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出差

<2021年韬韬生贺>

前文:《应酬》

没有什么事情,比在过生日的时候还得出差更让人沮丧的了。

而且还是出远差。

但是,当他坐在飞往大阪的飞机座位里,看见蒲熠星出现在过道时,他惊愕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当然不可能是巧合。

蒲熠星知道自己要去日本出差。

还是自己亲口告诉他的。

原定好每周见一面,因为出差不得不停一周。蒲熠星当时没说什么,只点头表示OK理解,随口问了几句什么时候的飞机,谁知道原来竟然当即就在盘算这件事。

他盯着蒲熠星,蒲熠星只是很短暂地和他对视两秒,然后带着只有他才看得懂的笑意移开视线,继续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这是他们约好的,如果在外面碰到,要假装不认识。但飞机飞了多久,郭文韬就坐立难安了多久,生怕蒲熠星又突发奇想,来当着他同事的面和他打招呼。

好在,全程蒲熠星很识相地没有过来,暂时解脱的郭文韬一下飞机就躲在厕所隔间里给蒲熠星发消息,质问他跟着来干什么,而回复他的只有两个字:面谈。

深夜,郭文韬悄悄地打开酒店房门,让蒲熠星赶快进来,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才把门关上。

“说吧,为什么跟着来了。”

这是他俩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生什么气嘛,我没有不遵守约定啊。”蒲熠星委屈地说,“而且我现在都找不到地方住,你都不可怜一下我吗?”

郭文韬这才发现他手边还有个箱子。

“……你没定酒店吗?”

“你上周才告诉我,樱花季哪儿还订得到房间啊,机票也超贵的,差点没买到。”蒲熠星眨巴着大眼睛。

郭文韬皱着眉头:“……你可以选择不来。”

“那不行。”蒲熠星上前一步,把郭文韬戒备的手抓在怀里。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过生日呢。”

心跳直接空下一拍,一瞬间的停跳让郭文韬差点连呼吸都没有喘上来,被蒲熠星搂着腰贴近他怀里。一个吻落下来,心里所有因为对方擅作主张的不愉快全都消失不见。

他不争气地顺着蒲熠星温柔的攻势回应着。蒲熠星浅笑,在满足地品尝完好几天没有碰触过的甜蜜后才分开,又轻啄几下他的唇珠。

“别说有同事和你一起,他们能和你做这种事吗。”

郭文韬无话可说,刚刚配合地完成一个吻的他更没有资格再反驳什么。

“那么,我能留在你这里了吗?”

郭文韬无可奈何地点头:“好吧。但是,这几天不行,我明天一早就要和客户见面,白天你也不许出现在我和同事面前。”

“好好好。都听你的。”蒲熠星一一答应,搂着郭文韬倒在柔软的大床上,闭上眼埋在他颈肩深呼吸几下,然后像是要就这么睡过去一样,不动了。

或许是想到今天一天蒲熠星都拖着箱子到处找落脚处,郭文韬忽然有些心软,便任由他抱着。

他没想到蒲熠星会有这样冲动的行动,他一开始是真的有点生气的,可现在,他竟然觉得也挺好的。

这一周,他都可以见到蒲熠星了。

期待盖过不安,郭文韬看着蒲熠星阖上的双眼,睫毛微动,难得的温存让心里刚刚暖洋洋起来一点点,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蒲熠星。”他坐起来,“你没订酒店你怎么填的入境单。”

蒲熠星睁开眼,咧出一个好像在说“你终于注意到了”的笑容:“不是你刚下飞机就把你酒店地址给我了,让我晚上来吗?”

“……”

郭文韬目瞪口呆地看着蒲熠星。蒲熠星掩饰不住笑意,搂着他的后颈又偷走一个香,然后便起身去浴室洗澡,留下郭文韬听着哗哗的水声,懊恼不已。

虽然感到后悔和被算计的不甘,但郭文韬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和蒲熠星置气。

这次出差行程实在是安排得很满,天天都得早出晚归,日本人的应酬还麻烦得要死,每天都要搞到十点多才能结束。

等他辛辛苦苦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酒店看到有个人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时候,他也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也是,他何必跟一个小自己快十岁的人计较,何况两人也根本不是可以计较的关系。

他放下公文包,松松领带,问道:“今天你做什么了?”

