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那么骄傲

1.你是不是没朋友

当蒲熠星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果不其然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又坐着那个人。

那个人叫郭文韬,10班的。刚开学一个月,他之所以连自己班上的人的名字都还没记全,却把其他班的人记得这么清楚,全是因为这是他的前座齐思钧告诉他的。齐思钧和郭文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这也同时解释了为什么郭文韬经常来他们班。

但未免也来得太勤了。他们是20班,尖子班的最后一个班级,和尖子班的第一个班级10班的距离,不仅仅是数字上相差成两极,地理上也根本不在一层楼,甚至还是对角线。相差这么远的距离,这郭文韬几乎每个课间都来一次,一天四五趟的也太夸张了吧。

他挺不客气地说:“哟来稀客了。”

阴阳怪气的,连正和郭文韬说话的齐思钧都有点尴尬了。

“你是在自己班上没朋友还是怎么,老来我们班。下次开始我就要收费了。”

虽然两个人几乎天天打照面,但是并不熟,顶多算是点头之交,先前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在这样的情况下,蒲熠星说的这句话就很难听了。

“……抱歉。”

郭文韬立即站起来,也不多做解释,跟齐思钧用眼神道了别要回自己班上去。

齐思钧看着他走出教室,回头瞥了眼一屁股就坐下来的蒲熠星,摇头道:“至于嘛你……”

蒲熠星一愣:“我咋了?”

……得,这人根本没意识到刚才那句话说得太过了。

蒲熠星也确实没觉得有什么。他就是习惯性调侃,单纯想吐槽他来的次数太多而已,却忽略了他们好像还没有熟到可以这样说话。

这或许也不怪蒲熠星,谁让他们天天见面打招呼,搞得好像很熟一样呢。

正当齐思钧还想再说什么,上课铃响了,他也只好咽回想说的话转过身去。

没一会儿,蒲熠星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他回头,蒲熠星小声地对他说:“我橡皮不见了,借我一下呗。”

齐思钧瞥见他又在语文课本上画画,无奈地把自己的橡皮递给了他。

那天之后郭文韬果然不怎么来了。

也不是说不来,只是次数可能减少到一天就来一两次吧。不过蒲熠星其实根本无所谓,收费什么的当然也是开玩笑的,他要坐就坐呗。

郭文韬当然也不是像蒲熠星说的那样没朋友。

他和齐思钧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所以关系才这么好,没有分到一个班上确实有点遗憾。齐思钧有时候也会去10班,倒不仅仅是去找郭文韬的,有时候也会有一个瘦高个的男生和郭文韬一起来他们班找齐思钧。

那个男生挺出名的,走哪儿哪儿都有一群女生花痴,根本不用去刻意打听,就从班上那些女生的起哄声中就可以知道这个男生叫周峻纬。而女生的八卦消息灵通,八出来这三个人是初中同班同学,一起考来他们这个重点高中,周峻纬和郭文韬被分在同一个班,而齐思钧被分到20班。

难怪他们三个人经常走在一起。由于他们三个都长得挺出众的,刚开学没多久高一新生的帅哥三人组在整个学校都小有名气了,连慕名而来的学姐都大有人在。

只是除了齐思钧,蒲熠星都不太熟,本就没说上几句话,在怼了一次郭文韬后就更没有其他交集了。

但蒲喷喷并不care。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着,很快国庆节就到了。本是件高兴的事儿,但学校就最擅长给学生添堵——新学期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就安排在了国庆节后。

学生们怨声载道,但不包括学霸。

蒲熠星就是其中一个学霸。

他是以前十的成绩考进这个学校的,什么时候考试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他只需要答题,并且答对就行了,丝毫没有压力。

可当他踏进考场,找到自己的座位时,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那么一点点危机感。

那个郭文韬,竟然就坐在他后座。

这次的考场是按照入学成绩排名来安排座位的。他们是第一考室的第二列,是从后往前排,也就是说,如果郭文韬坐在他后面,那就说明郭文韬的成绩比他高。

还好死不死就高一名。

这就非常让人不爽了。

是谁都好,偏偏是这个和他有点“渊源”的郭文韬,还就比他高那么一点点,真的是非常让人不服气了。

可能是因为先来已经看到了桌上的名字,郭文韬看到他的时候倒没有多惊讶,只平淡地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就垂下眼不再看他。

什么态度这是!连个声都不愿意出,椅子真是白让你坐了!

蒲熠星心里肺腑,这次绝对不会输给你了。

成绩出来那天,难得特别在乎这件事的蒲熠星第一时间跑去看成绩榜。

准确的成绩不会公布在公告栏上,但年级排名会公布出来。他其实不在意别的,就关心自己这次的名次有没有比那个人高。

前五,不愧是我。

很快他就锁定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又去找另一个人的,当看到他不在自己前面,而是在自己后面,中间还夹了一个人的时候,蒲熠星很满意。他正要得意地勾起嘴角,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郭文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就站在蒲熠星旁边。他的名次其实也提前了点,但他好像并没有很开心。

这句话显而易见就是说给蒲熠星的,蒲熠星咧出一个放肆的笑。

“那可不一定噢。”

郭文韬转头看他:“敢不敢打赌?”

“赌什么?”

郭文韬想了想,说:“你座位的课间征用权。”

他向蒲熠星摊开手,蒲熠星笑得无所畏惧,伸出手拍了上去用力握住。

“奉陪到底。”

两个因为座位问题结了梁子的幼稚学霸,正式认识了。

2.男人说到做到

“课间征用权的意思是,以后我要坐的时候,就算你在也得让我坐。”

郭文韬又来蒲熠星班上了,还拟了个征用合同,让蒲熠星签字。他啪的一声把那张纸拍在蒲熠星的桌子上对他说。

连齐思钧也忍不住道:“不是吧你们俩,不至于吧……”

当事人蒲熠星倒一点儿不在乎,拿起笔唰唰地签上自己大名。

“谁怕你了?”

