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PONY

酒吧里摇曳变幻着明晃又暧昧的灯光,节奏劲爆的热场音乐骤然响起。

随着惹火的开场热舞,周围不绝于耳的高分贝尖叫声震耳欲聋,眼见着C位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越脱越少,郭文韬皱起眉头,手里的鸡尾酒也喝不下去了。

他有些后悔,还有些生气,他就不应该脑子一热,答应来这个99%都是女人的酒吧。

郭文韬第一次见到蒲熠星,是通过相机的镜头。

阴郁的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大部分人都没有打伞,郭文韬也一样。他举着相机,透过镜头在雨中寻找灵感,那把突然入镜的嫩黄色的伞就这么吸引住了他。

他拉近焦距,镜头里那个男生正和朋友打趣,眉眼英俊,嘴角含笑。不知是不是雨滴正好从伞沿滴落,在半空中划过他英朗侧脸的原因,郭文韬觉得他眼里似乎也映照着水光,手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自行按下好几次快门。

那是一张很帅却没有侵略性的脸,郭文韬没见过这种类型的美,忍不住偷拍了好几张。大概是被镜头锁定的时间太久,那张帅气的脸好像终于注意到这边。郭文韬透过反光镜,只见镜头里的那让他张舍不得移开视线的脸绽放出一个笑容,越靠越近。

他面上陡然一红,心跳加速,心想着“完了完了被发现了”,脚却一点儿也迈不开。他愣愣地站在原地,相机也不敢放下来生怕对方看见自己的脸。他以为对方毫不客气地质问,却没想到头顶上多出一片阴影,再没有雨水落在他身上。

“怎么能让镜头淋雨呢。”

那个人的声音比郭文韬想象的还要好听,郭文韬站在嫩黄色的伞下,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真真切切地看向他。

后来,郭文韬从女性好友那里得知此人叫蒲熠星,是今年大一的新生,难怪他之前在学校里没见到过。

虽然是新生,但因为长相出众,成绩优秀,为人还谦和又有趣,开学不到两个月便成为校园的风云人物,被授封为校草,受不少学姐学妹甚至还有部分男生的欢迎。

回想起第一次见面,郭文韬还是有点尴尬,偷拍被发现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还反被他照顾。他挺不善言辞的,所以喜欢用镜头去表达,但参加了摄影社团也还是默默无闻,被蒲熠星主动搭话,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过神来只得连忙道歉。

反而是蒲熠星笑道说没关系,下次如果想拍,直接找他就行,还把那把伞也给他,称相机可不能淋湿了,等下次再还给他就行。

郭文韬茫然地接过那把伞,呆呆地看着他在小雨中逐渐跑远,连名字都忘记问。

但也因为这样,两人算是熟识起来,偶然相遇的次数也变多了,那把伞当然也还了,郭文韬总是天天带着它。

熟起来后两人也交换了联系方式,有时郭文韬会请蒲熠星当他模特,蒲熠星也都欣然接受。刚开始的时候郭文韬还不好意思开口,最早甚至是蒲熠星主动问要不要找个时间拍点照片,几次过后郭文韬才变得稍微主动点。拍出来的照片郭文韬也会发给蒲熠星一份,蒲熠星总是会夸他拍得好,他也会总是说是模特好看才能拍得好看。

郭文韬向来是更爱拍风景拍静物的,对于他现在转而拍人物,还经常翻出照片来看,他的那位女性好友罗予彤吐槽道:“怎么又拿出来看啊,怎么,看上人家啦?”

被抓现行的郭文韬忙慌慌地按灭手机屏幕:“我就是把照片发给他而已……”

“然后又借机和他聊天吧。”罗予彤在他身边坐下调笑道,“而且后半句你可没否认哦。”

面对好友一脸“我懂的”的表情,郭文韬的脸唰地红了,他确实三天两头就约蒲熠星拍照,这个时候再辩解什么,郭文韬自己都觉得毫无可信度。

“跟我你还见什么外呀。”罗予彤一边把这节课的课本拿出来一边说。

也是。郭文韬点点头,算是默认,却也不再好意思在好友旁边把两个人停在十分钟前的聊天记录翻出来再看一遍。

因为还没上课,提前来大教室的人不多,他和罗予彤也总是坐在靠前的位子,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罗予彤见郭文韬又开始发呆,望了望周围确认确实没什么人,才靠近他耳边低声道:“说不定他也是哦。”

郭文韬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但是他确实这方面雷达很弱,加上不太会和人打交道,所以根本看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

“我寝室有个女生特别喜欢他,经常说他八卦,对他的动态了解得不得了。”罗予彤小声道,“我听她说,他好像从来没和哪个女生走得很近,不管是学姐学妹他都特别客气,客气到生分,周末更是谁都约不出来。但是问他的男生朋友又都说没听他说过有女朋友,跟他表白过的女生他全都拒绝掉了,完全不近女色。所以我寝室那姐们儿经常哭诉为什么好看的男的都是基。”