蒲熠星扔下新买的switch,从床上爬起来,帮郭文韬宽下西装。

“就去心斋桥逛了一会儿。”他答道,“你想去逛逛吗?道顿堀那边晚上也很热闹。”

“不了。”

连续四天的连轴转让郭文韬累得不行,回来后只想躺着,哪还有心思出去。他趴到床上,蒲熠星便很上道地跪骑在他腰背上帮他按摩起来。

这几天几乎都是这样,早上蒲熠星还没起他就出门,晚上又是很晚才回来。但每次回来,蒲熠星都会像这样帮他按摩肩颈,手法还特别到位,问他哪儿学的,蒲熠星只笑着说高人指点过。

郭文韬不置可否,这样的体验,他在家里都也没有享受过,为什么偏偏是蒲熠星会这么做。他不想深究,只默默地感受这一刻。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吧?”蒲熠星用拇指用力按上他的肩胛提肌,问道。

郭文韬舒服地闷哼一声,点点头:“今天终于把合同签了,明天再最后沟通一下,下午就没什么事了。”

大概公司也知道这趟差辛苦,所以特许他们周末多逗留两天,可以自由活动。蒲熠星亲亲他耳朵道:“那后天周六,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儿吧。”

郭文韬转头,眨眨眼:“去哪儿。”

“去给你过生日。”蒲熠星笑着说,“后天不正好你生日当天吗。”

原来他不是说来好听的。

郭文韬的内心又泛起一阵阵涟漪,那看向自己的眼神认真得不可思议,他动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往他们都是短暂的见面,迅速地完事,然后等待下一次见面,而现在这个人天天都守着自己似的,朝夕相处,好像……好像自己和他真的是某种甜蜜关系。

显然他们不是的。

蒲熠星没必要对自己做这种事情,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也不应该这么做。

但即使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蒲熠星精心布置的陷阱,他还是一步步踏入其中。

他知道的,他从一开始就万劫不复。

但郭文韬不知道的是,蒲熠星真的花费了很多心力,才能跟着来。

钱财不必提了,他答应导师要提前把项目任务交上去才能请假,通宵好几天连起飞前晚还在熬夜,第二天一早提交后又直奔机场。

所以整个航程他都在补眠,甚至到大阪的第二天,他完全是在酒店里昏睡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起来。

他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郭文韬还没回来。这倒是在意料之中,于是蒲熠星便自己出门去附近逛逛,顺便吃个晚饭,还路过一家泰式按摩店,便进去体验一番,所谓高人指点,不过也是他从这里学来点儿皮毛。

大阪他之前来过,签证也是多次,对日本倒是没有很陌生。这几天他白天得等着郭文韬和他同事都出门后他才出去逛,还去了周边的京都神户什么的,但都赶在郭文韬回来之前回酒店。反正没有郭文韬,一个人玩也没甚意思。

临近四月中旬,樱花季其实基本上已经结束,这时候说什么完全订不到房间那当然是骗人的。他早就订好箱根的一家温泉旅馆,计划着生日那天能和郭文韬一起去。

这前前后后的操作,连他自己都有点看不懂,可是他就是想这么做。他想陪着郭文韬过这个生日,他们认识后的第一个生日。

他知道,郭文韬从不会拒绝自己的。

所以,看着郭文韬迟疑地点点头,蒲熠星笑得毫不意外。

他们入住的旅馆是家庭经营的民宿,旧式民居改造,老板店员都穿着和服,很有日本风味。

晚上,他们俩换好浴衣准备去泡温泉。郭文韬是第一次穿,有些不太熟练,领口松垮着露出些许白皙的肤色。蒲熠星看了会儿没说什么,只走过去帮他系紧腰带,腰身凸显,墨蓝色的浴衣布料贴着紧俏的臀,双腿修长,下摆堪堪落在脚踝,赤裸的双足稍显局促地立在榻榻米上。

