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加班

七点半的时候,房门响起五下敲门声。

两长三短。

是他们约定的暗号。

蒲熠星打开门,看见门外的人还穿着一袭正装,提着公文包,有些面带倦色地看着自己。

他笑笑,把人拉进来,自然地接过他手上的包,问道:“吃饭了吗?”

“没有。”

郭文韬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答道,蒲熠星再次顺手地接过,帮他挂好在衣帽架上。

“那我先叫客房服务。”

他正想去打内线电话,却被郭文韬拽着手肘拉了回来。

“不用了。时间紧,先办事。”

话音刚落,一个稍显急迫却满含情欲的吻便落下来。蒲熠星从不拒绝他的投怀送抱,在他被拉着转身时就已经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将郭文韬拥入怀里。

他越搂越紧,抚上他的侧脸如他所愿地加深着这个吻,唇舌互相挑逗着,缠绵着,贪婪地汲取着对方的气息,连呼吸也不稳起来。

蒲熠星一边吻着,一边上手揉捏起郭文韬的臀部,手里西裤布料的质感让他爱不释手。他爱惨了穿着西装的郭文韬,被贴身剪裁的布料包裹的臀部,行坐间诱人的线条都展现得淋漓尽致。郭文韬被他揉得从鼻腔深处发出黏腻的鼻音,甚至有些胡乱地亲吻起来。他满足地将他带到床边,护着他的背将他推倒进柔软的大床。

宛如小别后终于相会的甜蜜情侣。

但他们不是。

郭文韬倒进床里,蒲熠星也跪着上床逐渐逼近,郭文韬仰起头,双唇再次相触又吻得难分难舍。他们急促地吻着移到床中央,蒲熠星抓着郭文韬的西裤兜把他往自己身上狠狠一拽,臀部撞上腰胯,惹得郭文韬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像是一只奶猫的在耳边轻唤,挠得蒲熠星一阵心痒。

他低头吻向他的颈弯,扯松他的领带,隔着衬衣揉捏他的前胸,轻薄的布料也掩盖不住略微突起的手感。

他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衣扣问道:“今天又是什么理由?”

蒲熠星的亲吻和抚摸又引起郭文韬忍耐的细微哼吟,在意识越跑越远之前勉强开口回答:“嗯……加,加班……”

蒲熠星轻笑一声“不怕被发现?”,手上却将他的衣服整件脱下扔到床脚,又去细细舔吻他裸露的上身。

郭文韬的呻吟再也抑制不住,伸手抱住蒲熠星的脑袋,将身体送往他的唇舌之间。

“啊……嗯、没关系,十点前,回去……”

断断续续的声音奶猫似的一下一下撩拨着蒲熠星的心口,挠得蒲熠星心尖儿都在颤,手已经移到他的胯间肿胀,隔着西裤情色感十足地抚摸起来。郭文韬主动地张开双腿,好似迫不及待想被侵犯一般。

“这么急啊。”他调笑道。

“……唔、嗯……”

这反应似是回答,又好像只是呻吟,但这并不重要。他们已经好些天没见了,不管是郭文韬还是蒲熠星,确实,都有点儿急了。

于是蒲熠星猛地将西裤和内裤一起脱下,郭文韬已经在滴水的玩意儿便跳脱出来直挺挺的。蒲熠星颇有些得意,想着要好好疼爱一番,遂将人翻了过来。

然而他的动作停住片刻。

“韬韬?”他有些促狭地问,“这是什么?”

他伸手往里按那插在穴洞里的东西的底座。座上还有个环,方便手拉。

“唔、啊……”

难怪,难怪今天怎么光是亲吻就让他这么热情,难怪仅仅是撞到臀部就让他情不自禁发出那样煽情的声音。

“韬韬,你不说的话,我就不继续了哦?”

蒲熠星的手指勾住底座的圆环,轻轻拉扯,但没有彻底拔出。

“啊、……呜!是……省、省时间……唔、就、想我,我弄好再来……”

过于羞耻的坦白,让郭文韬红透了脸,抓过一个枕头将自己埋进去。蒲熠星爽到不行,贴下去亲吻他熟透的耳朵,又勾引得郭文韬忍不住转过脸来和他接吻。

“嗯。韬韬真乖,我会奖励你的。”

说着,他解开自己的裤子,那坚挺炙热的硬物像是自己有意志般的,贴上紧俏的臀缝磨蹭,顶到底座又把肛塞往里挤了挤。

“那告诉我,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嗯?”