“……这只是猜测而已。”郭文韬摇摇头,这些事都不能想当然,更不能胡乱下定论。

“但你不想试试嘛,万一呢?”罗予彤颇有意味地眨眨眼,“要是他对你没意思,干嘛天天陪你聊天,我是没见过有人愿意陪人从早安聊到晚安的。依我看,当初给你那把伞就是想泡你,制造再见面的机会。”

“泡”这个字听得郭文韬耳根子又热又痒,不自觉地挠了挠,“我们,只是在聊照片的事……”

“聊的什么你自己知道呀。”罗予彤看透不说透的一笑,继续怂恿道,“所以,真的不想抓住这个机会吗?”

郭文韬沉默,他当然想,只是从来没有主动过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问,况且,对方是不是同类都还是猜测,如果不是,那可就太失礼了。

罗予彤像是看穿他的心思,她和郭文韬青梅竹马长大,郭文韬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她笑笑:“我教你,你就说想感谢他,周末请他吃饭看电影,如果他答应了这个约会,肯定就是有戏,到时候再慢慢来嘛。”

话音刚落,上课的音乐声便响起来。郭文韬直起身子,好友的话到底是听进去了,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反正只是请吃个饭而已,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吧?郭文韬想。

于是在又一次拍摄结束后,郭文韬问他,周六想请他吃饭看电影,问他有没有空。电影选的是聊天的时候蒲熠星提过想看的,郭文韬电影看得不多,所以很谨慎地选了这部,就是想着蒲熠星应该不会拒绝,但没想到蒲熠星却面露难色。

“不好意思啊……周末都不太有空。”

果然如同传言一样,周末的蒲熠星很难约。郭文韬一怔,失望的情绪爬上眉梢又很快控制住,正当他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的时候,蒲熠星又开口了。

“不过再晚点儿的话可以。”

他笑盈盈地看着郭文韬。

“周六晚上八点,我在这个酒吧兼职,你报我的名字,他们会让你进来的。”

郭文韬抬起头,对这意料之外的邀约和听到的内容有些惊喜和惊讶。从没有人提过蒲熠星在酒吧兼职。蒲熠星递给他一张名片,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他,就像当初第一次四目相对时一样。

“你来吗?”

被心上人这么认真地看着,谁还会思考呢。郭文韬脑子里有个嗡嗡嗡的声音一直在碎碎念“答应他答应他”,吵得他根本无法细想,也没去管名片上印的酒吧是什么类型的,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来。”

来的后果就是又后悔又生气。

后悔的是他为什么不先查查到底是什么酒吧再说答不答应,生气的是蒲熠星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拒绝他。

刚进来的时候虽然看见几乎全是女人是觉得违和,但天真的他也没太在意,专注于四处寻找蒲熠星却没找到。等到现在看着舞台上几个男人越脱越少的衣物和露得越来越多的肉体,还有台下女人们的尖叫,他终于意识到,这他妈是个脱衣舞男秀的酒吧,而站在C位的男人不是蒲熠星又是谁!

谁想得到酒吧兼职指的是这个啊!

什么意思,蒲熠星邀请他到这个酒吧是什么意思!

郭文韬气得脸通红,当然或许也有看到男人裸体的缘故。他羞恼至极,觉得蒲熠星太过分了,若是拒绝他就好好说,为什么要用这种近乎羞辱的方式告诉他“我是直的我们没戏”!

女人们疯狂地往台上撒钱,如众星拥簇的蒲熠星在台上做完ending pose,脱得只剩条底裤,露出精实的肉体,一束束耀眼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使得肌肉线条更加鲜明诱人,像是在散发着光芒,让他无论如何也移不开眼,迈不开脚。

热场结束,场内骤然暗下来。郭文韬这才如梦初醒,想要速度离开这个让他觉得耻辱的地方。他刚把手中没喝完的鸡尾酒放回吧台,突然一束光准确无误地照在他身上,歌曲的前奏同时响起。

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两位服务生就来到他身边,不由分说地带他走上舞台。踏着鼓点分明的前奏,炫目的聚光灯一路追随他,待所有人看清上台的是个男人后,原本的窃窃私语突然引爆成前所未有的尖叫,震得郭文韬直发懵。

大脑完全空白,简直任人摆布。服务生让他背对着观众坐在舞台中央备好的椅子上。他隐约看到前方黑暗中有个人,然后前奏刚好结束,歌词唱响,主灯光亮起,蒲熠星悦动着舞步,来到他的面前。

