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夜雨秋池

窗外忽然闪起几道煞白的光,整个夜空闪如白昼,过了几秒,预料之中的雷鸣轰然而至。

郭文韬并不怕打雷,在看见在闪光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闪电后姗姗来迟的雷声实在太过炸裂,郭文韬还是稍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要不是这几下电闪雷鸣,他都不知道原来外面下雨了。郭文韬起身去往阳台,好在衣服在下午就都收了回来。他没有跨到阳台上,只把窗户打开,顷刻间,被窗玻璃隔绝的雨声哗哗地震动着耳膜。

雨下得很大,又密又实,反射着路灯的暖光,像是从天空坠下一串串金色的线。雨中潮湿的空气带着独特的味道,有种草叶的清新,郭文韬并不讨厌。忽而天空又闪过一阵白光,然后隆隆的雷声从很悠远的地方像鼓声滚滚而来。

“喵……”

身后传来细细的猫叫,郭文韬回头,看见两个小祖宗都蹭了过来。他关上窗户,雨声瞬间小到可以忽略,但雷声阵阵,还是让猫咪们绕着他撒娇。

他蹲下来,抱起汤猪猪坐到沙发上,露露也跟着跳上沙发。他雨露均沾地一会儿撸一会儿揉,两只猫难得地舒展四肢,样态乖巧。郭文韬好笑道:“你们根本就不怕吧,单纯就是想撒娇是吧。”

吐槽归吐槽,郭文韬还是陪它们玩了一阵。外头的雨声越来越小,雨势渐渐趋于平缓,雷声也终于偃旗息鼓。等安抚好两位小祖宗,郭文韬才重新回到卧室。他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很晚了,便干脆关机准备睡觉。

客厅的猫咪似乎也玩累了回到各自的领地入睡,没了动静。雨没有停,躺在床上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分辨出那淅淅沥沥的轻微声响。

安静又落寞。

郭文韬翻过身,拿起手机,屏幕的光亮在黑暗中骤然亮起,有些刺眼。屏幕自动调节好亮度,他适应了一会儿,才打开微信。

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对方那句【要直播了,晚点再聊】,按照以往的时间,现在也应该下播了。

他今天没有直播,也没有去看蒲熠星的直播,搞了些有的没的,一不留神就已经这个时间了。郭文韬看着屏幕,光亮映在他的脸上,照耀得眼里也投射出莹莹的光。手指悬在屏幕上,显然是纠结了一会儿,还是点了下输入框,键盘跳出来,拇指按动几下,便出现几个字。

【下雨了。】

他没点发送,看着这几个字发呆,光标在句号后面闪烁着。

我这边下雨了,你那边呢。好想你啊,你那边是不是也下雨啦。

可最终他还是皱着眉头一个一个往回删。

刚删到“雨”字,微信的语音铃声猝不及防地在寂静中响起,吓了郭文韬好一跳。他一看屏幕,正中间正是蒲熠星放大的头像。

他平复了一会儿,才按下通话键,把手机凑近耳边。

低柔而熟悉的声音。

「韬韬,下雨了。」

声音那么近,钻进耳朵,带着电流通过耳蜗流窜到全身,酥酥麻麻,惹得心口又热又痒,怦怦地发颤。

郭文韬呼吸都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轻轻道,好像怕吵醒谁似的,“嗯,下雨了。”

「在做什么呢?」

“准备睡觉了。”

他确实是要睡觉了,这是实话实说,但听到这个回答,对面好像是笑了一下,郭文韬并不是很确定。

「过分哦,都不等我。」

谁知道等不等得到你呀。

郭文韬心里嘟囔道,回他:“那你现在都搞完啦?”

「嗯。」对面很快回道,「刚准备去洗澡,才发现下雨了。」

下雨了,然后呢?郭文韬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哦……”的一声还没哦完,便又听见蒲熠星在那头说:「你都没有想我的吗?」

“……”才没有。郭文韬听得耳朵发痒,抿着双唇决定不说话。

「可我想你。」

……该死的直球,撞得心脏一阵乱麻,郭文韬呼吸都有些不稳了。他只能听到通过电流传导而来的声音,看不到蒲熠星说这句话时的模样,可是他好像又能想象得到,蒲熠星现在正低垂着眼帘,眼底尽是温柔,握着手机,嘴边带着笑意,喉间微微震动,柔润的双唇几下开合,声音便从唇齿间流出,“可我想你”。

郭文韬还在恍神,蒲熠星又问:「你真的没有想我吗?」

“……也没有特别想。”郭文韬终是有些泄气,答道。

这次蒲熠星笑得比较明显了,笑声听得分明。

「那就是有一点点想了。」

郭文韬故技重施不答话,却又听得蒲熠星说:「那是哪一点点想?」

夜里很安静,他发现蒲熠星的呼吸好像变得有些深重,带着点鼻音,像是压抑着什么。他不禁疑问:“你在做什么?”

