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3)

终于到了周五,你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待一切收拾妥当,你决定给这个周末的夜晚增添一点乐趣,净化一下被世俗污浊的心灵。

你熟练地打开收藏夹里的地址,本意只是想回顾一下视频记录,却惊喜地发现,你珍藏已久的这位主播竟然正在直播。

这位主播从不预告。

他没有开通打赏,没有官方粉丝群,也从不线下来往。他总是突然地出现,但每次出现时直播间的人数都会火箭式增长。要么是正好在回顾的观众碰巧赶上,要么是天天蹲点的死忠粉终于蹲到,然后纷纷奔走相告。

虽然他从不露脸,全程都带着口罩,但从那双总是流转着光芒的眼睛就能看出,他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岁。而那具大方展示自己的身体,那艳粉的乳尖和肉穴,漂亮的阴茎还有饱满圆润可爱少毛的蛋蛋,更是嫩得能掐出水来。

但他直播的尺度和年纪完全不符,从来都是大胆又淫色,会用各种各样的玩具取悦自己和观众,也从不吝啬于展现自己的放荡和下贱,一声声惑人的媚叫直勾得人立地升天。

而最最特别的是,他的直播从来都是solo。

在全是拳拳到肉啊啊啪啪的毛片森林里,这反而成为他最大的亮点和卖点,让每个人都能幻想自己得到他的身体,而年轻的身体在哪里都备受欢迎,何况还是如此稚嫩却毫不生涩的极品。

然而这次!这次竟然!出现在画面里的,不止他一个!

你几乎是看清的瞬间就脱口而出地辱骂出来。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你甚至难以相信到又确认了一遍直播间的名字确实是你深爱的gggs无误。

但从来都只是自慰的,你最最最爱的小主播怎么可以和另一个男人做爱!

可是,那根货真价实的,显然是成年男人的肉棒,就真实地即刻地在那白嫩紧实的小屁股里进进出出,淫靡的水渍声和熟悉的呻吟声从耳机里接连不断地传来。

你同样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但你恨死那个男人。

是他的男朋友吗,他交到男朋友了吗,还是说只是随便哪个约炮来的男人。

曾几何时你天真地幻想过,如果要有一根鸡巴可以进入你的小主播的身体里,你只允许那根鸡巴是你的。

为什么正在操他的不是你。

你嫉妒,你愤怒,但面对gggs第一次真枪实干的性爱直播,你依旧可耻地硬了。

如果要问蒲老师后不后悔,他一定会回答,后悔。

但如果继续问,是后悔当初多管着闲事,还是后悔答应郭文韬的条件,他却答不上来。

他从没有后悔过来管这件事,可他也没有后悔答应郭文韬。因为若是他不答应,现在在厕所里操着郭文韬的,就会是别的什么人了。

校舍偏楼的这间厕所,是所有人都容易遗忘的地方,连保洁员都很少想起来打扫,便成为一些学生需要做掩人耳目的事情时的首选。

所以他们也不例外。

蒲熠星捂着郭文韬的嘴,以防隔间外那几个来抽烟的学生发现异常。

厕所里弥漫着烟味和一些长期积淀下来没清扫干净的脏腥味道,那几个学生粗鄙的笑骂言语就在几米之外。郭文韬已经分不出精力去听辨他们在谈论什么,但偶尔蹦出来几个“婊子”“贱货”等词,即使不是在说他,却也刺激得他被情欲控制的大脑更加性奋。

他趴在隔间的门上,忍着声音,知道那群人就在洗手池旁边,只要有任何一个人稍微走进来一点点,就可以发现这扇门内的异常。

一想到这里,他身子夹得更紧,猛地收缩又把蒲熠星往里吸,绞得身后紧贴着他的蒲老师也呼吸一窒。

那根阴茎似乎也更粗大了,撑满他的肉穴,完美贴合着他的肉壁,随便动一动都牵扯出销魂的快感,让两个人都禁不住全身酥麻。

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蒲熠星却没有停,只是缓下速度和力道,一次次凿进郭文韬的身体里。郭文韬爽得不行,蒲老师的大胆行为让他心理快感也满足无比,张开嘴将捂在唇上的手指一根根含了进去。

