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大鸟转转转

千万不要招惹直男。

这是郭文韬给自己定的八字箴言。

他以为自己绝对能恪守的,直到他遇到一个叫做蒲熠星的直男。

室友兼好闺蜜齐思钧知道他的心思后可是快要气死了,耳提命面痛心疾首,说你不知道那些看上直男的gay最后都有多惨吗!

郭文韬自然是心虚的,面对质问他只能逃避着小齐的眼神:我知道,但是……

观众老爷们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但是”一出现,那必定这句话是没办法说完的。所以小齐立马打断他根本不想听但是后面是什么:但什么是!没有但是!那些被直男玩弄的gay你又不是没见过!小A你记得吧!?被直男pua骗得所有积蓄拿去娶老婆了!阿B你知道吧?到现在还在苦苦守候那个吊着他的直男和女朋友分手!!对,还有大C,到现在还装直男就为了和那个人当朋友!!难道你也想这样吗!?

这大长串还不带停顿的,把文韬说得一愣一愣,一下子信息量过大一口气被动吃了好多瓜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嘴上只得讷讷地回道:不……可是蒲熠星和他们不一样……

齐思钧心脏都要给呕出来了,在郭文韬面前急得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时而抱头,时而在空中到处晃,还来回走:哪里不一样!?是比别人多长了个鼻子还是少了只眼啊!?他知道你是gay吗——!

郭文韬:他知道……

齐思钧停下刻板反应回头看郭文韬:……他知道?

郭文韬点头:他知道。

齐思钧:还会和你一起玩儿?

郭文韬:嗯。他不介意这个。

齐思钧很快给自己找到新的角度:也是。现在是普遍接受度都比较大,但这不能说明他有什么不一样!他可能也有女朋友!

郭文韬:他没有,他现在单身,他跟我说了。

“……那他很可能是骗你的!他可能表面上接受你实际上根本不愿意了解我们的生活圈子!”齐思钧几乎是声嘶力竭道。

“……可是他陪我去酒吧了耶。”

齐思钧顿时警觉:“什么酒吧。”

郭文韬眨眨无辜的大眼:“大鸟转转转啊。”

“……”

“……?”

看着文韬一脸不解地坐在椅子上望着他,终于冷静下来的齐思钧问:“我确认一下,你是说,一个直男,没有女朋友,知道你是gay,还陪你一起玩,会陪你去本地最嗨的gay吧,而且就你们俩?”

郭文韬坦诚道:“对啊,去过两次了。”

“……”齐思钧的眼睫毛都不信地看着郭文韬,“……你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在齐思钧看来,这哪儿他么是个直男,可郭文韬的反应竟然是低下头害起羞来!?

“反正……反正他说他是……我就问他想不想去gay吧看看他说可以就和我一起去了……他好像挺感兴趣的,所以我就说他不一样嘛……”

齐思钧双臂交叉抱怀,一副鬼才信的样子:“我看他就是骗你。”

还没等郭文韬再说什么,手中的手机忽然一亮。郭文韬立马拿起来看,手指戳屏幕回复了什么,站起来就准备要走。

“不管骗不骗,我,我就试一下呗。”郭文韬一边穿外套一边说,“他在楼下了,我们约好今晚也去大鸟转转转。”

不管是因为郭文韬此刻抛下他就走的行为还是说话的内容,齐思钧震惊在原地:“what!?他还来接你!?”

“嗯……我,我先走了……回头再说吧!”

寝室门哐当一声关上。

完了。

齐思钧忽然觉得悲从中来。

他的亲亲闺蜜好室友,会被一个臭男人给伤透心。

但齐思钧也不是不能理解。

蒲熠星这个人他是见过的,长得确实是一表人才英气十足目过留情,放圈内那的确称得上是天菜,前提是他得是圈内人。

最开始他是通过文韬的关系和蒲熠星认识,聚过几次,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普通朋友”,他是没想到这两人的关系能发展得这么快,已经到可以一起去gay吧的地步了。

当初郭文韬和蒲熠星是因为一个校际竞赛活动认识的,两人分别代表自己的学校参赛,在场上争锋相对竟莫名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但也没再多交流。然而大概就是天意,他们作为高校优秀学生在一场交流会又碰到,彼此都有些惊喜,然后就这么越来越熟悉。

