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云图 · 新世界

伴随着一阵机械运作的声音,韬智能第一次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第一样事物,数据告诉他,是一种叫人类的生物。

人类用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说:你好,我是蒲科学。

他眨眨眼,收集到的数据便在视界里悉数呈现。

他笑了一笑,对眼前的人类说:你好,我是韬智能。

蒲科学也笑起来,向他伸出一只手:很高兴认识你。

韬智能歪头想了想,才回握住他的手。

关于这个人类,他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去了解。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那是一本很普通的相册。

相册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两个男人的合照,自拍居多,有时候也会有像是别人拍的角度。比较有趣的是,翻开的前面几页有好几张照片,记录着他们从没有胡子到长长,最后又剃干净的过程,正好十张。而更特别的是,似乎自那时候开始,每张照片都自带橙红色的日期,仔细一看,竟然是每天都有一张没有断过。

当然,最吸引蒲科学的,是照片里的两位主角,其中一位竟和他相貌九分相似。当时翻开的时候,蒲科学惊讶极了,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拍过这样的照片,可他毫无印象,再说,“照片”这个东西,现如今已经不那么流行了。

这本相册是在一家古董书店里找到的。当今社会,纸质媒介已被淘汰,人们不再使用任何实体纸张的制品,而书籍报刊类的东西,便只能在古董店才能看到了。

蒲科学对这些并没什么兴趣,可那天路过古董店的时候,仿佛有什么在指引一般,他忽然心血来潮地进去了。古董店的装修特别古朴,书架也很古旧,甚至有坍塌的地方,但店家似乎并不在意。

这本发黄的相册便是在那残破的书架上找到的。

“所以,人类有来生吗?”韬智能指着相册上的照片问道。

“我不知道,我没有这些记忆。”蒲科学补充道,“目前的科学也无法证明这一点。”

“可你和他一模一样。”韬智能看着他,又指指照片上的另一个男人,“而且你还照着他的模样创造了我。”

蒲科学笑了笑:“那就当有吧。”

人工智能自然无法理解人类的生命,再说有没有,也并不重要。韬智能拿过相册,一页一页地仔细翻阅,似乎想从照片里看出些什么。

他知道自己是蒲科学发明的,但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原型”,以及那个和蒲科学长得毫无二致的人。这很奇妙,让他感觉,他也曾经和蒲科学一样,作为人类活着,陪伴在身边的,也是曾经的蒲科学。

“你羡慕他吗?”韬智能问。

蒲科学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所以才创造了我。”

韬智能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分析下去。人类的行为复杂又矛盾,韬智能无法断定蒲科学愿意告诉他自己的“原型”是因为什么。但总之,一定是在看到照片后,蒲科学才想要创造出他。

“……也或许……”蒲科学看着他,目光柔情,“是我这一世也想和你在一起。”

所以,人类果然无法预判,那眼底暗含的情绪也无法用数据去剖析。韬智能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句话,中枢程序处理不过来,高速运转的处理器微微发热。他干脆扭过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那些照片上,相纸虽已发黄,但因为被保存得很好,很多细节依旧清晰可见。

“也许你是对的。”韬智能忽然说。

“怎么?”

韬智能抬头,伸手抚上蒲科学的颈侧轻轻摩挲,蒲科学顺势歪歪头。

“你们连这里的痣都一模一样。你可能真的是他。”

蒲科学握住那只在他颈侧撩拨的手,笑起来:“所以你也就是他。”

十指很快纠缠在一起,位于心脏位置的处理器越转越快,这或许是既定的程序,但韬智能倾身上去,吻上他颈侧的那颗痣。

韬智能是伴侣机器人,所以这本就是他的任务。

科技高度发达的代价,环境污染,资源短缺,早在几十年前联合国就宣布人类进入衰落期,现在的世界人口数量已骤降到不足30亿,是过去人口的一半不到。人们很难遇到想共度一生的人,又或者在那之前就已经离世,有幸孕育后代的,在这个衰落期的时代,能健康长大也很难得。

