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4)

物理准备室,蒲熠星把郭文韬按在窗边,两个人上半身都穿戴整齐,而下半身却无比黏腻地连结在一起。

郭文韬承认他是故意的。

课间时,他正在走廊和同班同学聊天,余光瞥见蒲老师正向这边走来,于是欣然接受其中一个男生对他的亲昵举动,被搂着肩膀半拥入怀里,神情暧昧。郭文韬本就性格温和,所以人缘也好,男生间勾肩搭背更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待蒲熠星走近,发现搂着他的男生正是此前对他投去过下流目光的学生时,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了了。

他眉毛苦大仇深地拧在一起,用一种堪称狠厉的目光盯着那个男生,话却是对着郭文韬说的:“郭文韬,放学后过来一下。”

那个学生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而他的物理课代表则不着痕迹地从那人的臂弯里钻出来,笑着点头答应。

然后,郭文韬不过是说了句“谁让老师最近都不愿意在学校”,就被蒲熠星从讲台操到课桌,又从课桌操到窗台边。

此时的外面还有些三三两两的学生不紧不慢地放学回家,虽然楼层是比较高,但如果有人远远地望上来,是绝对会发现他们的。

好歹是在教室,又正对着室外,郭文韬趴在窗户上捂着嘴扼制着自己的声音,承受蒲熠星略显暴戾的抽插。

刚刚躺在课桌上挨操的时候,蒲老师还质问他是不是违反了约定。虽然居高临下,但蒲熠星的眼神明显动摇,让郭文韬觉得好像一只想要迫切获得承认的小狗。

这让郭文韬暗爽不已,于是他收缩后穴,紧紧吸住老师,而后才笑着乖乖坦诚道:“没有,只有蒲老师,所以蒲老师要好好爱我才行。”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戳中了蒲老师,蒲熠星神色一暗就把他拉起来,换到窗边从后面压着他重新深深埋入,两人在一下一下的捣弄中无尽沉沦。

对郭文韬来说,蒲老师确实让他惊喜。

此前他从没有和成年男人做过,招惹上老师指不定有多少麻烦,只有那些精虫上脑的雏鸟学生才更好把控一点。

但蒲熠星真的不一样。

蒲熠星确实是老师,可不知为什么,他内心并没有真正把他看作老师,才心血来潮想说或许可以试试。只是这一试,竟然试得有些爱不释手。他本以为像蒲老师这样正直的人根本不会陪自己做这些事,一开始答应他,他也没有多相信,但没想到,蒲老师对他简直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甚至每次都超出他的期待。

所以,如果把成年与否视作男人的界限的话,蒲熠星其实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一切的体验对他来说也都是新鲜的。

掌控一个成年人?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于是不知不觉间,自己也忍不住想要更多。那些胆小又冲动的学生不敢尝试的地方,不愿尝试的玩法,蒲熠星全部陪他完成,更别说还有那些青少年根本比不上的那根东西。

他从没和固定一个人保持关系,而蒲熠星又如此对他胃口,以至于让他真的生出如果是蒲老师的话,不和那么多人做也没关系的想法。

蒲老师的每个反应都让他期待不已。他想,或许他是疯了,才会和蒲老师玩无套直播。要知道,他玩归玩,但唯一的要求是必须带套,而这样的他居然会愿意让蒲熠星内射,这不是疯了是什么。只是最后蒲老师的表现,让他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想看蒲老师贪婪地索取他的样子,想让蒲老师因为他丧失更多的理智,想让那双眼睛只缠绕在自己身上,还想让那双眼睛堕落在星光之下。

所以他是故意的,故意让蒲熠星看见自己在别人怀里的样子,故意说出那样挑衅的话,只为了看蒲熠星那紧张着自己一举一动的神情。

郭文韬一把扯过窗帘挡住两人的身形,最后射在墙上时,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不是蒲老师第一次主动上他?

郭文韬脱下外套,看着背部那一片湿腻的狼藉,皱起眉头颇有些埋怨:“老师还不如射里面呢。”

蒲熠星又开始后悔。他冲动了,而既然是冲动,自然是没有任何准备的。他看着被弄脏的校服外套,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对学生出手。

一阵猛烈的罪恶感忽然击中他,猛击他的后脑将他推下黑暗的深渊。他明白,他现在已经和其他那些人没什么两样了,而这件衣服就是他的罪证。

不过,郭文韬此刻好像并没太在意老师,仍在自顾自地犯难:“怎么办啊,这不能拿回家洗了啊,周一还得穿呢……”

蒲熠星从坠落感中回过神来,说不清自己的真实目的,只伸出手接过那件衣服:“我拿回去洗吧,周一带给你。”

郭文韬一愣,随即笑道:“也是,谁让上面的是蒲老师的东西。”

蒲熠星没接他茬,沉默地拿过来把弄脏的部分遮在里面,搭在手臂上,但郭文韬好似并不想放过他。

“不过,周一上学的时候给我,蒲老师不怕被怀疑吗?”

