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应酬

前文:《加班》

“饱了吗?”

“谢谢老板款待。”

郭文韬尚还有些拘谨,听到这有些调侃的答复只得颔首,毕竟他确实算是蒲熠星的雇主。蒲熠星用纸巾擦擦嘴,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手肘放回桌子上倾身问道:“这次是什么理由?”

“……应酬。”他没有说谎,如果和孩子的家教老师一起吃饭也算应酬的话,“汤汤的英语成绩最近提高不少,我太太也说得好好谢谢你。”

不知从何时起,蒲熠星开始不太喜欢从郭文韬嘴里听见他家人的事情,剑眉在一毫秒内轻蹙又舒展,不着痕迹。

“所以才请我吃饭吗?”

桌子下,他抬起脚,脚尖撩起对面的西装裤,在裤腿与皮鞋之间露出的白净脚踝处轻蹭,面不改色地继续道,“仅此而已?”

“……顺便表示一下上次的歉意。”他保持镇定,眉眼低垂,餐厅里暧昧的暖光在他脸颊上投下睫毛的阴影,隐忍着蒲熠星的挑逗。

上次,说的是约好第二天再“加班”的那次。蒲熠星直起身,靠在软包椅背上,笑道:“没关系,小孩身体更重要。”

因为郭汤汤突然生病发烧,郭文韬不得不放弃“加班”,准时回家照看孩子,周末的家教课也因此取消,是而两人又是一周多没有见面。

不过这次蒲熠星倒没有特别感到不爽,不如说反而给了他时间准备好一些东西。而郭文韬请他吃饭,明面上是感谢他教导有方,实际上是出来做什么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似乎在比谁先沉不住气,在短暂的相对无言后,是郭文韬终于忍不住开口。

“那之前说的……”

作为赢家的蒲熠星,嘴角再度咧出一个弧度:“别担心,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给你。”

郭文韬终于抬起头,蒲熠星满意地看着他的眼睛,丢出最后一句话。

“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626号房间,有人的衣服被脱光,而有人穿戴整齐地坐在床沿。

严格来讲,也并不是完全脱光,毕竟他的头上还带着一对白白软软的兔子耳朵,脖子上也带着一个挂铃铛的choker。

铃铛随着身体的抖动不断发出悦耳清脆的叮当声。那对兔耳毛毛绒绒的,被细铁丝撑起,也随着郭文韬的喘息往下一耷一耷,灵动得仿佛像真的一样,任谁看了都想揉一揉。

他是面朝下趴在地上的,小臂撑在地毯上,而下半身高高抬起,双腿跪趴在床沿,被分开架在蒲熠星身体两侧,全身赤裸。

这个姿势史无前例的羞耻,前低后高让臀部也正好落在那人身前,股间那穴更是正对着蒲熠星的脸,偏偏他还一丝不挂,蒲熠星却衣冠整洁,更加剧了那被玩弄的羞耻感。

“你知道汤汤的成绩为什么提高这么多吗?”

在这个时候提家人,成功引起郭文韬又一次轻颤,叮叮铃铃。蒲熠星一手掌着紧实的臀肉,拇指指腹轻轻抚摸,有意无意地掰开肉穴,一手把玩着手中的兔尾巴。

他不慌不忙地道:“赏罚分明是非常有效的学习方法,只要他学得好,我答应的奖励从来不会食言。”

那是装饰着白色毛球形似兔尾巴的肛塞,尾端毛茸茸的手感甚是舒服。蒲熠星捏在手心,一边说着,一边把塞尖的部分抵上近在眼前的穴口。

“你不是爱用这个吗?”他坏心用肛塞在肛口一戳一戳,细碾着敏感的皱褶,却就是不深入,“所以这个就是奖励你的礼物,喜欢吗?”

“呜……”

伴随着叮当作响的铃铛,郭文韬呜咽着,后穴被挑逗得止不住地翕合,渴求着被进入,被贯穿。

啪!

蒲熠星空着的那只手一个巴掌拍下去:“说出来。”

“……喜、喜欢……”

很快地,一个红红的印子就在白嫩的臀肉上显现出来。被塞尖玩弄的肉穴也越来越红嫩,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若是这个时候再往里插上一朵白白的尾巴,那该有多么好看。

但蒲熠星不迟不急,依旧柔声细语地循循善诱着:“那你喜欢用他干什么呢?”