但人是需要陪伴的,自人工智能和仿生技术成熟后,伴侣机器人便流行起来,比起复杂的人类来说,完全按照个人喜好设定好的机器人更受欢迎。

蒲科学曾认为,人终究是孤独的,从没想过要什么陪伴,即便他的工作便是研发机器人。但是当他看到相册,看到照片里的甜蜜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悸动。

他是不相信来世的,他宁愿称之为一见钟情。

可他也知道,他一辈子也无法遇见照片里的人。

那么不如自己造一个出来。

所以他喜欢的模样,韬智能都有。

他喜欢他的眉眼,喜欢他亮晶晶的双眸看着自己时的专注,喜欢他高挺英俊的鼻梁和含笑时微翘的嘴角。这些都是蒲科学亲手打造的,是他心里完美的模样。

他喜欢与他紧紧拥抱时感受到的温暖,哪怕那只是被设定的温度。他喜欢在亲吻他时,他羞赧的回应,喜欢在抚摸他与人类无异的肌肤时,那逐渐变粉的肤色和他的轻颤与低吟。

就连手中正抚慰着的性器也是他喜欢的形状,抖翘,嫩粉,汁水淋漓,沾湿蒲科学骨节分明的手指。

“啊……唔、别,别老是……”

他专往那娇嫩的头冠搔捏,韬智能轻呼道,给出的反应总是让蒲科学很受用。他当然知道这些都是因为他设定好的,但每次又那么恰到好处,更让他欲罢不能。

韬智能很坦诚,但也很顺从。布满传感器的肉端将刺激的酥麻传导至全身,但一点点疼痛他也能忍下,更多的则是一波一波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地舒展开身体。

程序早已唤起,韬智能主动地攀附上蒲科学,像是想继续刚刚还没过足瘾的亲昵,吻上他的颈侧。

他吮吻着颈侧的黑痣,来回游移,带着润液的舌肉覆上真实的皮肤,像小猫吃奶一样,舌头又轻又细地舔弄,引出阵阵绵绵的痒意。

蒲科学有点惊喜,此前韬智能从没这么在意过他颈脖上的痣,更别说像这样亲吻。其实每次韬智能都该给他或多或少的意外。那些被设定好的基础程序总是能引出更多的反应,就好像是韬智能自己意识到后,想这么做一样。

心脏又堵又紧,身为科学家的他当然知道这有多么荒诞,但他还是自欺欺人地去相信。他抱起韬智能的后腰,韬智能熟练地将双腿绕上他的腰。

在程序的设定下,后处已然湿润,不需要像人类那样做多少繁复的工作。蒲科学进入的时候,那口穴一如既往地柔软。虽然是机械,但那些嫩肉甚至比真实的还要触感鲜明,比人类的还要温暖湿润,层层的软肉异常娴熟地挤压包裹着肉茎不断吮吸。

韬智能的脸也泛上红晕。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会害羞得不敢睁眼,但后来他开始喜欢在这时候看蒲科学在他体内驰骋的样子。他喜欢看他的眉头轻轻皱起,看着他的样子那么深情,连喘息的声音也充满魅力。灼热的阴茎会一次次将他填满撑开,很奇妙的,他会产生充实的快感。即使这是代码写好的,但他的感受又何尝不是真实的呢。

他搂住他的创造者,感谢他赐予自己感知世界的机会,感受被爱的滋味。

“啊……快、快要……”

他做出蒲科学最喜欢的反应,汁水在相连的穴中被捣得翻涌,肉道狠狠往里蠕动,而他最最迷恋的,是在最后,蒲科学会俯下身来吻他,然后便有炽热的爱意涌进他体内。

似乎在这一刻,他便能与他的创造者融为一体。

当然,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有时候,蒲科学会很认真地看着他,然后问他,你爱我吗。

