚至可能每遇到一个心仪的人都会这么说。自己也太惨了吧,摊上个这种灵魂伴侣,他才不要当让这种交际花最后收心的所谓老实人。

他才十六岁,如果他明天就遇见这个人,那难道他这辈子就要和这个所谓的“灵魂伴侣”锁死了?人的自由呢?决定爱恨的难道不是人自身的感情,而是这个虚无缥缈的不知道是哪个脑子坏了的神灵决定的可笑“宿命”吗?

他真的要恨死这个手腕上擦不掉的字了。

因为灵魂伴侣保护法,他甚至不能用纹身覆盖掉。

他拒绝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这句话,父母也不再和他讨论这个话题。他开始常年带着手表或手链就为挡住这句话,他看都不想看。

曾经的他还很不理解为什么世界上还会有不接受自己灵魂伴侣的人,而现在他不仅明白,而且还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被世界愚弄的少年决心要反抗命运。

他开始从根本上觉得这个所谓的“灵魂伴侣”就是个天大的骗局。

于是他更加努力地学习,一股脑钻进“灵魂伴侣”的研究,查阅各种史实资料,就是想要证实这命运论是有多么的荒唐。

他参加了与他志同道合的反灵魂伴侣团体,致力于争取伴侣自由权利,甚至还写过信给联合国要求取消《哥本哈根公约》,谴责为保护灵魂伴侣的权利反而限制人权的选择自由——当然这没有成功。

他在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一次以是否愿意闪婚为主题的辩论,恐婚的他当然选择了反方。但和大部分反方的观点不同的是,大多数人觉得应该把结婚留给灵魂伴侣,而他是觉得不管是谁都不能闪婚。

而愿意闪婚的反而是伴侣自由派,因为实际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遇到灵魂伴侣,如果浪费生命只为等待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人,那人生未免太过辛苦,所以及时行乐享受当下,如果有朝一日真的遇到灵魂伴侣,到时候再离婚不就好了。

而这个观点,恰恰就是郭文韬最无法认同的。

为什么大家对结婚都这么无所谓呢?这难道不应该是一件非常重要,应该非常谨慎的事才对吗?

他只想要纯粹的,从感情出发的真实羁绊,并不是靠什么莫名其妙的命运规定他必须和谁在一起。

后来这场辩论他们反方以微小的落后输掉了比赛,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收获。比赛结束后有个学妹来找他,告诉他,她和他的观点一模一样。

这是非常让人欣慰的,郭文韬当时就觉得自己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于是他们的关系很快升温,相处非常愉快,他们都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对的人——你看,我们并不是灵魂伴侣,但我们依旧如此合拍,说明我们的想法是成立的。

他们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然而差不多刚好一年的时候,他的学妹女友突然毫无征兆地跑过来哭着求他原谅,哭诉着她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没有办法,在面对她的灵魂伴侣的时候她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她真的无法再分出一丁点儿心神可以放在别人身上。

郭文韬不理解。

难道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共识,绝对不会被灵魂伴侣所裹挟才在一起的吗?我们曾经聊过的那些话题难道全都是骗人的吗?

你不仅背叛了我们的感情还背叛了我们的理想。

郭文韬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对哪种背叛更为愤怒。

他愤怒到面无表情,而学妹在他面前哭得歇斯底里,语无伦次地重复着对不起,请求他的原谅。

她声泪俱下,说着她原本以为她可以的,但等真的遇见才明白,原来真的抗拒不了灵魂的吸引。现在无法原谅她也理解,只是,等他也遇见之后他就会懂了。

郭文韬恨死灵魂伴侣了。

后来他在学校也遇见过学妹和她的灵魂伴侣。

他们之前秉持着互相尊重和真心地不在乎,并没有询问过对方的那句话是什么,所以并不知道她的灵魂伴侣对她说了什么,而她又是如何对她说的。

只是她们看起来真的浑若一体,笑得很开心,眼里只有彼此再容不下任何人。

他觉得有些讽刺,扯了扯嘴角,淡然地走开。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对他示好的人——反正最后都会被所谓的灵魂伴侣抢走,那他为什么又要开始一段注定会结束的感情。

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自己一个人,他相信他自己的灵魂已经足够有趣和完整可以让他过完一生。

他坚信他一个人就够了。

直到偶然的一天,他在跟着公司去的博览会上看到一个人。

人群熙熙攘攘,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么多人里看见了他。

那人剑眉星目,带着一副金框眼镜好不英俊倜傥,鼻梁高挺,嘴唇丰润。

然后脑子开始嗡嗡作响,那双多情的眼眸也向他望来。

他们四目相对大概只有5秒,郭文韬站在原地没有动,而那个人开始穿越人群向他走来,或者说是跑来,但所有的感官都像慢动作一样被无限地拉长放大。

他终于来到他的面前。

他单膝跪下。

他听见了这个第一次见的人对他说的话。

那一刹那恒星爆炸,蝴蝶扇动翅膀,有经历数十亿年的穿梭到达地球的星光,有从土壤里奋力钻出的一株绿色小芽。混沌凌乱的宇宙第一次诞生了生命,于是每一粒漂浮的尘埃都有了意义。

他看见奔流不息的丛林瀑布,看见永不枯萎的玫瑰星云,两滴雨在空中融合相遇,太阳黑子在燃烧翻滚。白昼交替,斗转星移,是摩尔曼斯克的梦幻极光,是第七大陆的瑰丽冰川。瞬息万变之中火山喷发,震荡轰鸣,苍鹰在雪山之巅,蓝鲸在洋流之间,有阿尔卑斯山点缀着繁星璀璨,有大堡礁灯塔见证着日出朝霞。

然后时分秒重合,篮球进筐,魔方还原,老旧磁带播放着嘤啊婉曲,面包机叮铃一声带来浓郁的烘焙香气。电影院里开始充满爆米花的甜腻味道,家里的洗衣机正在轮转嗡响……

他便在这弹指间领略了世界上所有大大小小的美好瞬间。

他终于懂了那句“你遇见了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原来一切的论证真的都是徒劳,一切的反抗也都敌不过灵魂的共鸣与契合。

他承认了。

他只有一个选择。

他听见了自己的回答。

蒲熠星瞪大双眼,满是难以言喻的惊喜和激动。

他向他亮出自己的手腕。

上面,只有一个简洁清晰的“好”字。

Fin

ppp视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