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PONY(下)

  • 这篇只有lof外联的部分。<上><全文>
  • 点击播放后缓存可能要一定时间(10s左右),还请耐心等待。

《feel it》- Jacquees (推荐配合歌曲食用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我要让你感受到 *5

蒲熠星牵着他的手,让他站在原地安抚道。

“别怕,我不会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Tell me why you wanna be bad babe ♫ 告诉我你想变叛逆

Sweating, why you callin’ me daddy ♫ 亲爱的你为什么叫我爹地

蒲熠星贴着郭文韬顶胯扭腰地挑逗着,绕了一圈来到郭文韬的身后,突然扯下腰间的浴巾,啪啪两下摔在郭文韬的臀部上,惊得郭文韬轻轻一抖。

他不敢回头看,只感觉到蒲熠星离自己很近很近,随着音乐扭动身躯,存在感十足的地方几乎贴着自己的身体。等蒲熠星转到他身前,他还是忍不住往下一瞥,蒲熠星里面,竟然是穿着男性的丁字裤。

他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几近全身赤裸的蒲熠星抓着他的手放上自己露出来的白净臀肉上,带领着他揉捏起来,带着狡黠的笑意,亲上他的颌边。

Giving you the best you ever had babe ♫ 我会给你你能有过的最酥爽的感觉

Make me feel like you ain’t ever had it ♫ 爽到就好像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手中的触感那么柔软那么真实美好,郭文韬脑子也炸了,之前在舞台上他可完全不敢这么做,这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到蒲熠星的肉体。

男性的正常反应不可避免,在舞台上都有些兴起,更何况现在还贴得这么近,被如此这般地挑逗,郭文韬更是控制不住地下身昂扬起来。

Stretching you out like you are elastic ♫ 像皮筋一样将你拉扯展开

Turn around, poke it out so I can grab it ♫ 转身,伸出你的双手让我能抓住你

Flip that ass over like we in gymnastics, You nasty ♫ 旋转你的臀部就好像我们在做体操

他想努力地忽视,却又忽然被男人转了个圈,背部被向下一推,让他猝不及防完全弯腰折叠下去。

年轻的大男孩在他身后,两手放在他的腰胯,他感受到蒲熠星的那处也硬挺鼓胀起来,绕着他的臀部合着节奏如同交媾的动作轻轻撞击着,却是稍稍贴上便立刻离开。

郭文韬脸涨得通红,从下方看见蒲熠星赤裸的双腿,臆想纷飞。

“把手给我。”

好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郭文韬像喝了迷魂汤似的乖乖把手抬起。

蒲熠星重新转到郭文韬头的那边,穿过郭文韬的胯间牢牢地抓住他迷茫的手。

“抓紧我。”

Uh Ah baby tell me that you want it deep-er ♫ 宝贝告诉我你想要我更加深入

I don’t ever wanna come out ♫ 我已欲罢不能

Put you in a coma, you’re a sleep-er ♫ 让你纵情愉悦到昏迷我的睡美人

I know that your body’s been in drowsed (so girl) ♫ 我知道你的身体已昏昏欲睡

“蹬地。”

天旋地转,郭文韬感到双臂被往上拉的同时整个身体被施加一个抬举的力道,双腿自动地搭上蒲熠星的肩膀,等他回过神来,他竟然在空中翻了个身,坐在了蒲熠星的肩上。

私密的地方直直对着蒲熠星的脸,再怎么藏也藏不住,羞得郭文韬直想逃,可在这么高的位置又丝毫不敢挣扎。蒲熠星毫不介意,甚至更贴近他,在他鼓起的胯间夸张地晃晃脑袋,还佯装张嘴咬下去的模样,摩擦得让小帐篷更加鼓胀,双腿无意识地将那颗脑袋夹得更紧。

蒲熠星稳稳地护着高高在上的郭文韬,看向他的眼神清澈透亮。他们正对着的就是床,没有再多犹豫,蒲熠星将两人一齐摔进床里。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

与舞台上那次不一样,这次,郭文韬预想中的吻落下来。

温润的,缠绵的,柔软的唇肉轻触上来,酥麻感传遍全身,郭文韬感觉整个人都飘在云朵之上。那双唇轻轻地啄着他,从唇角一点一点细细密密地亲吻到漂亮饱满的唇珠。

这双唇水嫩嫩的,殷红可餐,好似蜜桃味的果冻,一咬就会爆出汁水。蒲熠星含住他的唇珠轻柔地碾磨,又移到下唇重新亲了一遍,用自己的唇去勾勒对方的唇。他不着急深入,只细细品尝,好似这是世界上最甜美的食物。

