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春风天

本篇:《那么骄傲》

社团活动结束后,郭文韬没有在体育馆外面看见蒲熠星。

他往四周望了望都没见人影,又看看时间,是比以往早了些。郭文韬背上包,跟一起出来的社友打过招呼,便往教学楼里跑去。

风凉凉的,将他身上细细的汗也拂去了。郭文韬小跑过花园,瞥见已经有些嫩黄的迎春花从墙面上垂下来,小小的一簇一簇开放,衬着绿叶煞是好看。

但他顾不上欣赏,回到教学楼一口气上到20班的楼层,推开门一看却还是不见蒲熠星。

他站在门口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想了想,才调头下楼回到自己班上。

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的时候,正好有一阵风也吹进来,白色的窗帘随风荡起轻柔的弧线,蒲熠星就正好坐在那窗边,趴在桌子上浅眠。

那是郭文韬的座位。

郭文韬轻轻关上门,悄悄地走上前去。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

也是寒假又春节后他和蒲熠星见面的第一天。

说来很是不巧,刚刚确认关系的小情侣,在一起还没到一个月,就不得不就此异地。

蒲熠星原本算盘打得可好,什么打球啊练舞啊贺岁片啊安排得井井有条,却没想到因为春节和寒假在一起的缘故,刚放假没多久,郭文韬就跟着家人回了北方老家。

这让两个刚进入热恋期的小朋友都挺不开心的,又没好意思天天煲电话粥,只在除夕晚上躲在被子里几乎讲了一宿的话,把十几天没见的念想全都融进话语里舍不得挂,可现在要回想竟也想不起到底聊了些什么。

郭文韬轻轻拉开前桌的椅子坐下,看着蒲熠星把大半个脸都埋进他自己的臂弯。眼镜已经被摘下来规规整整地放在一边,轻阖的双眼有一只还露在外面,长长的睫毛快要碰到手臂。

课间的时间哪里够啊。

郭文韬闷闷地想,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撵起蒲熠星头顶的一撮毛。

已步入春天的昼间正逐渐变长,之前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已是夕阳,而现在却还是有温柔的日光。他一手撑头,一手用两指的指腹毫无意义地摩搓着那细细的发丝,蒲熠星身上独有的皂角和阳光的味道依旧萦绕在鼻息间,偶尔微风袭来,美好得像时间停止一般。

我是该让你醒来,还是不该让你醒来呢。

正当郭文韬这么想着的时候,蒲熠星抬起头来。

蒲熠星弯着嘴角着看向郭文韬,卧蚕便凸显出来,让那双本就惹人的眼眸更显多情。

“想干什么呢?”

郭文韬被冷不丁的一吓,手一收,顿时有些慌乱,而那人专注的模样则更让人心跳加速。他有点心虚地答不出想做什么,偏偏蒲熠星好似等不到回答不罢休似的看着他。

他只好移开视线搪塞一句:“没有,就,我社团结束没见着你,就回来找……”

蒲熠星还是坐在位子上,看着郭文韬难得慌神的样子,笑意不减。

两人几乎一个月没见,不管是谁那都是分外想念,一到课间就都想往对方班上跑。可开学第一天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结果竟只有大课间和中午才勉勉强强待在一块儿一小小会儿。这对于小别重逢的年轻小情侣来说,显然是不够的。

放学后郭文韬照例得去社团,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得开些例会作动员和安排整年目标,蒲熠星也就没好意思跟着去。他把物理作业做完,觉得无聊,向着体育馆的方向放空着自己,起了些心思。

他依旧从心,立即收拾好东西便往郭文韬班上走。

新学期郭文韬的座位被换到窗边,视野很好,他便坐下来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出个什么新鲜花样儿,可他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郭文韬老爱坐他的座位。

就是想要坐呀,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想要占有呀。

于是他更加名正言顺地坐着,对着郭文韬的桌子发呆。

假期的分离真的让蒲熠星很是沮丧,本以为可以好好增进感情的假期计划竟然一个也没有实现。别说搂搂抱抱,连个手手都没牵到就被迫异地,亲亲那更是八字没一撇了。

蒲熠星伸直手臂趴在郭文韬的桌上,脑袋乱蹭自己的手臂给蹭乱一窝毛,又仰天长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个一垒也好啊。

