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番外)

夜色已深,月亮低低地挂在夜空中,月光柔软。

寂静的街道传来一些声响,本没有多大声,却因为太过安静显得有些喧扰。蒲熠星打开后备箱,准备把郭文韬两件行李提出来,郭文韬也整理好衣服从副驾下来。他想去帮忙,可刚走两步就忽然停住。

蒲熠星刚把行李都拿出来,正想阖上后盖,却看见郭文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有些困扰的样子。

起初他也有些疑惑,没多想就开口问“怎么了?”,刚问出口便反应过来什么,话还没彻底说完便把最后的音节吞下了肚。

“流出来了……”

郭文韬看着他很干脆地答道,并没有觉得多害羞,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般。他夹紧屁股,说不上来是因为这感觉到底有些奇怪,还是因为他就是不想蒲熠星的东西漏出去。

蒲熠星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说出来,当下又一阵心痒。看郭文韬打定主意不想再走的样子,蒲熠星无奈地笑笑,认命地把行李盘回后备箱,关好锁上,然后走到郭文韬面前。

郭文韬已经不需要抬头才能看见他的视线了。他正在思考蒲熠星要做什么时,蒲熠星一个弯腰,牢牢圈住他的腰直接把他扛起来,屁股朝前脑袋朝后地挂在肩上。

突然失去重心难免慌张,郭文韬扑腾两下又感到有液体流出来,随即立马夹紧双臀乖乖就范。蒲熠星见他老实了也有些好笑,腾出一只手轻轻拍拍那挺翘的小屁股:“夹紧点儿。”

两人刚刚互通心意,加上蒲老师很少开这种玩笑,从不害臊的郭文韬竟然咻地一下脸都红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明所以。但反正是在背后,老师看不见,他无所顾虑地让耳朵继续发烫下去。

蒲熠星扛着郭文韬走得又快又稳。眼见着离车越来越远,最终被房门遮挡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郭文韬突然想起,不好,东西都还在行李箱里……

浴室里雾气缭绕,热腾腾的蒸汽让人有些缺氧,郭文韬手趴在墙壁上,整个身子都潮红发热,唯有瓷砖还带着微微凉意,让他不由自主地将上身贴上去。

身体里的东西已经流出不少,但还有部分残留在里面。上次做这件事已经是好久以前还是他自己清理的,而这次是蒲老师帮他,指法轻柔,将残留的精液一点一点套弄出来。

“嗯、哼……”

手指难以避免地会碰到敏感的地方,郭文韬有意无意地用鼻音轻哼,心里有些止不住地小欣喜。蒲老师当真射了好多进去,摆明了就是很久没有发泄过。而车里没有备着那些东西,刚才被抱进浴室时他睁着大眼睛视察一圈发现也没有一些相关用品,心里很是高兴。

但他不说,也不想向蒲熠星去求证什么,反正他就这么认为了,蒲老师没有过别的什么人,只不过高兴的心情总是藏也藏不住的。

“蒲老师……射好多呀……”他故意道。

蒲熠星停下清理的动作,因为热气面色也有些泛红。他抬眼看了看那个撇头回来望着他的小脑袋,怎么可能读不懂他眼神里的小得意。

他有些无奈又觉得有些可爱,退出手指往他撅起的小屁股上轻轻一捏,话语间带着些笑意:“好了,差不多干净了。”

水量开得小,蒲熠星拿着花洒往穴口最后冲洗一下,便让郭文韬转过身来。

“水放好了,你先进去泡吧。”

他们一边开着浴缸的水龙头一边清理,等清理完,浴缸的水也差不多放满。郭文韬看看浴缸,又看看蒲熠星。

“老师和我一起泡吧。”

这不是一个提议,这是一个祈使句,郭文韬根本不等蒲熠星的回应,不由分说地拉着蒲熠星往水池子拽。他是全身赤裸,但蒲熠星还穿着件裤衩,猝不及防被他拉进去,只好由着他,脱下湿掉的内裤跟着一起泡。

两个近一米八的男人泡一个浴缸着实有点窄,但好在美国尺寸多少也比国内大一些,不至于装不下,更何况说不定郭文韬还希望越挤越好。蒲熠星背靠着池壁,郭文韬便窝在他怀里动来动去,最后找到个舒服的位置,心安理得地躺在蒲熠星胸口,已经濡湿的头发撩得蒲熠星的心口痒痒的。