他在耳边循循善诱,郭文韬羞得支支吾吾。

“告诉我,我就把我这根奖励给你,你想要很久的吧?”

“唔……中、中午午休……嗯、在,在公司里……”

“哦~我们韬韬真是淫荡啊,在公司就这样玩?”

他勾着圆环,似往外拉却又没有用力,玩弄着肛塞,内里粗大的部分挤压着前列腺惹得郭文韬频频颤抖。郭文韬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撅着屁股像是无意识的低喃。

“阿蒲……快……快点……好不好……”

坦率的孩子总是值得奖励的。蒲熠星被这声黏腻的阿蒲叫得心满意足,手上用力一抽,肛口也被连带扯起些许,润滑得恰到好处的肛塞“啵”的一声被拔出,激起郭文韬一声惊喘。

“啊、!”

他紧紧抱住怀中的枕头又将脑袋埋进去,却依旧高高翘着屁股。他知道蒲熠星正在审视着他,而他为此而兴奋。

被扩张整整半天的地方已经暂时无法收拢,穴口大开,根本不需要往外掰,内里嫩红献媚的软肉就在眼前明晃晃地诱惑着蒲熠星。

他实在忍无可忍,以最快速度从床头拆开一个套子戴上,将灼热的硬挺径直插进去,一进到底畅通无阻,而终于获得宠幸的腔肉又瞬间将他紧紧包裹。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喟叹。

是的,他们不是情侣。

郭文韬本不是这样的。

他有美满的家庭,妻子温柔能干,两人工作稳定,收入不错,还有个八岁的儿子。他本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可现在他竟然有家不回,对妻子谎称加班来到酒店让一个男人操他,而这个男人,是他八岁儿子的英语家教。

郭文韬知道这多么地不应该,但一切都因为第一次见面时那短暂的对而视变得失去控制。

因为郭文韬其实就是这样的。

在他心里掩藏二十载的真实欲望,因为那双眼睛而再也抑制不住。他被那目光灼烧到一般几乎立刻就闪躲着移开视线,但身为同类的蒲熠星仅在这短短的2秒内便将他彻底看穿。

这让蒲熠星对郭文韬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一个渴望被同性征服,却竟然一次也没有尝过男性间的性爱,如处子般青涩而又早已成熟的男人。那么这样的一个男人,操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蒲熠星不太在乎所谓伦理纲常,他只在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他还没遇到过如此青涩又成熟的男人,若是放走岂不暴殄天物,忍不住想立刻让他在自己身下原形毕露。

于是在最初各怀心思的眼神相交后,蒲熠星开始故意试探和挑逗。话语间或明或暗的勾引,动作间有意无意的触碰,在独处时不断挤压侵入他的个人空间,故意让自己的呼吸在他鼻息间萦绕。

一开始郭文韬还有所躲闪和逃避,更加激起蒲熠星的征服欲,不过两周,在充满暗示性的引诱后,终于有一天郭文韬不再避讳地看向他,那暧昧眼神中流露出的悲怜和渴求,让蒲熠星更加笃定,这个男人正渴望着他。

蒲熠星知道,若是到了这个时候,那么只需要自己在某个时机撕破那条界线,这个男人就会乖乖臣服于自己。

然后就在那个午后,郭文韬或许是真的忘记,也或许是故意忘记,穿着正装回到家里拿落下的公司资料,而前来开门的是蒲熠星。

进门后,蒲熠星看着郭文韬的背影,那紧俏的臀部漂亮得可以说让他立刻就硬了。小男孩正在房间做蒲熠星布置下的习题,而郭文韬正穿着修身禁欲的西装,不需要任何过剩的妄想,蒲熠星直接拽着郭文韬一个闪身钻进厨房。

一触即发,没有任何解释,吻张狂地落下来。郭文韬只在最初似有若无地推拒了一下,对于男人的力气来说约等于没有用力,更何况在蒲熠星试图解开他的裤子时,他已彻底停止反抗。