虽然事情发展到现在齐思钧非常不满和抵触,但郭文韬本人是挺高兴的。

他也是机缘巧合下,算是有点试探地跟蒲熠星出了柜,蒲熠星非但没有排斥他,还依旧和他做朋友,也很愿意踏入他的生活圈,让他暗自欢喜。

这么个天菜型男人,每天和你说早安晚安,聊一些并没有意义的破事儿,隔三差五主动约你出来玩,不仅从没迟到还经常会来接你,愿意了解你的生活方式,并且接受,看着你时那眼神全心全意仿佛全世界只有你一个,这很难不心动好吧!

郭文韬坐在蒲熠星那辆帅气的机车后座上,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蒲熠星的腰,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啊,我也好想被他骑啊。

没错,别看郭文韬看起来是个五百一拳的猛男,实际上他是天生纯0!

在这个无一无靠的圈子里,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这么让他心动的男人了!

当然,不是他条件不好,也不是他找不到1,只是,郭文韬有一些自己的小状况,导致以往的经验都不那么美好。

因为郭文韬真的太大了。

是的,郭文韬虽然是0,但是他真的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他约过的1,没有一个比他大的。

这导致那些自称是1的家伙要么在看到他的大玩意儿时当场翘起屁股喊爸爸操我,要么就是玻璃心到萎靡不振结果这场炮不得不吹掉。

刚开始的时候郭文韬还会含泪做1,结果大鸡巴的事情被传出去,围上来的骚0更多了!假1真0更是防不胜防!郭文韬苦不堪言!发誓再也不当1了!他只想做个同样有人疼有人爱的猛0不行吗!

对此,他甚至曾经自暴自弃到想过要不给自己的鸡巴倒个模自我安慰,但是这个想法出来的瞬间就被自己恶心到了。

郭文韬在心里头掰掰手指,距离上次遇到差强人意勉强能完事儿的1,都已经过去3个月了呢……他其实偷偷瞄过,从裆部外形上看,蒲熠星挺可观的,那么,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吧?

所以,这真不怪他这次破戒对一个直男动心啊!

虽然他自称直男,但万一,万一他是个还没发现自己可以弯的双呢!

郭文韬抱着这么个希望,虽然也怀疑过这人是不是装的,但是他又想,就算是装的,如果真的能睡到他他也不亏不是!

他烦恼又纠结,然而在酒吧里坐下来没多久,他就气得把这种小困扰忘得一干二净。

之前说过,蒲熠星这长相,这条件,放圈子里那是天菜。这不,这才第三次来,就已经被那群涂脂抹粉妖艳俗媚的0给口口相传,全是来蹲他点儿的!

其实第一第二次的时候还好,会贴上来的人不多,蒲熠星也会礼貌地婉拒说只是陪朋友来的——这个时候会指一指郭文韬——然后再补充一句自己是直男。

可在这个地方,说自己是直男并不会有什么效果,有些爱玩儿的还就爱搞直男。郭文韬对此非常不高兴,但是对于带蒲熠星这个天菜来的是自己这点,又让他很想炫耀。

矛盾不已的他第三次和蒲熠星来这个地方,看到那些骚0完全不顾及自己在场,几乎要当着他的面儿把蒲熠星的衣服给扒了,嘴巴都要亲上去了,而蒲熠星还只是憨憨地笑着委婉拒绝的时候,郭文韬忍无可忍了。

蒲熠星可是我带来的!他如果能和别人发生什么,那也只能是和我!

他突破重围上去拉起蒲熠星就冲出这个才刚到十分钟的地方,冲到对面最近的一家快捷酒店,用最快的速度开房,然后直接把蒲熠星扑到在床上。

全程蒲熠星都没有挣脱,也根本挣脱不了。郭文韬有这个自信,毕竟他可是猛男。

三下五除二,不消一会儿的功夫,郭文韬压着蒲熠星把他扒得只剩最后一条底裤。

不愧是郭文韬肉眼粗略扫描过,只剩底裤后那团凸起更为明显,果真如他想的一样鼓鼓囊囊的。然而就在他迫不及待地将手覆盖上去时,之前压根儿没抵抗的蒲熠星终于伸手制止他。

“收手吧韬韬。”蒲熠星说。

你听听,这他妈说的是什么话,郭文韬听到后都气得翻白眼。他本来就很生气外头那些妖艳贱货觊觎他的蒲熠星,所以才一气之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说干就干,总之先把人给办了免得被人抢了去!