郭文韬不敢闭眼睛,害怕一旦闭上这美好的瞬间就会破灭。他从没有被如此珍视地对待过,近在咫尺的蒲熠星就像他这辈子最美的一个梦。

梦里的他一遍又一遍乐而不疲地浅吻着自己,亲上他酥酥痒痒悸动的心,抑制不住地冲破那条防御线,郭文韬微微地将嘴张开一条小缝。

亲密相依的此刻足以感受到任何细微的动作,蒲熠星心喜,当然没有拒绝邀请,探出舌头舔上已被好好滋润过的薄唇,又将薄唇含入嘴里轻轻吮吻。

唇珠抖动,郭文韬再也忍不住地攀附上蒲熠星的肩膀,认命地闭上眼,迎上去。

如果梦注定破灭,不如只求拥有此刻。

舌尖相触的刹那,过电的感觉从天灵酥爽到脚尖,郭文韬浑身一抖,像被卸掉所有力气,乖乖被蒲熠星卷着舌头带进他的口腔。

吻开始变得有侵略性,蒲熠星抵着他的舌尖又探进他的口腔,剥夺他的自主权,在他口中扫荡。他没有经验,毫无章法,只能任由蒲熠星占有,口涎从嘴角溢出,被舔吻过的地方都传来酥麻的快感冲向小腹。

他们正紧紧相贴,能鲜明地感觉到互相抵着的地方不仅仅只是舌尖。彼此的勃发都硬硬地硌在对方的胯间,丁字裤那层薄薄的布料几乎要兜不住蒲熠星,正坚挺无比地摩擦着郭文韬,像是在亲吻般挺动着,而郭文韬也不由自主地回应着。

灵动的舌再次缠绕上自己,绕着他勾着转着吮吸着,郭文韬终于掌握到一点节奏,迎合上缱绻不休的蒲熠星,学着对方的样子勾上蒲熠星的唇齿舌肉。蒲熠星显然欣喜若狂,配合着他青涩的亲吮,彼此的呼吸在眷眷的浓情蜜意间相互交织交融。

郭文韬晕晕乎乎地想。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甜美的初吻。

世界上最甜美的初吻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郭文韬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看见蒲熠星依旧在自己面前,距离那么近,近得他有些恍然。

竟真的不是梦。

蒲熠星轻捧上他的双颊,深情的双眼里是那片静谧又危险的海。

“可以吗?”

他又问,而这次,郭文韬决然地点点头。

Tell me, do you wanna be bad, babe ♫ 告诉我你想变叛逆

With the shots, pow pow, you bust off like an uzi ♫ 像冲锋枪一样啪啪啪让你高潮不息

Think I’m gonna need another mat, babe ♫ 我想我们会需要换新的床垫

Back that ass up on me like I’m juvie ♫ 把我当做失足少年与我再次缠绵

润滑冰凉,皮肤却滚烫,郭文韬冷不禁地微微颤抖。

“好凉……”

蒲熠星亲亲他的眼角。

“稍微忍忍,等下就会热起来了。”

知道郭文韬是第一次,大半瓶的润滑都抹了上去,抹满整个臀部,连会阴和前面的硬挺上都被抹上。

两人的下身都已脱光,蒲熠星已是一丝不挂,只有郭文韬还堪堪算是穿着蒲熠星的那件衣服,却也是扣子全开,属于男性的平坦胸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浮动,性感的腹肌也呈现在眼前。

为缓解他此刻的紧张,蒲熠星帮着郭文韬手淫,因为抹了润滑,动作顺滑无比,还带着粘液湿滑色情的声音。

“呜……嗯……哼、”

郭文韬细碎的呻吟淹没在歌曲里,蒲熠星情动难忍地俯下身去,含住那颗因为快感而逐渐坚挺的乳尖。他的乳尖小巧,原是粉嫩的现在已变得绯红,乳晕不大,被完完整整地含在蒲熠星的嘴里,在舌肉来回的舔舐下泛起奇痒,更控制不住地挺起胸来。

蒲熠星的手没有停,上下撸动的同时着重地揉弄最敏感的龟头,另一只手摸上小腹,在腹肌上来回轻娑,细小的痒意引人发麻。指腹摩挲着顶端细嫩的皮肤,感受着手中的硬物频频颤抖,冒出滴滴水液,和润滑又融合在一起。他照顾着郭文韬所有的感官,把一粒奶尖儿含得水灵灵后又去舔弄另一颗,呻吟声合着歌声一步步攀越上高潮。

见郭文韬放松得差不多,蒲熠星才慢慢移动手指到后方,指尖贴着会阴慢慢往下滑,又惹起郭文韬一阵战栗。

后穴足够湿润,手指也沾满水液,蒲熠星抚上紧闭的穴口,耐心地按揉。郭文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满脸涨得通红地看着蒲熠星,蒲熠星很快意会,便凑上去亲吻那紧抿的双唇。

这是属于他们的第二个吻。

蒲熠星安抚着他,中指开始慢慢向里滑。因为润滑充足,一根手指能很顺利地滑进去,也没有任何痛感。蒲熠星重复着这个动作,将更多的水液带入到肠内,凉凉的润滑液刺激着温暖的肠道,郭文韬忍不住地阵阵收缩。

但果然如蒲熠星说的,冰凉的感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的触感。那根手指在身体里进进出出,按摩着他的肠道,又像是在寻找什么,在四处探索。

他搂紧蒲熠星,奇异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蒲熠星亲亲他的耳畔,问道:“我要进入第二根手指了,可以吗?”