他长手一伸,拿过洗发露挤在手掌上,轻轻抹开后便覆上郭文韬湿漉漉的脑袋。

温柔又不失力道,十指在发间穿梭,按揉着头皮,不一会儿白白的泡沫沾满脑袋,连蒲熠星的手也没入进去。

郭文韬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别人帮他洗头是什么时候了。蒲老师的手指一如既往地让他觉得安心和舒适,指尖带着泡沫绵软的触感,仿佛要柔软到他心里一般。

“头稍微仰一点。”

蒲熠星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他轻轻地仰头,那手掌便覆盖上他的额头将前面的刘海也捋上去,缓缓地揉搓。郭文韬情不自禁地闭眼,指腹在头皮上缓和地游走,酥痒感从天顶传遍整个背脊,心里也暖洋洋的。

他享受着蒲熠星的五星服务,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和过激运动后的疲劳仿佛都消失不见。蒲熠星有意按着一些穴位,挤按后脑勺时甚至让郭文韬舒服得哼出声音。

“啊……蒲老师,很会啊。”他闭着眼,由衷地夸道。

蒲熠星笑,按着他的太阳穴,最后揉了几下泡沫中很是舒软的头发,拿过花洒替他细细地冲洗干净。

“以后,就不用叫蒲老师了吧。”

这么说着,只见仰起头的郭文韬忽然睁开眼,他急忙关掉花洒。

“那叫什么?”

郭文韬就着姿势仰着头看他,眼睛眨也不眨地问。

那双眼里闪烁着永远澄澈的光,蒲熠星忍不住低头亲吻他的眉心。

“叫阿蒲吧,朋友都这么叫我。”

被吻过的眉心微微皱起,蒲熠星有些意外郭文韬会不太乐意。

本来坐在他胯间的郭文韬忽然转过身来,改成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池里的热水哗哗地被荡得溢出不少。

他伸手环住他的颈脖说:“不要。他们都叫你阿蒲,我才不要跟他们一起叫。”

到底还是个孩子心性,蒲熠星有些忍俊不禁道:“好好,那你想叫什么?都听你的。”

郭文韬似乎想都没想:“我就叫你蒲老师。”

他看着蒲熠星话语一顿,然后凑上前去往那唇上狠狠一碰。

“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蒲老师。”

他说着,双眼弯弯,漂亮的唇形翘起了最得意的弧度。

水温刚刚好,肉穴的柔软度也刚刚好。

虽然许久未被采摘,但刚刚经历过一次激烈的性事,又被仔细温柔地清理过,泡着热水,郭文韬全身都很放松,菊穴也是柔软异常。

郭文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凑上去又和蒲老师亲个没完没了。蒲熠星一边回应着他,大手揉着他的屁股,指腹轻轻抚摸那软嫩的入口。

刚才郭文韬在他怀里乱动的时候,敦实的小屁股根本是故意蹭上他的胯间,蹭得蒲熠星早就有些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帮他洗头压下冲动,结果这小混蛋又来煽风点火。

“这么久没有见面,一次哪里够啊。”

只这么一句,蒲熠星被轻而易举地撩动,掐着郭文韬的臀瓣让他更靠近自己。郭文韬分开双腿,半坐半跪地在他身上,缠人地吻着他,早已挺立起来的阴茎正抵着蒲熠星的腹部。

他不安分地前后扭动着腰,粉嫩的性器往蒲熠星肚子上蹭,蒲熠星的坚挺也正好陷进那臀缝里,时不时掠过穴洞,被摩得好生舒服,硬得通红挺翘。

已经被好好疼爱开拓过的肉穴不再需要过多的准备,蒲熠星轻轻往外掰一掰,便有热水咕嘟咕嘟地渗进去,从没有过的感觉让郭文韬一个激灵。

他也是第一次体验在水里,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连亲吻都停下了。随后那再熟悉不过的坚挺硬物便抵在穴口,他立马回悟,配合着老师的托举缓缓降下身体。

再度被撑开的肉穴急不可耐地便要吞吃下它最喜爱的壮硕肉茎,似乎又有温热的水从推进的缝隙中涌入。郭文韬兴奋地仰起头,咬着下唇,感受着体内被逐渐挤压填满的充实快感。

蒲熠星进得缓慢,粗大的茎身跳动着慢慢侵入,辟开狭窄的甬道,将内里的水和空气逐一挤压出来,冒着小泡浮出水面。

待全部没入,蒲熠星抱着郭文韬没有动作,像是在回味进入的过程一般,片刻后才仰头往他脖子上亲一口。

“韬韬真的好紧。”

不知道是不是心意相通让蒲老师没了些顾虑,说话越来越不害臊,郭文韬本来就被蒸汽熏得通红的脸蛋儿竟然还能更红,内里又紧致上几分,夹得蒲熠星一声闷哼。

“韬韬里面好舒服。”他一边说着一边亲他的脸颊,开始缓缓向上挺动,“韬韬一点儿都不松,而且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