而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都快把你脱光了,你明明都没反抗,居然在这最后一刻让我收手?这快到嘴的鸭子我还能让他给飞咯??

郭文韬气道:“事到如今你还说什么屁话,你不愿意你干嘛不反抗?我根本就没有真的用力!”

这话有赌气的成分,其实还是用了力的,大概七成,蒲熠星的手腕上都给捏出青痕,但是凭蒲熠星一个大男人,如果真心不愿意确实也不会如此屈从。

蒲熠星拦着他的手,表情有些为难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反正郭文韬也不想听,甩开他的手就把最后一层内裤往下一拨。

那跳脱出来的玩意儿已然半勃,上下晃了两下,尺寸却已经不输郭文韬此前见过的其它个,龟头饱满圆润且割过包皮,就这个状态,可想而知等全部勃起那是有多么地让人振奋!

但是,让郭文韬此刻愣住没有接下来的动作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傲人的尺寸,而是郭文韬注意到,这根阴茎底部靠下的位置,有一颗非常不自然的球状凸起。

他皱着眉头,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猛然抬头盯着蒲熠星。蒲熠星看懂郭文韬眼神里的质问,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割包皮的时候被无良医生游说,一冲动就入了。”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他只得破罐破摔地解释。

是入珠。

次奥。

郭文韬低骂道。

他这是撞了什么大运啊!!

这次不仅遇到一个完美大鸡巴,竟然还他妈是入过珠的!!他是听说过,但自己是没敢尝试,只是据说很爽,没想到竟然还真给他遇上了!!对方还是个直男你能信!?

蒲熠星还在慢慢解释说,就因为这个东西,和他的历任女友都并不愉快。对女人来说,这玩意儿不爽不说,还会很疼,有些还秉着爱意试过但确实不行,有的则是看到当场就说拜拜您嘞。

虽然女友都不喜欢,蒲熠星也是被骗才做的,但他自己弄起来当然挺爽,所以也挺喜欢的,再说如果要去取掉,又要挨一刀子,蒲熠星也就一直保留至今,也就这样单身好一阵子。

老实说,郭文韬此刻已经没什么心思再听蒲熠星详细解释了,他现在只想马上享用这根与众不同的大鸡巴!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盯得蒲熠星那根又挺起来不少,郭文韬这才发现,原来正面面向蒲熠星自己那侧还有一颗!

“嗯……入了两颗。”蒲熠星坦诚道,“正面靠上一颗,底部靠下一颗……唔、”

可话还没说完,郭文韬就上起手来,惹得蒲熠星呼吸一滞。

珠子硌着手掌,摩擦的感觉给两人都带来不一样的快感,郭文韬的手掌蹭着底部那颗,而手指去拨弄上面那颗,在表皮下刺激着敏感的性器,伴随着蒲熠星忍耐的哼吟,不一会儿就被玩弄得红彤彤硬邦邦的,前头泌出的腺液也滑溜溜地淋在郭文韬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这让人怎么忍得住!要知道,郭文韬每次和蒲熠星出去玩儿可都是做好万全的准备,屁屁的里里外外在赴约前就已经洗得干干净净柔柔软软就是为了应对现在这种突发状况。郭文韬熟门熟路地从床头柜拿出润滑和套子,根本不给蒲熠星犹豫的空间——开玩笑,这节骨眼儿上还能让他犹豫,郭文韬又不傻——半瓶润滑液全倒在这根绝无仅有的鸡巴上。

液体冰凉的寒意刺激得蒲熠星浑身一抖,只见郭文韬也迅速扒下自己的裤子,然后那根巨大的,在空中上下弹跳的,滴着水出现在他眼前的粗壮性器,让蒲熠星看呆了眼。

好家伙,如果不是因为这鸡巴到底是绯红绯红的,蒲熠星真的会认为这是黑人的鸟。不要问他怎么知道黑人尺寸的,难道他一个直男还不能看看黑白配了?