郭文韬看着那张纸上白纸黑字的蒲熠星的名字,颇为满意。

他折好那张纸夹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对齐思钧说那我先回去了便走了。齐思钧挥着手拜拜,又看了一眼往后仰着椅子也跟着拜拜的蒲熠星,不知说什么好。

但即使合同得在下个月考郭文韬考赢了蒲熠星之后才能生效,这个月蒲熠星的座位在课间还是几乎被郭文韬霸占了。

“我只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坐坐,不算违规。我们又没签平时不能坐你座位的合同。”

郭文韬如是说的时候,蒲熠星才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算是熟识起来,还经常在课间讨论一些解题方式。学霸的世界普通人总是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沟通的,但总之,郭文韬好像也成为20班的一份子,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20班的教室,以至于有时候他没来,蒲熠星还会念着了。

所以,蒲熠星在教室门口只看到周峻纬的时候,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文韬怎么没来?”

周峻纬也和他熟悉起来,答道:“好像肠胃炎了,所以我来找齐思钧拿药。”

齐思钧有点保姆性格,从小也一起长大,知道郭文韬这些小毛病,偏偏本人又不上心,那只能自己多一手准备。

齐思钧把药递给周峻纬问道:“他没事儿吧?”

“哎,老毛病吧,吃了药应该就好了。谢啦。”

周峻纬拿着药转身要回教室,蒲熠星就跟了上去:“等等我也去。”

不顾还有3分钟就要上课,蒲熠星愣是跟着到了10班。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10班,一到门口竟然引起了一点小轰动。毕竟,20班学霸班草的名声还是挺大的,而郭文韬也愣在座位上。

他问:“你怎么来了?”

“就你能来我们班不能我来你班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峻纬直接把药递给他:“老齐那儿的药,你先吃。”

郭文韬无奈地接过,正要拿水杯,却发现蒲熠星已经帮他打开盖子递了过来。

“……吃个药而已不至于两个人盯着我吧。”

但那四只眼睛还是盯着他,看得郭文韬心里发毛,只得头一仰把药片和水吞了进去。刚喝下去,上课铃就响了。

蒲熠星见他也吃了药,说了声回头见就冲出教室往自己班上跑。

郭文韬眨眨眼睛问:“……你说他是来干啥的?”

周峻纬:“我咋知道。”

蒲熠星自己也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人才会在时间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来回跑,就为了给人拧个水瓶盖儿?

蒲熠星不知道,也懒得去纠结。他一直是个从心的人,想去就去了,而口头说的回头见,也真的就是当天放学就回头了。

“啊,你还有社团活动?”

“当然有啊,你没有吗?”

蒲熠星本来也是临时起意打算找人一起回家,压根就忘了考虑还有社团活动这回事儿。

“你不是肠胃炎吗,不请假?”他极力给自己挽尊。

“吃了药早没事儿了。”郭文韬帅气地把书包往背上一甩走出教室。

蒲熠星跟上去:“那你什么社团哦?”

“乒乓球社。”

“厉害啊,看不出来啊郭文韬。”

他们学校乒乓球社是运动社团的主力,回回市内大赛第一,省内能进前五,能进社团的都是实力不菲的,蒲熠星由衷地夸道。

郭文韬笑着接受吹捧,但对于这个跟着他的人颇为无奈:“你跟着我干嘛?”

“想去观摩一下乒乓球社呗,万一我也想加入呢。”

郭文韬笑:“那得看你技术怎么样。”

“我技术好得很。”

郭文韬无视掉话里的歧义:“你这么闲嘛,回家社?”

“谁说我回家社的?我街舞社,不像你们运动社团天天训练,我们就周五才有活动,可以练很晚也没事儿。”

蒲熠星还在推销着自己的社团“怎么样有兴趣吗”,郭文韬却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不说话。他们已经到了乒乓球社的活动场地,学校也很重视乒乓球社,所以是专门分了一个小体育馆给他们当训练场。郭文韬很快投入了训练,蒲熠星就坐在旁边看,像是特别有兴趣似的,见郭文韬下场休息,还给他递水。郭文韬看着又是拧好瓶盖儿的水瓶,想说什么最后却也只是道了声谢。

由于才刚刚入学,郭文韬还并不算正式队员,普通的社团活动两小时就结束了,而蒲熠星也就真的这么等了两小时。

“我以为你待不了多久就会走呢。”郭文韬收拾完东西,跟蒲熠星说。

“啊?为什么?”

“看别人打球不无聊吗?”

“不会啊?挺有意思的。”

蒲熠星和他肩并肩一起往停车棚走。之前一直待在室内没觉得,出来后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他也真没觉得无聊,第一次发现原来那个老爱抢他座位的人竟然还有这么热血的一面,很是新鲜。他还以为他斯斯文文的样子是只会读书那种呢。他在乒乓球桌前挥洒汗水,振臂挥拍的样子,真的一点儿都不无聊。而且他今天才发现原来郭文韬是个左撇子,他写字啥的都可以用右手平时也就没注意过,但原来他惯用手是左手。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明明只是不足为奇的小事,却像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可以让人偷偷开心好一阵。

“再说了,说了要跟你一起回家,就要跟你一起回家。男人说到做到。”

郭文韬忍不住笑:“行吧。”

可等他俩走到停车棚,蒲熠星才发现已经有两个人等在那儿,而各自把着自己自行车等在那里的两个人也对蒲熠星的存在愣了一下。

3.你介意吗

原来这三个人一直都是一起回家的。

齐思钧是广播站的,周峻纬参加了篮球社,所以差不多都正好能在同一个时间结束。加上齐思钧和郭文韬本就是邻居,自然而然就一起回家了。虽然蒲熠星只能和他们同行不到10分钟的距离,但他也还是愉快地加入了。

另外两个人也很快接受了蒲熠星,除开周五的时候蒲熠星有自己的社团活动外,蒲熠星也都等着一起回家。有时候会去看郭文韬训练,有时候也就自己刷刷题,练练舞打发时间。渐渐的,校园名人的新生男团三人组就变为四人组,蒲熠星成功地打入这个三人小圈子。

这天周五,蒲熠星的街舞社结束得有点早,和社员一起出来的时候正巧碰见了郭文韬。可只有郭文韬一个人,并没有看见其他两人的身影。

“他们两说要去看电影。”郭文韬回答他。

“哦,你不去吗?”蒲熠星一边解开车锁一边说。

“我就不去了。”

蒲熠星没多想,顺嘴问:“那一起回去?”