他很是照顾郭文韬的感受,每次往上顶都恰好顶到郭文韬喜欢的位置。郭文韬舒爽得小声哼哼,听着他说的那些话,忍不住又想要掉泪。

真是的,刚找回哭的感觉就要哭个不停嘛。

他心里酸酸的,可不想再哭唧唧,于是又向蒲熠星索吻,而他的蒲老师自然全盘接收。

浴缸里确实有所局限,但借着些浮力,这个姿势倒也不会太过辛苦,蒸腾起的雾气更加重暧昧的氛围,水下的动作更是让淫靡的噗嗤水声响彻整个浴室。

“哼呜……啊……”

郭文韬轻哼着,在密闭的浴室里甚至都形成回音,跟着水汽一起回荡在整个空间。他基本上不再用力,全凭借蒲熠星的动作和浮力上下吞吃着肉棒。

蒲熠星的顶弄实在是太温柔,没有哪次像这样,只专心碾磨着对方舒服的地方,一心一意地讨好和服务,让郭文韬不断地攀上愉悦的顶峰。他护着他的腰臀,细细地吻着他的颈脖,随着起伏舔吻上锁骨和前胸,含入一颗小尖儿用舌头甜蜜地缠绕挑逗。

小尖儿被灵巧的舌尖拨弄着,一阵阵酥痒感瞬间传遍全身。郭文韬开始大口地呼吸,挺着胸把自己往老师嘴里送,而身下含着老师的性器,肉壁本能般张弛有度地吮吸着。

他们本就因为两情相悦而情动难忍,满含着压抑好几年的情意,快感一波接一波源源不断地向两人袭来,折腾得浴缸里的水又溢出不少。

完美契合的肉体让他们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对方的状态,郭文韬的阴茎在两人腹间挤压磨蹭,贴着蒲熠星的腹部蓄势待发。在身体里操弄的圆硕肉头尽抵在敏感处来回顶弄,不多时,便有一股白浊从那顶着蒲熠星的小孔眼儿里涌出来,慢慢在水中晕开。

郭文韬从不知道原来性爱可以这么温柔,仰着头无声地呻吟着,高潮中失去重心往下一坐,将蒲熠星的性器吃得更深。穴道随着射精紧缩,绞得蒲熠星低喘着再忍耐不得,积攒已久的欲望全部都是属于郭文韬一个人的。

他们不得不又洗了一次。

大概是再次发泄过和泡太久,郭文韬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累得完全不想动,乖乖等蒲熠星帮自己擦干身体,四肢像一只章鱼一样死死缠在蒲熠星的身上。

蒲熠星本人倒是很无所谓,不如说其实还挺乐于这样。他稳稳地抱起怀里的小朋友走回卧室,又稳稳地把他放倒在床上。

他正欲抽身再去拿毛巾擦擦他的头发,哪想一双长腿紧紧地箍住他的腰部,根本走不了不说,还把他往下压。

 “老师……”

郭文韬还光着身子,他自己也只围着一条毛巾,彼此的重要部位贴在一起,含义不言而喻。

“不行,你今天不能再做了。”蒲熠星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不是他不想,只是郭文韬才刚刚重新开荤,如果突然这么猛烈,蒲熠星担心他会受不了。况且,刚才在车上是操得狠了些,又没有润滑,在浴室里纵然是被挑起欲望,也因为害怕伤着他,更是极尽温柔体贴。

年轻人或许会贪图享乐而不管不顾,但他得负责。他是想让郭文韬开心,但也不能事事都由着他胡闹。

郭文韬噘着嘴,手脚也搂得更紧了,故意用光裸的下面去蹭蒲熠星的胯间。

“可是我还是想要老师,才两次哪里够嘛……”

“……”

不得不说这故技重施的引诱当真特别有效果。这么久没见,只两次那当然是不足以填补满三年的空缺,两个人其实都意犹未尽。被拱火的蒲熠星小腹又是一紧,微微顶起毛巾。郭文韬哪里会感觉不到,笑嘻嘻地凑上去乘胜追击地索吻。

要不是蒲熠星意志力足够强大,或许就真的被这勾魂的舌吻给迷得答应下来。好不容易哄着亲完,轻言细语道:“听话,你今天刚到,飞这么久还做了两次,不累吗?

“不累!”