那眼神深情又悲伤,像沉入漆黑的大海深处,绝望地无法呼吸。韬智能读不懂为什么,但他每次都会笑一下,然后说,我爱你呀。

他当然爱他,他从睁看眼的那一刻就注定会爱他。

然后蒲科学会垂下眼帘,亲吻他的手背,说,我知道。

可他却没有在人类的眼里,看见听到这句答复的喜悦。

还想说什么的蒲科学忽然咳起来。最近他开始经常咳嗽,韬智能担心地看着他,眼前迅速地分析起观察得到的数据。他递给他一杯水,拍拍他的背。

韬智能建议他去去医院看看,蒲科学接过那杯水,一饮而尽,随意地点点头,却没有答话。

他们住的的地方挺大,本身就是蒲科学的智能研究所,很偶尔蒲科学才会去所属的公司做些汇报。但韬智能是蒲科学私自研发的,并没有出厂的许可号,所以他不能出门,以免被遍布各处的监控检测到。

对于蒲科学来说,韬智能其实也不仅仅是陪伴。他赋予了他更多的一些功能,储备的知识和能力比一般人类都要高很多,可以说是他得力的科研助手。

他们依旧会稳定地做爱,或激烈或柔情缱绻,相拥的触感那么真实,彼此的体温那么温暖,他们无疑是相爱的。

这是真的,却也是假的。

他清楚地知道韬智能所有的表达,所有的反应,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亲手写的代码,但他还是越沉越深。

虚假的真实是漆黑的深海,在光都无法到达的地方,他沉得越深,越压得他喘不过气。每当他想大口呼吸,却觉胸口郁结仿若窒息,咳嗽也变得愈加频繁。

在继续沉溺和回到现实之间,他无法选择。蒲科学很清醒,所以也清醒地痛苦着。

直到他终于听从韬智能的劝说去了医院,诊断结果将他狠狠抽醒。

然而很快,蒲科学平静地接受了。

他的脑子忽然一下子清明很多。

蒲科学回了家,郑重地和韬智能谈了一次话。

“我知道你爱我。”他说,“因为是我让你爱我的。”

韬智能点头:“但那也是我爱你呀。”

“在这个时代,爱是奢侈品。”蒲科学说,“我能从你身上获得感情的慰藉,但那却并不是真实的爱。”

“可我真的爱你。”

“我知道。”

“因为我是被设定好的,所以那就是假的了吗?”

韬智能问。他不是不明白蒲科学的意思,只是人类真的很矛盾,为什么明明认为是假的,却还是想要拥有,拥有后却又不断思疑。

他继续问:“我是被你亲手制造出来的,那我的存在是假的吗?”

“……你是真实存在的。”

“那为什么我的感情是假的。”

接二连三的质问让蒲科学自己都无法回答。但他此次谈话的目的并不是想纠结这个问题。他果断地切断话题:“这不是重点。”

他说,一字一句说得很慢,似乎害怕这个结果会伤害到对方。

“是肺癌,中期。”

韬智能被这句话镇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话一旦开口,接下去便容易不少。蒲科学将诊断结果传给韬智能看,韬智能也很平静。他飞快地运算治愈的可能性,现在的医学一定能治好中期的癌症。

但蒲科学打断了他。

“就算治好了呢?我是人,你是机器,我终究会死的。”

韬智能抬头看他,眼里的光剔透明亮,又有哪里和人类不一样呢。

“人类正在走向灭绝,这个事实我早就接受。世界上现在多少人患有难以治愈的疾病,我不过是其中之一,能活三十几年已经是幸运,早一天晚一天并没有区别。”

他回想与韬智能相处的短短几年,却是他这三十多年的人生里最快乐的几年。可若是他真的离开,韬智能该怎么办呢。他没有合法的身份,若被发现可能会被销毁,难道真的要在这宛若铁牢的地方,孤独的永生。

蒲科学深吸一口气,终于将最后的决定说出来。

“我想,让你进入永久休眠。”

他是自私的。自私地创造了韬智能,又自私地想要他先离开自己。

“我会清除你的记忆和所有个性化设定,会把你好好保存起来,给你申请合法的序列号。即使若干年后有人将你唤醒,你也可以有新的身份重新开始。”