郭文韬看了眼自己的自行车,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我也想回去。”

蒲熠星直起身来跨上自己的车,一句怎么了刚问出口,顺着郭文韬的视线往下一看,就看到郭文韬的车链条断了。

“……”

“……”

“那你怎么办?”

郭文韬家骑车的话大概20分钟就能到,家附近也有个修车铺,可走回去的话就得半个多小时。郭文韬倒不讨厌走路,但遇到这种事儿就是不爽,特别是在周末训练之后。

“走回去吧。”他认命道。

蒲熠星社团的几个人见两人还没走,也围了上来,发现郭文韬的惨剧,无不同情惋惜。虽然和郭文韬并不熟悉,但都知道这是蒲熠星朋友,也就没觉得生分。

有人建议道:“反正周五了,不急着修,今天让蒲熠星先载你回去呗。”

“那可不好说。”一个女生否定道,“上次我累坏了不想走路去公交站,让阿蒲载我去一下车站都不让。”

她愤愤道:“你猜这个瓜皮说啥?他居然说后座只给对象坐!你说气不气人!”

“噗,原来你还有这种情怀啊。”郭文韬听了笑道。

蒲瓜皮努努嘴,还好天色已暗看不出他的脸有点变红:“咋个嘛,不行啊。”

“我又没说不好。”郭文韬无辜地耸耸肩,眼睛里还含着笑意,“算了,我就走回去吧,顺路修车了。”

“那我陪你走会儿吧。”

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两个人推着车并排走着,车头的灯光随着前车轱辘慢慢地转动断断续续一闪一闪的。路上没什么车,寂静的街道只有车轮转动的声音。

通常情况下他们很少单独在一起,不是有一大堆人在,就是有小齐或峻纬。小齐和峻纬总能带动起来聊一些话题,而像现在这样周遭只有他们两的时候,这种比较熟可又不是很亲近的关系,就显得有点尴尬了。

另两个人不在,自然就成为蒲熠星找话题的突破口:“真是的他俩怎么丢下你自己去看电影。”

郭文韬本人倒没有很在意:“他们是早就约好的。我也是把车推出来才发现断了。”

蒲熠星还是挺愤愤不平的,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顺势换了个话题:“那他们看什么电影去了?”蒲熠星自己其实也挺喜欢看电影,这么问也完全只是出于单纯的好奇心,他不记得最近有什么好电影在上映中。

郭文韬:“我不知道。”

“哇,你怎么都不关心你朋友吗?”蒲熠星奇怪道,“而且他们竟然就两个人去了,为什么不喊你一起去看啊?你不喜欢看电影?”

“……倒也不是。”

郭文韬推着车停了下来,正好已经到了平时和蒲熠星分别的岔路口。蒲熠星跟着停下来,自行车的灯也灭了,只剩下暖黄色的微弱路灯在头顶高高地照着,一些飞蛾在四周不停扑朔着翅膀。

他正想说再见,郭文韬却率先开口。

“因为他们是去约会的。”

跟别人说朋友的八卦的确不好,可既然大家已经都是朋友了,一直隐瞒着感觉更怪。齐思钧和周峻纬也从没想着要瞒着,几个熟悉的朋友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好几次商量过要不告诉蒲熠星,却一直没找着机会。

郭文韬作为齐思钧的发小,几乎可以说是两人的见证人了。他们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同一个班,周峻纬是初中才和他们认识的,那时就多少看得出一点对齐思钧的意思,有意接近后成为了朋友。后来周峻纬的家里本打算高中就让周峻纬出国读书,也许是被这个突然的安排刺激到,初三的那个寒假他就向齐思钧表白了。

所以这事由郭文韬告诉蒲熠星也没什么不应该,两位当事人也不会生气,只是当下的蒲熠星突然知道了朋友的私事儿,被弄得有点手足无措。

他呆站在路口,郭文韬还是一如既往平静地看着他:“你很介意吗?”

蒲熠星连忙摇头,他不是介意,只是突然听到这个事实忘记该如何反应。

“那就好。”郭文韬低头抿嘴笑了笑,因为灯光微弱有些看不真切,“那下周见了。”

“下周见。”

蒲熠星站在原地,一直看着郭文韬的背影消失在远处路灯下的拐角,他才蹬上车,往自己家的方向骑去。

4.你明明是来找我的

秘密总是能让人更加亲密。蒲熠星非但没有和他们疏远,反而更加密切了些,齐思钧和周峻纬也放松不少,不必再因为隐瞒的负疚感而伤脑筋。

但自从蒲熠星知道这两人朋友以上的关系后,每每看到郭文韬和他俩走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升腾起来。

他总想上去跟郭文韬凑一块儿,老觉得郭文韬好像被单出来了。但这完完全全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作祟,在不知情的人眼里根本不会觉得这三个人有什么问题,可蒲熠星就是越来越放不下。