“唔……”

毫无保留地把私处以这样丢人的姿势展现在他人面前已是非常屈辱,何况再让他说出那样的词,郭文韬咬着下唇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怎么,敢做不敢说?”蒲熠星似是不悦,“说!”

又是啪的一声,肉蛋子上再次承受重重的一掌,力道激得臀肉都抖起来,铃铛晃荡得厉害,叮叮当当的,可身下一直被忽略的昂扬竟反而兴奋得漏出水来,顶部已经濡湿,连地毯上也滴上几滴。无法享受的快感让郭文韬终于放弃坚持。

“喜……喜欢它插进去……”

“插进哪儿?”

“……我、我的屁股里……”

他实在说不出来更低贱的词,蒲熠星倒也了解这算是郭文韬能做到的最好表现,便点头表示满意。

蒲熠星欣赏着眼前的大好风光,那原本白嫩的屁股已是红透,却只是更增添了色情感。他将兔尾巴夹在两指之间,拨开臀缝,兀自吞吐的嫣红蜜穴尽现在眼前。

“我们韬韬的屁穴真是漂亮,用过这么几个月还是又红又嫩。都还没进去呢,小嘴就一张一合的,很期待吗?”

“唔……”

饶是看不见,可听着这样露骨的形容,脑海里依旧描画出自己此刻淫荡的模样。他羞得满脸通红,因为他感受得到自己的后穴正如蒲熠星所描绘的一样,正饥渴地期待着被怜惜。

他柔声道:“所以,听话就奖励,不听话就要罚,得打屁股,你说对不对?”

“对……”郭文韬几乎是在用气音回答着。

“真乖。”蒲熠星说,“那趴好了,真正的奖励来了。”

那诱人的软穴已然被玩得娇艳欲滴的,一副甚是可口的模样。

蒲熠星向来不会为炮友做这种事,更不会给炮友买礼物,连这种带有sm气息的玩法他也是不常玩的,他已经不止一次为郭文韬破例了。

郭文韬的屁股已经抬得很高,又被蒲熠星双手捧起举得更高,好让整张脸都可以埋进去。他抱着两团圆润紧实屁股蛋子左啃右咬,吮吸舔弄,臀肉弹翘,不一会儿便留下一道道水痕,红红的掌痕上又浮现出斑斑牙印。

从没有过这种体验的郭文韬被啃噬得频频颤抖,些微的疼痛带来针尖儿似的奇妙爽意刺激着他的大脑,兔子耳朵也跟着抖动。

蒲熠星像是在品味一道佳肴前的开胃菜一般,从外围慢慢地舔咬到中间。手指掰着肉缝,当舌尖触及到那柔软的穴口时,惊得郭文韬猛然一颤,要不是蒲熠星牢牢地锢着他的臀部,怕是早就跪不稳,从床上滑下来了。

羞耻感和快感一齐从身后涌上来,叮铃声根本就没有断过,灵巧又软嫩的舌尖细细密密地舔过褶皱,又往里钻去。

“啊……唔、嗯……”

郭文韬的手紧紧抠着地毯,觉得蒲熠星简直要把自己舔射一般,舌头在穴道里滑动,舔着柔嫩的内壁惹得他呻吟不断却又无从躲避。

就在他觉得自己真的要丢脸地射得满地毯都是的时候,蒲熠星终于将舌头退出来,可他心中却忽然升腾起一丝微妙的失落,让他有些恍然。

那穴口被蒲熠星舔得湿漉漉的,在酒店射灯的光照下还泛着水光。蒲熠星用两个拇指揉一揉往里探,那肉穴顺从地张开,简直是自然而然地就将两只拇指含入。

见拓张已足够,蒲熠星再度拿起兔尾巴,一进一退,穴口顺着力道逐渐被撑开又合拢,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撑得更大。

肛塞因为缀着大大的兔尾,柄也就相对做得比较长。那小嘴儿一口一口吃下整根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色情,红润的一圈嘬着白色的粗柄,衬着白色的短尾更显得娇嫩。

蒲熠星又往臀肉上拍一掌:“放松。”

塞头已进去大半,来来回回摩擦着内里的嫩肉,时不时往那要命处戳,郭文韬听从着命令,连哼吟都变了调,被扩张的疼痛带来最爽的快感,前面硬得要爆炸。

在不住的铃声中,他终于吃下整根,在尾端死死卡住,一朵又白又大的蓬松兔尾就绽放在臀缝之间,可爱得无以复加。

蒲熠星这次只轻轻拍拍他的屁股,示意他站起来,郭文韬顺从地收回长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在蒲熠星的指示下转过身。