他说话的样子,和此前每一次打小算盘的时候一模一样,蒲熠星颇有些戒备地看着他。

“你想做什么直说。”

如此干脆的问话,听得郭文韬一时愣住,然后才忍不住哈哈地笑出声来。

他是真的很喜欢蒲老师充满犹豫又对他无可奈何的眼神。

是说,也许,变得贪婪的是他自己也说不定。

他弯着嘴角贴上去挽住蒲熠星空着的那只手臂。

“我们去约会吧,蒲老师。”

他们约在一家书店前见面。

当天是周日,郭文韬穿的自然不是校服,而是一件粉色的兜帽卫衣,下身是一条九分裤,踩着双低帮帆布鞋,刚刚好露出脚踝。蒲熠星刚到的时候多看了好几秒,才把手中提着的纸袋递给他。袋子里装着郭文韬的外套,但郭文韬并没有很在意,只拉着他往书店里走,说是想买几本书。

蒲熠星从没和他在外面见过。他们见面的地方不是在学校,就是蒲熠星家里。说实话,他确实根本不了解生活中的郭文韬是什么样子,每次和郭文韬待在一起时,他都有一种见不得光的窒息感——他们的确是见不得人的关系。

所以,“约会”这两个字,诱惑力实在太大。他做梦都想挣脱出这种罪恶的压迫感,于是在听见去“外面”时,明知道自己肯定会后悔,他也还是点头同意了。

之前郭文韬去过他家几次,他并不是第一次见郭文韬便装,但毕竟是第一次在外面见面,总是会有些不一样的心情。即使没穿校服,少年身上依旧充满着朝气蓬勃的学生气,话语间也就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有着和一般男生一样爱听歌爱踢球的普通爱好,让蒲熠星重新意识到他不过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蒲熠星帮他提着纸袋,自然地跟在他旁边,自然地聊天,自然到让蒲熠星都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们不再是师生,更没有什么不齿的关系,这真的就是个单纯又普通的“约会”。

如果事情只进行到这里,几乎可以称得上美好。

他第一次感受到,在郭文韬身边时,他的呼吸可以如此舒畅。

在陪郭文韬上上下下逛了几大圈从书店出来后,蒲熠星手里的纸袋多出不少,他掂掂手里的重量,哭笑不得:“……所以我是来当苦力的?嗯?几本?”

“不要这么说嘛蒲老师,顺便而已。”郭文韬亮出一个得逞的笑,看得出来也很高兴,又指指不远处的一个招牌接着说,“那里才是我们今天的主要目的。”

看着蒲熠星的他笑盈盈的,阳光下的笑容美好得是蒲熠星最抵挡不住又拒绝不了的模样。

事情当然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约会那么简单。

蒲熠星大概有察觉到郭文韬的一些癖好,所以那天才会移到窗台边上。而从郭文韬当时异常兴奋的反应来看,他的猜测是对的。

因此,在他听到郭文韬对KTV的服务员说要一间隔音好沙发大的房间时,他竟然没有觉得很意外。

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有代价的。

现在,就到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他还没唱几首,郭文韬就将他手里的麦克风抽走,悠悠地对他说:“蒲老师还真的是来唱歌的啊。”

他边说边骑上蒲老师的大腿,环着他的脖子继续问:“东西有准备吗?”

蒲熠星看着他没说话,沉默间只有伴奏依旧在房间里径自地播放着,郭文韬也就等着他,等到曲子都差不多要播完,蒲熠星才认命般的从裤子兜里拿出几个套和袋装润滑剂。

郭文韬勾起嘴角,眼睛都笑弯了:“蒲老师现在准备很充分了嘛。”

他接过套子撕下一个攥在手里,从蒲熠星的大腿上滑下去,正正好好跪在他腿间。

拉开裤链的全程,郭文韬都没有用手。他单用牙齿和灵巧的舌头便解开了扣子,又叼着拉链慢慢下拉,脸颊几乎已经贴上那鼓起的饱满。

他隔着内裤亲上去,又含又舔,还抬起眼饱含情欲地看向蒲熠星。过于刺激的视角和粗糙布料的摩擦让蒲熠星立马又硬挺几分,而就在嘴里的东西一旦有任何变化,郭文韬都分毫不差地感受得到。