第二次月考的成绩也出来了,郭文韬这次直接拿了个年级第一。在众人的赞叹下,蒲熠星说着“愿赌服输愿赌服输”,乖乖地把座位让了出来。

他是真的愿赌服输,因为只要有这个“条约”存在,他就每天都能见到郭文韬,能名正言顺地多和郭文韬待在一块儿。

郭文韬恢复了当初来他们班的频率,而期待他来的人当然也不止蒲熠星一个。

也不怪女生们心生倾慕,想一想,长得帅性格好,成绩还那么棒,不花痴才怪了。

而其中表现最为明显的,当属蒲熠星的同桌夏晴天。

夏晴天是他们班上的班花,实际上评为校花也不为过,当初还有一群人羡慕蒲熠星能和班花同桌,但奈何蒲熠星是个瓜皮,志不在此。

而现在,课间时只要郭文韬来,夏晴天就绝不会离开座位,无论如何也要岔进他们的话题。郭文韬和齐思钧对此其实完全不介意,就只有蒲熠星看着莫名的心里鬼火冒。

有次齐思钧去找周峻纬了,从办公室回来的蒲熠星就正巧看见坐在自己座位上的郭文韬竟然和夏晴天有说有笑的,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看着倒也郎才女貌,那股火就又起来了。

这女人,笑这么开心干什么,要不是因为我,你能和他说上话吗?郭文韬也是,明明坐在我的位子上,怎么没见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这么笑啊?

小齐又不在,你明明就是来找我的,干嘛和别人聊那么欢啊。

他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啪的一声拍在自己的桌子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提醒一下,要上课了。”

郭文韬看了看教室挂着的钟,才噢了一声,起身回了自己教室。

他冲两人拜拜手,而两人都觉得他是在对自己挥手竟同时回应着。他们互相看着,沉默间眼神较劲了一番又各自坐好在自己位子上。

这同桌似乎更难当了。

苍天可鉴,其实哪有什么相谈甚欢,郭文韬不过是保持礼貌地和人沟通,谁知道怎么看在蒲熠星眼里就变成聊得情深意切了。

而一旦有了这种意识过后,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夏晴天是对郭文韬有意思。

蒲熠星是对的,他没有看走眼,夏晴天确实是对郭文韬有意思。不仅仅是他看出来了,班上其他人特别是女生小团体都开始传闻,也不知道是女生们故意传出来,还是因为夏晴天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以至于班上的男生开始痛心疾首谴责自家的班花被别班的人拱了,而这都怪蒲熠星。

蒲熠星:“??关我毛事啊。”

同学:“谁让你考试输给郭文韬了,让他老来我们班。”

蒲熠星更气了。

不过男生们也只是调侃说说而已,再是别班的人那也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学霸校草郭文韬啊,所以心里也都承认人家就是般配。

除了蒲熠星。

那个夏晴天不是老爱跟郭文韬说话,就是去乒乓球社团看郭文韬训练,还想约他出去玩,摆明了就是一副“我要追你”的姿态。你要问蒲熠星怎么知道,那当然是因为他当时也在现场,在别人眼里那俊男美女的养眼画面,在他眼里就变成你也配。偏偏郭文韬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怎么,虽然没答应要出去玩但态度也不全是拒绝。

这是最让蒲熠星烦躁的。

周五放学的时候,蒲熠星照例要去社团练舞。

他们的练舞厅在综合楼的舞蹈教室,平时都是给艺尖生练习用的,他们也就周五的时候可以借用一下。

从教学楼去往综合楼的路上有学校的一处花园,里面有个用竹子搭出来的拱廊,顶上爬着紫藤的藤蔓,初夏的时候倒是特别好看,可谓是表白圣地。而现在已是深秋,稀疏的藤条稀稀拉拉地耷拉着,视线完全可以看穿过去。

就是这么随意一瞥,蒲熠星瞧见里面站着个人,就算背对着他也认得出来那正是郭文韬,而他对面的,就是那个对郭文韬居心不良的夏晴天。

蒲熠星的烦躁曲线达到了峰值。

他看见女生正红着脸要开口说什么,想都没想就立刻走了过去。

“韬韬!”

突然的一声喊,让郭文韬也惊了一下,回头望,见是蒲熠星才道:“吓我一跳。怎么了?”

蒲熠星:“小齐找你,好像挺急的,在广播站等你呢。”

“噢,那我这就去。”郭文韬应着,又回头对女生抱歉道,“不好意思,有什么事下次再说吧。”

他没有等女生回应,跟蒲熠星又说了声谢便往广播站的行政楼走去。

等他到了广播站,问小齐找他什么事的时候,看着小齐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的表情,他才反应过来好像并没有这回事。

他问小齐:“蒲熠星干嘛呢这是……”

齐思钧意味深长地笑着看他:“这不是挺好?”

郭文韬往综合楼的方向望了望,没说话。

5.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开学第一天的早上,学校举办了开学典礼。

散会后,新入学的高一新生彼此还不甚熟悉,三三两两地走回教室,虽然齐思钧和他们不同班,但他们还是一起往教学楼走。

楼前有一坡石阶,他们三人正往上走着,走在最右边的郭文韬忽然听到几句男生的嬉笑。

“哇,你看前面那个女生的屁股,真翘。”

“靠,真的,她旁边那个一比就不行了。”

郭文韬皱眉。他一向看不惯这种行为,也还好大家穿的都是校服裤子,不至于走光,但也正因为是裤子,抬腿时边线就比较贴身,让一些内心龌龊的男生占了便宜去。

那两个男生就在右前方,离他们不远,可毕竟才开学第一天,郭文韬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说几句,有一个男生就跟那两个人勾肩搭背起来。

他先拍了一下一个人的屁股:“我看你这屁股也不错啊,又圆又有弹性。”

他说得尤其大声,周围的人,包括前面的两个女生都听到了,转身回头看。他的表情还极具深意,又捏了捏那人的肩膀:“真是个好屁股。”

周围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两个男生身上,两人被这突然出现根本就不认识的人笑得心里发毛,难堪得不行,什么话也没说挣开那人的手臂逃也似的往楼里奔去。

那个人站在台阶上,无所谓地撇撇嘴,把手插回兜里继续一个人潇洒往前走。

齐思钧也目睹了全过程,待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先啊了一声:“他好像是我后桌。”

郭文韬:“你们班的啊。”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人身上。

“是啊,好像是叫蒲熠星。”齐思钧补充道。

“蒲熠星……”

他默念着这三个字,终于将视线收了回来。

“文韬?……郭文韬!”