“要反悔?”察觉到蒲熠星一瞬间的迟疑,郭文韬意有所指地问。

他确实没想到郭文韬比自己还大,但都这时候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掌住郭文韬光裸着的屁股。

“不,当然不。”

郭文韬骑回他身上,嘴角一勾,指尖挑逗着鸡巴上的珠子,让那湿漉漉亮晶晶的顶端来来回回磨着他的后穴,弄得他软嫩的穴口也湿润不已,嘬个不停却就是不进入。

他说:“说你想要我。”

蒲熠星说:

我想要你。

语言是贫瘠的,郭文韬饶是有良好的素养,现在也爽到只想骂脏话。

然而他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余力,所有的心绪就如同自己被撑满的身体一样,全被这个镶了钻,哦不是,镶了珠子的大鸡巴给占据得没有一丝丝空当。

他脑子混混沌沌,全身的知觉仿佛都集中在后穴,只能感受到这根壮实的肉棒在他体内膨胀搅动的快感。

真他吗的是绝了。

这肉棒简直像是为他精心打造的一般,龟头辟入时翘起的冠状完美契合他的身体,紧贴着刮过敏感的肉壁,而那颗嵌在离顶部不远的珠子,便在更深入的时候再次狠狠碾过。许久没开荤的郭文韬浑身都在颤抖,几乎要坐不住,差点儿直接交代出去。

他第一次知道,他的肉穴竟能如此热情地吸着一根肉棒垂涎欲滴,割过包皮的茎柱本就粗硕,深入后满涨感十足,满脑子只能不切实际地想着让它永远插在里面。

然后蒲熠星动了起来,大力进出自上而下地贯穿着他,硬质的珠子就一次次磕上腺体,磕得郭文韬神魂颠倒,双腿发软,而越发坚挺的大鸡巴却在腿间兴奋地抖动,甩着被刺激出来的腺液。

不仅仅正面的那颗珠子,底部那颗在进进出出间也磨着他的穴口,在浅处来回地蹂躏娇嫩的软肉,让郭文韬爽得醉生梦死。

“啊……、……嗯!哈……”

蒲熠星越操越猛,捣得郭文韬真的撑不住。蒲熠星索性起身一挺,深入的鸡巴干到最里端,被反制压倒的郭文韬大脑一片煞白。但他没有给郭文韬喘息的机会,立马强硬地深入深出抽插起来,力道只重不减,胯骨轴啪啪啪地撞上臀肉。

湿腻紧致的肉穴把大鸡巴绞得越紧,两颗珠子也就被箍得越紧。埋植皮下的珠子在摩擦间会有不易察觉的轻微位移,但在敏感的穴内即使隔着套子那存在感也鲜明得可怕,抽插间刮着肉壁在柔软的肠肉里硌出一个个形状,刺激得两个人都要爽到升天。

“嗯、啊!、哼……啊!……”

草,这就是直男吗。

郭文韬心想,简直要跟不上蒲熠星猛烈的节奏,直被日得嗯啊乱叫。他的衣物早就被抓扯得凌乱不堪,蒲熠星看着身下被自己撞得都乱七八糟的郭文韬,胸乳晃得厉害,乳白色的水液在交媾处四溅横飞,那根比自己还大的鸡巴也跟着挺送的动作上下直抖乱晃,整个水淋淋地透着猩红。

亲眼享受着另一个拥有大鸟的男人被自己操成这样,迅速膨胀的快感里甚至有一部分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性快感,而是男人单纯又原始的征服欲。

太爽了,他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以往的女人让他不能随心所欲,而男人特殊的性爱方式却能让他初次体会到如此淋漓的快意,他找不到停下的理由,他只想要更多更多。

凶狠的攻势操得郭文韬几欲失神,蒲熠星欲罢不能,趁机将他的身子翻了一转,深插在最里面的鸡巴便也原地转了个个儿,阴茎本身的形状加上珠子的凸起摩擦着柔润嫩滑的紧致肠壁转圈,原先底部的珠子竟正正好硌上最爽的那点!