蒲熠星喉结向下一动,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把郭文韬转过来,双手伸进浴衣衣摆里落在对方的胯侧。

“你知道吗。浴衣其实是不用穿内裤的。”

刚刚系好的腰带在抓扯间被扯松,内裤被扔到一边,郭文韬两腿岔开,半躺在铺在榻榻米上的被褥上,变得松松垮垮的浴衣正正巧把腿根遮住,而蒲熠星整个头都埋入浴衣之下。

郭文韬用一只手肘撑着被褥,另一只手捂着嘴,试图克制住自己的声音,但细细的哼吟还是从唇齿间泄漏出来。

“唔……哼呜……”

不是蒲熠星没给他口过,而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蒲熠星的动作比以往的温柔体贴都要亲密太多太多,无微不至地舔吸让郭文韬根本招架不住。

“啊……不、……够唔、够了……”

他放弃抑制呻吟,转而抓住蒲熠星的脑袋,却不知道是想把他推开,还是想让他更深入。

蒲熠星哪会听他的,在浴衣下闭着眼舔弄。舌头在顶部周围绕来绕去,深入沟壑,专挑敏感的地方吮吻,两手缓缓地摩擦根部,来回且轻柔地抚摸着精囊,不断泌出的前液逐渐润湿整根阴茎。

他正欲深吸一口气往里吞入时,郭文韬放在茶案上的手机响了。

两人都有些被吓到,郭文韬连忙拿起来一看,是家人打来的。罪恶感瞬间充满他的内心,像是被这审判一样的铃声钉在原处,木讷地拿着手机不知如何是好。

蒲熠星从他的胯间探出头来,凑近一看,笑:“不接吗?”

见郭文韬没反应,蒲熠星直接拿过手机继续道:“不太好吧。家人发来的生日祝福,不接不行吧。”

于是,在郭文韬惊恐的眼神里,蒲熠星已经干脆利落地替他按下接听键,把手机还给他。

「爸爸——生日快乐——」

儿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郭文韬根本来不及调整,只得狼狈地接住手机应对。家人打的还是视讯,他慌忙地整理衣领,换上自然些的表情。

「亲爱的,生日快乐~怎么这么久才接啊。」妻子在屏幕里抱着儿子温柔地笑着。

“刚、刚才在换浴衣……”郭文韬含糊道。

「啊呀,你穿浴衣啦!」妻子开心道,「给我们看看呀。」

「我要看我要看,我也想穿——」

“不……不是,这不是还没穿好就来接电话了吗……啊、”

「怎么了?」

“啊……、唔……没事儿……”

郭文韬的声音明显变得有些奇怪,他极力压制着,却根本不敢做什么太大的动作去阻止此刻的蒲熠星。

——那蒲熠星,竟然又分开他的双腿埋进他的腿间!

“……刚刚同事叫我……唔……”

「噢噢,这样啊……明天就回来了吧?」

画面突然一抖,是郭文韬差点没拿稳。该死的蒲熠星,居然这个时候含入深处,要不是有网络延迟和电子处理过后的声音作掩护,他现在可能早就暴露了。

他头脑发麻,一面得应付家人的问候,一面还得忍耐蒲熠星的挑逗。那只灵巧的舌头不断游走在茎柱周围,不放过每寸敏感的表皮,时而深吞入喉,时而细吻湿腻的顶端,搔刮滴水的孔眼。

蒲熠星压根不管郭文韬的推搡,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步骤,专注地吮吸眼前的肉根。源源不断的快感席卷而来,郭文韬根本控制不住地深喘起来,胸口开始大幅度起伏,不得不把镜头移得高一点。他耳朵憋得通红,还做贼心虚地拉过被子把蒲熠星严严实实盖住。