妻子还在上班,儿子正在家里,但他却和自己孩子的老师在自家厨房互相摩擦着肉棒。从未体验过的性事让他头脑炸裂,完全任由蒲熠星的掌控随着快感随波逐流。

当他们在彼此的手里泻出来时,蒲熠星在他耳边再次低声诱惑到:“如果还想体验更爽的,你知道我电话的。”

他笑着亲了一下他涨红的耳朵,简单收拾后回到他儿子的房间,留下郭文韬一个人在厨房,在悔恨和欲望的漩涡里,逐渐下沉。

他们开始在酒店见面,最开始是郭文韬主动找他的。

固定的626号房,固定的两长三短。

在这个房间,蒲熠星给郭文韬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带来第一次痛快酣畅的性爱,显得自己二十多年的躲藏白费又可笑。

深埋二十年的欲望一旦被引爆,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他越发地沉迷于蒲熠星带给他的快乐,那是此前没有任何人给过他的。食髓知味的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背叛家庭,他便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唾弃自己,一个就爱被男人操的骚烂贱货。但即便如此,与蒲熠星的不伦关系却仍然持续着。

蒲熠星的确经验颇丰,让郭文韬一次次欲罢不能且越陷越深,同时他也爱死约在下班后见面的郭文韬,穿着西装送上门来让他操。

今天便是如此。

他们已有小半月没见,两人都有些兴奋得不能自持,蒲熠星没有了往常的一些温柔,操得都有些狠了。

但或许郭文韬正是喜欢这样的。跨出深柜后的每一次尝试都是新鲜且刺激的,他爱蒲熠星的温柔,也爱蒲熠星的蛮横,就像当初抓着他在厨房里逼他就范一样。他只需要被动的接受,这让他自己心里能好受一点。

蒲熠星双手钳住他的胯骨,狠狠地往里撞,撞得两团白肉都在摇晃地抖动,啪啪声响彻整个房间,连他的呻吟都要盖过。

被肛塞扩张整整一个下午,内里早就又湿又滑,肠液分泌得像淫水一样,濡得腔肉也软嫩待肏,肏入肉穴的巨硕凶器根本感受不到阻碍一般大进大出。然而一旦进去,那早已习惯欢爱的嫩肉又争先恐后地缠上来,绞紧着他吸着他,每一次都舍不得让他退出。

他坏心思地用肉头攻上那出硬块,顶得早已沉浸在爱欲里的郭文韬连连嗔唤。

“告诉我,”他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喃,“是肛塞舒服,还是我的肉棒操得舒服?”

“啊……啊!唔……嗯……”

郭文韬被大力操合得根本说不出什么话,蒲熠星也没指望他能回答,毕竟被操成这样,答案还不明显吗?

只是他没想到,外表如此清冷的郭文韬私下里竟然敢做这样的事。他操着身下衬衣凌乱半裸着背的精英男人,想象着郭文韬是如何在公司厕所把肛塞塞入自己体内的。

是不是有一边想着他一边撸,是不是一边润滑一边欲求不满地用肛塞操着自己直至全部没入?

他就是随便这么一想,他埋在穴道里的阴茎竟又硬上几分,把本就扩张过的肠道撑得更满更胀,肉茎直观地挤到前列腺的硬块,郭文韬浑身一颤,连声调都变了。

蒲熠星也是一阵舒爽,回神后颇有些玩味地笑道:“郭先生,你真的只是为了省时间才插肛塞的吗?”

“啊……唔!、”

“不是因为……你本身就淫荡得不行无时无刻想要被操吗?”

侮辱性的话语和身下的顶撞同时带来的刺激又惹得郭文韬一个激灵,酥爽地一抖。他将蒲熠星夹得更紧,死死箍住龟头,蒲熠星便就在深处磨人地细碾着。

“是不是,你坐着的时候就自己磨着,舒服得好几次都差点直接去了?”

他再次俯下身,咬着他的耳朵,穴内一阵痉挛。

“是不是,在公司的时候就想要我想得不行,想被我操得想疯了?”