《PONY》- Ginuwine (推荐配合歌曲食用

I’m just a bachelor ♫ 我还是单身

I’m looking for a partner ♫ 正在寻找另一半

蒲熠星换了套牛仔的服饰,头顶带着帅气的牛仔帽,上身空心穿着一件牛仔的夹克背心,腰腹露在外面,被藏在衣服下的腹肌隐约可见,人鱼线完美地没入裤腰,而裤装竟是那种内侧露出大腿的款式,皮料护住的裆部显得更加突出,白皙的大腿肉一览无余。

脱衣舞的舞步性感有力,踏着音乐的节奏,步步逼近郭文韬。他的眼神直直地瞄准郭文韬,好像台下的其他人都不存在,全世界现在只有郭文韬。

郭文韬早就看傻了。蒲熠星走到他面前,转身背对他,挺翘的臀部就在他眼前晃动。忽然,蒲熠星猛地分开他的双腿,双手撑着椅子两边将头抵在空出来的椅面上,双腿一跃竟是倒立起来!

因为坐着的关系,蒲熠星的头正卡在郭文韬的胯间,而过郭文韬的视平线正正好对齐男人最重要的部位,蒲熠星情色无比地几乎贴着面在他眼前扭动腰胯,服装因为重力落下,上身全都裸露出来,身后是女人不绝于耳的尖叫。

当众羞耻,郭文韬僵得动也不敢动,原来脱衣舞是这么玩儿的吗!

Someone who knows how to ride ♫ 他知道如何驰骋

Without even falling off ♫ 却从未被甩下来

配合着惹火的歌词,蒲熠星从椅子上下来后又悬空坐上郭文韬的大腿,开始在他身上扭动。郭文韬哪经历过这种场面,整个人红到要爆炸,心脏都要跟着节奏跳出来。好在舞台上灯光绚烂,除了蒲熠星,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得到。

偏偏此时的蒲熠星正看着他笑得不怀好意,突然,郭文韬整个视线被翻转。

Gotta be compatible ♫ 他能够包容我

Takes me to my limits ♫ 激发我的潜力

Girl when I break you off ♫ 亲爱的,就算我们分开

I promise that you won’t want to get off ♫ 我保证你也绝对不想离开

郭文韬连人带椅子被蒲熠星放倒在舞台上,蒲熠星顺势用类似俯卧撑的姿势趴在地上。他稍稍往前面趴了一点,胯部便刚好对着躺倒在地上的郭文韬的脸。

随着音乐,蒲熠星做起挺腰的动作,总是恰到好处地留出最后一点距离没有碰上郭文韬的脸。一下一下被正面暴击的郭文韬羞得简直无地自容,只能用手死死捂住烫到不行的脸颊,反倒让手背时不时碰上那地方,烧得更烫了。

If your horny, Let’s do it ♫ 如果你欲火中烧,让我们继续

Ride it, My Pony ♫ 驰骋吧,我的小马驹

My saddle’s waiting ♫ 的马鞍,急不可耐

Come and jump on it ♫ 快来,跳上来。

音乐继续着,这一趴刚结束,还没从刚才的刺激回过神来的郭文韬又突然被往前拽了一下,从蒲熠星的胯下穿过,椅子也被蒲熠星推往一边。

台下的尖叫声依旧此起彼伏,要知道,以前互动秀的幸运儿当然全是女人,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最受欢迎的dancer竟然挑了个男的上台,而效果竟是让她们更加兴奋了!她们可从没看过这种好戏啊!

可当事人郭文韬慌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都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怎么现在又变成自己骑在蒲熠星身上了!

Sitting here flossing ♫ 你动人的坐姿

Peeping your steelo ♫ 我悄悄窥视着你

Just once if I have the chance ♫ 只要有这个机会

The things I will do to you ♫ 我将会和你继续

牛仔帽早就在激烈的舞蹈中掉下来,靠拴在颈间的绳子挂在背上。

蒲熠星双手向后撑着地,稳稳地让郭文韬坐在他身上。他毫无预告地开始顶胯,郭文韬依旧背对着观众,正坐上那个位置,被颠了两下,几近惊慌失措地攀住蒲熠星的肩膀。

不仅颠,蒲熠星甚至还保持着这个姿势往前移动了两步,动作变大,身体接触的部分互相碰撞,抖得郭文韬惊叫两声,却淹没在爆响的音乐和尖叫声中。

You and your body ♫ 你和你的身体

Every single portion ♫ 每一寸肌肤

Send chills up and down you spine ♫ 你的脊柱上下摆动

Juices flowing down your thigh ♫ 大腿上流着你的甜美果汁

蒲熠星得逞一般,眼睛闪过光,护住郭文韬猛地起身站起来。被吓到的郭文韬下意识地把蒲熠星抱得更紧。

不抱还好,一抱,蒲熠星整个把郭文韬捞起来。双腿离地的郭文韬更加惊慌了,长腿不由自主地缠上蒲熠星的腰,把脸死命埋进蒲熠星的颈窝。蒲熠星趁机托住郭文韬的屁股,转着圈上下颠弄起来。