“嗯……对,明天、唔……”

好像是故意似的,蒲熠星越吸越凶,每次吞吐舔舐都爽得让郭文韬想要冲顶一般。

“等、等一下……”

「嗯?」。

“是同事……他们、来喊我去泡温泉……嗯、”

蒲熠星又一个深入,肉头抵上紧致的喉腔。

「啊……刚刚也是吧。」妻子反应过来,「那你快去吧~记得发照片给我们哟~」

「爸爸再见——记得给我带礼物——!」

“好……再见。”郭文韬最后对着画面里的妻子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哦老公,等你回来~」

——电话咯的一声挂断,但他们此刻的欢淫却并没结束。

郭文韬几乎是把手机给扔出去的,直冲大脑的快感压制住所有怒意,他只能服从于蒲熠星的摆弄张开双腿,沉溺在他带给自己的灭顶的情欲中。

他紧紧按住盖着蒲熠星脑袋的被褥,深挺入他的口腔,当舌根碰触到顶端的柔嫩,蒲熠星轻轻往里一咽。

眼前煞白一片,喷涌的浓白液体灌入蒲熠星的喉腔,装不下地从口中四溅溢出。

“照片,不发给我一张吗?”

说着,蒲熠星从岸上进到水池里,在郭文韬身边坐下。

因为得全裸泡温泉,日本的温泉需要先淋浴后才能入池。这家温泉是户外的,初夏将至,夜间的气温正是最舒服的时候,在夜晚的春风中享受围绕着自然环境的温泉,枕着天然石块堆砌的池沿实在是惬意之至。

但饶是这么舒适的环境,郭文韬却有些心神不宁,草草地冲洗完后便先下池,情爱的欲望褪去后只留下满腔的罪恶感直到现在都还淤积在心间。他不想理罪魁祸首,没有搭话。

“衣服还是我帮你穿的,这么不讲情面哦。”蒲熠星调笑道。

要不是你那么乱来,我会需要重新穿浴衣吗。郭文韬在内心吐槽道。

他知道自己总是对蒲熠星言听计从,贪恋他带给自己的激情而从不对他生气。他反思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纵容他,蒲熠星才越来越变本加厉,这次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儿,当着他家人的面,他真的有点儿难以接受。

见他一直不答话,蒲熠星凑近他,肩膀挨着肩膀,池水里暖热的皮肤亲密相触。郭文韬没有躲,蒲熠星笑笑,才终于道:“对不起嘛,我错了,是我不对。”

这稀奇了。

郭文韬从没听到过蒲熠星道歉。

至少认识他的这段时间,他从没听过他对自己道歉。

他抬起头,蒲熠星的眼神映着水光,看起来像是从他眸子里溢出来似的,郭文韬本来想说什么,一时哑然。

为什么蒲熠星会在当时接通电话,他不是没去深思过。他刚刚一直在想,蒲熠星凭什么要接通那电话。蒲熠星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谋划的,既然他决定接,那他一定是有目的的。

他隐隐猜到,可他不敢去确认,更不愿去承认。

郭文韬低下头,想要躲避那盈盈的目光:“我们说好的,不牵涉我家人。”

“我知道。”蒲熠星从靠着的池壁上起身站直,“所以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他保证道,两手扶上郭文韬的双肩让他转身背对自己。抬手间带起的水帘贴着郭文韬裸露的肩膀淋下来,蒲熠星低头吻了吻他被池水浸泡得水润红嫩的后颈,又讨好似的帮他按摩起来。

手指用力挤捏按压,从肩膀揉到颈侧,又移到背部,按摩着肩胛骨。几天的疲劳似乎随着舒适的温泉水和蒲熠星恰到好处的揉捏从身体里逐渐流逝,郭文韬终于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脑海里想的全是蒲熠星刚才说的“以后”。

他感觉到蒲熠星似乎越靠越近,但他并不介意来自蒲熠星的肢体接触。那双手已经从他的肩背游走到腰侧,似有若无地抚摸着,带来绵绵的痒意传遍全身。

耳侧落下一吻,他微微偏头,听见蒲熠星在他耳边说:“舒服吗?”

