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长假

本篇:《那么骄傲》

考虑到时间问题,最后蒲熠星还是坐的高铁去北京。

高铁上信号时断时续,趁信号好的时候,蒲熠星就会把沿途拍的风景发给郭文韬,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中倒也过得很快。

下午才刚结束军训,按理说应该很疲惫,但蒲熠星的情绪却很高昂。行李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蒲熠星用最快的速度冲完澡就赶往火车站,晚饭也是在高铁上解决,还发了高铁盒饭给郭文韬,而郭文韬也回了他一张京酱鸭丝。

等到达北京站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蒲熠星拉着行李箱,只一眼,便看到想念一个月之久的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他,向他招手。

出站口人很多,他压抑住想要奔跑过去抱住他的冲动,挥挥手穿过拥挤的人群快步走上前去,想牵他的手在最后一秒换成握住他的手腕。蒲熠星想喊他的名字说些什么,一开口却是在喊出一声“韬韬”后情不自禁地笑出来。

郭文韬也笑起来,反手回握住他的手掌捏了捏,又很快放开。

“傻笑啥啊,走吧。”郭文韬弯着嘴角说。

晚秋夜风习习,带来丝丝凉意,指尖的热度藏不住心间的暖意。蒲熠星点点头,却根本收不住脸上的笑容。

哪里控制得住呢,郭文韬也控制不住,那些相互间没说出口的话,早就从嘴角,从眼里,从似有若无相碰的手指传达出来。

好想你,所以来见你。

一个月以来终于缩短的物理距离,他们肩膀碰着肩膀,一同走在北京的秋夜里。

不过,这一个月其实也比想象中过得快。

蒲熠星报道后先上了两周的课,然后才军训,和郭文韬是正好反着的,只不过蒲熠星是在校内军训。早上他们会互道早安,一般都是郭文韬会起得更早,然后他再回,说一说今天有什么课,什么安排。那时候郭文韬也正在军训,再回话一般都是中午。晚上两人都会留出时间,打个十多分钟的电话,讲一讲今天发生什么事,吐槽军训有多么血腥。

后来蒲熠星开始军训,情况就会反过来,不过郭文韬起得也早,多是秒回,然后照例互相说说今天有什么事情,再各自忙自己的。有时候晚上若是正好宿舍没人,或者去到图书馆的自习室,两人就会打一个短暂的视频电话。

郭文韬是军训后才分的寝室,几天之后室友们也都发现每天晚上郭文韬雷打不动地有个电话。大男孩们相处个几天很快熟络起来,纷纷起哄是不是我韬哥女朋友。

“所以你怎么回答的?”蒲熠星问。

他们不是回的郭文韬寝室,而是在学校附近订了间标间,随便收拾一下就已经过了零点。

郭文韬正好刷完牙,从卫生间出来,回道:“我就说是对象呀。”

郭文韬边说边往床上躺。他们虽然定的是标间,但他们把中间的床头柜移开,然后把两张床拼成个大床,两个人便可以挨在一起睡。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起,不免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蒲熠星侧身用手掌撑着脑袋,看着郭文韬躺到身边,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嗯,这还不错。”

郭文韬用鼻子轻哼了一下,第一次用这个视角看蒲熠星,心里突突直跳。他终于可以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观察蒲熠星的新发型:刘海短了不少露出漂亮的额头,两边的鬓角也剃出来,连后脑勺也几乎剃平,摸上去的话会在手心磨蹭出奇妙的痒意,还怪舒服的。

其实他已经看过蒲熠星当时就发给他的照片,但还从没这么近距离看过。蒲熠星是军训中那个周末,被热得要死去剃的。本来他还壮志酬筹地说直接剃平头,等坐到椅子上还是退怯了,最终剃成了这个造型。

老实说第一次看照片的时候郭文韬确实觉得好好笑,但那只是因为没见过蒲熠星这个样子,觉得新鲜好玩儿罢了,而有一说一,蒲熠星本就长得帅,这个发型反而把他衬得更加英俊和成熟。

但郭文韬才不会这么跟他说。他问:“那你嘞?不是又有女生跟你表白了?”

因为蒲熠星是后两周军训的,已经和一些同学混熟,加上军训期间的总有些这样那样的才艺表演,会跳街舞的蒲熠星直接全校出名,自然获得了一些女同学的青睐,而自从他把头发剪成这样后,被表白的情况还有增无减。

蒲熠星收回手,躺到枕头上,视线便和郭文韬齐平。他有些无奈地答:“哎,我每次都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可她们好像都不信,觉得是我拒绝的说辞。我还说对象在北大,她们更不信了……”

“噗……”郭文韬忍俊不禁。

“还好后来我室友出来帮我,说‘对啊对啊这家伙每天都跟嫂子打电话呢你们放弃吧’,她们好像才真的相信。”

“什么嫂子不嫂子的……”郭文韬对这个词颇有些微词,脸颊热热的,觉得好像又被蒲熠星逗了,不满地轻轻推了他一下。

蒲熠星也不还手,只抓过来放到嘴边亲了亲才笑着说:“真好,终于可以面对面跟韬韬说晚安了。”

郭文韬的心脏紧了一下,那点小小的不愉快瞬间消失不见,手背被亲吻的地方有些发烫,脸上的热度更高了。他没抽回手,只是又往中间躺了一点,轻轻地回了声“嗯”。

蒲熠星取下眼镜,伸手把关掉唯一亮着的床头灯。两人在黑暗里又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蒲熠星没了声,郭文韬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

看来还是累到了,郭文韬在心里有些好笑地想。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能看清一些轮廓。郭文韬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凑上去偷偷地在他的唇角印上一吻。