If we’re gonna get nasty, Baby ♫ 宝贝,如果你想要了

First we’ll show & tell ♫ 我们可以用行动表达

Till I reach your ponytail ♫ 我会探到小马尾的根处

Lurk all over and through you baby ♫ 潜伏在你身体每一处

Until I reach your stream ♫ 直到让你水流成河

You’ll be on my jockey team ♫ 你就是我的小马驹

…… ……

这一切都太过荒唐。最后郭文韬又被蒲熠星平放在舞台上,他们侧面对着观众,郭文韬的一条腿被拉开,蒲熠星便跪俯在他的双腿之间,模仿着羞耻无比的动作。

那双总是藏在相机背后的灵动双眼被灯光照得亮晶晶的,仿佛要羞哭了,红透发烫的双颊胜过所有的语言,勾得蒲熠星魔怔了一样,在音乐结束的同时,俯下身去。

郭文韬也吓一跳,以为他是要亲下来,连呼吸都停滞了。然而蒲熠星在最后偏过头,取下牛仔帽遮挡住所有刺眼的光线,黑暗笼罩下来,嘴唇掠过他的耳边,一阵战栗。

他们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漫天遍野的钞票飘洒在舞台上,周围都是尖叫声,但这些都被黑暗的视野隔绝,郭文韬只听得见蒲熠星说。

“So, will you be my pony?”

房间里只有郭文韬一人,从浴室的方向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却显得周围更加安静。饶是如此,郭文韬的脑子里仿佛还有鼓点的音乐和聒噪的尖叫声在回荡,他不敢相信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什么,或者说被做了什么。

那场互动秀结束后他似乎失去了主观能动性,傻傻地由蒲熠星牵着从后台下场的。蒲熠星让他坐一会儿等等他,他便乖乖地坐在一边,大脑还没有转过来,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个蒲熠星也不是他认识的蒲熠星。

没多久蒲熠星就回来了,换回了普通的便服,郭文韬抬头,心想完了,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蒲熠星。

后台还有其他舞者,见蒲熠星已经换回便服打趣着今天走这么早啊,蒲熠星只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今天有事要先走。在一连串的插科打诨之中,郭文韬得知原来蒲熠星是这里最受欢迎的dancer,一般都是跳压轴,而今天却破天荒地跳了第一场,还特意向老板请假,跳完就走,不等最后的感谢亮相。

蒲熠星现在是酒吧的摇钱树,也很少提这种要求,偶尔为之老板便大方同意。而蒲熠星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安排,其理由已昭然若揭,郭文韬坐在床边,心脏咚咚狂跳。

他还没有回答蒲熠星最后问的那个问题,蒲熠星也没再提,只问他要不要去他家。郭文韬当时还在发懵,稀里糊涂地点头,然后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到这里。

屋子不大,算上卫生间拢共也只有20多坪,一间屋,标准的单身公寓,看得出来有些年头,墙角有发潮的痕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家具普通但挺丰富,床不算大,却很舒适。不过毕竟空间小,拥挤是拥挤了些,但住在这里的人收拾得挺好,所以看着倒也不觉得多乱。

到家后,蒲熠星让郭文韬先去洗洗,还拿出自己的干净衣服给他。直到郭文韬稀里糊涂地洗完,换蒲熠星进去后的现在,郭文韬才反应过来,这剧情是不是发展成什么奇怪的走向。

意识到这点后,郭文韬简直坐立不安,他哪有这种经验,盘算着现在跑路还来不来得及。还没等他想清楚,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屋子小,床正对着浴室门口,郭文韬一抬眼,便看到在那里站着的,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的蒲熠星。

呃,跑不掉了。

蒲熠星的头发还是湿的,他拿过毛巾一边擦一边打破僵局。

“抱歉,今天可能吓到你了。”

“嗯……”

郭文韬头都不敢抬,却也实在说不出什么客套话,他现在都还在震惊当中。无论是针对蒲熠星的这个兼职,还是舞台上发生的一切,以及现在这个他从没想过的情境。

“这是我的秘密,你可以替我保密吗?”