「在想你啊。」

蒲熠星答得很快,语气旖旎,明白过来的郭文韬一下子脸烧起来,还没等他有所回应,蒲熠星又开口道,这次声音完全没有掩饰,低沉的喘息声钻进郭文韬红透的耳朵。

「嗯……韬韬,你不想我吗?」

气氛一下子黏腻起来,本来就心绪不定的郭文韬被带动得更加胡思乱想。思恋的人在电话那头,一边和自己电话,一边想着自己抚慰的画面立马出现在脑中。

身体跟着微微发热,郭文韬蹭蹭被子,把头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想……”

「想的话,那韬韬会做什么?」

“……”

细小的雨声淅淅沥沥,电话里在安静地等他。他趴在被窝里,明明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却还是心虚似的偷偷蹭了蹭床单。呼吸声还在耳边,那低喘声骟动着,引诱着,他的手终于慢慢往下探去。

耳机里传来郭文韬软糯的声音,勃起的性器在手中越发硬挺,猩红而颤抖。蒲熠星轻喘着,拇指划过铃口,舒爽得又泌出一滴清液挂在小孔,然后沿着肉冠滴下来,顺着肉茎上勃发的茎脉往下流,渗入指缝。

他的整个手心都被润液沾湿,动作更加顺滑,发出湿腻的水声。

“唔嗯……韬韬……”

他轻喊一声他的名字,对面也小小地呜咽了一声。他捕捉到这点细响,心里更加酥痒难耐,“韬韬,想……看看你……”

应该是拧巴了一会儿,过了几秒郭文韬的声音才传来。

「不要……」他补充解释道,「我灯都关了,黑黢黢的也看不见。」

蒲熠星也不纠缠,说:“没关系,你可以看看我。”

郭文韬再次语塞,只听到蒲熠星在那边继续说「你不想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想你想成什么样子吗?」

他当然想,想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情欲上头,是不是像记忆中一样用那双深情的眼看着自己。他恍恍惚惚,阴茎硬得通红,最终还是欲望占了上风。

“好……”

声音再小,蒲熠星还是听到了,他很快拨过来转视频的邀请,按下接受时郭文韬的手指都有些发抖。连接上后的画面比他这边明亮很多,手机似乎被蒲熠星固定在支架上,只见屏幕里的蒲熠星戴着无线耳机,眼神都有些迷离,面色绯红。

蒲熠星看着郭文韬那边漆黑的一片,真的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啊。”

郭文韬脸其实都羞红了,他也早就找出耳机插上,心机地开了后置镜头,然后把手机摆在枕头边,「就说看不到了……」

“那就给韬韬看……”

话音刚落,手机里的画面一阵旋转,等看清屏幕里映出的东西,韬韬羞得简直想钻进枕头里。

这太过了,冲击太大了。蒲熠星的性器就这么明晃晃地怼在镜头前,甚至连皮肉质感都看得一清二楚,濡着湿湿的水液反射出亮晶晶的光。蒲熠星对着镜头撸着,带着弧度的粗长阴茎硬挺而鼓胀,连青筋都在跳动似的,甚是骇人。

「韬韬……你看,它好兴奋了……」

“呜……”郭文韬不敢看,却又忍不住盯着看,情不自禁撸到舒服的地方,闷哼一声。

「韬韬……帮我……」

蒲熠星呢喃着,郭文韬下意识地回应:“我……我在弄……”

「嗯……怎么弄呢?」

郭文韬羞得脑子都迷糊了,闭上眼睛,但脑海里还是浮现出蒲熠星血脉偾张的阴茎。他一边回想着曾经是怎么做的,一边揉弄着自己。

“唔、……帮,帮你含……”

「嗯、韬韬含得真舒服……」蒲熠星哼吟道,「然后呢……」

耳机里低沉的声音让郭文韬彻底沉迷进去,顾虑被抛在脑后,羞耻的话语一个接一个地说出口。

“用、嗯……用嘴包住头……”他喘息着,“然后、舌头,舌头舔……”

「嗯、哼……」

蒲熠星按照郭文韬说的那样,用手包住头部揉按,指腹轻娑敏感的地方,像是郭文韬温润的口腔紧紧包裹,舌肉绕着龟头细细舔舐。他哼出声音,鼓励着郭文韬继续,一边说道:“我也帮韬韬好不好?”

