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开玩笑是要付责任的

据说,人在突然被吵醒到彻底清醒的意识空白期间,旁人要求做什么就会做什么,无论那件事有多么莫名其妙。

于是,在那漆黑的十三秒里,蒲熠星想了很多。

事情是这样的,身为自由职业者的他正美滋滋地躺在被窝里睡着下午觉,等着男朋友下班回家,梦里是贤惠的男友做好饭温柔地喊他起床,但现实却是被一阵慌张的催促声和推搡给惊醒了。

“醒醒,快醒醒,我老公回来了!你快躲起来!”

蒲熠星根本来不及思考每个字在句子中构成的成分,迷茫地睁开眼时看见的正是他梦中的面孔。那个人心急火燎地喊他起床,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急慌慌地把他从温暖的床铺里一把拽出来,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不断重复着“快快老公回来了快藏起来”。

在一阵手忙脚乱之中,蒲熠星顶着鸡窝头,眼镜也没来得及带,光着上半身就被郭文韬塞进了衣柜里。

在漆黑的衣柜里,蒲熠星躲在层层叠叠挂着的衣服里抱着自己,想了很多。

诸如:

这是哪儿。

我为什么在这里。

他说的老公是谁?

我又是谁?

等一下。

郭文韬结婚了?

结婚对象还不是我?

……我是文韬的小三!?

那他老公肯定没我大。

在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间隙里,他甚至胡思乱想到自己是不是一觉穿越到了什么未来或者平行时空,以至于自己和郭文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经过怀疑人生的十三秒后,蒲熠星彻底从脑补中醒过来。他乖巧地蹲坐在衣柜里,听见外面传来某人止不住的笑声,才终于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没有立刻出去。

他忽然感到有些难过。

不是因为郭文韬这次又整蛊他。

只是他忽然觉得,如果这是真的,他该怎么面对那场不属于自己的婚礼。

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

老实讲,郭文韬是有一点点报复的快感的。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每天自己辛辛苦苦赶地铁下班归来,看见的是一个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大觉的男朋友,你能不气?

他放下包,一个眨眼的功夫,计上心头。

“醒醒,快醒醒,我老公回来了!你快躲起来!”

这一定是他人生中演技最好的时刻。只见蒲熠星虚着迷蒙的双眼,一脸懵逼,俨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像吃了“一吃就蠢”三年的样子看着他,在短短的十几秒内,紧皱的眉头和迷茫的眼神透露的情绪从震惊,变为疑惑,再到不解最后停留在自我怀疑上。

郭文韬憋住内心的狂笑,得意得差点儿没绷住,索性直接把陷入自我怀疑的男朋友推进衣柜,毫不留情碰的一声关上柜门。

他不知道柜子里的蒲熠星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只是回想着刚才那精彩绝伦的表情就倒在床上笑得停不下来。

所以当蒲熠星终于打开柜子出来的时候,他确实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他也没有预测什么后果,只是他觉得按照蒲熠星的个性,最有可能的难道不应该是顺着他演下去吗?坦白讲,若真是如此他其实还挺愿意配合的。

但蒲熠星只是默默地走出来——没穿上衣——一脸愁容地爬上床,然后默默环抱住还在咯咯笑的郭文韬,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像极了一只委屈的狗狗,大概率是只边牧。

这时候郭文韬觉出些不对劲了。他停下笑声,立马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这次是有点过分了,男朋友真的难过了伤心了生气了这可怎么办他没什么哄人的技巧啊之前都是别人来哄他的……

他下意识地回抱住蒲熠星,反常的男友让他有些心慌,他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开口,无措间,一言不发的蒲熠星终于开口,颈脖间的气息弄得他有一些痒。

“所以,我不能是你的老公吗?”

一般而言,蒲熠星有两个状态,要么是中二少年,要么是遛弯大爷,在他显性出来前你不能确定是哪一个蒲熠星,郭文韬愿称之为薛定谔的蒲熠星。

而这个小心翼翼抱着他,委委屈屈在他耳边说着“我不能是你老公吗”,猝不及防让人心口一颤的蒲熠星,一瞬间就让郭文韬羞红了脸。

大意了。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恶作剧还能有这样的回旋镖效果。

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蒲熠星竟然对他露出这样的一面,直接将他反杀。

见郭文韬愣愣的没反应,蒲熠星甚至直起身来,两手撑在郭文韬的身侧,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又问了一遍。

“我不能是你老公吗?”