蒲熠星放下毛巾,在郭文韬的面前蹲下来,像是趴在他的膝盖,仰着头看他。每隔一小会儿,湿漉漉的发梢便会聚集出一滴小水珠,然后轻轻地滴落,发尖轻颤。

“学校里只有你知道,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蒲熠星说,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此刻也是湿漉漉的,动人无比。

郭文韬轻轻地开口:“好……”

“谢谢你。”

蒲熠星的声音轻快起来,起身坐在郭文韬的旁边,告诉他这兼职的来龙去脉。

他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父母勉强能凑齐大学的学费,但生活费却很是艰难。蒲熠星不想让父母再多操心,高三的暑假便来到城里找了份在酒吧包吃住的打杂工作。他本也喜欢跳舞,在当时的酒吧被人发掘后推荐到这里,本来只是试试,没想到他还挺擅长,结果大受欢迎,年轻的肉体谁不爱呢。

脱衣舞男的工资实在是比单纯酒吧打杂赚多了,光每晚的小费都够花一周。加上聚光灯下被追捧的感觉真的很棒,对与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有着挥之不去的吸引力。于是暑假结束,大学入学后,蒲熠星依旧做着这份兼职,周末三天晚上去,倒也没耽误学习。

因为打工,自然宿舍也是不方便住了,而蒲熠星现在的收入,租一个这样的单间也是负担得起。只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学校知道,不然,就凭这份工作的性质,他可能会被直接勒令退学。

郭文韬听在心里,没做什么评价,只多出一份理解,再次坚定地点点头。

秘密这个东西,真的挺奇怪的。当有且只有两人达成某种保守秘密的约定时,他们就有了不同于任何人的关系。

蒲熠星笑了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郭文韬这才第一次侧头去看他。

“我刚入学的时候就知道学长了。”

郭文韬瞪大眼睛,看着蒲熠星手肘向后,惬意地撑在床上说:“学校的论坛,有个帖子我很喜欢,一直在默默更新,发的都是学校的一些不起眼的角落,被人忽视,但却被如此珍视地用一张张照片定格下来,非常漂亮,好像无论多么渺小也都有了存在的意义。发帖人的ID是文韬Stefan,很容易就知道是摄影社团的学长你了。”

听完,郭文韬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还夹杂着一点惊讶又欣喜的情绪。他没想到这家伙原来真的一早就知道自己,但更让他高兴的是,他是真的喜欢他的作品。

蒲熠星回望向郭文韬。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回复了吗?”

这再不能逃避,彼此的心意都已经无法再隐藏。但郭文韬想起舞台上的那些事情,心里还是堵堵的。

“所以你……总是跳这种类型的吗?”

“嗯,偶尔会。”

“那不是……很受女性欢迎吗。”

“酒吧明文规定,不允许和客人私下联系。”

“那为什么带我回来。”还看起来这么熟练,其实已经带过不少人了吧。

“学长才不是客人。”蒲熠星乖巧地答,“再说,我们也不是私下联系,我们是本身就有联系不是吗?”

“……”

知道郭文韬在介意什么,蒲熠星主动说:“不过,我之后会跟老板申请不跳互动秀了,只单纯跳舞的,就是可能会脱上衣。等以后,我存得再多一点后,够几年生活费,我就慢慢不做了,好吗?”

年轻男孩享受此刻聚光灯下万众青睐的虚荣,并不代表脑子也跟着不清醒。他清楚地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长久,要会利用,而不是被反噬,只待时机合适,他便抽身。

可他也不想因此错过一次美好的缘分。

他抓住郭文韬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她们都只是看得到却摸不到,只有眼馋的份。”他用那双闪着光的星目认真地看着他说,“以后像这样的互动秀,我只跳给你一个人看,可以吗?这是只属于你的特权,只有你,可以得到它,这具身体从内到外都只属于你,好吗?”

手掌下是坚实的腹肌,轻抚间随着说话在自然地起伏。被学弟手心包裹的温度开始逐渐燃烧,一字一句从手部的肌肤烧抵内心。

被那么多人爱慕的男人,属于且只属于自己,那份奇妙的优越感像疯狂涨潮的大海,将在海边的沙滩上徒步涉水的郭文韬彻底淹没。

此时的沉默某种意义上倒像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许。

到底是念着自家学长脸皮薄,蒲熠星不再追问,拉着郭文韬一同起身。

“现在是只属于你一人的特别服务。”他笑着说,拿起放在五斗柜上的手机捣鼓几下,蓝牙音箱响起连接成功的提示音。

音乐响起。

《feel it》- Jacquees (推荐配合歌曲食用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我要让你感受到 *5

蒲熠星牵着他的手,让他站在原地安抚道。

“别怕,我不会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Tell me why you wanna be bad babe ♫ 告诉我你想变叛逆

Sweating, why you callin’ me daddy ♫ 亲爱的你为什么叫我爹地

蒲熠星贴着郭文韬顶胯扭腰地挑逗着,绕了一圈来到郭文韬的身后,突然扯下腰间的浴巾,啪啪两下摔在郭文韬的臀部上,惊得郭文韬轻轻一抖。

他不敢回头看,只感觉到蒲熠星离自己很近很近,随着音乐扭动身躯,存在感十足的地方几乎贴着自己的身体。等蒲熠星转到他身前,他还是忍不住往下一瞥,蒲熠星里面,竟然是穿着男性的丁字裤。