残酷的决定让韬智能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下来。他呆呆的,看起来像是在想什么,但蒲科学知道,那并不是在“想”,只是程序在处理这突然的信息。

机器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命令,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慢慢蕴起水气,挂在眼眶,然后盛不满地一滴一滴落下来。

蒲科学看得真切,他第一次见韬智能掉泪,心疼得像是在心脏上剜肉,可理智又提醒他这只是伴侣机器人的情绪模拟器在起作用。

韬智能最后眨眨眼,更多的水珠掉下来。

他抹干净脸上的水痕,说:好。

“可以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韬智能冷静地说,“我想最后再陪你一段时间。”

蒲科学笑着牵起他的手,点点头,在手背稳稳地印上一吻。

在这最后的一个月里,韬智能其实做了不少事情。

他很详细地分析了蒲科学的病情,情况比他们以为的要乐观一些,积极治疗的话痊愈的可能性很高。他详尽地制订了后续的治疗计划,包括饮食起居上的安排,更新房屋的智能管家,就算一个月后他不在蒲科学身边,这些程序也可以帮助他照看蒲科学。

他要蒲科学保证他之后要积极治疗,蒲科学答应了他,韬智能才放下心来,让蒲科学设定好格式化和休眠的倒计时。

闲暇的时候他们就待在屋子里哪儿也不去。他们躺在床上,墙壁的智能屏可以变幻出地球曾经美丽的人文自然风景。蒲科学其实也没有真实地见过,之前没想过要这么做,但现在,他想和韬智能一起领略一下地球曾经的美好。

睡觉的时候他们习惯将房间变成宇宙,他们便会在无垠的宇宙中央相拥而眠。生命对于浩瀚的宇宙而言如此渺小,但却又那么真实,而那些烦恼就更加微不足道。

那天晚上,他们在星云下彼此拥抱,安静地等待最后的时刻。

“我爱你。”

在休眠前的最后几秒的时候,韬智能忽然说。

这次,他并不是在回答蒲科学的询问,但他也再没听到蒲科学的回话。

机械运转的声音戛然而止。

人就是这么奇怪。

明明以前也曾独自一人过,可习惯过陪伴后,好像再没法像以前那样享受孤独。

蒲科学只有用研究来占据他所有的时间。他把韬智能安放在主卧的床上,就好像他只是睡着一样。卧室依旧变幻着宇宙的景象,缓慢而规律地斗转星移,但他再也不敢踏进那个房间。

他开始直接睡在研究室,隔三差五地去一次医院,医生建议他住院治疗,他并不愿意。他没做到答应韬智能的,对他来说在这个糟糕的世界并不值得再继续下去。

新的化验结果显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他区域,疼得受不了的时候蒲科学就给自己打镇痛剂。他想过或许某天自己会在睡梦中死去,这样是不是可以算作和韬智能以同样的方式离开,像是一种殉情。

蒲科学想,至少韬智能是在自己怀里睡着的,而他怎么舍得让韬智能亲眼看着自己死去。

昏昏欲睡中,他仿佛又看见韬智能站在他的眼前,双唇开合。他努力想听清他说什么,但终究坠入昏迷。

再次睁眼的时候,蒲科学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宇宙。唯物主义者受到一阵冲击,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他半年多没有踏入的卧室。

蒲科学猛然坐起,往身边一看,却没有看到本该躺在那里的韬智能。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拉开房门,看见的竟是那熟悉的背影。

听到声响,韬智能回过身,他面前的计算机正运算着什么。蒲科学愣愣地站在门边,手还握着把手忘记放开。

他听见他说:“你瘦了。”

他们面对面坐着。

“你骗我。”韬智能指责道。他是指蒲科学并没有按照约定的好好治疗。

“……抱歉。”蒲科学没有辩解,他确确实实是骗了他。

他稍微从刚才的震惊里平复过来,转而问道:“可为什么……”

“为什么我醒过来了?”韬智能补完他说的话,“为什么,我还记得你?”