「嗯……哼、!」

“韬韬喜欢我怎么弄?”

郭文韬胡乱组织着语言:「喜欢……摸……嗯、全部裹着……」

“那先摸着最底端……帮韬韬按摩蛋蛋。”

「嗯、啊……」

他听着郭文韬的反应,自己手上也没有停,粗长的阴茎更兴奋了:“然后缓缓从下撸到上面,搔几下冠沟,裹着韬韬的龟头细细搓,搓出水来……是不是有好多水流出来了?”

“啊……嗯、……哈呜……”

郭文韬不敢再去看屏幕,只听着蒲熠星说的,把自己的手指想象成蒲熠星的,一字不差地从卵蛋开始揉弄着自己。汁水溢得满手都是,滑腻腻的,床单都被打湿,胸口也痒得不行。

蒲熠星已对他了如指掌,在那边柔声说道:「韬韬……我在舔你乳尖,好嫩好挺啊……」

他听着,一只手着魔似的往自己的胸口划去,玩弄起自己的乳头。沾满淫液的手指把整个胸乳都抹得滑腻腻的,两指不停夹弄揉捏小巧的乳头,不消一会儿便被被亵玩得翘成小尖儿,红得垂涎欲滴,只可惜无人看见。他本能地挺胸迎合,胸口迸发出酥软的痒意,和身下的快感此起彼伏。

「呜……啊、阿蒲……」他无意识地喊着蒲熠星。

“好湿啊,韬韬……”蒲熠星被叫得情动难忍,舔舔嘴唇,“我想进去了……让我进去好不好?”

「呜嗯……」郭文韬呜咽着,该是又碰到舒服的地方,然后才答,「等、等一下……」

郭文韬有些不舍地停下动作,黑暗中摸索着拉开床头柜,从里面薅出润滑。他记得里面还有一个假丁,和蒲熠星做的时候偶尔会用,他还没有自己单独用过。他脸烫得要烧开了,犹豫一小下还是顶着红透的脸拿了出来。

「韬韬做什么呢?」蒲熠星问。

“准、准备……”

蒲熠星了然,说:「那先用手指帮韬韬弄吧。」

往常这都是蒲熠星的工作,从来不需要郭文韬自己费心,但该怎么做郭文韬也都会,红着脸往后面和手上涂好润滑。

「先插一根手指……然后里面也抹上。」

“嗯、”耳机里的声音循循善诱着,郭文韬便听从地将自己的手指肏入后穴。他感受到自己肠穴的紧致,绞着自己的手指似往外推又在往里吸。

「然后进去第二根……」

他按照蒲熠星的话语,开拓着自己的腔穴,也逐渐感觉到那处柔软起来,指腹甚至能感受到那些软肉的褶皱,像是在湿吻一般缠绕紧缩。一想到每次蒲熠星都是这样的感受,或是灵巧的手指,或是壮硕的阴茎,都能感觉到他肉穴的温热湿暖与紧致柔嫩,不由得又羞耻起来。

蒲熠星看不见此刻郭文韬的模样,只能在脑海里想象郭文韬是怎样的状态。是不是躺在床上,张开大腿,一边抚慰自己的阴茎一边将手指插入他自己的后穴。又或者是侧卧着,害羞得把自己的手腕都夹紧,手指却在红润的穴口忽进忽出。他只是这么一想想就受不了,差点射出来,却还是忍住了。

他再拿不住手机,把手机放回架子上,忍耐道:“……嗯、然后两指并拢,往上慢慢摸,轻轻按……”

「……嗯、啊!……哼」

显然是触碰到那点,惊喘声传来,蒲熠星也用力撸起来。

“嗯……韬韬、……”他哑声道,“里面好软,把手指夹好紧……”

「啊、……啊……嗯、!」直白的话语引得郭文韬的呻吟再也压抑不住,阴茎硬得发抖,似乎马上就要射出来。

「想……啊、想要阿蒲的……不要手指……」

郭文韬简直在胡言乱语,但蒲熠星听到却再也无法忍耐。

「韬韬……屁股抬起来一点……」

“……嗯……哼、”

他听话地抽出手指,润滑也被带出来,整个后穴都湿腻不堪,肠内更是湿润。郭文韬又往假丁上涂满润滑,然后抵住还在不自觉开合的穴口上,等待着。

「准备好了吗,韬韬?」蒲熠星强忍着,问道。

“嗯……”

「我插进来了……」

随着蒲熠星的话语,郭文韬按着假丁往自己肉穴里塞。假丁只比两指粗一点,算不上粗壮,进得倒也顺利。他哼唤着,想象着是蒲熠星的肉棒正在肏入自己的身体,兴奋得浑身都有些颤抖。