“啊,什么?”

郭文韬收回思绪,见是蒲熠星又来自己班上了,把玩着橡皮的手停了下来将橡皮紧紧握在手心。

自从上次表白未遂事件发生后,都不用自己去蒲熠星班上,蒲熠星自己都经常来他们班了。对此他当然就像齐思钧说的那样,是他所期待的事情,然而他还是希望,能再清楚一点,一点就好。

他不明白蒲熠星现在的行为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他希望的那个意思,他需要更明确一点的表示。所以这还不够,但他也深知不能太过着急。

对面的蒲熠星好像有些不满:“我问你周六有没有空啊?”

郭文韬想了想:“有啊。”

“那我们去看电影?”蒲熠星语气有些难得的激动,“这周哈利波特最后一部终于上映了啊!我一定要第一时间去看。”

郭文韬歪歪头,他其实只看过前面几部,也很少去看电影,但他还是说:“好啊。”

“太好了!”话音刚落,蒲熠星就脱口而出,“那我现在先看看票,你哪个时间合适?”

郭文韬:“早点吧?正好看完我想去买点东西,可以吗?”

“可以啊,那就中午吃完饭的时间?你要去买什么?”蒲熠星一边捣鼓着手机一边问。

“护膝和球鞋。下下周我们班约了和13班踢足球友谊赛,我得上场,想买个新的。”

蒲熠星的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来,一脸震惊:“我靠,你还会踢足球啊?”

这个年纪的男生其实热门运动多少都会点儿,但技术好到能上场当主力那种还是人数有限。

“那必须的。基本上我什么球都会,只是乒乓最熟而已。我也还是峻纬他们篮球社的外援呢。”

“……厉害啊韬韬,你到底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蒲熠星眼神充满敬佩地夸赞道。

郭文韬瞥了他一眼,把橡皮放回文具袋里笑了笑:“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蒲熠星哼了一声:“那看完电影我也和你一起去买吧,让我多知道一点。”

郭文韬眨眨眼,点点头说好。

然而愿望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隔天,郭文韬刚刚到蒲熠星班级那层楼,远远就看见蒲熠星在和几个街舞社的队友说话。蒲熠星没看见他,还在和队友争着什么,特别不愉快的样子,有点吓人。

他连忙快步上前喊了一声:“蒲熠星。”

蒲熠星闻声转头看见他,一瞬间的表情有些复杂,却也笑了一下:“啊韬韬你来了。”

“嗯,怎么了?”

蒲熠星眉间的川字又重新拧在一起。

是圣诞节那天街舞校内赛的事情。校内赛优胜就能代表学校去参加区级赛,然后市级赛,所以他们很重视。虽说是一个社团的,但其实也分好几个类别,社团的人各自为伍,也有没在街舞社的人报名参赛,竞争挺激烈。距离比赛也就只剩四周,如果一周就练一两个小时根本不够,蒲熠星跳的是popping,他的三个队友就来商量这周开始去外面的练舞室练习。

“所以我不去。”蒲熠星一把搂过文韬,“我周末已经有安排了,没空。”

“可是练舞室我都约好了,一整天都是我们的。”

蒲熠星丝毫不动摇:“反正我不去,你们不早说,周六我一天都满了,你们想练就三个人先练着。”

“可别呀,三个人练同步率怎么搞?练了也是白练啊。”

“就是啊,阿蒲你有点团队精神好不好……”

郭文韬被搂在臂弯,心里的小鹿到处乱蹦了一阵,但面上又如普通男生自然地勾肩搭背一样毫无波澜。他心知蒲熠星是为什么不去,有点小欢喜却又很是不好意思。比赛可比其他事儿重要多了,他不希望蒲熠星最后因为这件事没有胜出,还连累队伍。

“蒲熠星……”他缓缓道,“没关系,你去练舞吧。”

“那电影怎么办?周日你有空吗?”

“要上补习班……”

“……”

“比赛比较重要啊。”郭文韬劝道,“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可以一起看电影的。”

蒲熠星正在烦躁,也不知是哪个词取悦到他了,整个人又精神起来,镜片后的眼睛也发光了:“那周六你来看我练习吧!”

郭文韬笑着点头答应,总算是让蒲熠星愿意周六去练舞了,又说着“你们先谈正事,我先回去啦”便挥挥手转身回自己班上去。

队友里有个人和蒲熠星同年级,都是高一的,看着郭文韬的背影撅了撅下巴。

“不是吧阿蒲,难道你说的有事是要和郭文韬出去玩?”