他爱死蒲老师的鸡巴了。

这简直是他享用过的最棒的,最能让他满足的一根。

他知道此刻若不是外面有人,蒲老师一定会把他抱起来,正面压在门板上狠操。于是他像是讨好,又像是挑衅般地舔舐,甚至轻咬蒲老师的手指,原本以为蒲老师会逃,但没想到老师竟然配合地操起他的嘴来。

即便外面的人还没走,蒲熠星也始终没有停下,手指玩弄着软润的舌肉,上下都在耸动着,取悦着身下的优等生。

上下两张嘴被同时进攻,在操过敏感处时,声音终于快要忍不住。他狠狠地咬一口蒲老师的手指,牙齿陷入薄薄的一层皮肉,轧痛指骨,蒲熠星一个闷哼,终究还是将疼痛忍下。

但同时他也猛然突刺进深处,层层叠叠的柔软娈肉迎着他将他带进最深处,就在郭文韬终于要叫出声来时,上课铃打响,那抑制不住的惊喘便淹没在铃声中。

抽烟的学生总算慢吞吞地离开厕所,而隔间里仿若偷情的两人,在最后几次畅快的挺送中,双双达到高潮。

郭文韬射在了门板上,白色的液体黏挂在门上,让本就肮脏的隔间门又多了些污秽,而蒲熠星深埋在他体内,精液悉数喷溅在安全套的内侧。

蒲熠星拔了出来,把安全套打个结扔进装满纸巾的垃圾桶里。

郭文韬随意擦了擦自己身体,也将纸巾扔进桶里,堪堪盖在那刚刚使用过的套子上。

他笑着说:“蒲老师总是让人意想不到。”

蒲熠星抬眼,没说话,但郭文韬读懂那眼神。

“我以为蒲老师会停下。”他解释道,“在有人进来的时候。”

是的,他们都以为蒲熠星会停下,但蒲熠星没有。

他拒绝去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停下,转而问到:“你不去上课?”

“美术课,不上也罢。”郭文韬无所谓地答。

“不装好学生了?”

“好学生总是可以有一些,被允许的特权不是吗?”郭文韬眨眨眼,“就像即使是蒲老师你,也总是会答应我各种要求。”

哪怕那些是蒲熠星绝对不想做的。

但他都做了。

他们发生关系已经好几次了。当然每次都是郭文韬提的,因为那该死的协议,他就算想要推拒,也无法推拒。

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说不,乱搞的对象就会是其他人了,那他宁愿那个人是自己。

所以郭文韬也清楚地知道,蒲老师一定会答应。

于是他一次次无理的要求,不管地点离谱到什么地步,他都会笑着,看着他的蒲老师在短暂又漫长的迟疑后点头。

比如这次的厕所,上次的教室,上上次的图书馆……

蒲熠星不太明白为什么郭文韬每次选的地方都是这样容易被发现的公共场所,更别提自己就是这么撞见的。他是拒绝不了,但他知道他再不能这么无止境地陪他荒谬下去。

“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什么意思?蒲老师要反悔?”

“我是说,至少不能再在像学校这么危险的地方了。”蒲熠星说,“既然我遵守了你的约定,为了公平,你也应该答应一下我的条件。”

郭文韬穿好裤子看着他,片刻后才回答。

“好啊。”他轻快地说,“那下次我们就去蒲老师的家吧。”

蒲熠星轻轻皱眉。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算是比以前能读懂郭文韬一些了,看着他眉眼弯弯,依稀感觉到他应该又是在盘算着什么。

但他只能默许下来。

他想,他可能只是后悔,自己没能找到一个能更好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吧。

他的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此刻,蒲熠星正戴着眼罩,被绑在自家的椅子上。

他不知道郭文韬又在捣鼓什么。他把郭文韬带到这一室一厅本就不大的卧室里,郭文韬环视一圈后对他说了句还不错,就从包里拿出眼罩和绳子。

大概又是想玩什么play,蒲熠星暗想,但他也只能配合,毕竟来他家就是做这事儿的。

眼前一片漆黑,手被反绑在椅背,他只能听见郭文韬好像是又从包里拿出些什么东西,在桌子上摆弄一阵后,才感觉到他重新回到自己面前。

他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是郭文韬的手指抚上他的嘴唇,勾勒着他的唇线,来来回回轻轻摩挲。

