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2)

蒲熠星,男,21岁,大学四年级,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未成年人要挟。

而现在,要挟他的罪魁祸首正坐在教室里,用一幅“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讲台上的他。

这是下午的一节物理课,蒲熠星已经开始上手教课,面对一个班的学生,背上冒着虚汗。不是因为作为实习老师的怯场——他已经上课一周多了,而是因为他现在兜里的那个东西。

随着午休时间的结束,中午的那场谈话也告一段落,蒲熠星震惊得根本没来得及拒绝,手上就已经被强行塞了那个遥控器。郭文韬走到门口,转身回头,恢复乖乖学生的模样,话虽说得乖巧,但说的内容却和乖巧二字没有任何关系。

“蒲老师不能反悔哦。”他拇指食指捻住跳蛋,举起来展示给蒲熠星看,“要是蒲老师不照做,我就举报你说你猥亵我。”

说完,他轻轻抛起玩具,落回手心后紧紧攥住揣回兜里,动作一气呵成。

“那么,下午的物理课,我等着老师。”

郭文韬笑盈盈地挥挥衣袖离开,空留下似乎犯了个大错的蒲熠星,拿着那个烫手的遥控器,在原地怀疑人生。

自己,这是被,一个16岁的高中生威胁了??

蒲熠星再次看向那个此时正扮演着三好学生,埋头做例题的小坏蛋。这堂课已经快要结束,但他迟迟没有打开兜里的那个开关。他当然坚持认为作为老师的自己不能这么做,但他拿不准郭文韬的威胁到底有几分真,只是他觉得,郭文韬或许真的干得出来这种事。

可是,如果按照他说的做了,那自己不就真的,成了那什么了吗?而且,还遂了他的愿,着了他的道,自己作为成年人的尊严可就真的荡然无存了!

况且他也不知道郭文韬是不是……是不是真把那个东西放进身体里了?万一这小子耍我呢!如果自己真的开了,但实际上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那自己岂不是出尽洋相?

一定是他盯着郭文韬胡猜乱想的时间太久,郭文韬抬眼,正对上蒲熠星的视线。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不是在焦头烂额做题就是在神游太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场意义非凡的沉默对视。他仰头望着他,他手支撑着讲台看着下方,在旷日持久的眼神交汇间,空气里似乎有一个个微小的原子在噼里啪啦地爆炸,却只有他们才能感知得到。

末了,郭文韬轻轻低笑,收回视线的同时还轻微地摇摇头,继续低头解题。

蒲熠星差点就跟着那些原子一起当场气炸。

这他么?是被嘲笑了?被一个屁大的孩子嘲笑了?

不但被威胁,还被嘲笑?

你个半大的孩子懂个屁啊!

蒲熠星在心里狂放地喷到,真的很想现在立刻马上就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在大人面前耀武扬威的小混蛋!

他盯着他看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站直起来将手伸进衣兜。

“都做完了吗?”蒲熠星问。

台下的回答稀稀拉拉,但蒲老师根本没在意,他直接点名:“郭文韬,上来解一下这道题。”

被叫到名字的人听话地站起来。

其实,郭文韬确实总是会成为目光的交点。他是年级公认的优秀学霸,成绩好,皮相也好,无论做什么总是会吸引别人的视线。他穿着校服的白色衬衫,总是将扣子扣到最上一个,领带系得工工整整,衬衫衣角也规规矩矩地札入裤腰,只在纤细的腰肢周围稍微留出一截,形成一圈可爱的拱起的形状。

然而,在这样一个模范学生的外衣下,只有鲜少人知道,隐藏在这白净衬衣下的,是怎样一具淫乱的身体,上面布满的红印,又是如何清晰地宣示着每一场情爱的欢愉。

但郭文韬是享受的。无论是大多数同学崇拜的眼神,还是班上几个男生投来的别样目光,他都是享受的。他喜欢被注视,喜欢沐浴在别人的目光下。而此刻,即使少数人已见识过他本性如何,却都不知道他的身体里正塞着什么东西。他从不将情绪表露出来,一如现在他几乎是满怀期待地走上讲台,却还是同平常一样保持着淡然的姿态。

他拿起粉笔的时候,又和蒲老师对视一次。他注意到老师的手已经放进衣兜,那深凝的眼神比他期待的还要让他兴奋。

当粉笔接触黑板的瞬间,身体里的东西真如他所愿地震动起来。

郭文韬很了解自己的身体,他刚刚好把跳蛋放在那个位置,即使坐着的时候触感也很明显,更别说运作起来。对于蒲老师终于下手,他内心自然窃喜,夹紧屁股,又把那跳蛋往身体里吸进去一点。