“啊,是啊,怎么了?”蒲熠星大方地承认。

队友耸耸肩:“可不是我说的啊,是我们班上的女生说的,说夏晴天要跟郭文韬表白的时候是你从中作梗,还特亲密地喊韬韬。我还以为是夸张呢,结果是真的?现在女生们都传你们八卦呢。”

蒲熠星嘴角一勾,他也不是没有听过自己班上那些女生的小声议论,何况夏晴天还就坐在他旁边,当天现场也就只有他们三个,那很明显就只能是夏晴天自己说出去的了。

这手段,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己,蒲熠星也根本没在怕的。

他勾起一个捉摸不透的笑容:“传就传呗,指不定是真的呢。”

6.我们两个

周六过午,郭文韬买完东西就去练舞室看蒲熠星练习了。

他还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蒲熠星跳舞,但他其实早在蒲熠星告诉他之前就已经知道他在街舞社了——毕竟有小齐这个一线侦察兵。

他到的时候蒲熠星他们正在不知道第几轮拉全曲,对着镜子虽然注意到郭文韬进来了,但蒲熠星也就看了一眼没有过多表示。

这还是他和蒲熠星第一次在校外见面呢。郭文韬突然想到,有些戚戚然地在旁边垒起来的垫子上坐下来。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蒲熠星,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该看镜子里的他还是看货真价实的他了。他一开始有些害怕蒲熠星从镜子里发现他一直在看他,但看了一会儿发现蒲熠星真的全身心地投入练习中根本无暇顾及周围,便也放下心来大胆地盯着人了。

练完一遍好像是不太满意,几个人商量着要不要改几个动作,商量完就各自琢磨一会儿当是休息,蒲熠星跟队友打了声招呼便往郭文韬那边走过去。

“你真的来啦。”

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语气,却也还是有些压抑不住的喜悦。

“当然,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嘛。”郭文韬把手上一直拿着的东西递了上去,“给你买的水。”

“哇,wuli韬韬真体贴。”

蒲熠星接过就吨吨吨地喝了几大口。

“吃过午饭了吗你们?”

“吃过啦。”蒲熠星指了指角落里蓝蓝路的空盒子又说,“我跟他们说了晚上就不练了,所以要不我们晚上去看电影?”

郭文韬有些惊讶,但还是遗憾地说:“不行……已经和我妈说了晚上要回家吃饭的。”

“这样啊……”蒲熠星压制着自己失望的情绪,努力地表情管理中。

郭文韬有些不忍,忙道:“下次吧。下次一定和你去看。”

蒲熠星点点头,获得承诺后好像总算是接受了事实,又听见队友在喊他,于是拍了拍他的肩就又投入到练习中。

音乐重新响起,蒲熠星初始位置站在里面,随着音乐的节奏,身体像是连上了机械的传感线,通电般地作出一个个定格一样的动作。郭文韬刚刚进来的时候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心不在焉傻盯着也不记得看了个什么,这下才真真算是在看蒲熠星跳舞。

曲子非常有感染力,节奏分明,蒲熠星的每个动作都致命地吸引着他。十一月的南方城市还不算太冷,下午也快有十几度的气温,当跳到曲子的高潮部分走位的时候,大概是觉得热了,蒲熠星竟帅气地把外套一脱就往郭文韬的方向扔,动作一气呵成又马上回到位置接着跳。

郭文韬正看得入神,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接住了衣服,根本还没反应过来,蒲熠星的外套就在他手上了。

那上面还有点儿香皂和阳光糅合在一起的味道,就是每次他靠近蒲熠星时能闻到的那个味道,清淡舒适。他顿时觉得脸颊有些微热,却又忍不住抱着怀里的衣服偷偷往鼻息间靠近,遮住了半张脸悄咪咪地嗅了嗅。

此时,蒲熠星正好随着音乐在solo,滑步转圈,四肢又像波浪一样柔软,但力量感却从身体内部传输出来,看似机械的舞步却无不充满动感和韧劲。

郭文韬半张脸都埋进了蒲熠星的外套里。

他真的好帅啊。

天色已经开始变暗。

蒲熠星按照说好的一样,到点儿了就打算撤退,把收拾工作全部推给队友,拿上自己的东西就准备跑路。

队友:“诶诶诶蒲熠星你过分了吧!”

蒲熠星揽过郭文韬,冲队友挥挥手一点儿也不觉得愧疚:“我们两个还有事就先走了。都是兄弟,下次算我的!”

他这么说着,反倒是郭文韬有些不好意思就这么啥也不管就走了,想帮着打扫一下却还是被蒲熠星半推半就地给带了出去,都已经到楼下了,郭文韬也就只好算了。

晚上降温,蒲熠星接过一直搁在郭文韬那儿的外套穿上。练舞室在商圈,离两人的家都还蛮远的,他们也就一起往公交站走。一番合计,发现他们可以坐同一班车,没等多久车就来了。差不多正是要吃晚饭的时间,车上的人并不多,两人选了最后排的座位坐下。

蒲熠星要先下车,所以郭文韬坐在靠窗的那边。车身微微晃动着,他们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说着说着蒲熠星竟然没声了。郭文韬侧头一看,才发现蒲熠星竟然睡着了。

他不禁有些失笑。练了一整天,想想就知道会很累,这人竟然还原打算去看电影。

这么想和自己去看电影啊。

郭文韬还是有些暗自开心的,又不自觉地想到刚刚离开时蒲熠星说的“我们两个”。

不是“我和他”,是“我们两个”。

蒲熠星已经把他纳入自己的范畴了。

那种好像我们就是一起的,不会分开的感觉,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地落进心里,被心里的温度一烫,就化掉了。

郭文韬又有点脸红,心脏一揪一揪的,却往蒲熠星那边靠了靠。不出所料地,睡眠中找到依靠的身体自觉地将头偏了过来,搁在了郭文韬的肩上。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外面见面,是郭文韬先前从设想到的一面。他们膝盖抵着膝盖,手臂挨着手臂,车身依旧在晃动,黑夜中窗外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一个接一个地向后闪过。郭文韬看着那已经碰到他大腿的手。

他忍了好久,才忍住想要碰触那指尖的冲动。

不想吵醒靠在他身上睡着的人,郭文韬坐得端正,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也就干脆盯着窗外发呆。

车内的广播播报着下一站的站名,郭文韬听见是蒲熠星要下车的站,便喊了几声想要叫醒他。

蒲熠星应该是真的累坏了,怎么都叫不醒,动了动肩膀都没用。郭文韬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睫毛长长的,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都有点睡歪了,就这么静静地靠在他的身边。