“嗯……”

郭文韬的回答低得像奶猫叫唤似的,挠得蒲熠星心痒。他忍耐着下身硬得爆炸的感觉,又探入一根。两根手指比一根方便,往内里挤按着,指腹朝上,从深处贴着肠壁往穴口搔刮。

“…啊!”

当划过一点微硬的地方,郭文韬情急叫出一声。蒲熠星知道找到位置,便开始着重往这处搔弄。

“啊、啊……嗯啊……!”

就算是自己弄的时候,郭文韬也从没触及到过这地方。新鲜刺激的快感直蹿脑门,戳得前面直挺挺的阴茎也一下下不受控制地上下抖动。

郭文韬被快感冲昏头脑,凌乱的身体不听使唤,蒲熠星把他的大腿又掰开了些,而他便像歌词里唱的一样顺从地展开自己。

他正在最舒爽的时候,蒲熠星趁机又加入一根手指,进出间回回都摁上那敏感的地方,郭文韬欲罢不能,后穴阵阵紧缩,仿佛有自己的意识,想缠住蒲熠星的手指不让他退出。

手指被紧紧包裹,指缝间也尽是水滑的粘液,蒲熠星深入进去,如他所愿地不再退出,而是手指有力地震动起来,像浪潮一般快速地波动,狠狠地往骚点上揉弄。

快感太过猛烈,像不放过他一样接连着侵袭上来,腰腹都在失控地震颤。

“啊……太快……嗯、要……!”

郭文韬话还没说完,白浊便从颤抖的性器里喷溅而出,溅上他自己的身体,有几滴沾染上他的耻毛,在浓密的毛发上显得更加淫靡。

因为跳舞的关系,蒲熠星是刮过毛的。

白净的私处更显得性器狰狞,龟头浑硕,粗壮的肉刃布着虬结的茎脉,红得发紫。蒲熠星把剩下半截的润滑一股脑全倒在自己的阴茎上,抹满整个茎柱。

他抵上去,郭文韬已经泄过一次,此时全身无力,穴口因为刚才的情事微微地开合着。他将龟头抵上去,红润水灵的穴口自然地含住头部,主动吮着一般收缩着。他又往里蹭了一点,穴口不自然地张开,实在是好生诱人。

纵然他现在就想立刻粗暴地插入进去,感受被紧致的肠穴紧紧包裹的炙热,把身下的人操得神志不清,但他也知道,现在当然不能这样,他注意到刚刚往里蹭的时候郭文韬无意识的微微皱眉。郭文韬是第一次,方才也只是在按摩,并不算充分地扩张过,就算有再多的润滑,肯定会疼的。

到底是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让他忍住就此操进去。他架起郭文韬的长腿,并拢放在自己的一边肩上,开始操他的大腿。

“夹紧。”

粗大的阴茎带着润滑,一遍遍畅通无阻地摩擦着郭文韬大腿内侧的皮肉。高潮过后的郭文韬来不及反应,听话地夹紧,下意识低头看向那正在自己腿间进出的凶器。

不看还好,一看那迎面而来的便是圆硕饱满的龟头,马眼吐露着汁液,好生凶猛。

凶猛的阴茎摩擦过他的大腿,也抵上他的精囊,一次次顶得囊袋抖动,深操进来的时候还会蹭上自己的肉茎,不一会儿,竟又摩硬了。

蒲熠星爽了一会儿,放下他的腿,分开在两边。他故意地往那逐渐硬挺起来的肉茎上戳,还时不时戳弄兀自开合的肉穴,穴眼便乖巧地吮吻一会儿龟头,湿漉漉的汁水翻飞。

每一次郭文韬都以为他要操进来,但每一次蒲熠星又离开。蒲熠星将两人的性器碰到一起,腾出一只手一同揉捏起来。龟头顶上龟头,肉茎贴着肉茎,手掌同时摩擦,挤出亮晶晶的水液,和润滑融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

“嗯……哼嗯……、啊……”

高潮过的身体更加敏感,郭文韬呻吟着,第二次的快感聚集得很快。蒲熠星将阴茎移开抵上还滴着润滑的后穴,全力撸动,郭文韬也伸手摸上自己的,朝高潮的顶端冲刺。

“唔……嗯、啊……”蒲熠星也深喘着,马眼对着穴眼,一边戳一边撸动。

一声高叹,精浓的白液一股股冲击上初尝此味的处子穴,在蒲熠星性感的低喘声中,郭文韬也再度射出来,溅满自己的胸膛。

待蒲熠星终于射完,他握着肉茎把最后的残留也抹上翕动的穴口,然后半趴在郭文韬的身侧,亲亲他的耳后,将他紧紧拥住。

他们交叠在一起,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正如这首歌唱的。

Bout nothing but Action in this Movie ♫ 就像我们正在一部电影

It’s going down, turn around ♫ 我们身陷其中,转身

Let me feel yo booty ♫ 让我感受你的腰线

I’m a private in your parts ♫ 我是专属于你的私有物

I’m at duty, girl give it to me ♫ 我在履行职责亲爱的,与我缠绵吧

‘m gon’ make you feel it ♫

I’m gon’ make you feel it ♫

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体会。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