“啊!”郭文韬被逼得惊叫出声,眼前一片白光软倒在床铺里。

完全没有停歇,蒲熠星把被操得直不起腰的郭文韬捞起来,屁股便本能地翘高起来承受他在深处的持续猛干。Doggy style的体位未免太爽,被深入内部的同时还被能被底部那颗珠子死抵着前列腺来回碾压操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快感让郭文韬爽得眼前直冒金星,顶上的那颗珠子也在深处磨得他又痛又爽,魂飞魄散。

“啊!啊、……唔啊……嗯呜、……”

他真的被蒲熠星骑了,草。

梦想竟然真的能实现,郭文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地收缩吸附着这根大屌,理智早已被操飞,只想一辈子都能做蒲熠星的身下犬,甚至觉得在迄今为止20载人生里,此前的那些爱都他么白做了!

显然蒲熠星也是这么想的,恨不能把自己全部都揉进身下这具身体里。他本来都以为自己后半生可能都只能和飞机杯相伴了,却不曾想竟然能遇到身体如此匹配契合的郭文韬。

这是鲜活的温暖的湿润的真实的肉穴啊!这么完美相融的身体,性别还重要吗?是直是双或者是弯还重要吗?他还要苛求什么呢??

已经都不重要了。

在遇到郭文韬后,一切都不重要了。

硬珠反复碾过爽点,深入的阴茎攻破郭文韬最后一道线,在他射出来的同时,蒲熠星也尽数缴纳在郭文韬温软的体内。

在如此销魂的性爱后,郭文韬整个瘫在床上,动也不动地回味着高潮后韵。

蒲熠星拔出屌子,射出的精液几乎要装满套子沉甸甸的,可见他也是多么尽兴。

然而,那根性器并没有完全疲软下来,而是半硬地耷拉着。他取下套子,打结后随意扔到地上,光裸的粗大阴茎水润通红,看在郭文韬眼里好不诱人。

他其实早就想舔了,只是刚才真的是亟不可待,只想快些把它放入身体里,而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品尝一番。

郭文韬起身趴跪到蒲熠星腿间,蒲熠星只惊讶片刻便默契地让他动作。

很少有人为蒲熠星口交,原因自然不用再多说。温润暖热的口腔带给他一种新鲜绵长的愉快爽意,蒲熠星享受着柔软舌肉的舔弄,在郭文韬口中缓缓挺动起来。

终于如愿以偿吃到肉棒的郭文韬细心地吮吸着,舌头绕着重新变得硬邦邦的肉柱舔舐。吞吐缠绕间珠子一颗硌着舌肉,一颗顶着上颚,粘膜传来的丝微痛感反而让他更觉兴奋,刚刚发泄过的性器又慢慢站起来。

他上起手来,一手摸着自己一手抚上蒲熠星的,又舔又吻,吸着浑硕的龟头,手指也蹭着两颗圆珠,伺候得蒲熠星爽快不已。

“唔……啊……韬韬……”

他低喃着,手不由自主地按住郭文韬的头,郭文韬感受到那根粗壮在口中颤抖起来,坏心眼地嘬着顶部,舌尖绕着孔眼钻,最后只轻轻一嗦,白浆骤然爆出,飞溅着喷满他的口腔,甚至溅到郭文韬情欲迷人的脸上。

郭文韬咽下口中的男精,用手抹抹脸上的残留,然后又凑到嘴边,伸出舌头全部舔食干净,吞进肚中。

他啧啧嘴:“再来?”