此刻的郭文韬,头戴着长长的毛绒兔耳,屁股里也塞着可爱的兔尾巴,脖子上系着的小铃铛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某个人的小宠物一般。

兔尾巴进得深,是之前的肛塞到不了的深度,让郭文韬单单站着都有点受不了,满脑子都想着自己屁股里的那玩意儿正戳着自己身体深处不知哪个荒淫的地方,腥红的孽根胀得挺直,倒是和清纯的兔子形象显得格格不入,却又艳情无比。

他沐浴着蒲熠星审视的目光,只觉得更加燥热不安,但凡稍微动一动,身体里那根都会戳得他想射,他忍受不了地开口:“阿蒲……”

“怎么?不喜欢?”

蒲熠星笑盈盈的,抬手牵住郭文韬紧张无措的手,牵引着他坐到自己身上来。

郭文韬乖顺地跪坐上去,翘着屁股,兔尾巴刚刚好露出来,阴茎立着,偷偷摸摸往阿蒲穿得好好的衣服上蹭去,铃铛轻响。

“没……不是……”

“那是怎么了?”蒲熠星明知故问,手臂环住他的细腰,抓着那毛茸茸的兔尾巴揉捏。

“啊……不、嗯、……”

使坏的手捏着尾巴有下没下地往里摁,变着角度操弄着郭文韬的后穴,郭文韬支撑不住整个人都往蒲熠星身上扑,细吟合着铃声丁零当啷的,潮水一般的快感源源不绝。

等玩弄够了,蒲熠星才亲了一下他的颈弯。

“既然喜欢,那纪念一下。”

没等郭文韬明白过来“纪念”是什么意思,他就被蒲熠星放倒在床上。蒲熠星拿出手机:“这么值得纪念的样子,怎么能不拍照呢。”

听到这个要求,郭文韬脑子里的神经全部绷断了弦,呆愣着什么反应都没有,连拒绝都忘了。只听见蒲熠星继续说着“不拍就不继续”,他才终于有所反应,听从着照做。

他压低肩膀,上身贴着床铺,腰线凹出漂亮的弧形,分开腿翘高屁股对着蒲熠星,露出尾巴跪趴着,蛋蛋圆鼓鼓的坠在尾巴下,那根事物还在滴着水硬挺着挂在股间,然后转头看向镜头,兔耳也正正好被框入屏幕。

郭文韬羞愤得简直要哭出来,一边哀求蒲熠星绝对不要给任何人看,又按照蒲熠星的要求摆了几个难为情的姿势,蒲熠星才点头。

“当然不会。”他说,“韬韬这么乖,我怎么舍得给别人看。”

说完,他放下手机,将郭文韬拥入怀里,给了他今晚渴求已久的第一个吻。

性器贴在床头的软包墙上,抵着的那处一片湿滑黏腻。

那墙纸还带着些肌理,敏感的皮肉蹭在上面爽得郭文韬头脑发麻。

蒲熠星把郭文韬狠狠地压在墙上,双膝向前顶,强硬地分开郭文韬的双腿,让郭文韬基本上是岔着腿坐在蒲熠星大腿上的。

他往前便是墙,往后便是将蒲熠星吞得更深,横竖都无法挣脱开,只能承受着蒲熠星的攻势。

事实上,他已经被蒲熠星弄出过来一次了。拍完照他被要求跪趴着,夹紧腿,蒲熠星的那玩意就磨着他的腿根进进出出。

蒲熠星滚烫又坚硬的凶器一次次经过腿缝摩擦着他的阴茎,弄得两人的肉棒都湿腻不已,而屁股里还深插着兔尾巴,便随着交媾的动作一次又一次抵上敏感处。

前后被同时进攻的郭文韬根本抑制不住呻吟,而蒲熠星箍紧他的双腿,看着在眼前白晃晃摇动的兔尾巴,肿胀的性器不但没有得到缓解,还有变得更大的趋势。

他啧了一声,握住郭文韬的性器,在那一刻,郭文韬直接挺不住地全泄出来,弄得蒲熠星满手都是。但蒲熠星好像并没有生气,随便往床单上擦了擦,随后解开裤头,在兔尾被猛地拔出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就取代了肛塞的位子。