“啊……呜、啊……”

郭文韬被激得理智荡然无存,偏偏只在深处碾磨的肉棒让他无法得到更愉悦的快感。他可能根本没去仔细思考蒲熠星问的是什么,只胡乱地嗯嗯啊啊回应着。

“是……啊、……想要你……快点、用力点……”

这一刻,蒲熠星满足得无以复加,猛地将他翻过身来,肉茎被绞得死紧,感受着肉壁180度的咬合,在又一次用力肏入的同时吻上他勾人心魄的红唇。

郭文韬和他上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蒲熠星曾在无聊的时候细细想过,更恰当地说,是回味过。

郭文韬是隐忍而禁欲的,可将他操开操化后,他又是坦荡而奔放的。他会坦诚地说出要求,会坦率地依附他迎合他,只为获取性爱的快乐。

而最最令他着迷的是,这样的郭文韬只有他一个人见过,或者说,郭文韬只在他一个人面前展现过不一样的自己。

这样的郭文韬只属于自己。

他的身体太有魅力,而所有可爱羞涩,却又大胆坦率的反应,又全是由蒲熠星亲手开发调教。

所以这样的郭文韬完完全全是他一个人的。

蒲熠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深地着迷于此。

他其实刚考上研究生,原是想利用暑假做做家教也不曾想会遇见这般尤物。本想着玩玩而已只放纵这个暑假,却没想到这个男人能令他如此痴迷,开学后不仅舍不得断掉,竟还续约了家教合同。

有过身体关系后他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甚至在有时郭太太好意留他吃晚饭时,他们会在桌子下肆意偷情挑逗。

郭文韬绝对是享受的,蒲熠星看得出来。

他的脚抵上对面那截白净的脚腕,再慢蹭蹭地往上撩起裤腿,郭文韬只抬头看他一眼便不动神色地继续用餐。他耳朵通红,眼神里隐忍又燃烧的欲火,他看得清清楚楚。

郭文韬有时也会回应他,反过来缠绕上他的小腿,这便是想要邀约的信号。

只是最近只有周末才可以借由家教课而短暂的见上一面,年关繁忙的工作和学业让他们在平时根本无法抽出时间。

终于,在好不容易能重获满足的现在,郭文韬躺在他身下用从没有过的炽热眼神湿漉漉地看着他,仿佛在说,怎么都行,快来操我。

蒲熠星神色一凛,想都没想就将虎口嵌入郭文韬的膝弯,不容反抗地抬高他的双腿后分开,又抓着郭文韬的双手从他自己的膝弯下绕过,然后抄起随手扔在一边的领带,把郭文韬的两只手腕结结实实地绑在一起。

经过这段时间的亲密相处,很明显郭文韬喜欢被动,也喜欢被掌控。被固定成双腿抬起放不下来的姿态,亮出肉穴任由人操的郭文韬既感到羞耻,却又止不住地更加兴奋,前端又颤抖着淅出水来,把蒲熠星吸得更往里了一点。

蒲熠星笑,轻拍一下那裸露的白嫩臀部,手掌再覆上去顺着臀肉轻柔地来回抚摸,引起郭文韬不自觉地轻哼。他微微掰着臀肉,不慌不忙地往里挺送。

这个姿势不再需要蒲熠星托举着他的屁股就能进得很深,每次深入都会在里面停留一会儿,用粗壮的茎柱碾压柔软的肠肉,翘起的龟头似乎都要顶到更深的结肠口。快感是灭顶又磨人的,深入浅出只让他的快感如潮涌般堆积却无法冲顶。

可他又无比眷恋体内充盈的感觉,那种饱胀感能带给他无与伦比的满足。蒲熠星把他的体内撑满撑爆,仿佛将他心里空缺了二十几年的黑洞也填满。

但被禁锢的羞耻姿势让他无能为力,纵使想要更多也只能任凭蒲熠星操弄。他不由自主地收拢手臂抬高双腿让股根翘得更高,让蒲熠星进得更深。

蒲熠星意会,加大力度操弄起来。因正面的体位,他上翘的阴茎总是能戳上敏感的那处,在有意的用力捣弄下,更是操得郭文韬兴奋地仰起头,阴茎直抖。

其实从一开始蒲熠星就发现了,郭文韬的前列腺当真敏感到天生适合被操。他无疑是幸运的,因为是他捡到这么个绝妙的男人,也只有他享用过这无比美味的男人。

他暗爽不已,咧出一个满足的笑容道:“郭先生,你看看你。”