郭文韬答得飞快,让蒲熠星无奈地笑起来。

他哪里不累,刚刚在浴室里都快要睡着了,可是他现在就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休息上,就是想缠着蒲老师尽可能地亲昵。

蒲熠星自然明白小朋友的心思,只好换个角度重新哄着:“可是刚刚才洗干净,难道你还想再洗一次?”

“唔……”郭文韬被问住,似是认真思考一阵,眼睛亮亮的,“那,戴套,我们可以戴套。”

他咽了咽唾沫,试探性地问道:“老师……有吗……?”

蒲熠星怔住,没有回答,郭文韬忽然有些后悔把这个问题问出来。

他干嘛要问,不是只要自己认定就行了嘛。郭文韬很是懊悔,连忙找补道:“我,我其实带了的,只是在行李箱里……可以去拿……”

如果当真没有,那直接说没有就好了嘛,蒲老师这样迟疑,那肯定是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他就不该问,老师肯定也不想让他知道的,他怎么能让老师犯难呢。

他还有些怄自己的气,却没想到听见蒲老师噗嗤一声笑。

“你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他调笑道,俯下身亲亲一直抱在怀里的郭文韬的眼睛,郭文韬不明就里地眯起眼,听着蒲熠星解释道。

“虽然是有……但也可以算是没有吧。”

蒲熠星拍拍郭文韬的腿侧,郭文韬终于听话地放下腿,松开两人维持好久的姿势。蒲熠星顺势起身,越过郭文韬,从床头柜里掏出一盒安全套递给他。

还真有啊。

郭文韬有些气闷,却也明白,老师是个正常男人,三年,有那么一两个伴再正常不过了。他拿着开封过的盒子,明明不大高兴却还是极力压制着表情,颇有些纠结,但蒲熠星看得清楚,心里更是觉得可爱。

他不忍心再逗弄下去:“你看看日期。”

郭文韬翻过来。

……三年前的,已经过期了……

“再看看个数。”

郭文韬数了数,只用了两个。

他抬头看着蒲熠星,用困惑的眼神询问着。

蒲熠星叹了一口气,揉揉郭文韬未干的头发,解释道:“刚来的那段时间,确实认识过一个女生。”

女生是华裔,出生于美国,和蒲熠星彼此都有些好感。说实话,起初他确实是抱着要放下郭文韬的想法开始和那女生接触的,约会过一段时间后准备进一步发展,便准备过这些东西。可没想到,蒲熠星硬是硬得起来,但,他射不出来了。

他们试过两次都不行,女生还安慰过他,但她不知道蒲熠星其实清楚地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在那时候满脑子都是郭文韬。

不是郭文韬就不行。

他在那时候骤然醒悟,他已经不是郭文韬就不行了。

含混的抱歉并和女生友好地恢复普通朋友身份后,他也再没有过其他人,这盒根本没用几个的安全套就一直搁置到现在以至于他自己都忘记,要不是郭文韬提起根本想都想不起来。

“现在高兴些了吗?”蒲熠星问道。

郭文韬听傻了,他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缘由,等回过神来,才猛地抱住蒲熠星往他怀里钻:“你是我一个人的。”

“嗯。”

蒲熠星回抱住,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对男人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面对郭文韬,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听完蒲熠星的坦白,心里鼓鼓胀胀的郭文韬更是情动得不行,不住地蹭他,年轻气盛的身体很快又起了反应。蒲熠星无奈地笑笑,轻轻揉拍郭文韬的背,郭文韬有些不舍,但还是听话地松开,却没料到蒲老师让他躺好后,竟朝着他的胯间俯下身去。

“啊——!”

他惊得叫出声来,当然也是因为那湿润的口腔包裹住性器太过舒爽。

这是蒲熠星第一次做这种事,自然显得没什么章法,更比不上郭文韬的技术。他只会含住,或用舌头一点一点舔舐,寻找能激起郭文韬反应的地方,然后再着重舔弄。

“唔……啊……、”

再怎么说这也是男人的生殖器,他没想到老师会愿意为他做到这个地步。此前蒲熠星也是一次没有为他口过,心理的刺激显然超过生理刺激,郭文韬浑身都是一阵酥麻。

虽然蒲熠星没有实际经验,但郭文韬为他做过好几次,便寻着记忆里的感觉服侍着。生涩是生涩了些,但对郭文韬来说,蒲老师为他口这件事本身,比技术好不好更让他觉得爽,更何况老师的舌头从来都让他欲罢不能,挺翘的性器好像从来没有如此硬过。

柔嫩的舌尖沿着柱体舔到龟头边沿,一口含住,吮着最敏感的部位。老师的口中好好温暖,好好舒服,舌尖抵上那小小的孔眼轻轻一舔,那感觉太过销魂,郭文韬没有忍住,整个人战栗着,全都倾泻在蒲熠星的嘴里。

蒲熠星喉结一动,恍惚中的郭文韬还没反应过来蒲老师干嘛了,等发现自己小腹一片干净,才震傻了一般,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蒲老师。

“不是怕弄脏又要洗一次嘛。”蒲熠星笑着解释道,“原来是这种味道啊,挺普通的,没什么怪味儿。”

郭文韬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此刻内心里的震撼,只好又一把抱住俯撑在自己上方的蒲熠星。

“老师……老师进来吧。进来好不好?没关系的,是蒲老师的话绝对不会弄伤我的不是吗?”