“呜……阿蒲……插进来了……”

「嗯、韬韬里面好暖,好舒服。」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惬意,惹得郭文韬又哼了几声,把假丁夹得更紧。蒲熠星一边撸着,喘息声越发粗重:「我开始动了……唔、韬韬好紧哦。」

郭文韬也同时抽动起假丁,有些没有章法,但想象着是蒲熠星的东西,而蒲熠星的声音就在耳边,快感还是绵延不断地从小腹袭来。

「往那里顶了。」

“啊、……啊嗯!……呜……”

郭文韬想起来,重新找好角度,往自己舒服的地方顶去。双腿已经自然打开,穴内的嫩肉被自己操控的假丁撞开,但到底假丁的尺寸还是小,只有头部顶到的时候爽快的感觉最强,不像蒲熠星那根又粗又壮,能从头至尾地碾过,但也总归是比手指要强。

他终是忍不住地半睁开眼想看看蒲熠星,画面里那个男人正低头,垂下眼帘,剑眉轻蹙,额前挂着几滴细汗,手臂抖动着。

他多想此刻能抱着蒲熠星,容纳蒲熠星,亲吻蒲熠星啊。

他一定也想抱自己,占有自己,亲吻自己吧。那阴茎炙热,龟头浑硕,会凶狠地侵入他的肉穴在自己体内肆意驰骋开拓,刮过自己层叠的柔软穴肉,然后顶到自己的最深处吧。

「啊……啊、哈……哼呜……」郭文韬一手操着自己,一手撸着自己的前面,揉搓着茎身和龟头,颤巍巍地滴水。蒲熠星听着郭文韬淫靡的呻吟,阴茎硬到要爆炸,青筋鼓胀着跳动,手指磨着细嫩的皮肉,想象着被郭文韬紧裹的快感,爽得浑身一颤,几滴清液漏出来。

“舒服吗?韬韬……”

快感在蒲熠星的带领下一波接着一波,从下身如浪潮般卷卷涌来,池水越涨越高,最后漫过池沿溢满整个心间,浸得胸口软软绵绵又酥又胀。

“嗯、舒服……”他乖巧地答道。

「我也好舒服……」

他有些听不清蒲熠星在说什么,只想着蒲熠星在操他,只知道蒲熠星蛊惑般的声音在他耳边,潜入他的脑海,绕着他转,带着他通往高潮。

“阿蒲……”

“韬韬……”

蒲熠星的手裹住肉头,往前一拧,白浊喷涌而出,甚至溅到前方的手机上。半眯着眼的郭文韬便看着那白色的液体喷到自己的屏幕前,像是被颜射了一样,视线被遮挡,把男人都挡了一半去,顿时全身也一阵惹火,惊叫着在自己手中泄了出来。

他在高潮的余韵中看着蒲熠星把镜头擦干净,羞耻感迟迟没有褪去。男人的脸那么近,看得他揪起被子遮住自己的半张脸。

「韬韬。」蒲熠星喊他。

“嗯……”

「好好睡,明天我来找你,好不好?」

“……好呀。”

「那你明天要等我哦。」

“嗯……”

「……那晚安。我去洗澡了。」

“晚安……”

一阵沉默,没有人先挂掉电话。屏幕里的蒲熠星笑起来:「好了韬韬,我先挂了。明天见。」

“好,明天见。”

屏幕缓缓黑掉,声音也静下来。郭文韬从刚才的欢情里醒过来,羞耻却又满足。他身上还沾着自己的东西,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冲一下。

雨还在静悄悄地下,猫咪没有被惊醒。他来到浴室,镜子里自己的身体还微微泛红,沾染些许尚未消退的情欲痕迹。他怔怔地看了会儿,然后回到卧室拿起手机。

他拍好照片,发送了一张阅后即焚,紧接着又是一句【晚安】。

或许,某人今天没办法好好晚安了。

Bonus

蒲熠星洗完澡,看见郭文韬发来新消息。

他看到是阅后即焚的时候已经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妙,而真的点开的时候,才知道这到底是多危险。

男人没有露脸,但赤裸着上身,白皙的身子还微微发红,喉结明显,乳尖红润挺翘,腹肌上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的不明液体,腰腹两侧性感的人鱼线延伸到照片边缘,甚至连阴毛都露出些许,显然连内裤也没有穿,可以想象再往下便是那最私密的地方,惹人浮想联翩。

3秒后照片被焚毁,只留下那句晚安。

是说,今晚上肯定有人睡不好了。

明晚上,也会有人睡不好了。

End

一个有关“【蒲郭】夜雨秋池”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