于是,郭文韬现在依然浑身赤裸,而蒲熠星依然衣冠楚楚,裤头里探出来的坚硬粗物在凶狠地出入着。

从头到尾只有自己赤身裸体,操弄自己的人却自始至终衣着整齐,这种阶级和尊严的践踏,被随意赏玩的感觉令他羞耻不堪,却也带来不同以往的快感。

“啊……啊!呜、……”

他的手被蒲熠星十指紧扣着按在墙上,完全被钉在墙上操,腿根本合不拢,也使不上任何力气,被身后的作用力颠得上上下下,乳头蹭上墙纸,磨得缨红挺立,骚痒难耐,却又无处可逃。

铃铛不间断地发出叮铃声,带来的听觉感受让性事更增添了几分淫荡。动弹不得的姿势可以进入得实在是太深太深,似乎以往都没进入到这个深度过。他几乎完全把蒲熠星从根部都吃下,体内又胀又疼,可撑得那么满,压着前列腺捣得好生舒爽。

“啊……嗯、深……太深了……呜!”

这哪是抱怨,分明就是在勾引,只让蒲熠星干得更卖力。蒲熠星理都不理,埋头猛操,甚至有些狂乱地亲咬他的后颈。

真该一早就试试这个体位,蒲熠星想。这实在是太爽,进得深又咬得死,从没觉得阴茎如此血涌偾张过,每一根凸起的茎脉都跳动着磨着柔嫩的肠壁。因夹得颇紧,无论怎么动都抵着的敏感硬块也硌得他快意连连。

他的喘息喷在郭文韬的耳后又引起男人一阵心颤,后穴收缩不停,隔着套子都能感觉到那些蜜肉争相着吸附上来,爽快得直要把人送上天堂。

那对兔耳也被顶得上下摇摆,动听的铃声在整个房间内持续回荡,像是在给郭文韬的呻吟伴奏,令人愉悦不已。

在近乎疯狂的挺动中,前端磨着墙纸肌理第二次抖动着射出来,尚浓的精液挂在墙壁上往下掉,污秽不堪。

安全套灌着半满的精液,蒲熠星随意打了个结精准地扔进垃圾桶。

郭文韬瘫倒在床上,头上的兔耳虽然东倒西歪但还是好好的待在脑袋上。

他眼神迷离,性器软在胯间,内里仿佛还能感觉到蒲熠星一般仍在不自觉地收缩着。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把他的神志拉回现实。

蒲熠星笑着走来,手里拿着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东西。

“我说过,赏罚分明。”

他亮出手中的东西,郭文韬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蒲熠星手中的,赫然是一个,男用贞操带。

“赏我赏过了,现在该罚了。你认同的不是?”

郭文韬震惊得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他像惊魂未定的小鹿一样看着蒲熠星,可眼神里却燃着一点点,毫不自知的渴望。蒲熠星看破不戳破,三两下便打开锁。

“谁让韬韬不守约呢对不对?”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然将贞操带套上去,金属的冰冷一下子激起郭文韬一身鸡皮,“从现在开始,你这里是属于我的,每分每秒地会想着我。”

是的,他们都知道郭文韬不会拒绝和反抗。

囊袋妥妥帖帖地兜在做好的形状里,疲软的阴茎也被扣上铁套,一圈一圈箍得不留缝隙地刚刚好,哪怕只硬起来一点点也会勒的疼。蒲熠星最后扣上顶端的圆帽盖子,盖子中间有个小洞正好露出马眼,是方便小解用的。

整个过程郭文韬不发一言,全身都在轻颤,等戴好后,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一般,再也不属于自己。

喀哒一声,蒲熠星锁好贞操带,提醒道:“你不能自己解决,更别说和你老婆做。洗澡什么的也得回避家人,厕所当然也最好只用隔间。”

他知道一时间郭文韬肯定很难接受,语气已极尽温柔。看着郭文韬那满含着水光的眼,他轻抚他的后脑,吻上那紧抿的红润薄唇。

“不用怕韬韬。只是一次惩罚而已。”他细言细语地安抚着,好似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下次,你来找我了,我就帮你取下来。好吗?”

他拍拍他的后脑。

“……好。”

之后,郭文韬再没有爽约过蒲熠星。

一次都没有。

End

后文:《出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