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乖狗狗的教导法

  • ABO。蒲A韬O。

窗外下着大雨,风雨声飒飒作响,雨水从上到下不间断地冲刷着巨大的落地窗。

任谁都不想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外出,而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他们都待在这栋高级写字楼里。

出于一些原因,蒲熠星其实还挺喜欢这样的天气。他很享受耳边只有雨声,将其他繁杂的噪音隔绝在外的时刻。他不慌不忙地翻阅着文件,余光瞥见站在桌前的下属正东张西望。

他抬头:“怎么了?”

蒲熠星年轻有为,没有老总架子,与部下的关系很融洽,所以面前的下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逾矩,开口问道:“韬秘书不在吗?”

他口中的韬秘书是指总裁秘书郭文韬。虽然才刚刚转正,但郭文韬工作能力很出色,自从他来了后,蒲总喷人的情况都变少了,也不知道是韬秘书在中间给扛下了,还是因为长得好看连蒲总也舍不得骂,久而久之大家都爱找他帮忙,在蒲总面前说点好话,所以颇受同事们欢迎。

一般而言,像这种文件需要蒲总签字的,也都是由韬秘书在中间转交,但今天却不在岗位上,确实让人有些在意。

“噢,没在。”蒲熠星低下头,拿起笔,开始在需要的地方一页页签名,钢笔笔尖划过纸张发出沙沙的声响,“我让他去帮我办点儿私事儿。”

他的语气稍稍有点上扬,听起来像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属下无所谓地点点头,在接过蒲熠星递给他已经签好名的文件时,忽然闻到一股甜腻的味道。

“咦?蒲总喝酒了?大白天的。”

蒲熠星弯弯眼睛,坦然道:“中午喝了一点,桃子鸡尾酒而已。”

“很有情调嘛,蒲总下次要喝叫我们一起呗。”下属俏皮道。

蜜桃香甜的味道逐渐在空气里弥漫开来,在鼻息间萦绕,入侵他的大脑。蒲熠星往后靠上椅子,眼里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光亮,似笑非笑:“可不是你们能喝的。”

“哇蒲总至于这么伤人嘛——”

“很闲的话我这里正好有件事儿。”

“蒲总打扰了!谢谢蒲总!蒲总告辞!”

说完,下属便夹好签完字的文件,麻溜地跑出总裁办公室。待磨砂的玻璃门终于慢慢地自动合上,蒲熠星就着椅子滑出点距离,脚踝放上另一条腿的膝盖,低头看向他的办公桌下。

“你的信息素,连β都闻到了,真是不懂得收敛啊。”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藏在桌下衣衫不整微微发抖的人,眼里的笑意变得张扬起来,声线却依旧平稳。

“真不听话。”他顿了顿,“不听话的狗狗该怎么做?”

那人抬起头来,面颊绯红,带着眼镜也掩盖不住那双动情的眼,眼眸里噙着水光,竟正是刚才那人提到的韬秘书。

“对、对不起……”韬秘书说,“请,请惩罚我……”

没有人知道郭文韬是Ω。

所以,就在两个月前的这间办公室,当那香甜的酒味扑鼻而来,而身边只有郭文韬时,蒲熠星瞬间反应过来。气味太过明显,稍微仔细分辨一下就能知道这哪是什么酒味,分明是属于Ω的信息素。

当时的郭文韬显然陷入一种堪称恐慌的情绪,用同样错愕不已的表情看着他。蒲熠星从未见过郭文韬能有这种状态,也根本没有余裕去想任何关于伪造性别应聘入职的处理办法。

眼前是一个正在发情的Ω。

作为α的他,除了跟着发情,还能做什么呢。

桃子酒甜腻的气味被包裹在雨后潮湿的芬芳里,越发沉淀香醇。

浓烈的酒味似乎被潮湿的空气稀释中和,却也逐渐溢满整间宽敞的办公室。

交融后的味道不断侵袭着郭文韬的鼻腔,清新中带着酒精的成分让他上瘾。他虽然还穿着西装,但主人已给他戴上项圈,挂上牵引绳,主人拽紧一拉,他便扑进α打开的胯间。

鼻底恰好抵上那鼓胀的地方,迎面而来的雄性气息撞得他大脑发晕。他无法思考,只听见主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帮我舔。”

他当然想要舔。

他何止想舔,正在发情的他现在满脑子只有α的性器,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想要和α性交,想要α的性器即刻填满自己空虚的身体与心灵上的每一个缝隙。