郭文韬忽然就不想喊醒他了。

他又在心里叫了两声他的名字。

是你自己不醒的,坐过站可不怪我。

于是车开过站,他也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保持着姿势,第一次希望到家的距离能长一点再长一点,这偷来的时间就能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被延长的时间再岁月静好总是有终点的,到了文韬家的那站,他不得不喊醒了他。蒲熠星终于迷茫地睁开眼,揉揉眼睛重新戴好眼镜,问着到哪儿了。

郭文韬告诉他已经坐过站,他也没气,甚至都没问你为什么不喊我,只道那反正都要到你家了,先送你回去吧。

郭文韬本来很想说又不是女孩什么送不送的,最后也还是点点头说好。

他们默默地并排走着,什么话都没说,好像一起走的意义都没了,一直到郭文韬家住的小院儿,在铁门外,蒲熠星才停住脚步开口。

“郭文韬,圣诞节那天来看我比赛吧。”

郭文韬说:“好。”

7.你一定要来啊

月考结束当天,就是10班和13班约好的足球赛的日子。

蒲熠星和齐思钧当然也一起去加油了。

来观赛的人大部分是那两个班的人,而齐思钧非常卖力地在看台第一排给文韬加油。蒲熠星和周峻纬坐在后面几排看比赛,只不过一个主要看场上当前锋的那个人,一个主要看就在前面不远处给人加油的那个人。

蒲熠星侧头看了看他,还是开口问道:“上次你不是说你家里想让你高中就出国吗,怎么最后又让你在国内读了?”

周峻纬也转头看了他一眼,斟酌了一下才答:“他们一直想让我学医,但我不想,我想学表演,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同意要出国。后来我就跟他们说,各退一步,让我大学再出去,我就愿意学医。”

“你就这么放弃你了的梦想?”

周峻纬笑:“什么梦想不梦想的,就是一个想做的事罢了。而当你还有其他想做的事的时候,你当然要做出选择。再说了,我只说愿意学医,又没说要学什么医。”

蒲熠星作恍然大悟状:“噢~你是要当兽医。”

“嗯,对,学成了第一个就为你免费治疗。”周峻纬好笑着拍了他一下,“我说的是心理学老兄。这本来也是我的一个志愿,所以也没什么放弃不放弃的。”

他看着那个奋力呐喊的背影继续道:“如果我高中就走,那才是真的放弃。我当时就突然想明白了,我必须要用这三年把他留在身边。”

蒲熠星揉揉被拍痛的肩膀,听着周峻纬继续说。

“真的等不及的。即使我依旧在国内而什么都不说的话,这三年他可能也会和别的什么人在一起。我稍微想了一下就接受不了,那我就只能这么做了。”

蒲熠星夸张地感叹道:“周峻纬原来是个赌徒啊——”

“那我也赌赢喽。”

蒲熠星佩服地点点头,又把视线移回场上,很快就在那宽阔的场地中精准地找到那个人。周峻纬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笑没再说话。

比赛哨声吹响,10班以郭文韬的一个进球将比分锁定在1:0取得了胜利。

蒲熠星露出一个颇为自豪的笑容。

这些天来,蒲熠星好像有些明白自己烦躁的根源是什么了。

其实那天在车上,他醒过一次,在郭文韬抖肩膀的时候。可他鬼使神差地就不想醒来,不想下车,于是干脆枕着肩头继续装睡。一路上默默无言,晃动的车厢,嘈杂的引擎,本是一点都不美好的环境,却让他觉得从未有过的舒适,想着这车要是这么一直往前开该多好。

周峻纬说得对,他明白的,就算现在没有那个什么夏晴天,以后也可能会有什么秋雨天冬雪天的,他根本不可能每次都能知道,哪怕这次也是在极端偶然的情况下才撞见的。

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12月的月考成绩也出来了,郭文韬又拿了年级第一,在一众人或是赞叹或是艳羡的话语中,蒲熠星只对他说了一句毫无关系的话。

“圣诞节你一定要来看我的比赛啊。”

郭文韬笑着,回答着和上次一样的答案:“好啊。”

圣诞节是一个周六。

照理说对街舞没兴趣的人确实就不会再来学校,所以蒲熠星才三番两次地向郭文韬确认,邀他一定要来。

比赛是在下午三点,但蒲熠星一大早就去学校准备了,再抓紧时间最后排练一下,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中午他们抽了签,运气不太好,蒲熠星的队伍拿到的上台顺序比较靠后。评委们可能已经疲倦,但如果足够出彩,对比会更强烈,就更能加深评委们的印象。蒲熠星在准备期间抽空给郭文韬发了个估算上台的时间,嘱咐他一定要在这个时间之前到。

郭文韬是下楼时才看到这条消息的。他以前从没有过这方面的烦恼,但今天他竟然在纠结穿什么上花了一个小时,以至于收到信息都没有注意到。

天气已经很冷了,南方的天还冻骨头,他裹着围巾带着手套骑着车,知道蒲熠星现在一定忙着没空看手机也就没再回复他。他是按照三点开始的时间算的,出门也就比较早,所以他到的时候,礼堂的座位也还没有坐满。

他找了个中间靠后的位子坐下,观众陆陆续续地进场,竟然也差不多坐满大半个礼堂。比赛准时开始,他没怎么认真看,就数着节目的个数,默默算着蒲熠星上台的时间。

气氛很热烈,周围的尖叫也很喧闹,郭文韬却只盯着舞台看。眼见着距离蒲熠星上台的时间越来越近,郭文韬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竟然没来由地跟着紧张起来。

蒲熠星在后台又给他发了两条消息,一条【你到了吗?】一条【你在哪儿?】却都没有回。他等到最后也没有等到回复,而队友已经都走上台了。他无可奈何只能放下手机,一边系着领带缓缓走上台。