他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几近全身赤裸的蒲熠星抓着他的手放上自己露出来的白净臀肉上,带领着他揉捏起来,带着狡黠的笑意,亲上他的颌边。

Giving you the best you ever had babe ♫ 我会给你你能有过的最酥爽的感觉

Make me feel like you ain’t ever had it ♫ 爽到就好像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手中的触感那么柔软那么真实美好,郭文韬脑子也炸了,之前在舞台上他可完全不敢这么做,这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到蒲熠星的肉体。

男性的正常反应不可避免,在舞台上都有些兴起,更何况现在还贴得这么近,被如此这般地挑逗,郭文韬更是控制不住地下身昂扬起来。

Stretching you out like you are elastic ♫ 像皮筋一样将你拉扯展开

Turn around, poke it out so I can grab it ♫ 转身,伸出你的双手让我能抓住你

Flip that ass over like we in gymnastics, You nasty ♫ 旋转你的臀部就好像我们在做体操

他想努力地忽视,却又忽然被男人转了个圈,背部被向下一推,让他猝不及防完全弯腰折叠下去。

年轻的大男孩在他身后,两手放在他的腰胯,他感受到蒲熠星的那处也硬挺鼓胀起来,绕着他的臀部合着节奏如同交媾的动作轻轻撞击着,却是稍稍贴上便立刻离开。

郭文韬脸涨得通红,从下方看见蒲熠星赤裸的双腿,臆想纷飞。

“把手给我。”

好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郭文韬像喝了迷魂汤似的乖乖把手抬起。

蒲熠星重新转到郭文韬头的那边,穿过郭文韬的胯间牢牢地抓住他迷茫的手。

“抓紧我。”

Uh Ah baby tell me that you want it deep-er ♫ 宝贝告诉我你想要我更加深入

I don’t ever wanna come out ♫ 我已欲罢不能

Put you in a coma, you’re a sleep-er ♫ 让你纵情愉悦到昏迷我的睡美人

I know that your body’s been in drowsed (so girl) ♫ 我知道你的身体已昏昏欲睡

“蹬地。”

天旋地转,郭文韬感到双臂被往上拉的同时整个身体被施加一个抬举的力道,双腿自动地搭上蒲熠星的肩膀,等他回过神来,他竟然在空中翻了个身,坐在了蒲熠星的肩上。

私密的地方直直对着蒲熠星的脸,再怎么藏也藏不住,羞得郭文韬直想逃,可在这么高的位置又丝毫不敢挣扎。蒲熠星毫不介意,甚至更贴近他,在他鼓起的胯间夸张地晃晃脑袋,还佯装张嘴咬下去的模样,摩擦得让小帐篷更加鼓胀,双腿无意识地将那颗脑袋夹得更紧。

蒲熠星稳稳地护着高高在上的郭文韬,看向他的眼神清澈透亮。他们正对着的就是床,没有再多犹豫,蒲熠星将两人一齐摔进床里。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

与舞台上那次不一样,这次,郭文韬预想中的吻落下来。

温润的,缠绵的,柔软的唇肉轻触上来,酥麻感传遍全身,郭文韬感觉整个人都飘在云朵之上。那双唇轻轻地啄着他,从唇角一点一点细细密密地亲吻到漂亮饱满的唇珠。

这双唇水嫩嫩的,殷红可餐,好似蜜桃味的果冻,一咬就会爆出汁水。蒲熠星含住他的唇珠轻柔地碾磨,又移到下唇重新亲了一遍,用自己的唇去勾勒对方的唇。他不着急深入,只细细品尝,好似这是世界上最甜美的食物。

郭文韬不敢闭眼睛,害怕一旦闭上这美好的瞬间就会破灭。他从没有被如此珍视地对待过,近在咫尺的蒲熠星就像他这辈子最美的一个梦。

梦里的他一遍又一遍乐而不疲地浅吻着自己,亲上他酥酥痒痒悸动的心,抑制不住地冲破那条防御线,郭文韬微微地将嘴张开一条小缝。

亲密相依的此刻足以感受到任何细微的动作,蒲熠星心喜,当然没有拒绝邀请,探出舌头舔上已被好好滋润过的薄唇,又将薄唇含入嘴里轻轻吮吻。

唇珠抖动,郭文韬再也忍不住地攀附上蒲熠星的肩膀,认命地闭上眼,迎上去。

如果梦注定破灭,不如只求拥有此刻。

舌尖相触的刹那,过电的感觉从天灵酥爽到脚尖,郭文韬浑身一抖,像被卸掉所有力气,乖乖被蒲熠星卷着舌头带进他的口腔。

吻开始变得有侵略性,蒲熠星抵着他的舌尖又探进他的口腔,剥夺他的自主权,在他口中扫荡。他没有经验,毫无章法,只能任由蒲熠星占有,口涎从嘴角溢出,被舔吻过的地方都传来酥麻的快感冲向小腹。