他抿嘴笑着看着蒲熠星,咬住内裤边把最后的束缚轻轻一拉,已处于最佳状态的粗硕性器直接弹了出来,肉茎径直拍在郭文韬的脸上。

郭文韬也不恼,索性伸出小舌舔舐柱身。勃发的阴茎被舔得滴出前汁,郭文韬才把手里的套子用牙齿撕开。可他还是没有用手,而是将还在扁平状态的套子竖着置于薄唇之间,柔嫩的舌尖抵上套子中心部位,顶出一个小尖儿。他自始自终都看着蒲熠星,漂亮的瞳眸始终闪着让人迷失的光晕。

就在蒲熠星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瞬间,郭文韬低下头,舌尖隔着薄薄的套子抵上蒲熠星的顶端,然后随着越吃越深,唇舌舒展开套子,就这么一含到底,套子也完美地带在蒲熠星的阴茎上。

蒲熠星被这精湛的口技激得又一阵眩晕和失控,过程中情不自禁地覆上郭文韬的后脑,一半是郭文韬在主动深入,一半是他施力迫使。郭文韬的身体本来就还在青春期发育,脖子精瘦而纤细,此刻被他粗大的东西给涨得不成样子。

他压着他在最深处停留几秒,被极端紧致的通道挤压出的快感差点让他失了分寸,惊得蒲熠星连忙松手,阴茎从郭文韬的嘴里慢慢滑出。

郭文韬用手背抹抹嘴角,低咳两声道:“蒲老师别太过分。”话语虽是抱怨,但语气并没有多少不悦,更多的反而是调笑的味道。

给老师带好套子,他重新爬上蒲熠星的大腿,双腿岔开跪在沙发上,在老师面前缓缓往下拉自己的外裤。他动作很慢,尚只露出一点点,但蒲熠星还是注意到勒在胯骨上的布料,有些微妙的违和。

他脑子一嗡,立即伸手往下狠狠一拽,郭文韬娇嫩的挺立竟直接跳出来,上下晃动。

他不是没有穿内裤,只是,穿着的,是一件女式情趣内裤。

蒲熠星的太阳穴又开始疼。他再是有经验,也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穿过,何况还是个男的。细细的绑带勾着一圈荷叶边,竟衬得下身可爱起来,前面网着蕾丝,底部是镂空的,男孩圆润饱满的蛋蛋就从中露出来,粉嫩的阴茎也从这里钻出来翘着。

画面太过震撼,蒲熠星仿佛失语一般盯着郭文韬看了好久,才从喉咙里挤出干哑的声音:“你今天就一直这么穿着过来的?”

“不然呢?”郭文韬反问,竟然还带着点得意的感觉。

“……”

蒲熠星再度失言,又像忽然领悟到什么,把少年的卫衣也往上一撩,在衣服下的,不是与内裤同套的胸衣是什么!

比基尼的三角形胸衣在乳尖的位置也正正好留出一条细缝,男孩微微坚挺的小奶尖儿就夹在其中,透过蕾丝还能看见粉色的乳晕,偏偏郭文韬还毫不羞耻,享受着蒲老师此刻无言的目光洗礼。

“我在想,老师原本是不是喜欢女人的?”他说。

蒲熠星会回答他才有鬼了,就算是,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他被眼前的景色晃得头昏脑涨,缄默中他身子一侧,将骑在他身上的郭文韬猛地掀翻在沙发上。

“唔哇、!”

猝不及防,郭文韬头撞在沙发上,还好足够柔软倒也没多疼。蒲熠星顺势将他的九分裤整个脱下来随便一扔,拽着今天从见面就开始勾引他的脚踝,提起来向前压,几乎要将郭文韬对折,腰背都半悬空,露出整个臀部。

郭文韬被压得有些不能动弹,正想问蒲老师你要干嘛,却发现蒲熠星正盯着他的屁股看。他顿时收了声,心中好笑。

他当然知道蒲老师在看什么,这件情趣内裤,是后面仅用一根线串上一串珍珠连起来的丁字裤。

镂空部分正好将蛋蛋束起,而那串珠子就卡在臀缝里,恰恰好遮挡住圆润红嫩的洞口,稍微动一动,都会在穴口周围摩擦,白色的珍珠衬得正微微翕合的后穴更显得诱人美味。

所以今天一整天,包括在街上,在书店里,郭文韬在那身普通的衣着下一直穿着这套内衣,蒲熠星觉得下半身都要炸了。他的阴茎甚至肉眼可见地抖动了几下,明显又兴奋不少,而躺在沙发上观察他的郭文韬自然也发现了。