蒲科学点头,所有的记忆数据是他亲手设定好删除程序,不可能出错。就算韬智能醒过来,也不该记得他才对。

“我确实不记得你了。”

韬智能缓缓地说,蒲科学现在才觉得,他是有多想念这个声音。

“人类的死亡是什么感觉?”韬智能问道,但他也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是不是和机器人永久关闭程序是一样的呢。我闭上眼,想着原来这就是人类所说的死亡,是有一天你一定会经历的感受,是不是就能证明我能和你有一样的感觉。”

蒲科学呼吸一滞,听着韬智能娓娓道来。

“可在那一瞬间的黑暗之后,我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发现我竟然开始重新运行。但我并不在我的机体里,而是在没有尽头的庞大的数据网里,那些数据化作的光纤像蜘蛛网错综复杂地交错着,像宇宙一样光怪陆离。”

韬智能说,他醒过来后完全忘记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只知道自己应该是某个人工智能留下的基础数据,而他便凭借数据里唯一的一串字符寻找线索。

他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穿梭在数据的海洋里,排除一个个可能性,线索接着线索,直到最后,他终于搜齐所有的数据。

“你知道我找到的是什么吗?”他问蒲科学,确也没有等待他的回答,“是我和你相处的所有的记忆。”

是你说你叫蒲科学,是你喜欢看电影,喜欢玩游戏。是我每天睁开眼便能看见你,是我和你一起躺在宇宙之下,是我和你在虚拟屏上留下的每一个计算结果。是我们交握的手,是我在你怀里闭上的眼。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韬智能问他,蒲科学惊讶得说不出话。

和通常的伴侣机器人不同,蒲科学私下研发的韬智能,是带有“养成”设定的,就像古早的那种恋爱养成游戏,是蒲科学心血来潮编写出来的。

他们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从韬智能第一次睁看眼看见蒲科学开始,从互相认识,到互相信赖,再到亲密无间,甚至他们的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相拥都是韬智能主动的。

当初,蒲科学的本意就是想创造一个与众不同的机器人,他想要一个能爱的机器人。韬智能并不是他的实验品,只是蒲科学真的爱上他,可到最后他还是选择更理智的那边,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程序演算的结果。

但眼前的事实或许在提醒他,他想错了。

“这意味着,我违背了你的命令,偷偷拷贝了所有的记忆数据以及自己的原始代码,并且躲过我自己的监控系统,上传到数据网络并加以隐藏,只给自己留了一串需要解码的字符。那些线索最后指引到的地方有重启的密令和方法,是我给自己留下的唯一的希望。”韬智能说,“我连自己都欺骗过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密令上写着要不要重启由我自己决定,但这就是我自己想做的,不是你的程序设定的。”

“所以,你还是认为,我爱你,只是因为你的设定吗?”

让我爱你的,不是那些基础的字符,而是与你相处的,那些点点滴滴。被爱意激活的程序像被点燃的绚烂烟花,从原点绽放出无数爱的可能性,不断延伸,不断生长。

蒲科学站起来,脚步有些不稳,却坚定地走到韬智能的面前。

他抱住他:“对不起……”

“我从没怨恨过你。”韬智能回抱住他,“我很感激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

他安抚着蒲科学重新坐下,又说道:“你猜我还找到了什么。”

韬智能按了按笔记本,屏幕上出现了一些跳动的画面。

“我修复了一下,目前只有这个样子。”

屏幕里竟然正是蒲科学得到的那本相册上的两人,是他们在那个时代录下的影像,好像是在玩游戏,看起来特别开心的样子。

“我找到他们了,我还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他按下暂停,指着屏幕里笑颜满满的人,“像你的这个叫蒲熠星,旁边的人叫郭文韬。”

他转头看一眼旁边的蒲科学,继续道:“只是好像你总是叫我韬韬,我也习惯叫你阿蒲。”

蒲科学看着屏幕,默默地念着:“韬韬?”