也许是被蒸汽蒸得有些不清醒,郭文韬晕乎乎地点点头,蒲熠星却轻轻一笑。

“我不是问现在。”

意识到蒲熠星所指的是什么,郭文韬本就因为热气而泛红的面颊又红上一个度,他正想责备怎么还没个完,没料想蒲熠星直接探到他的前面,握住那根敏感的东西。

“不舒服吗?明明这里喷了我一嘴。”

蒲熠星恢复原本的恶劣模样,挑逗地逗弄起来。郭文韬被握住要命的地方,加上已经泡得有点发懵,哪还反抗得了,刚刚得到过欢愉的性器很快就在蒲熠星娴熟的指间挺立起来。他站不住地往后倒去,堪堪落进蒲熠星的怀里,臀间碰到坚硬而滚烫的物体。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扭动着挣扎。这是开玩笑吗,他们现在可是在公共的室外温泉里!

一眼看穿他的顾虑,蒲熠星凑到他耳边:“别担心,这个时间段我买断了,现在这里只会有我们两个人。”

低沉性感的声音和诱惑的话语让郭文韬顿时软下来,下身不断传来令人愉悦的快感直冲头顶,脑子根本转不过来,半推半就地被蒲熠星压在石头池壁上。

放松的身体禁不起任何细微的爱抚,在热水里被揉捏茎柱让敏感度都上升好几个点。到底是开放的户外环境,就算周围全是栽种的树木草叶没有一个人,郭文韬也死命地压抑住声音,闷声闷气的喘息从指间泄漏。

前端被指腹摩挲着,小孔止不住地泌出水液很快就和温泉水融为一体。后穴也被泡得软软的,臀肉在水里更显得白嫩弹滑,蒲熠星揉着穴口的皱褶轻轻按压抚摸,只稍微扩开一点点,便有热水咕咚咚地渗进去。

“呼嗯……”

手指顺势探进去,柔软的内壁仿佛早就做好准备似的迎上来。更多的热水漫进去,暖意也融进穴道,弄得整个穴腔水汪汪又暖洋洋,比平时还要烫上几分。他再不舍得退出,两根手指在里面越探越深,故意错过那个位置,却被郭文韬又情不自禁地往里吸进一点。

他一只手在后穴里抽插,另一只手依旧在揉弄郭文韬的男根,下体也抵得更近了,坚挺的肉柱直直戳到郭文韬的会阴,郭文韬几乎下意识地就夹紧。蒲熠星剑眉微蹙,往前顶了顶,圆硕的肉头便碰到柔软的囊袋,一阵舒爽。

“你刚才说的是,去和同事泡温泉。”他的语气似有些不满,“所以,不是我带你来的话,你也有可能和同事来泡温泉吗?”

郭文韬正紧紧捂着嘴,哪答得上话,蒲熠星便咬着他的耳朵,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

“除了我,不许有别的男人看你的身体。”

他顿了顿,才又很不情愿地加上一句:“你老婆以外的女人也不行。”

手指正正按上前列腺,不由分说地挤按起来,配合着前面的撸动,直让郭文韬站都要站不稳,整个人趴到池边上。他浑身发烫,痒意难忍的乳尖贴上凉爽粗糙的石头竟主动摩擦起来,还本能地翘起屁股让蒲熠星发掘。

蒲熠星抽出手指,将等待已久的肉棒送到软嫩温热的肉穴前。

“你答不答应?”