“蒲老师,想什么呢。”他笑。

“什么意思?穿成这样。”他问。

“唔……弥补一下老师?”他答。

他俩又在沉默中眼神纠缠一阵,这次是蒲熠星低头率先结束了这场eye fuck。

紧接着郭文韬惊呼出声,因为蒲熠星撇开那串珠子,直直地舔了上去。

他不是没有被润菊过,只是因为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回忆,他很少要求别人这么做。可蒲熠星主动地舔他的菊穴这件事本身,带给他的冲击,就足以抵消掉其他任何事情。

蒲熠星的手臂还压着他的腿,他整个人就呈现着亮出肉穴供君品尝的姿态。而蒲熠星的舌头那么柔软灵活,他当然知道,就像舔他手指那样,一边舔弄着褶皱一边往深处探。

“唔……啊、……呜嗯……”

穴口被舔得更加水润柔嫩,鼻梁还蹭上他的蛋蛋,郭文韬禁不住地哼吟出声,带着重重的鼻音,在密闭的空间里合着伴奏一起在房间里回荡。

如此美妙的声音怎能被掩盖,蒲熠星腾出一只手调小音量,却也没有停下舔弄。他在刚才忽然领悟到,郭文韬永远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地再来见他,对于这样一个近乎可爱的举动,他如何能不爱?

舌头越舔越深,绕着圈舔着内里的软肉,激起郭文韬难得生涩的反应,倒是让蒲熠星倍感新鲜,像是终于找到一个他没经验的地方,于是更加卖力地舔。郭文韬有些快要受不住这样的抚弄,嗯嗯啊啊的,但说出口的话还是不饶人。

“蒲、呜…蒲老师……啊、还会这个……”

蒲熠星根本不理他的口是心非,听着悦耳的呻吟,要把穴口都舔化似的又舔了一阵,舌尖才从穴里退回。他直起身,脱去上衣。

他指了指自己被郭文韬用嘴戴好安全套的阴茎。

“哪比得上这个,不是吗?”

郭文韬躺平在他身下,望着高高在上的他,眼里全是按捺不住的满足和兴奋。

不愧是隔音效果最好的包间,没有任何人知道在这间房间里发生着什么。

郭文韬两条腿都被扛在蒲熠星的肩上,臀部悬空,而蒲熠星托举着郭文韬的屁股狠狠地往里打桩。他并没有脱下那件情趣内裤,而只是把珠子移开后就顺畅地插了进去。那根细线带着弹性,于是珠子又弹回去硌在蒲熠星的肉茎上,随着他的动作磨蹭着茎身,蒲熠星快活得死去活来。

即使带着套子,龟头边沿那明显凸起的存在感实在是太过强烈,刮着郭文韬穴内的软肉进进出出,蹭过那处时更引得郭文韬阵阵颤栗。他受不了地扭动身子迎合粗蛮的抽插,下身被固定在蒲熠星的胯部,上半身随着被撞得破碎的呼吸起伏。

卫衣被卷得老高,那件比基尼也没有脱,细缝就夹着乳尖儿蹭来蹭去,让红尖尖越来越红越来越挺,简直就是引诱人去采摘。

蒲熠星明明正操着,却看得眼睛都充血了。他放开郭文韬的臀部,又往里探进,将屁股牢牢钉在半空中,在深处浅浅地律动,粗大的茎身左右都磨着前列腺,磨得郭文韬都要神智不清。

他腾出的双手从下方探进胸衣的下围,直接揉捏上那对平坦的小乳,手指捻起整个乳晕磨搓,一边揉还捏得高高的,看起来当真像女孩子的贫乳一般。等揉得小奶都有点儿恢复不了了,蒲熠星才真正捏起奶尖儿细细揉搓,指尖刮刮顶端,惹得身下的小淫娃又颤了两颤。

“啊、哼……唔不……呜呜、要、……”

郭文韬被捏得声音都变了调,哼哼唧唧像是在说话,又像只是在呻吟,躺在沙发上任由蒲熠星玩弄。每捏一下穴肉就绞紧一次,蒲熠星插在紧致深处舒爽地挺动,享受着樱桃籽般的小颗粒在掌心划来划去的酥痒感,简直是他这辈子最爽的一次体验。