获得命令的他迫不及待地伸手剥开包裹着性器的布料,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拨下内裤的边沿,散发着属于α气息的阴茎便整个跳脱出来抖了两抖。

充血的茎脉盘绕着粗硕的茎柱,甚至肉眼可见地在跳动,饱满的龟头往上翘,小孔已然泌出一点水液诱惑着。郭文韬兴奋得浑身一颤,恨不得眼前的巨物能立刻鞭笞自己,侵犯自己,玷污自己。他生生咽下两口唾液,喉结耸动,期待地闭上眼,张开嘴伸出舌头。

他深深喘息着,一点点埋头靠近,就在红润灵巧的舌尖还差最后一厘就能碰上那垂涎已久的肉棒时,拴着狗绳的项圈勒得他骤然一痛。

蒲熠星睥睨着,扯住狗绳让他停下动作。

“停。”蒲熠星说,“现在还不可以。”

本以为立马就能吃到的美味被硬生生拦截下来。他堪堪停在那个位置,舌头也保持着快要舔上的距离不敢再靠近分毫,一动不动。

他想吃得不得了,呼吸也便得急促起来,鼻尖全是雄性α浓烈的味道,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这看得到闻得到却吃不到,Ω看着鸡巴的眼神越来越沉沦,胯间也硬得发痛却不被允许得到抚慰。

“乖,等。不可以。”

郭文韬近乎像奶狗一样嘤了一声,可还是遵从着蒲熠星的指令。明明α的性器就近在咫尺,只要他再往前一点点他就能舔到这根阴茎,可他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口涎都从张着的嘴角缓缓流出,愣是保持着要舔上的姿势,颤抖着跪趴在蒲熠星的腿间。

克制的呼吸喷在蒲熠星裸露的性器上,他当然感受得到透过敏感的肌肤传来的丝丝爽意。看着郭文韬如此服从于自己,即使如此饥渴也还是极尽全力地忍耐到浑身颤抖,那根鸡巴甚至又膨胀一圈,直直挺立抖动着,让郭文韬一直盯着看的眼神更加充满渴望。

他心满意足,眼底含笑。

“乖狗狗。”α终于夸奖道,手上也松了力气,“可以了。”

几乎同时,得到许可的郭文韬急不可耐地扑上来,舌头瞬间卷上龟头抿下那些汁水,顺势整个含住。

蒲熠星仰头发出一声喟叹,抚上郭文韬的头将他往深处埋。小狗熟练地模仿抽插的动作吞吐起来,吃得啧啧有声。舌头把鸡巴的每一寸皮肤都照顾到,舔得光润水滑。

他闭着眼,仿佛特别享受似的,粗大的阴茎撑满他的口腔在他脸颊上一下下顶出形状。他忍不住地从裤子里掏出自己的性器,后穴更是淫水直流把西装裤全淋湿透,在蒲熠星办公室的地板上都印出一滩稍深的水迹。

他才刚刚摸上自己的龟头,一只锃亮的皮鞋却踩了上来。

“谁许你摸了?”

“呜……”

郭文韬吃痛地从喉腔里发出一声喘息,但却被痛感刺激得更加兴奋。他放开手,得不到爱抚的阴茎可怜兮兮地在空气中上下颤抖着,吐出透明的水液,一滴一滴落在干净的地板上。

他更加奋力地吮吸主人的阴茎,舌头舔舐着茎柱一圈圈地缠绕,又舔上冠沟细细品尝。他抿上龟头,放松喉道越吃越深,让阴茎在他嘴里自由地抽插出入,把他的脖子都操出鸡巴的形状。

蒲熠星每次退出的时候他都恋恋不舍地吮吸着,舌尖谄媚地舔过肉头,汁液都被插得四溅。忽地,按着他脑袋的手指伸进项圈,抚上后颈的腺体来回抚摸。α的气味侵蚀进全部的感官,他禁不住地一阵哆嗦,喉腔本能地往里吞咽,一股灼热顺着食道直接灌入他的胃囊。

α的射精极其绵长,担心对方窒息,蒲熠星便退了出来。还没射完的精液全喷上郭文韬满是情欲的脸,粘在斯文的眼镜上,沾在黑发上,一塌糊涂。

Ω还沉浸在α散发出的强烈气息里回不过神来,整个人被笼罩着,明明是沉稳清雅的气味却让郭文韬着迷不已,不可言喻的安全感溢满身体的每一处。

他俩都还穿着中规中矩的西装,一番性事后却又都衣衫不整。蒲熠星牵着狗绳让他再次凑近,取下他的眼镜丢到一边,举着沾满精水的阴茎整根朝着郭文韬的脸上涂涂抹抹,而郭文韬乖巧地闭上眼,任由肉棒戳弄他的脸庞,直到眼皮睫毛甚至耳垂全都挂上白白的液体。