“啊……啊!……嗯唔……、”

你看看你,在男人身下浪荡成这副样子,用后穴嘬着男人的肉棒吃得那么欢,阴茎抖得那么凶,被男人操得那么兴奋,哪还需要用前面。

看着那就快要被生生操射的阴茎,蒲熠星得意膨胀到极点。

你是天生挨操的料,就该在我身下雌伏辗转。

他嘲弄道:“你看看你这副样子,你还能给你老婆交公粮吗?”

“呜呜……啊……不……”

“你儿子知道你在他英语老师的床上尽显媚态吗?”

随着侮辱的话语,蒲熠星越操越狠,毫不留情地往敏感处顶,郭文韬被插得都有些疼了。

他是非常愧疚的,但他又无法放弃自己的欲望。或许是他将羞辱和疼痛当做一种惩罚,借此可以稍微抵消一点他内心的罪恶,但这样的惩罚又加剧他的内心龌龊的快感,舒爽的快意也越加迅猛,直奔冲顶。

他胡乱地喊道:“阿蒲……快、啊……要……阿蒲……”

他无法回答阿蒲的问题,痛苦和快感在高潮的顶端交织着。他被逼出眼泪只会无意识地喊着那个人的名字。蒲熠星被喊得爽到不行,在湿滑缠绵的甬道里猛攻,郭文韬完全失神,阴茎颤抖着,终于也如哭泣般泻出一股股精水。

高潮时敏感的肉壁也搐搦着,紧紧吸着蒲熠星不放。蒲熠星强忍着,待郭文韬射完,整个身体完全放松后,抵住肉穴的排斥强硬地继续插在里面,然后解开他手腕上的领带,将他的腿放下来。

还在享受余韵的郭文韬神志不清,双腿分开平躺着使不上任何力气,完全任由蒲熠星摆布。这时候他的穴肉都松软不已,蒲熠星趁着这最柔软的时候再次驰骋起来。

蒲熠星操得猛烈,不管不顾地在穴道里大肆操干。肉穴太过柔软,神经尚在云端的郭文韬几乎感受不到疼痛,只觉得那根粗壮像按摩似的捣弄得自己好好舒服。

完全没有控制力道的阴茎横冲直撞,蒲熠星将手撑在他腰侧疯狗一般挺送着,肉棒狠狠碾压前列腺,终于将还在顶峰神游的郭文韬给操回神来。

“呜……啊……”

他声音都有些喑哑,呻吟都气若游丝起来,却更惹人怜爱。

阴茎又一次用力过猛的肏入,充血敏感的柱身忽然感觉到一丝诡异的违和。蒲熠星敏锐地感知到,是套子给操破了。

他有些懊恼,他们一向习惯于带套,方便清理也不会留下什么容易被发现的痕迹。他不得不打算退出去,可终于找回些力气的郭文韬忽然双腿缠绕上他的腰。

他收紧双腿,眼里还闪着水光,声音缥缈得像棉花糖一样又软又糯。

“别走……就,就在里面……”

没有人能拒绝。

蒲熠星发狂一样,就着破掉的套子又往里操去。前端捅破那层薄薄的隔膜,能切实地感受到软肉的触感,炙热地吮吸包裹着他。

他们确实做过很多次,但第一次肉与肉的交融让两个人都全身过电般酥爽,所有的感官神经都往那处集中,一个除了挺腰,一个除了乖乖挨操便什么都想不了。

肠肉那么温热湿软,分泌的粘液被操进操出,连接处混杂着肉体相撞和淫靡水声不堪入耳,两人的喘息相互交织。

肆意爽快中即将冲顶的蒲熠星用力一挺,阴茎耸动,龟头终于吐出浓稠的白精,一汩接一汩地注入暖热的腔道。

被内射的快感决堤般的涌向郭文韬,第一次体验内射比他想象的还要更爽,生理和心理都得到极大满足。蒲熠星抽动的阴茎正撞上那处敏感,他明明还在不应期,尿道却奇痒无比,彷如高潮一般舒爽得控制不住地泄出一滩水来,在他自己的小腹上一片温热。