他们正紧紧相贴,能鲜明地感觉到互相抵着的地方不仅仅只是舌尖。彼此的勃发都硬硬地硌在对方的胯间,丁字裤那层薄薄的布料几乎要兜不住蒲熠星,正坚挺无比地摩擦着郭文韬,像是在亲吻般挺动着,而郭文韬也不由自主地回应着。

灵动的舌再次缠绕上自己,绕着他勾着转着吮吸着,郭文韬终于掌握到一点节奏,迎合上缱绻不休的蒲熠星,学着对方的样子勾上蒲熠星的唇齿舌肉。蒲熠星显然欣喜若狂,配合着他青涩的亲吮,彼此的呼吸在眷眷的浓情蜜意间相互交织交融。

郭文韬晕晕乎乎地想。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甜美的初吻。

世界上最甜美的初吻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郭文韬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看见蒲熠星依旧在自己面前,距离那么近,近得他有些恍然。

竟真的不是梦。

蒲熠星轻捧上他的双颊,深情的双眼里是那片静谧又危险的海。

“可以吗?”

他又问,而这次,郭文韬决然地点点头。

Tell me, do you wanna be bad, babe ♫ 告诉我你想变叛逆

With the shots, pow pow, you bust off like an uzi ♫ 像冲锋枪一样啪啪啪让你高潮不息

Think I’m gonna need another mat, babe ♫ 我想我们会需要换新的床垫

Back that ass up on me like I’m juvie ♫ 把我当做失足少年与我再次缠绵

润滑冰凉,皮肤却滚烫,郭文韬冷不禁地微微颤抖。

“好凉……”

蒲熠星亲亲他的眼角。

“稍微忍忍,等下就会热起来了。”

知道郭文韬是第一次,大半瓶的润滑都抹了上去,抹满整个臀部,连会阴和前面的硬挺上都被抹上。

两人的下身都已脱光,蒲熠星已是一丝不挂,只有郭文韬还堪堪算是穿着蒲熠星的那件衣服,却也是扣子全开,属于男性的平坦胸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浮动,性感的腹肌也呈现在眼前。

为缓解他此刻的紧张,蒲熠星帮着郭文韬手淫,因为抹了润滑,动作顺滑无比,还带着粘液湿滑色情的声音。

“呜……嗯……哼、”

郭文韬细碎的呻吟淹没在歌曲里,蒲熠星情动难忍地俯下身去,含住那颗因为快感而逐渐坚挺的乳尖。他的乳尖小巧,原是粉嫩的现在已变得绯红,乳晕不大,被完完整整地含在蒲熠星的嘴里,在舌肉来回的舔舐下泛起奇痒,更控制不住地挺起胸来。

蒲熠星的手没有停,上下撸动的同时着重地揉弄最敏感的龟头,另一只手摸上小腹,在腹肌上来回轻娑,细小的痒意引人发麻。指腹摩挲着顶端细嫩的皮肤,感受着手中的硬物频频颤抖,冒出滴滴水液,和润滑又融合在一起。他照顾着郭文韬所有的感官,把一粒奶尖儿含得水灵灵后又去舔弄另一颗,呻吟声合着歌声一步步攀越上高潮。

见郭文韬放松得差不多,蒲熠星才慢慢移动手指到后方,指尖贴着会阴慢慢往下滑,又惹起郭文韬一阵战栗。

后穴足够湿润,手指也沾满水液,蒲熠星抚上紧闭的穴口,耐心地按揉。郭文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满脸涨得通红地看着蒲熠星,蒲熠星很快意会,便凑上去亲吻那紧抿的双唇。

这是属于他们的第二个吻。

蒲熠星安抚着他,中指开始慢慢向里滑。因为润滑充足,一根手指能很顺利地滑进去,也没有任何痛感。蒲熠星重复着这个动作,将更多的水液带入到肠内,凉凉的润滑液刺激着温暖的肠道,郭文韬忍不住地阵阵收缩。

但果然如蒲熠星说的,冰凉的感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的触感。那根手指在身体里进进出出,按摩着他的肠道,又像是在寻找什么,在四处探索。

他搂紧蒲熠星,奇异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蒲熠星亲亲他的耳畔,问道:“我要进入第二根手指了,可以吗?”

“嗯……”

郭文韬的回答低得像奶猫叫唤似的,挠得蒲熠星心痒。他忍耐着下身硬得爆炸的感觉,又探入一根。两根手指比一根方便,往内里挤按着,指腹朝上,从深处贴着肠壁往穴口搔刮。

“…啊!”

当划过一点微硬的地方,郭文韬情急叫出一声。蒲熠星知道找到位置,便开始着重往这处搔弄。

“啊、啊……嗯啊……!”