正心烦意乱,余光里出现一个奔跑的小人儿,蒲熠星敏锐地往窗外仔细一看,心情忽然就好了。那小人斜挎着背包,从远处向教学楼跑来,挎包在他身后随着奔跑的动作一甩一甩。

是他的郭文韬呀。

是会在社团结束迫不及待就奔赴向自己的,他的韬韬呀。

有这样的韬韬,他急这一时半会儿干嘛呢。

他看着郭文韬急慌慌小跑的样子,忽的心上一计:如果自己像上次那样装作睡着,在许久没见的今天,郭文韬会做什么呢?

是啦,他是有不要脸地期待过郭文韬会不会偷亲自己,结果这人竟然就只是捻着他的头发玩了这么久,玩到他终于心痒得忍不住决定主动出击。

眼前的郭文韬还在躲闪他的视线,嘴唇抿得紧紧的,却更引得人移不开目光。

“那你找到我了。”蒲熠星笑着慢悠悠地道,“所以应该给你一个奖励。”

话音刚落,蒲熠星突然起身,动作间的声响让郭文韬下意识地又看向他,只见他直直地向自己这边探过身来。

蒲熠星越凑越近,本来就还没整理好自己思绪的郭文韬更是慌了手脚,意识到这是要发生什么了,在彻底靠近前急忙闭上双眼。

隔了几秒,意想之中的触感并未发生,郭文韬不明所以地睁开眼。

那蒲熠星,竟然就停在不到5cm的地方,手肘支撑着桌子,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他的声音轻极了:“是不是以为我要亲你?”

气息那么那么近,郭文韬的脸一瞬间就彻底红了。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个人。

就为了耍他吗。

是又怎样,想亲你又怎样,郭文韬用近乎谴责的眼神瞪着他,却又不服输地绷着脸一动不动。

蒲熠星见郭文韬面无表情却连耳朵尖儿都红透,心里乐得不行,但也知道再不能逗下去,不然就要哄不回来了。

他笑着:“你猜对了,我就是要亲你。”

起风了,凉凉的春风吹进窗户,白色的窗帘随风翻飞,拱起的弧线似要将窗边的两人一同罩进去。

蒲熠星伸手抓住窗帘的一角,拉着帘布绕过自己的背,然后牢牢实实地拢住他们两人。在那被春风鼓吹起的小小的隐秘空间里,蒲熠星终于抹灭了最后那点距离。

是一个比春风还要轻柔的吻。

是比想象中的初吻还要美好一百倍的吻。

蒲熠星几乎没有用力,只是将唇贴上唇,彼此柔软的部分相互重叠贴合,在包裹起来的秘密空间里是只有两人才能品尝的甜蜜。

郭文韬从没听见过自己的心脏原来能跳这么大声,聒噪得他觉得连蒲熠星都能听见了。他整颗心都要烧起来,身体像麻痹了一样,只感受到嘴唇上那果冻一样的触感,又润又软。

近在眼前的蒲熠星闭着双眼,那么投入,让他也不由得阖上双眼。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到蒲熠星好像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唇,他微抿的唇瓣便像自己有意识一样竟依顺着轻启,紧绷的肩膀也放松下来,整个人像在云端一样飘飘然起来,思绪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只追着蒲熠星,享受这仿若永恒的一刻。

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这么美好,早知道就早点亲了。

一个青涩的吻,蒲熠星没再深入,就只恋恋不舍般地轻轻啄着那薄唇。

而后风停了,窗帘柔软地盖在两人的头上,蒲熠星才放开那甜美的唇。

外界事物的碰触像是忽然惊醒了郭文韬一样,他蓦的回悟过来,慌忙站起,又把遮头上的窗帘给理理顺放回窗边。

他的脸还红着,嘴唇上还有点麻麻的感觉,话也说得磕磕绊绊:“那、那什么,不早了,该回去了。”