“蒲老师。”郭文韬开口,声音有些朦胧,“舔它。”

被小自己5岁的未成年命令是何等地耻辱,但被剥夺视野的蒲熠星,心里竟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亢奋,只在听到命令的最初身形一顿,而后顺从地缓缓张嘴。

手指在嘴里翻搅,他的舌头在郭文韬的指间钻来钻去,舔遍整根手指,伸进指间缝隙的最深处。黑暗使他的触觉异常敏锐,指节处突出的骨节硌在软软的舌肉上刺激敏感的味蕾,一阵阵奇妙的快感从小腹绵延而来。

郭文韬伸进三根手指,等全被舔得湿漉漉后开始在蒲老师的口腔里出入,一会儿指腹挑逗着舌头,又翻转过来抚弄上颚。若是他稍稍移出一点,老师还会意犹未尽地探寻上来,被绑住的身体微微前倾,留恋的舌头便卷着他,追随着他。

郭文韬看在眼里,暗爽的快意在心中膨胀。

因为眼罩的缘故,他看不见老师的眼睛,只盯着蒲熠星的嘴唇,那红润的柔唇细细腻腻认认真真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带着水润的光泽牢牢地吸引着他的目光。

他忽然想亲他。

他不避讳接吻,但他们确实还没有亲过。

只可惜现在亲不了。

蒲熠星看不见郭文韬,更加无从得知郭文韬内心的小九九。他只感受到郭文韬的手指操弄着他的口腔,自己还被绑着,脑海深处明明有个声音一直在喧叫着停下停下,可他竟置若罔闻依旧心甘情愿地缠绕上去。

他头脑发热,身子也发热,细微酥痒的痛苦快感在胯间堆积得越来越高,让他越来越搞不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一步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而自己又到底是在做什么。

不知是不是终于满足,郭文韬将手指抽了出去。指尖彻底离开唇沿,蒲熠星轻启的双唇渴求般情不自禁地想要再次跟随上去。

他听见郭文韬好像轻笑一声,然后传来那熟悉的声音。

“蒲老师。”郭文韬毫不隐藏他的笑意,“你硬了。”

堂堂的正直的老师,竟然舔一个学生的手指,舔硬了。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了,蒲熠星像坠入了冰窟,可身体竟因此又激起一阵悔恨与罪恶交织的快感,将裤裆撑得更高。

郭文韬蹲下来,直接解开蒲老师的裤子,将东西掏出来,而这东西的尺寸向来是最让他欢心的。

蒲熠星仍被绑着,在一片黑暗中,下身的触感鲜明得过分,几乎在那湿润温暖的手指触碰的瞬间就完全硬挺。熟练的套弄也早已掌握他的兴奋点,被无限放大的快感爽得他躬起身子,手臂却被拉扯在椅背后。

郭文韬扭头望了一眼屏幕,确认画面里刚刚好能拍下他们,又稍微转了下椅子,让他们能正对镜头。他回过头见蒲老师胯间的裸露胀得通红,于是岔开双腿直接坐上老师的大腿,将自己的裤子褪到腿根,只堪堪露出那白嫩的双臀。

他扭着腰用臀缝磨着那根硬挺的玩意儿,顶部便一戳一戳地抵上穴口,泌出来的腺液沾湿一片。然后他一手环着蒲熠星的肩膀,一手往下探去,握住对准。

“蒲老师放心,我来前弄过了,很软的,可以直接进。”

话音刚落,蒲熠星就进入到一个无比温暖又紧致的地方,整个过程因为失去视觉变得漫长又磨人,几乎是让他闷哼着享受完全程。

他动不了,大脑整个麻掉,只能任凭郭文韬自己掌握着上下的节奏,但箍紧的快感未减分毫,皮表的每一丝触感神经都疯狂地跳动着,比曾经的任何一次都还要让他失控。

在一次次被紧箍的快感中,他失控且自暴自弃地承认,他想,他非常想,近乎渴望地想一次又一次操进这穴道的深处,要一次又一次贯穿身上的人,将他打上自己的烙印,让他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

耳边是郭文韬细细的低吟,离得那么近又觉得好远。

他看不见他,但他好想拥抱他。

他张张嘴想说话,却感觉到郭文韬的两只拇指又伸进来,玩弄着他的唇舌。

“蒲老师想取下眼罩吗?”