这个略显辛苦的姿势甚至能让郭文韬直观地看到他是如何穿着内裤被操的。或许穿着情趣内衣性交真的就是让人兴奋,还在KTV这样的地方,搞得两个人都有点儿欲罢不能,理智纷飞。郭文韬无意识地张开小嘴维持混乱的呼吸,蒲熠星一定是脑子坏掉才突然想要连他的呼吸也要侵占。

他已经俯下身,可不知为何在途中突然改变了主意,唇没有落在唇上,而是往胸口吻去。蒲熠星手背一挑终于将内衣翻上去,整个胸部完整地露出来,两手同时爱抚揉捻,还含住一颗细细地舔咬起来。

舌尖逗弄着他的乳珠轻碾缠绕,唇齿间又嘬又咬,手指也在挤捏,似要把胸乳都吸大。蒲熠星的舌头能挑起郭文韬所有的欲望,他沉溺于蒲熠星的舔弄,情不自禁地挺起胸把乳尖往他又湿又暖的嘴里送,娇喘不断。他的腿也终于被放下来,蒲熠星分开他的双腿挤进去,还在细细碾磨着他的前列腺。

被箍在底部镂空处的阴茎也又痛又爽,抵着蒲熠星的腹部摩擦,逼人的快感源源不断地从尾椎处冲击大脑,胸前也又酥又麻。他闭上双眼仰起头,在高潮的顶点全身痉挛。

精液射得两人腹间一片黏腻,他的菊穴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收缩,蒲熠星忍耐得辛苦,才没有被缴械,依旧保持着粗大硬挺撑满他的腟内。

郭文韬回过神来,或者也没有,伸出手抹抹自己的肚子上自己的精液,又向下按了按,甚至能直接摸到蒲熠星在他体内的那根东西。

那根让他如此舒服的东西。

蒲熠星也感觉到来自外部的挤压,没忍住低喘一声,便听见郭文韬说:“你知道吗老师。”

“从来没有人到过这么深的地方。”

他是笑着看着他说的,还一边继续揉按着被侵占的地方,蒲熠星差点就爆了。

抽插瞬间猛烈起来,几乎全部退出再全部操进,次次攻上那点,顶得郭文韬刚刚才发泄过的小肉茎又充起血来。

蒲熠星重新撕开一袋润滑剂,全部淋在洞口,捣弄更加顺滑起来,噗嗤噗嗤的水声不断,插得小文韬叫个不停。他顺手又拿起被随手放在一边的话筒,对准两人交合的地方,打开开关的一霎那,被放大的淫水声顿时充满整个包间。

把话筒对好位置放在沙发上后,蒲熠星抬手按上郭文韬的腹部,仿佛在隔着肚皮撸鸡巴,同时更压缩了内部空间,贴着前列腺更紧了,根本就是无时不刻地操弄着。

伴奏完全被掩盖,房间内充斥着咕啾咕啾的淫靡水声经久回荡,还夹杂着郭文韬越加兴奋的哼叫,好好的包间简直变成了两人的专属炮房。

“喜欢吗?”蒲熠星问。

这蒲老师,真的,太他妈合他胃口了。

“啊……啊、!……嗯…!”

耳边全是自己被操的淫乱水声,被捣碎的声音根本无法支撑他说完一句话。他只张开双臂拥住蒲熠星,收紧穴肉,将蒲老师的整根狠狠卡住,死死绞紧。

在他咬上蒲熠星的耳垂时,蒲熠星终于释放出所有的爱欲,脑袋陷进郭文韬的颈弯,在他的侧颈留下第一个属于他的红痕。

郭文韬歪着脖子,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查看自己脖子上的红点。

镜子里的他笑得颇为得意,把高领放回去将意图彰显主权的痕迹盖好。

这印记好几天都还没有消下去,郭文韬灵光的小脑瓜又开始盘算这次该怎么调戏调戏留下印记的人。

是说蒲老师再次超出他的预期。本来只是想着既然老师不愿在学校,他又不想在家里,不如试试去外面玩,没想到蒲老师也可以这么敢玩,玩得又疯又爽。

他本来心情极好,可就在离办公室还有几米远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从办公室里出来。

郭文韬整个人像被冰冻在原地,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冰。

那个人向他这边望来,显然是也看见他,并认出了他,向他缓步走来。

他想跑,可他一动也动不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那个人走到他面前,咧开一个和郭文韬记忆里一模一样的笑。

“郭文韬?真巧啊,原来你考上这儿了。”

原来他根本跑不了。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