大概是害羞了,他没等蒲熠星的回应,便抄起先前放在一边的背包准备离开。蒲熠星慢条斯理地戴上眼镜,背上自己的包跟上。

他舔舔唇,看着郭文韬慌里慌张的背影,觉得根本不够。

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这么美好,早知道就不等了。

在分别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独处的机会,只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也太亏了吧。于是他快步追上去,在郭文韬正要打开教室门的时候按住他的手。

郭文韬不解地转身,他顺势将郭文韬抵在他和门板之间。

“再让我亲一下。”

蒲熠星没等郭文韬反应,直接欺身上去。

这个吻来得比刚才要猛烈些,还带有一些别的情绪。但两人还都是毛头小子,彼此的经验就只有刚才那么一次,纵然有些激烈,却还是不得章法。

蒲熠星学着电影里看来的那些吻法又亲又咬,郭文韬根本架不住被亲得发晕,呼吸乱作一团。他们牙齿磕到牙齿,却都没有去管这并不重要的痛觉,不经意间舌尖偶然相碰,惹得两个人都浑身发麻,继续持续着这个有些疯狂又笨拙的吻。

在牙齿又磕碰了几次后,蒲熠星终于放弃入侵对方的口腔,转而去啃咬郭文韬其他的肌肤。书包早就被他扔到地上,他亲吻着郭文韬的颌骨,手却游走在对方身上,本能地往外拽他的衬衣。

郭文韬连忙抓住蒲熠星不安分的手。

蒲熠星轻轻柔柔地亲他的耳垂和颈弯,像是在哄,又像是在撒娇。

“我就摸摸,让我摸摸吧,我好想你,你不想我吗?”

一听蒲熠星这么说,郭文韬的手顿时就撤了力。他想啊,属于蒲熠星那独特的气息那么那么近,他当然想啊。可是这是哪儿啊,这是教室啊!是他的教室啊!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他点点头,又摇头,混乱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蒲熠星知道他顾忌着什么:“早就放学了,不会有人来的。”

他的手终于伸进最里层,沿着郭文韬的背脊轻轻摩挲,激得毫无准备的郭文韬轻哼出声,被蒲熠星触摸过的皮肤都惹火一样地烫。

“我想你想着我,在教室的时候也会想我,想我们一起做的事。”他的手在背部游走,很是满足地看着郭文韬因为他的动作又烧红了脸,微微战栗,“这不好吗?”

好,太好了,简直好过头了。

郭文韬混沌地想,已经被弄得几乎失去抵抗能力。都是青春期的热血少年,他又何尝不想和蒲熠星多亲热一下。他只好默认下来,仰起头让蒲熠星亲,蒲熠星见他终于同意,又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身上。

“你也摸摸我。”

郭文韬看着他眨眨眼,顶着通红的脸,手指要打架似的掀起蒲熠星的衣服摸进去。两个人四只手在彼此的腰间流连好一会儿,酥酥痒痒的触感逐渐蔓延开来,让两只初尝情欲的小雏鸟兴奋得停不下来。

蒲熠星的手开始往上探,陡然的变化让郭文韬又唤出一声细吟。那灵活的手很快就摩擦过从未被他人触碰过的乳尖,郭文韬整个人惊得震了一下,“啊”的一声。

他随即咬住唇忍住声音,却还是漏出一些哼吟。蒲熠星把郭文韬死死地压在门板上,让他根本无处可躲。那手在他胸前太有存在感,他根本没法再摸蒲熠星,只揽着蒲熠星的腰乖顺地任他抚摸。

两人相互抵着的地方也越来越明显,等蒲熠星终于摸够,手又笔直地往身下探去,从侧边摸进他的裤腰就开始揉捏他的屁股。

郭文韬哪里还有心思反抗,穿着宽松的运动裤任由蒲熠星动作。不过老实说,他其实想这件事也想好久了,甚至在刚知道蒲熠星的时候就想过,要不干脆点上前直接问“嘿你觉得我屁股怎么样?”。

但他绝对是问不出口的。所以他走了这么绕的路,然后现在蒲熠星能和他有这般亲密的关系,他是真的特别愿意。

他彻底放弃抵抗,决定遵从于自己内心的欲望,重新摸起蒲熠星,手掌隔着蒲熠星的牛仔裤贴上他从一开始就觉得很翘的臀部,学着蒲熠星的样子抚摸起来。

感觉到郭文韬动作的蒲熠星在心里吃吃地发笑,于是双手离开臀部游移到前方。

他低声道:“韬韬,一起摸摸吧。”