台下一阵哗然,郭文韬看到台上的蒲熠星也给看傻了。

练习的时候他们穿的是便服,哪想得到,他们正式比赛的服装竟然是正统的三件套西装。还带着少年稚气的人穿上修身挺拔的西装,这反差带来的冲击实在是过大,郭文韬看得移不开眼。

舞台灯光变暗,蒲熠星站在位子上却在观众席中寻找着谁。或许是他已经练就可以在一大群人中迅速定位到那个人,当他在中间偏后的位置锁定那个看着他的人,他终于露出那个标志性的自信笑容。

音乐响起。

8.我骑车来的你傻啊

郭文韬是看过他们跳这段舞的。

可是舞台上的效果和平时练习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震撼。

何况蒲熠星现在还是如此帅气的打扮。

台上的人就好像天生是机器一样,仿佛是有电流通过身体一般。在动作短暂停顿的瞬间肢体都有一个震动,更强化了那种机械感。肌肉的力量从身体内部迸发出来强劲有力,但带着波浪的柔软动作又是一种奇妙的视觉体验。

滑步的换位,慢动作回放一样的动作呈现,配合着舞台灯光,整个表演效果是炸裂的。在一个扭胯的动作的时候,观众席又爆发出一阵尖叫,郭文韬没有参与,只看着那个人,想着若这人是只属于自己的该有多好。

表演结束,四个人并排鞠躬谢场后,蒲熠星抬起身子又看了郭文韬一眼,动了动嘴唇。明明那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看得清,但郭文韬却听见他说的什么。

等我。

郭文韬本就没想走,他也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整场比赛结束,参与比赛的人都重新上台等待分数结果,前三名就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区级赛。十几个参赛队伍,有个人也有团体,全都站在台上紧张地等待结果。评委按照上台顺序报的是分数而不是名次,所以一旦听到有三个队伍的分数比自己高,那就是没戏了,已经错失机会的队伍都默默地露出失望沮丧的表情。

念到蒲熠星队伍的时候,台下的郭文韬也紧张得心脏都揪起来,而评委竟然报出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分,顿时就有一阵喝彩惊呼,加上他们已经是后置队伍,后几个的表演大家心里也都有数,这个分数几乎已经可以断定是全场最高分。

果然,之后没有分数再超过这个高分,蒲熠星和队友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然后如梦初醒般地雀跃起来欢呼。郭文韬也有些难以置信,听着评委最终念出前三名队伍的名字,第一名真的是蒲熠星他们的时候,他也忍不住跟着一起欢呼,激动得要跳起来。

前三名的队伍留在台上一一做着获奖感言,蒲熠星那组是最后一个,等他的队友都说完了,他才拿起话筒。

他先说了一段模板式的感谢词,而后清了清喉咙,又接着往下说。

“请大家原谅我在这个时候做这件事,但我觉得这是最合适的时间了。其实我就想问一个人一件事。”他的目光重新锁定台下的那个人,舞台上的聚光灯照耀得他的眼里有万千星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被视线定住的郭文韬下意识地想逃,却又害怕反而会引起周围的注意,他只好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在一片静寂中,他听见蒲熠星的声音在整个礼堂回响。

“韬韬,等下回家,让我载你吧。”

郭文韬已经忘了这件事是怎么收场的了。

他只记得在那么多人中,蒲熠星只看着他,他也看着蒲熠星,那些起哄声有些遥远,只觉得自己是不是点头了,又好像没有。然后整个舞台谢幕,他就在外面等着蒲熠星了。

蒲熠星匆匆收拾一番还穿着那套西装就从后台跑出来,外面也还有些零零散散的人。刚才在台上说那番话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忐忑得不得了,手抖得话筒都要握不住,这下一出来看见郭文韬,更是一阵脸红。

“韬韬……”

“嗯……”

两人突然都有些尴尬,就好像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找不到话。

蒲熠星硬着头皮道:“那个……你的回答是……?”

其实那句话说得云里雾里的,不认识他们的人可能也根本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但蒲熠星的这点儿情怀,郭文韬一直记得。

郭文韬说:“不好。”

蒲熠星听到这个回答整个人宕机了一样傻在那儿,好似他从没预料到竟然会得到no的答案。他的表情一定很可笑,因为郭文韬看着他笑了,笑得特别好看。

“我骑车来的你傻啊。”

“…………”蒲熠星真的瓜皮了,蔫儿得像根草连声都不会出了。

“但是也可以。”

听见郭文韬这么说,正垂头丧气的蒲熠星登时又振奋起来双眼放光。

“你可以把我载在心上,我就同意。”

蒲熠星当然可以。

蒲熠星可以得蹦起来转着圈跳比刚才得第一名还高兴。他高兴得想把他的韬韬抱起来转圈,但最后还是只把郭文韬紧紧搂在怀里。

郭文韬轻拽着他西装的腰线,在他的怀里悄悄地弯起嘴角。

元旦前一天放学时间放得早,也没有社团活动,蒲熠星等在校门口和人聊天,不少路过的人也还在祝贺他比赛获得冠军。

郭文韬把车从停车棚推了出来,看见蒲熠星正笑着和街舞社的朋友插科打诨,远远地喊了他一声。

“阿蒲,走了。”

蒲熠星闻声望去见是郭文韬,腿一抬就跨上自己的脚踏车,往郭文韬的方向骑过去,也不忘回头跟朋友们告辞。

“我不去啦——你们去玩吧,我要陪我对象回家!”

在一串见色忘友色令智昏的笑骂声中,蒲熠星和郭文韬一并踏着各自的小单车越骑越远。

“你笑什么?”蒲熠星问。

“没什么。”

只是,拥有专属特权的感觉真好。

在郭文韬遇见蒲熠星的第一天,郭文韬就想。

总有一天,你身边的位子,都是我的。

你心里的,也是我的。

Fin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