他一笔一划地在黑板上计算着公式,蒲熠星手揣在兜里,看着那些过程一步都没有错,甚至在他打开的时候,郭文韬也没有任何奇怪的样子。他真的怀疑其实郭文韬根本就没有放进去吧,于是又动动手指。

几乎是同时,郭文韬整个人明显一顿,粉笔因为突然的力道断掉。在身体里振动的跳蛋猛烈起来,在突然的那一秒差点让他哼出声音。

蒲熠星这下才确定这孩子真的胆子大到要在上课时玩这种东西。他懊恼地暗道一声不好,控制开关的手却无法停下,而郭文韬只是笑着看他一眼,然后走向蒲老师站着的讲台边。

他伸出一只手去拿讲桌上粉笔盒里的粉笔,可另一只手竟探过来,直接摸上蒲熠星的裤裆。

被吓到浑身僵硬的是蒲熠星。那一刻他脑子完全炸掉,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往下冲,若不是他有良好的的把控力,怕是会当场暴露。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男孩竟然这么敢,就算仗着有讲桌遮挡的视线盲区,这玩得也太大了吧。

为了不被发现,他只有一动不动装作无事发生,苦苦忍耐暧昧的揉捏,而调戏他的人则完全没有看他,拿好新的粉笔又若无其事地撒手,脸上淡淡的笑容是只有蒲熠星才懂的意味深长。

蒲熠星又气又恼,在震惊中平复自己西装裤里的状况。他看着回到黑板前做题的郭文韬,明白只有他才知道,为什么他书写的手在微微颤抖。

跳蛋加大力度,磨着郭文韬的敏感点在他内里欢快地跳动,不由自主地让他越夹越紧,以防那玩具掉出来。他目不斜视地解题,身后就是全班同学,而自己就在全班的注视下被一颗跳蛋当众操着。

羞耻刺激着快感越来越不可控。蒲熠星盯着他,看见他的脸颊逐渐红润,鼻息也旖旎起来,不自觉地伸出另一只手扶着黑板。一直被按摩的前列腺已让他的性器半勃,勒在内裤里鼓起小小的一团,好在校服裤子足够宽松,才不至于那么显眼,只有从侧面仔细看才能看出些问题。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就只有站在他旁边,离他最近的蒲熠星才能看到,才能知道。

而这一切,也正是蒲熠星带给他的。

他控制着他的感官,在众目睽睽之下,玩着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荒唐游戏。

游戏仍在继续,郭文韬做完例题,蒲熠星才将力度稍稍降低。

“做得很对。先回座位。”蒲熠星说,“然后请郭文韬来给我们讲讲这道题的思路。”

体内的玩具还在动作,郭文韬回座位的速度要比上台时慢了些,但除了蒲熠星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即便是某几个男生,也无非只是在垂涎他而已。

他回到座位上没有坐下,站在位子上解释着自己的思路。 

“……所以在功率最大时……”

当他正说到这句,出现一个不自然的停顿,声音也变了调。他迅速地恢复状态,站得更直了,接着往下说。

“在功率最大时……、电,电阻会……嗯……”

他说得有些磕绊,这可不像一个优等生平时会有的表现,同学有些好奇地纷纷向他投去目光。他感觉得到跳蛋在身体里的震动声越来越大,若不是他正在说话,说不定大家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可这更让他觉得兴奋,鼓起的裤裆被挡在课桌下。

是蒲熠星将力度开到了最大。他看着他的耳朵前所未有的通红,声线也开始波动,总算是让他表现出一些窘迫的样态。可他也同时发现,被这样的文韬吸引的,几个男生的下流视线。

他是不满的。

他不喜欢郭文韬对于这种事堂而皇之甚至嚣张的态度,所以才想所谓好好教育教育他,让他知道好歹,却不曾意识到,这或许正是郭文韬所希望的。

恍惚中,不该产生的成就感和道德的罪恶感还有莫名其妙的烦躁在内心纠结地绞在一起,在郭文韬说完思路的同时,蒲熠星才终于关掉开关。

放学后的物理组办公室,蒲熠星坐在位子上备明天的课。

“蒲老师还不走啊?”同组的前辈老师走之前在门口问道。

“嗯,再看一会儿。”

“哎,很积极嘛年轻人,以后一定是好老师。”

“承蒙夸奖,我还差得远呢,正在努力。”

前辈又呵呵地笑了几声客套两句,说着也别太辛苦啦便道别离开。

等门终于咔嗒一声合上,办公室只剩下蒲熠星一人,桌子下的郭文韬才终于钻出来一些,手中还捏着蒲熠星的命根子。

“努力让学生在桌子下给他口交的好老师嘛?”他眼里带着笑意揶揄道。

蒲熠星简直要崩溃:这他么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只不过是借口跟课代表有事交代让郭文韬放学后来办公室一趟,想重新好好谈一次,顺便还遥控器时,好死不死听见有老师进来的脚步声。虽说一时间是有些慌乱,但也说不准或许郭文韬就是故意的,竟钻到桌子下躲起来。