郭文韬停下扭动的腰肢,在他耳边轻轻问。他动不了舌头说不了话,只好点点头。

“但是蒲老师,我建议,最好不要完全摘掉哦。”

蒲熠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坐在他身上的郭文韬已经伸手帮他摘下眼罩。他确实没有把眼罩整个摘下,而是又覆盖住他的口鼻。

忽然的光亮让他眯起眼,缓缓睁开后郭文韬还帮他把眼镜重新架上。

他恍惚一阵,发现郭文韬带着口罩,正疑惑,视线越过郭文韬的肩膀,这才看清对面桌上摆着的,是什么东西。

他们正在直播,屏幕里现在的画面,正是他被绑着,郭文韬骑在他身上,而他的鸡巴正插在郭文韬屁股里的样子。

不知是他的阴茎又粗了一圈,还是郭文韬又夹紧了他,震惊和快感同时冲撞上脑门,让他根本无法思考。

他只听见郭文韬说,“老师,你是要停下呢,还是我们去床上继续?”

蒲熠星想,别说什么要解决事情,事情根本就是越来越严重了。

不如说,妒火反而使你更加性奋。

你的手已经握住了你的阴茎,眼睛死盯着画面的同时,手也在本能地上下抚弄。

你不知道他们直播了多久,只看到画面里的男人躺倒在床上,而你的gggs骑在他的腰上背对着你,小屁股一扭一扭,被撑得浑圆的穴口就上下吞吐着男人硕大粗红的阴茎,操得水声噗噗。

男人的大手整个托举着白嫩紧实的臀部,似乎都要掐出指印,辅助着小主播起伏的动作。那手指还有意无意地往外掰着臀肉,让红嫩的穴口完全暴露在镜头下,而你看得清清楚楚,被肉穴含着的鸡巴上,没有套。

操。

凭什么,凭什么!

你再次咒骂出声,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说不清到底是快感更大,还是怒意更大。

你还注意到,这次直播的地点,并不是gggs一直以来用的那个房间。它看起来并不像酒店,就是一个朴素的卧室,既然不是小主播的,那就只能是那个男人的。

他们是在那个男人的床上做爱。

嫉妒使你疯狂,你抄起桌上准备好的飞机杯往鸡巴上套,跟着画面里的动作同进同出。耳机里是熟悉的稚嫩的呻吟声,却也夹杂着一些成年男性的低喘,你又爽又恨,幻想那个男人是你自己,是自己正在操着你最爱的小主播,聊慰你心中的妒恨。

你看着那根真正操着小主播的粗长鸡巴一次又一次贯穿本该只属于你的身体,那悦耳的哼吟也表明声音的主人正享受着这根鸡巴的服务。

画面里操干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猛,顶得小主播一颠一颠,啪啪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的呻吟声相互渗透。你知道男人是要射精了,要射进最纯最嫩的小主播的肚子里。

在最后猛刺的突入后,小主播仰起头享受着被灌满的快感,毫不吝啬地感慨出声,而你也在这一刻释放。

男人抽出鸡巴,小主播从他身上爬起。阴茎刚刚退出,便有白色的液体跟着流出来一汩,被镜头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

小主播毫不介意,终于转过身来走向屏幕,发泄过的小肉茎可爱地垂在胯间,没被遮住的双眼里尽是笑意。在屏幕黑掉之前,你看见在后方刚刚坐起来的男人身上也沾满白液。

高潮后的颓唐和空虚比此前任何一次都来势凶猛。

你瘫坐在椅子上突然明白,无论是你还是对面那个操得到gggs的男人,你们都不过是,他的玩具,他的猎物,他的俘虏罢了。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