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道:“我想要老师,我不要等明天后天,我现在就想要。”

他一手扯掉蒲熠星腰间围着的毛巾抚摸上去。

“这里,这里不已经是给我用的东西了吗?”

郭文韬湿润着眼睛看着蒲熠星,不一会儿手中的事物就充起血来又硬又烫。

“让我再感受一下老师吧。”

他抓着那根往自己身体里送,蒲熠星眼神一黯,终究败下阵来。

眼前有一个红红的痕迹在晃动。

是先前郭文韬往蒲熠星胸口上咬出的牙痕。

刚才因为他是上位都没有好好看清楚,也因为前两次环境的限制和冲动,没有好好地细细腻腻地感受老师。

他躺在床上,完全地敞开自己,两手举过头顶和蒲熠星紧紧地交握着,十指相扣。老师在体内的存在感那么真实,那么充实,仿佛能通过那根肉棒感受到老师的心跳,每一下都凿进他的心里,这辈子都没有如此满足过。

为了让文韬更轻松一点,蒲熠星拿过一个枕头垫在他后腰处。他依旧动得缓慢,但充满力量,顶开吸着他的软肉次次都往最深处挺进。肉茎总是在最深处停留良久,然后缓缓退出,分分秒秒都碾着敏感的地方,让郭文韬不自觉地挺腰迎合,呻吟像呓语一般绵延不断。

“啊……唔……”

或许是真的累了,绵长温情的性爱又让他舒服得全身都放松下来,意识迷迷糊糊的,开始说着些胡话。

“真……真想让老师,一直都在里面……”

他的湿发凌乱地搭在额头,眼神迷离地看着蒲熠星,散发着不同于以往的天然性感。蒲熠星微微一顿,喘着粗气,更加握紧对方的手,俯下身去吻他。

他们互相啄着彼此的唇肉,水声黏腻,缠绵好一会儿,蒲熠星才从嘴唇亲吻到颈脖最后落在乳尖上。

小小的嫩粒交替着被含入口中,柔嫩挺翘,硌着舌肉又痒又舒服,乳肉都要被吸得胀起一般,郭文韬难耐地轻轻哼唧,胡话越说越多。

“嗯哈……睡觉的时候,也、也含着老师……”

“……傻孩子,软了会滑出来的。”蒲熠星先是一愣,然后低笑道。但要说他完全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所悸动,那是不可能的。他又往深处埋进一点,郭文韬叹出声来。

“啊、……那,那我就,再夹紧点……”

他这么说着,当真又夹紧几分,蒲熠星被吸得毫无准备,差点直接喷涌而出。高潮的快感汹涌而来,他不想再让文韬折腾洗一次,连忙往外退,冠状沟狠狠刮过前列腺,猛的一个刺激,郭文韬最后只溢出些清液便什么都没有了。

两人紧握的手这才松开,蒲熠星堪堪退出,往郭文韬的股间染上汩汩白色的浊液,那胯间的性器在污秽的白液下更加情色诱人,穴口兀自翕合。

高潮尚未褪去,郭文韬已经舒服得睡了过去。

他确实很累了,也困了,而即使困成这样还要黏着蒲熠星,让蒲熠星心里满满当当的。

蒲熠星拿过干净的毛巾为郭文韬擦干净身体,给他掖好被子,才重新简单洗漱了一下,出来时竟看见郭文韬把自己的被子抱得紧紧的,整张脸都埋了进去。

缺乏安全感的小朋友在熟睡中也会本能地去寻找能让自己感到安心的东西,蒲熠星整颗心都软绵绵的,躺下来把他抱进怀里。

果不其然,大男孩无意识地往他臂弯里钻,最后整个人都窝进他的怀里。

好吧,本来给他准备的客房看样子是再也派不上用场。

蒲熠星想,对于郭文韬,他还真是从没有过任何胜算。

从最开始的开始,他早就栽在这小子头上了。

他心甘情愿。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