漫长的高潮爽得两个人都神情恍惚,好容易找回点心智后,蒲熠星缓缓退出,摘下破掉的套子随手扔掉。

他确确实实很久没做过,有时想自己弄弄却觉得怎么弄都不如同郭文韬一起有意思。这次久违地好好操过一番后,精液又多又稠,被下身的小嘴儿一点一点地往外吐出,好像怎么流也流不尽。

他欣赏好一会儿,才注意到之前郭文韬射出来的并没有多么浓,可想而知或许他今天真的在公司泄过。

“韬韬。”他带着笑意喊他的名字,俯下身去亲他。

郭文韬顺从地与他唇舌相绕。虽然性事让他舒服得不行,但稍微动动,身下就有东西流出的感觉还是有些羞耻。待亲昵够了,恢复力气的他便坐起身,用两指堵住还在往外吐露液体的地方,颇有些羞恼自己怎么就让他射在里面,还真的被他操到失禁。

他回头对还惬意地侧躺在那里,一手支着脑袋看他的蒲熠星说:“时间不早了,我洗个澡就回去。”说罢便起身往浴室走。

但行走间更加堵不住那流出来的精液。蒲熠星实在是射太多,郭文韬简直举步维艰,走一步,就有一汩顺着大腿流下来。

明明是一幕香艳的画面,但默默看着的蒲熠星忽然有些不高兴了。

每次和他做完后,郭文韬总是会先洗澡再回家,这无可厚非完全理解,放以前蒲熠星也一点儿不在意。

可今天,他突然不太乐意他每次都要洗澡,洗去自己染上去的味道后再回家了。

第一次留下东西,他不想就这么没了。

“郭文韬。”他喊他。

郭文韬回过头,眼神里竟然有些期待。

“如果今天你夹着我的精液回去,下次我就给你一个奖励。”

郭文韬愣在原地,精液又留下一汩,他猛地夹紧。

郭文韬趴回床沿,翘高屁股,好让里面里面的精液流不出来。

蒲熠星站在他身后,将重新洗过的肛塞抵上被操得有些红肿得合不拢的穴口。

被彻底疼爱一番的洞口很轻松地便吃下尖细的头部,随着直径越来越粗,穴口越绷越大,郭文韬难耐地哼吟出声。

到底是被好好开发过,里面也有精液润滑,肛塞最粗的地方滑进去后,穴口的嫩肉兀地自然聚拢,箍住塞柄,将肛塞死死卡住。

整个过程倒是并不费力,也没有多疼。蒲熠星往外轻轻拉了拉,确认塞好后,拍拍圆润的屁股,臀肉抖动。

“我们韬韬真厉害。”

他调笑道,但郭文韬站起来并不搭腔,毫无震慑性地用眼神剜他一眼,在蒲熠星看来反而有些矫揉得可爱。

郭文韬去浴室简单冲洗一番,出来后也不管躺在床上一脸坏笑的蒲熠星,穿好衣服裤子,重新回到精英白领的模样,不细看也很难发现那些被蹂躏起皱的痕迹。然而一身周正的西服任谁也想不到他身体里竟插着那种东西,看得蒲熠星觉得自己又要硬了。

等全部收拾妥当,郭文韬没打招呼,拿起公文包便开门。就在要走出去的时候,蒲熠星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停在门口。

“明天还加班吗?”

郭文韬头也没回,却夹紧身体里的东西,轻微一抖。

“……加。”

房门被阖上,蒲熠星倒回大床里。

反正房费也是郭文韬出的,一般约过后他就直接在酒店里过夜。

蒲熠星有些无聊地打开手机某宝。

唔,买个兔子尾巴的吧。

他想。

End

Bonus

就在蒲熠星快要无聊到睡着的时候,手机上终于发来一条信息。

是一张照片。

是在浴缸里,没有装水,拍摄者似是坐在里面,双腿分开一手护着关键部位。肛塞被丢在一旁,上面还残留着白液的痕迹,周围也滴着一些白色的粘稠液体。

蒲熠星勾着嘴唇,快速回复。

【真听话。下次奖励你。】

end…?

后文:《应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