就算是自己弄的时候,郭文韬也从没触及到过这地方。新鲜刺激的快感直蹿脑门,戳得前面直挺挺的阴茎也一下下不受控制地上下抖动。

郭文韬被快感冲昏头脑,凌乱的身体不听使唤,蒲熠星把他的大腿又掰开了些,而他便像歌词里唱的一样顺从地展开自己。

他正在最舒爽的时候,蒲熠星趁机又加入一根手指,进出间回回都摁上那敏感的地方,郭文韬欲罢不能,后穴阵阵紧缩,仿佛有自己的意识,想缠住蒲熠星的手指不让他退出。

手指被紧紧包裹,指缝间也尽是水滑的粘液,蒲熠星深入进去,如他所愿地不再退出,而是手指有力地震动起来,像浪潮一般快速地波动,狠狠地往骚点上揉弄。

快感太过猛烈,像不放过他一样接连着侵袭上来,腰腹都在失控地震颤。

“啊……太快……嗯、要……!”

郭文韬话还没说完,白浊便从颤抖的性器里喷溅而出,溅上他自己的身体,有几滴沾染上他的耻毛,在浓密的毛发上显得更加淫靡。

因为跳舞的关系,蒲熠星是刮过毛的。

白净的私处更显得性器狰狞,龟头浑硕,粗壮的肉刃布着虬结的茎脉,红得发紫。蒲熠星把剩下半截的润滑一股脑全倒在自己的阴茎上,抹满整个茎柱。

他抵上去,郭文韬已经泄过一次,此时全身无力,穴口因为刚才的情事微微地开合着。他将龟头抵上去,红润水灵的穴口自然地含住头部,主动吮着一般收缩着。他又往里蹭了一点,穴口不自然地张开,实在是好生诱人。

纵然他现在就想立刻粗暴地插入进去,感受被紧致的肠穴紧紧包裹的炙热,把身下的人操得神志不清,但他也知道,现在当然不能这样,他注意到刚刚往里蹭的时候郭文韬无意识的微微皱眉。郭文韬是第一次,方才也只是在按摩,并不算充分地扩张过,就算有再多的润滑,肯定会疼的。

到底是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让他忍住就此操进去。他架起郭文韬的长腿,并拢放在自己的一边肩上,开始操他的大腿。

“夹紧。”

粗大的阴茎带着润滑,一遍遍畅通无阻地摩擦着郭文韬大腿内侧的皮肉。高潮过后的郭文韬来不及反应,听话地夹紧,下意识低头看向那正在自己腿间进出的凶器。

不看还好,一看那迎面而来的便是圆硕饱满的龟头,马眼吐露着汁液,好生凶猛。

凶猛的阴茎摩擦过他的大腿,也抵上他的精囊,一次次顶得囊袋抖动,深操进来的时候还会蹭上自己的肉茎,不一会儿,竟又摩硬了。

蒲熠星爽了一会儿,放下他的腿,分开在两边。他故意地往那逐渐硬挺起来的肉茎上戳,还时不时戳弄兀自开合的肉穴,穴眼便乖巧地吮吻一会儿龟头,湿漉漉的汁水翻飞。

每一次郭文韬都以为他要操进来,但每一次蒲熠星又离开。蒲熠星将两人的性器碰到一起,腾出一只手一同揉捏起来。龟头顶上龟头,肉茎贴着肉茎,手掌同时摩擦,挤出亮晶晶的水液,和润滑融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

“嗯……哼嗯……、啊……”

高潮过的身体更加敏感,郭文韬呻吟着,第二次的快感聚集得很快。蒲熠星将阴茎移开抵上还滴着润滑的后穴,全力撸动,郭文韬也伸手摸上自己的,朝高潮的顶端冲刺。

“唔……嗯、啊……”蒲熠星也深喘着,马眼对着穴眼,一边戳一边撸动。

一声高叹,精浓的白液一股股冲击上初尝此味的处子穴,在蒲熠星性感的低喘声中,郭文韬也再度射出来,溅满自己的胸膛。

待蒲熠星终于射完,他握着肉茎把最后的残留也抹上翕动的穴口,然后半趴在郭文韬的身侧,亲亲他的耳后,将他紧紧拥住。

他们交叠在一起,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正如这首歌唱的。

Bout nothing but Action in this Movie ♫ 就像我们正在一部电影

It’s going down, turn around ♫ 我们身陷其中,转身

Let me feel yo booty ♫ 让我感受你的腰线

I’m a private in your parts ♫ 我是专属于你的私有物

I’m at duty, girl give it to me ♫ 我在履行职责亲爱的,与我缠绵吧

‘m gon’ make you feel it ♫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体会。

END

二姐:……我说的慢慢来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不过气归气,当蒲熠星邀请她去看秀的时候,她还是开开心心地去了。

女孩子嘛,再生气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毕竟有免费男人看,谁会不愿意呢。

F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