郭文韬其实根本没听清蒲熠星在说什么,只是沉溺在登顶的快感里胡乱地点头,然后顺着一汩汩涌进的水流,期待中的肉棒顺滑通畅地立刻胀满他紧腻的穴道。

粗长的肉棒几乎一插到底,可蒲熠星没有再动,只感受着被满腔热水泡得湿哒哒的穴肉争先恐后地黏上来不放,还继续往里吸。

“呜呜……”

紧致水嫩的穴腔被填满撑大的感觉太有种充足感,甚至所有的缝隙都被炙热的温泉水侵占。郭文韬有些受不住地轻轻哼哼,开始无意识地自己微微动作起来,撅着屁股扭摆起腰肢。他似乎都能听到咕噜噜的淫靡水声从羞耻的内里传来,可还没两下,早就被泡软的身体便完全瘫软再也动弹不得。只见分开的肉臀间,裸露的红嫩粉穴在水下可怜兮兮地含着根犹如盘绕着藤蔓的粗红性器,不知所措地收缩咀啜着。

再微小的动作也引起水声哗哗,蒲熠星被吸得舒爽不已,手上揉按的动作未停,一次次搔弄着抖动的肉端挤出汁水,内里软糯濡润的肉壁便抽搐着把蒲熠星粗大的肉棒越咬越紧。

他得逞般低伏上他的背。

“想要我一直在里面吗?”

这下郭文韬听清了,可他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只在不停点头。

“说出来。”蒲熠星命令道。

郭文韬仰起脖子。

“想……我、我想要你一直在里面……”

终于,令人愉悦的声音轻颤着,浮在温热的空气里传至耳迹,蒲熠星眉眼舒展。

“不急。”他说,“我们慢慢来。”

虽然非常不情愿,但蒲熠星承认,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他确实期待过。

期待如果被发现就好了。

他承认自己今天所做的确实像是在宣告示威,他甚至承认那句我爱你真的刺痛到他。

他是很想试探郭文韬的底线,但很显然,他输了。

那句我爱你永远不可能属于他。无论他们拥抱多少次,无论他为他做过什么,他永远也不会得到郭文韬的我爱你。

哪怕是情人,尚还有获得一丝爱意的可能,但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在无趣的婚姻生活中给予他真正渴望的第三者。

或许郭文韬也不在意这个人是谁,只要能带给他他想要的,是谁都可以。如果不是自己,也很有可能是别的什么心怀不轨的男人把这宝藏般的男人捡了去,而自己不过是心怀不轨的其中之一,只是他该死的走运罢了。

但那又怎样,此时此刻,能把他抱进怀里的,只有他一个。

他们已经回到房间,蒲熠星将他按在榻榻米的被褥上,缓缓地将性器嵌入身下的身体。郭文韬高翘着臀部,在温泉里被抚弄得柔软又湿润的后穴没有任何阻挠地缓缓吞吃下胀红坚硬的肉棒。

待根部都没入,顶端戳着肉穴深处跳动,郭文韬上身贴在床单上,发出一声无意识的轻叹。蒲熠星眯起眼,并没有急着动,他说了想慢慢来,就一定会慢慢来。

他俯下身,从背后轻咬着郭文韬的耳朵。

“说真的,前几天在飞机上我就想办了你。”

低沉的声音钻进耳朵,瞬间从耳根引起郭文韬浑身酥痒,无从抵御。

“想在厕所里就操进你的屁股,操得你双腿发软只能挂在我鸡巴上。你趴在门板上抑制着叫声,生怕让外面的人听见。”

蒲熠星依旧压低着声音,在他耳边诱惑着,亲吻着。

“你的同事也在外面,若是被他们发现我们的关系……”

“不……”

郭文韬颤抖着摇头,话语里形容的画面让他又害怕又刺激。明明蒲熠星没有操弄,他却觉得穴里好像有无数小虫在爬,痒得他浑身都发麻,只有不断收缩着后穴吮吸那根鸡巴才能稍微缓解一下。