没等郭文韬同意,蒲熠星就探进内裤抓住那早已抬头的东西,郭文韬登时就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惊叫出声。

再是怎么没经验,这种事自己可没少做过,就是在分别的这段时间,蒲熠星也想着郭文韬做过好几次了。

他又舔了舔郭文韬的双唇笑:“你好烫啊……”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郭文韬哼唧一声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这不重要。

蒲熠星低喘着诱导:“来,把我的也拿出来……”

郭文韬脑子都要炸了,最敏感的部位被心上人握在手里这个认知已经足够震撼,更别提还在被娴熟地抚弄,和自己弄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已经根本无法思考,只屈服于欲望喘息着。

他傻乎乎地听从蒲熠星的话,解开牛仔裤的裤链,翻下内裤,蒲熠星那事物便跳脱出来,拍在他的手上又烫又硬。他咽了口唾沫,想象着平时自己的做法,双手套了上去。

他们互相帮对方手淫着,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帮对方感知快乐。蒲熠星将胀大的阴茎夹在指间又掐又挤地上下来回,拇指指腹又摩擦着发烫的肉柱,另一手磨着冠状沟,偶尔搔刮过铃口,惹得郭文韬一颤一颤。而郭文韬双手一上一下整个包裹住蒲熠星的炙热来回套弄,时不时转着圈揉捏泌水的龟头,引得蒲熠星声声低喘。

在爱抚下,两人的龟头都在对方的手里胀得整个翻出来,滴滴前液从马眼冒出,阴茎也通红地抖动着。郭文韬觉得像是脑子里有一根鸡巴在被摸一样,头抵在蒲熠星的肩膀上止不住地喘。蒲熠星一边摸着,又抵近一些,将两根阴茎贴在一起。年轻充血的肉棒互相磨着,最后汁水止不住地溢出来也不知道谁是谁的。

快感迅速攀升,一阵阵冲顶的愉悦贯上脑门。气息如此亲密,互相喷在脖颈间,他们又情难自已地分享起彼此的呼吸,四只手握在一起揉搓着两根年轻气盛的肉棒,不断地动着腰往对方身上蹭。黏腻的水声越来越淫靡,在教室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极度色情和背德,却又加剧了这罪恶的快感。

他们互相吻着,阴茎也互相吻着,头部蹭上茎身又蹭向顶部。蒲熠星将手整个罩住两个龟头用掌心快速的揉弄,郭文韬双手同时握着两根让阴茎在里面耸动。

“哈……韬、韬韬……”

“唔……阿、哼…啊……、”

过于兴奋和稚嫩的身体抵不住如此强烈的刺激,互相爱抚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终于,他们在又一次相互摩擦的顶弄中,第一次同时到达高潮。

夕阳从窗户照进一缕殷红的晚霞。

郭文韬皱着眉,脸也红得跟晚霞似的,不得不把弄脏的衬衫换下来,重新穿上社团的队服,而蒲熠星用纸巾沾水擦了擦,暂时用外套挡一挡将就将就。

蒲熠星心情很好,见郭文韬还是闷闷的不说话,忍不住牵住他的手又亲了上去。

郭文韬想躲,没躲开,只好又配合他。柔柔软软的亲吻丝毫没有刚才那样的越界,讨好地嘬了几口才分开。

蒲熠星笑着,眼里是数不清的繁星:“怎么亲都亲不够呀。”

郭文韬看着他,张张嘴却没说话,结果竟是主动凑了上去飞快地亲了一下。

一闪而过的吻,几乎才刚刚碰到就分开,郭文韬垂着眼咳了两声说:“好了,天都要黑了。该回去了。”

他终于收拾好自己,有些羞赧地转过身,打开教室门往外走。

蒲熠星抿抿唇,笑着跟上去把门带上。

门关上的时候,蒲熠星又看见窗帘在余晖中飞扬。

蒲熠星笑。

他根本没在怕什么夏晴天秋雨天冬雪天的。

因为他会是郭文韬一辈子的春风天。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