郭文韬可太知道蒲熠星认真的时候有多性感,多可怕,这该死的男人,此刻那深邃的眼神几乎让他窒息,床上周围笼罩的都是他的气息,简直要让他溺死这片深情海洋里。

他的脸现在一定烧得不成样子,他感觉得到自己脸颊上的热度,更何况蒲熠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而他在蒲熠星的注视下还越烧越红,哪有地方可以躲。

他本就不太会说话,现在更是话都说不利索了:“不……不是、我没有……”

“那,我能当你老公吗?”蒲熠星问。

“……”

什么意思,郭文韬语塞,脑袋都要不能思考了,等一下,这是变相求婚?

见没有回答,蒲熠星语气都变得像撒娇的狗狗一样,又重复一遍:“……不能吗?”

回过神来的郭文韬闪烁其词,眼神到处乱飘就是不敢看蒲熠星。

“……不、没有……也没有不能……”

“那就是能了。”

好像是终于高兴起来,语气听起来轻松不少。本以为逃过一劫的郭文韬还没完全放松下来,蒲熠星又丢下一颗炸弹。

“那你叫我一声老公。”

“……!?”

这下郭文韬彻底红冒烟儿,耳朵尖儿红得都要变透明了。

“……为、为什么啊!”

“因为你同意我当你老公了。”

这话太过理所当然,郭文韬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反驳的点,情急道:“那凭什么是我喊你老公,你也该喊我老公。”

蒲熠星忽然笑了一下,笑得郭文韬心头一荡。

要知道,对蒲熠星来说,这有什么难的。既然郭文韬诚心诚意地邀请了,那他当然会在所不辞地答应,因为郭文韬就是他的男人,他的丈夫,他的husband,叫一声老公那不是天经地义的?

“老公。”

他喊,然后又喊了一声。

“老公。”

一声又一声,大概是没想到蒲熠星竟这么坦坦荡荡地喊出来,郭文韬在第一声的时候就被喊得一愣,随后更是羞得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他也这么做了,但是又被蒲熠星捞出来,听着一遍又一遍的老公。

“停!够了,别、别喊了……”

他慌忙地捂住男朋友的嘴,蒲熠星停是停下了,却抓着他的那只手,在手背上虔诚地一吻。

“老公,我喊了,现在轮到你了。”

这个男人真的太危险了。

郭文韬看着俯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抓着无济于事的被角,悔不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没办法。

他捂住脸,缓缓开口。

“……老公……”

听到满心向往的称谓,蒲熠星终于恢复往常的样子,满意地笑着亲他一口。

“那老公,你是想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他用腰胯轻轻往前一顶,“……先吃你老公,嗯?”

end

-尾声-

南:“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登记?”

北:“登什么记?”

南:“结婚登记啊?”

北:“??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了?”

南:“你不是刚才才答应的?而且刚刚还一口一个老公地喊,这就反悔了?”

北(脸爆红):“……你那还真的是求婚啊!”

南:“?难道不是吗?”

北:“哪有这样的求婚啊!”

南:“那你想要哪样的?”

蒲熠星伸出一只手在枕头底下摸摸搜搜,拿出来一个小小的亮亮的可以套在手指上的那种银质金属小环儿。

蒲熠星:“这样的可以吗?”

郭文韬彻底傻了。

“……你哪来的。”

“……那什么。”蒲熠星挠挠头,“其实之前就准备好了,就……一直没找着机会,放衣服兜里就一直没拿出来,刚不是正好在衣柜里……”

其实他相信蒲熠星真的没有设计什么,所有的感情都是油然而生,时机到了,自然而然就这样了,就和他只是突然间想到这个小玩笑一样。

郭文韬在心底感慨着,神情复杂,蒲熠星生怕他真的反悔,连忙牵起他的手,迅速地把小金属环儿套了上去,郭文韬没躲。

他默默地看着手上的多出来的小物件儿,终是弯出最漂亮的唇角。

时机就是一个这么妙不可言的东西,细细推敲原来一切都早已注定。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