被热水泡得又软又润的穴肉一刻不停地吞吮着挺直的肉茎,仿佛要把他吮化一般,连茎脉纹路的沟壑间都紧紧舔满上去,肉贴着肉跳动,炙热无比。

这是蒲熠星在飞机上的时候就想要的,想一直埋在这紧致温暖的穴腔内。当时的他在看见郭文韬后,放松而困倦的大脑就里就只剩下他。他想象他温暖的肉体,想象把他捏在怀里的感觉,想象着什么时候才能侵犯他,占有他,支配他。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几天居然能忍着什么都没做,而在许久没有尝过这个人之后,此时热情的包裹和凭依实在是太让人欲罢不能,舍不得抽离。蒲熠星只埋在深处微微耸动,粗壮的肉根便碾磨着前列腺,刺激得娇嫩的肉壁吸得更加紧密。

“呜呜……!啊……嗯啊……哈、……”

兴许是因为远在异国,谁都不认识,两人都有些肆无忌惮,郭文韬放开许多,欲求不满的哼吟从他的唇齿间毫无遮拦地传来。

浑圆丰满的龟头一次次顶上舒爽处,蒲熠星直起身来一边持续缓慢地挺动着,一边按摩起郭文韬的肩背。穴位被大力揉按着,直通天灵的酸爽痛感在这时全部降伏于性爱的快感,后穴也随着按压的力道拼命地往里吸纳。

“嗯啊……吸好紧……、唔、”

蒲熠星被夹得泌出细汗,可他依旧匀速地操弄着,专往那处捣干,力度不强,但就是搔弄着最敏感的地方,磨得人欲仙欲死却又达不到高潮。

“啊……阿蒲……呜、要……快呜啊……”

身体的内内外外都被细腻地按摩着,郭文韬爽到全身都要烧起来,每寸肌肤都极致难耐地发痒,只想求蒲熠星快些给他最愉悦的冲击。

整整一周,每晚都抱在怀里肖想已久,又香又暖的身体终于被自己禁锢在怀中,看他依赖自己,服从自己,渴求自己,蒲熠星多想这一刻能永远绵延下去。

他不愿像以前那样很快就结束,即使那勾人的声音如此蛊惑,蒲熠星仍保持着速度与力度,用肉棒细细地按摩着郭文韬已经被操得软烂的穴肉。

郭文韬已经撑不住地趴在地铺上,蒲熠星便平撑着伏在他的背上慢慢进出着,手臂青筋清晰可见地突兀出来。松软红润的穴口被带出点媚肉吸着肉棒不让他离开,又在进入的时候欢喜地张口吞咽着。缓慢的动作拉长淫靡的水声,腻滑的润液一股股慢慢地从紧密相连的穴缝中滴落。

他忽地把郭文韬翻过来,再次全根没入,上翘的弧度直直戳上最要命的点,郭文韬失声地叫不出来,仰起头喘息着,想要碰自己前面,却被蒲熠星压住双手动弹不得,似乎很快就要承受不住这磨人却无法登顶的快感。

堆积的快感不断蹿升,蒲熠星稍稍加快频率研磨起来,顶开紧紧缠绕的柔穴进得又深又稳。他又一次撞上去,郭文韬弓起身子两眼上翻在他身下不住地痉挛,性器直抖却是什么都没射出来。

穴道内部也开始抽动,蒲熠星终于发狠地操干起来,操得啪啪直响,龟头被还在淫荡吸附的媚肉绞得死紧,随后全部射给了这贪婪的肉穴。

持续感受着内里被冲刷的快感,经久的雌性高潮让郭文韬大脑一片空白,明明没有射精却经历了有生以来最爽的一次性爱。

蒲熠星凑下来和他接吻,他讷讷地张开嘴与他舔吮缠绕。

两具汗淋淋的身体还紧密贴合,或许像这几晚一样单纯地相拥而眠也并不赖。蒲熠星笼罩在他上方,支在头边的手似要抚摸上他的脸,双眼的瞳眸深不见底。

郭文韬被看得忽然心慌意乱。他突然害怕蒲熠星会说些什么。

“蒲熠星……”他慌忙地喊出他的名字。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离婚的。”

“我知道的。”

蒲熠星说,如同以往无所谓地笑着。

“我知道的。”

“生日快乐。”

只要此刻你是属于我的。

– fin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