等整张脸都用精液洗过一遍,蒲熠星才满足道:“裤子脱了,坐到桌子上。”

他站起来,扯着牵引绳让郭文韬也顺从地跟着站起来。

“然后自己把后穴掰开,我要操你。”

当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郭文韬就不喜欢下雨天。

每当下雨,他总是没来由的觉得心慌,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心慌还伴随着某种异动让郭文韬非常不安。

那次意外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天。

自分化后他从来没忘过服用抑制剂,也因此从来没有发过情,他甚至还用仿α香水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性别,十多年来从没出过差错。

但是那天他就是意外地发情了。

空气里散发着潮湿的味道,清香而沉静的信息素却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在那时他终于明白,Ω和α到底是有区别的。

在这个社会上,好命一点的Ω顶破天,也就是个普通职员,像总秘这样会出入重要的正式场合的职位,都不可能交与Ω。可郭文韬不信。他坚信只要自己努力,也不会比α差,他能胜任任何其他性别能胜任的工作。

他当然也成功了,欺骗过所有人以为他是α并得到了这份工作,可就在他沾沾自喜的时候,在那个雨天,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一切都是徒劳。

更严重的是,一旦被发现伪造性别,不仅会被开除,还会在履历上留下黑点,基本不再可能从事任何正经的工作。

可郭文韬不能没有工作。他父母去得早,家里只剩下正在读高三的妹妹相依为命。他还要供妹妹读大学,他需要这份体面的工作和丰厚的薪资,希望能给妹妹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更不能让人生留下污点。

所以当α玩味地对他说,若是听话,我可以帮你隐瞒时,郭文韬知道他别无选择。

在本能面前,有再多不甘,他也只有低头服从。

他需要这份工作。

又或者只是更单纯的。

他需要α的滋养。

西裤被胡乱地丢在一旁,郭文韬爬上办公桌面对蒲熠星,双腿敞开成M型,修长的手指从下方绕上来轻轻掰开湿漉漉的软洞,正止不住地淌着淫水,不知羞耻地邀请着α。

Ω天生用来交欢的地方粉嫩而诱人,穴口大开甚至能看到里面娇媚的软肉在收缩。蒲熠星浅笑着,握着阴茎啪啪两下抽打在兀自翕合的穴洞上,击拍出些汁水,如愿听到Ω忍耐不住的轻唤。

快点、快点……快点进来……

郭文韬满脑子都重复着这句话,眼角泛红,像小狗一样惹人爱怜地看着他的主人,后穴嫩肉的收缩更加明显。蒲熠星自然读懂狗狗的小心思,他俯下身来,α沉敛的气息便不容拒绝地倾压上来,强势得要让Ω喘不过气来。

呼吸一滞,肉棒顺滑了当地直接肏入进来,灌顶的爽意从下体直冲天灵。被瞬间填满的郭文韬满足地长吁一声,还没等声音落地,那根肉棒便肆意操弄起来。

“啊、啊……呜呜……啊……!”

总裁办公室的隔音极其优良,蒲熠星也早已上锁,深陷情潮的Ω毫无顾忌地淫叫出声。粗大的肉茎碾压过所有敏感的嫩壁,软肉自发主动地缠绕上去吮吸,顷刻间整间办公室都回荡着淫靡的啪啪声和水声,都掩盖住窗外的雨声,和肆无忌惮的呻吟交融在一起。

喘息间两人缠绕在一起的信息素从鼻腔进入大脑渗入神经,操控Ω的反应。郭文韬夹紧肉穴,狠狠地咬合着硬挺的肉棒不放。Ω淫逸的本性让他此时不再有心思去考虑什么甘与不甘,一旦尝过,便只想沉溺在性爱的欢快里。

肉穴紧致又顺滑,α不容忽视的巨大硬物毫不留情,顶开那层层吸附上来的湿嫩软肉,重重地往深处凿去。那些娇软的媚肉吸得可紧,紧贴茎脉上的凸显,陷入冠状沟的凹陷,箍着壮硕的龟头一刻不停地索取吮吸。

“……唔哼。可真会吸啊、……”

“唔、啊~!嗯、呜啊……”

郭文韬哼唤着,已经没有力气再掰着后穴,反正后穴也已经被阴茎撑得浑圆。他光着双腿,上身凌乱不堪,西装外套和衬衫都被蹂躏得不成样子,连扣子也崩掉几颗,领带松松垮垮地绕在脖子上,露出主人为他戴上的皮质项圈。

蒲熠星虚眯着眼,伸手探入在白衬衫下被捣得若隐若现的胸乳,低喘道:“狗狗,应该怎么叫来着?”