蒲熠星用行动回答了他。

他们后来又做了两次,互相都要把对方榨干似的,要不是整整一大瓶润滑液都用光了,说不定还会继续做。

两人难得如此餍足,也累得不想再动弹,什么都没收拾就这么互相拥着躺在狼藉的床上。

激烈的性事后,郭文韬仿佛还觉得蒲熠星仍然埋在深处撑满他身体,那两颗珠子似乎也仍在强烈地彰显着存在感,蒲熠星抱着他,也在细细回味自己人生中从没有过的第一次酣足至极的性爱体验。

不是没有女友要他去摘掉那两颗讨人厌的珠子,但蒲熠星并没有答应,所以才吹了一个又一个。

他之前总觉得,不至于,没必要,现在想来,不过是对那些女孩没那么喜欢,没有喜欢到在乎她们的想法,更不会为了她们让自己再去挨一刀,若无法磨合,那就干脆换呗。

可如果是郭文韬,他现在想,如果是郭文韬也不喜欢,要求他去取掉,他可能真的会去。

不是因为他今天和郭文韬做得这么爽才这么觉得的,而是他发现,他很在乎郭文韬的想法,在乎到甚至在被压在床上的时候会害怕郭文韬在发现后直接走掉。

只是好在,郭文韬喜欢。

“我在想,可能我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会遇见你,才入的珠子。”

他忽然说,郭文韬抬起头来。

这句话说得动人又暧昧,郭文韬按耐着怦怦跳的心绪,认真地看着他。

是,郭文韬从没遇到过这等契合的身体,曾经的那些男人没有一个能让他真的满足。只有蒲熠星,尺寸傲人,虽仍不如他,但又由于那根独一无二简直为他量身打造的存在,并不会为此有多么或羞或恼,反而更能取悦到他。

他们彼此都是最合适的,可他本就喜欢蒲熠星,哪怕没有这些附加惊喜,他也会喜欢的蒲熠星。

原本以为只是场仅此一次而孤注一掷的冲动,却没想到能迎来他期待中最憧憬的发展。

郭文韬心潮涌动,极力稳住自己的语气,问:“这句话是表白吗?”

“是。”

没有迟疑,蒲熠星坦诚地承认,低下头轻轻咬咬他的高挺的鼻梁。

他是喜欢郭文韬。

他觉得和郭文韬相处时分外开心。

他喜欢郭文韬本人,也喜欢和郭文韬相处时的自己。

所以他想接近他,了解他,知道他是gay后也不愿疏远他,而是更想成为对方最特别的存在。

这场意外袭击让他突然开窍,自己这情况,男女还重要吗?如果他确实喜爱郭文韬,如果身体如此合拍,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郭文韬终于破防地笑起来,揽着他的肩膀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第二天晚上,郭文韬又带蒲熠星去大鸟转转转。

他故意给蒲熠星挑了件低领的衬衫,自己昨天的咬痕鲜明红艳地彰显着所属权。

所有人都知道昨晚上郭文韬把蒲熠星带到对面酒店,而今天蒲熠星就以这副模样出现在大家面前,其含义不言而喻。

但有些不要脸的贱0根本不在乎,依旧想贴上来缠着撩骚。以往蒲熠星是碍于郭文韬的面子,担心他会因为自己不配合在酒吧里被针对,也没有更加有力的理由,才没有强硬地拒绝过。

可如今不一样了,他几乎是不近人情地将人推开,力道不容抵抗,却和眉善目地说:“不好意思,已经有男友了。”

说着,他拉过郭文韬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郭文韬的唇上印上一吻。

郭文韬开心得,嘴角就没有耷下来过。

End

Bonus

昨晚上,齐思钧其实有收到郭文韬那条【我不回来了】的消息,但就这一句再没后文,齐思钧又急又气可怎么也联系不上郭文韬。

他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就收到一条新的:

【不用担心啦,我们在一起了。晚上大鸟转转转见!】

……

于是可怜的齐思钧,刚进酒吧就看到那一幕,太阳穴的青筋都要迸出血来。

在那一瞬间,他确实仔细考虑过毁尸灭迹不被抓的可能性,但最后,蒲熠星大概花了半年时间,才终于让齐思钧相信自己不是骗gay的直男。

齐思钧想,罢了,郭文韬终究是栽在可恨的直男身上,真不知道这直男到底用什么歪门儿邪道的方法把我们韬韬给套牢的!

以往文韬是什么都会给他说,可关于蒲熠星,郭文韬屡次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然后最后又搪塞一句“反正他就是不一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齐思钧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总而言之,他依旧坚信。

千万不要招惹直男。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