遥控器还握在手里的蒲熠星固然心虚,跟着坐下假装备课。可正当他和前辈寒暄的时候,那郭文韬竟突然拉下他的拉链,用嘴隔着内裤舔弄起来。

蒲熠星差点儿跳起来,大气都不敢出,还不得不任由郭文韬玩弄自己的屌,一边跟前辈含混着,一边尽力想忽略胯下的感受。

可郭文韬并没有善罢甘休,干脆直接地将那玩意儿从内裤里掏出来。那一刻蒲熠星想死的心都有了,害怕被发现又往里坐了坐,正正巧就迎上郭文韬正欲吞下他的嘴。

蒲熠星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还好那个老师已经转身收拾东西并没有再注意他,但桌子下的郭文韬已然开始卖力吞吐起来。

在办公室当着别人的面儿和学生做这档子事,蒲熠星这辈子都没想过,可它就这么发生了。他绝望地现自己已经被舔得硬起来,那勾人的嘴角此刻一定在笑他,笑他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结果还不是一样轻易地就被欲望支配。

那舌头妖精似的往他性器上缠,毫不在意现在是什么状况,含着他的头部,像舔冰棒一样吮吸舔舐。但毕竟桌子下的空间有限,郭文韬也不能做出什么大动作,只能这样浅浅地吞吐。

不过老实说,蒲熠星此前从没有体验过这种服务,第一次竟然是被自己的学生弄,弄得他又爽又罪恶。待那位老师走后,郭文韬还变本加厉起来,含得越来越深。

男人就是这么好控制,就算想要拒绝但是身体还是会兴奋。蒲熠星爽得几乎要趴在桌子上,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抚上郭文韬的后颈,软软的绒发在指间摩挲,又引起酥酥麻麻的痒意让蒲熠星无法自拔。

他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了,所有的知觉都集中在自己的那根屌上。那温润的口腔和柔软的舌肉让他飘飘欲仙,连手上的力道都不自觉地变重,压着文韬的后脑勺往自己胯间按。

郭文韬很满意,从刚才他把蒲老师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就很满意。成年人的尺寸毕竟和还在发育的少年不同,对郭文韬来说这也是一次新鲜的尝试。不同于未成年的壮硕性器把他的嘴撑得滚圆,以至于让他的吞吐都有些困难,但舌头还是卖力地舔弄挑逗,吃着肉棒又吮又吻。

他很高兴蒲老师终于屈服于欲望,或者准确来说是屈服于他。从蒲老师的反应来看他知道这应该是老师第一次体验口交,内心不免偷笑。

郭文韬跪在蒲熠星腿间口手并用,还揉捏着蒲老师饱满的囊袋,另一只手也伸往自己的胯间抚慰起来。是的,他就是那种给别人口交自己也会硬的婊子。

蒲熠星注意到郭文韬的动作,往下一瞥便看见少年称得上漂亮的挺立性器。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的整根都是桃粉色,顶端的马眼里不断冒出的水液已经弄湿少年的手。而少年闭着眼,口中塞着自己的那根玩意儿,戳得那小嘴也越发地通红,唇边还挂着些不明液体也不知道是口涎还是自己泌出的前液。

无论是视觉的刺激还是官能的刺激,抑或是内心越来越强烈的犯罪感导致快感也急剧攀升,在郭文韬再次深含吮吸的时候,他脑内一片煞白,精液猛烈地灌入了少年的口中。

大脑短暂的空白过后,他回过神来。

眼前的少年也高潮了,手上全是粘稠的白浊。他还跪坐在原地,含着他刚刚射进去的东西,见老师看向他了,喉结一动,用拇指抹抹还挂着润液的嘴唇,然后张开嘴伸出舌头,一滴也没剩。

郭文韬似乎很是满足地露出那标志性的笑容:“验收合格。”

“……”蒲熠星懊悔不已,放任后回笼的理智让他此刻头痛欲裂。他一句话都不想说,抽出纸巾想擦干净自己的胯间。

郭文韬无比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纸巾,一边慢慢地帮他擦,一边望着他。

“老师。”他缓缓开口,“你回不去了。”

他笑得如沐春风,是这个年纪的少年本就该有的模样,没有半点儿如同放荡男妓一般刚刚吞下男人精液的样子。

“那么从现在开始,请蒲老师不要再随意打手枪了。”

蒲熠星呆愣地看着他帮自己扣好裤子。

“因为以后你的这里都是我用了。”

蒲熠星,男,21岁,生平第一次被16岁的高中生射精管理。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