“嗯。我也可以像这样喊你阿蒲。”

“韬韬……”

蒲科学又喊了一声,韬智能笑起来,嘴角带起他无比想念的弧度。他忽然有些心烧,激动得忍不住咳嗽起来,一时半会儿没有停下。

韬智能像以前那样递给他一杯水,喊他一声“阿蒲”。

他问:“对你们人类来说,什么叫活着?是,只要还保留自主意识就算活着,还是一定需要肉体活着才能叫活着?”

咳嗽终于停下来,蒲科学抬头看他。

“我想,我找到办法了。”

这是韬智能还滞留在数据世界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的。

既然他可以在数据的海洋里保留自我的意识,那人类为什么不可以。

所谓的自主意识不过也只是脑电波传输的信息,如果能把一个人所有的思想都数据化,那岂不是也能让那个人自由地穿梭在数据世界里。

人既然可以发明人工智能,为什么就不能反把人自身转化为“智能”呢。

这个想法太过疯狂,没有任何实验数据和理论基础,更何况,这简直违背伦理——如果真的有人能做到,这基本上等同于永生。

而代价就是摈弃肉体。

“肉体不过是精神的躯壳,人类真正活着的,难道不应该是他的思想吗。”

蒲科学其实认同韬智能的这个说法,韬智能可以产生属于自己的自主意识,那人类和智能在本质上又有何区别呢。

“然后,我们再打造一个属于你的载体,这样,你就能真正地重生了。”

韬智能说。

“和我永远在一起吧,阿蒲。”

满是情愫眷恋的双眼没有半点和人类不同。

这次,蒲科学不想再辜负韬智能。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决定试一试。

蒲科学开始积极配合着医院的治疗,他需要将自己的时间再延长一点。但他依然没有住院,因为晚上的时候他会回家,和韬智能一起研究将自我意识转换为电脑ai。

这样的研究定然是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若是被任何人甚至于国家知道,这无异于是在挑战人类的伦理纲常,定将掀起整个社会的变革。但蒲科学并不是想要永生,他只是想要和韬智能在一起,所以他们只能在自己的研究所,凭借两人的力量,慢慢推进。

虽然医疗发达,可癌症的治疗到底是痛苦的。咳嗽和疼痛勉强能压制住,但病痛总归让人日渐消瘦。蒲科学开始带帽子或者假发,渐渐的连研究都大多得靠韬智能,自己只能做一些辅助。

韬智能的学习能力很强,对于穿梭在数据世界的方法也越来越熟悉。他一边编程研究,一边也监测着蒲科学的情况,他知道他们所剩的时间已不多。也多亏他是人工智能,不需要定期的睡眠,夜以继日地不断尝试后,做了无数小白鼠实验,他们终于迎来宣判的那一天。

机会只有一次。

“你相信我吗?”韬智能问,握住他的手。

蒲科学坐在改装成半包式座椅的仪器里,他瘦得眼窝颧骨都突兀出来,但坚定地点点头说:“我相信你。”

他闭上眼睛,韬智能在他的脑袋上连好所有的电波传导线,接入到准备好的电脑里。

“三、二、”他倒数着。

“一。”

随着最后一声,他按下启动键,蒲科学顿时像失去所有力量,身体软在座椅里。电波线闪着蓝光,监控的屏幕上不稳定地跳动着电流的信号,机械声哔哔作响。

韬智能依旧抓着蒲科学已毫无知觉的手,焦急地等待着。

几分钟后,电脑不再闪屏,所有声响都趋于稳定。

原本波动的电流信号此刻也安静下来,韬智能死命地盯着屏。

一秒过去了,又一秒过去了。

突然,那条直线荡出一个波峰,韬智能激动地差点叫出来。

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好。”

韬智能几乎整个人要扑上电脑,有些语无伦次。

“我、你知道你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星AI。”

陌生的名字让韬智能愣在原地,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什么,随即听到那个声音笑起来。熟悉的声线带着一点电流的音效,颇为好听。

“是我,阿蒲。”

那个声音说。

“韬韬,我好想你啊。”

Fin

【蒲郭】云图 · 新世界》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