上身突如其来的刺激惊得郭文韬一抖,乳尖被挑拨挤捏着,强烈的酥麻快感游走遍全身上下。他头脑已经不清醒,难耐又顺从地叫出声。

“汪……汪汪……呜、汪……”

“真乖。”

既然是狗狗,那当然要用狗狗的方法操弄。他奖励似的亲了一口狗狗的耳垂,深插在里面猛地将他翻身,绞紧的肉穴死死咬住他,肉壁的肌理鲜明地印上粗壮的茎柱,爽得蒲熠星一阵失神。

办公桌上的文件和摆设早被两人剧烈的动作弄得七零八乱,甚至掉到地上发出叮呤咣啷的声响,但已经没有人在乎。

“汪……呜呜、汪……嗯汪、”

乖狗狗蛰伏在他身下讨好地呻吟,蒲熠星极爽地享受Ω甜美的身躯。不愧是Ω,被操干过千百下的肉穴依旧弹性十足,还在不断泌着淫液,始终水汪汪地包裹着深浅贯穿的性器。

猛烈的动作间,郭文韬的上衣几乎被扯下,露出半截性感的裸背,纤长的后颈也明晃晃地在蒲熠星眼前引诱着α。

本能开始作祟,蒲熠星张开嘴,似乎是忍不住想要咬上那处鲜嫩的皮肉,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进去,将身下的Ω彻底标记。然而项圈的存在不仅仅只是情趣,也是为防止这不受意志控制的事情发生。

皮质的项圈看着碍眼,却又提醒着蒲熠星不要冲动。他一阵心烦意乱,索性闭上眼,从喉咙深处发出雄狮低吼般的声音,猛地抬起郭文韬的一条腿,让他侧躺过来。

Ω的身体向来柔软,郭文韬大开的双腿被蒲熠星压成一字马的姿态,抬起的一条腿被放上蒲熠星的肩膀,都要超过180度,承受着α迅猛的进攻。

剪刀式的交媾姿势让阴茎进得更深,蒲熠星简直是要把自己镶进去一样干着那销魂的淫穴。肉棒奸淫着饥渴吞吮的肉穴,戳得湿淫的软肉黏黏糊糊,吸着肉茎不放。蒲熠星甚至感觉到肉道里另一个腔口也仿佛有意识一般自主地吸着自己,一环嫩肉黏着茎柱亲来亲去。

蒲熠星咬紧后槽牙,颌骨分明。他抵挡着缠人的诱惑,极力遏制住想要操进生殖腔的欲望,汗水滴落在身下白嫩的肌肤上又引得Ω轻颤收缩,亟待宣泄的欲望让他越发大力抽插起来。

“唔……、好紧、哈……”

“唔啊、……汪……嗯……”

两股信息素继续纠缠在一起不分你我,漫入躯体麻痹两人的神志,只剩下动物本能驱使着他们。Ω哪里明白得过来自己的身体是有多么淫荡,Ω就该是被α操服的。服从α是Ω无法违抗的本性,而如若反抗不了,那不如堕落其中。

发情中想要被浇灌滋润的Ω意识几近崩溃。郭文韬完全陷入被α包裹的气息中,胀满体内的大鸡巴又爽又满足,吞吃着大鸡巴的后穴不断抽搐,终是榨出渴慕已久滚烫而浓稠的精液,冲刷着穴道深处,自己也泄出汩汩精水。

两人餍足地同时一声长叹,桌面只留下一片狼藉。

雨后泥土的清香从鼻子从耳朵从眼睛从肌肤的各处渗浸身体内部,带着桃子味儿的酒精香气变得浓烈起来,与清润的草香交织在一起,萦绕在四周,久久没有散去。

室内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人趋于平缓的呼吸声。

渐弱的雨声回到耳畔,恍恍惚惚的,α第一次吻上Ω汗涔涔的漂亮额头。

高潮酣足中,尚且迟钝的大脑终于各自想明白一件事。

原来,下雨天也是会上瘾的。

酒喝多了,也总是会醉的。

Fin

【蒲郭】乖狗狗的教导法》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