真好,他们可以像这样待上一整周。

国庆节的计划其实也很简单。蒲熠星初中的时候和家人来过北京,所以一些所谓必去的景点倒是没必要再去。

本来他们还想和齐思钧聚一聚,但临走前几天郭文韬才跟他说齐思钧国庆要去加拿大。蒲熠星当时多少有些震惊,主要是惊讶于那两人的行动力,但后来一想,如果是郭文韬在别的国家,说不定他也是要飞过去找郭文韬的。

于是郭文韬只是简单地带着蒲熠星北大一日游,三餐都吃北大的食堂,逛了北大的图书馆,还参观了郭文韬的宿舍。他的舍友都回家了,现在只剩下郭文韬没走,两个人倒也是自在。

放假的校园人很少,有时候走在校园里僻静的地方甚至只有他两人,会感觉似乎整个学校都是他们的。秋风吹起未名湖阵阵涟漪,金灿灿的银杏叶随风飘动,落在地上像是金色的地毯,很是漂亮。虽然蒲熠星没有和郭文韬考到同一所大学,但这样一起走在校园里,也算是弥补了遗憾。

他们拍了不少合照,最后选了一张当做假期限定的手机壁纸,等回到学校再换回去。他们都是第一次把这样可以称作情侣照的照片当做屏保,看着总觉得自己傻气,但心里又甜滋滋的觉得开心。除开北大,他们也和其他考到北京的朋友小聚了一下,玩了些北京的密室和剧本杀,当然也一起去打卡北京新开的环球影城。

长假时期的游乐园比平时的人更多,两个人当初商量着,决定买快票,可以节省排队的时间,但饶是如此,他们还是排了小一个小时才终于轮到他们。

全息的VR体验当真刺激,他们坐在游乐的设施座椅上悬空挂着,就像是骑在魔法扫帚上,跟着哈利一起上天入地,在城堡间穿梭冲刺,在黑湖上飞驰,最后又回到赛场追逐金色飞贼。两个人坐完下来兴奋不已,立即产生要再玩一次的冲动,但也只能是想想,毕竟排队实在是太久。

郭文韬到包裹存放处取包,看了眼手机发出一声惊叹。他很少说脏话,但蒲熠星确实听到那句字正腔圆的“卧槽”。

他走上前去问“怎么了?”,郭文韬拿着手机,不可置信地转头看他:“他们结婚了,在加拿大。”

“卧槽!?”

这次轮到蒲熠星发出惊叹,郭文韬把手机递给他看,屏幕里赫然是加拿大的结婚证明,和他两个朋友的签名。

“这他妈也……难怪老齐要过去……”蒲熠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加拿大现在比他们还晚一天,基本上等于说齐思钧一到那边就办了这事儿。这个消息太爆炸,而且没有任何预兆,完全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临时决定还是商量依旧。

郭文韬一边回消息恭喜,一边点点头:“但其实也挺符合峻纬的行为的……肯定是一早就想好就是他了吧。”

蒲熠星点点头附和,和他一起往外走。存包处出来就是周边商店,两人心不在焉地四处看了看,似乎还震惊于好友突然结婚的消息,边逛边聊,才慢慢把这茬翻过去。

他们走出商店,郭文韬说:“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一下。”

最近的卫生间就在商店隔壁,蒲熠星便在商店门口的休息处等他。他看见郭文韬走进卫生间后,想了想,还是又回到商店里,等他再次出来又等了会儿,才等到郭文韬。

“人好多,男厕所都开始排队了。”郭文韬有些抱歉地说。

蒲熠星笑了笑:“没事。”

之后他们喝了黄油啤酒,一杯含酒精,一杯不含,两人交换着喝,在鼻子下留下白白的泡沫。郭文韬觉得不含酒精的要好喝一些,于是把蒲熠星手上不含酒精的那杯占为己有。

他们还买了校服和魔杖,蒲熠星之前测出来是狮院,于是便买的格兰芬多的斗篷和围巾,而郭文韬买的却是蓝色的拉文克劳。

“你测出来不是斯莱特林吗?怎么买鹰院的。”蒲熠星不解。

郭文韬一边穿斗篷一边说:“不管,刚刚分院帽说我是拉文克劳的我就是。”

不过,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拉文克劳,倒是和郭文韬也挺符合的。两人换好衣服在霍格莫德村里闲逛,有个商店的橱窗里摆放的是魁地奇球,被做成可动的,就像真的有魔法一样,鬼飞球挣扎着想从束缚里逃出来,而正中间放着的便是安安静静的金色飞贼。

蒲熠星看着橱窗,问郭文韬:“如果是你,你想打什么位置?”

“那我肯定要当找球手,决定胜负的关键。”郭文韬不假思索地回答,“你呢?”

蒲熠星想了想,说:“那我也是找球手。”

“为什么?”

“我们不是一个院的,赛场上遇见,你要是去追金色飞贼,我就追你。”他停顿一下,故意瞥一眼郭文韬,发现郭文韬果不其然盯着他,耳朵尖有些红,才继续道,“然后抢在你前头抓到飞贼。”

“……无聊!”郭文韬抬手就往他肩膀上锤。

两人打打闹闹的,时间过得很快。环球影城主园的游乐项目也不少,好在他们有快票,比较重点的项目都没错过。晚上是游行,城堡也有灯光秀,等所有活动结束,已临近九点。

虽然玩得有点累,但是却很满足。回到酒店后两人先后洗漱,疲惫少了大半。郭文韬从浴室出来,发现蒲熠星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有点紧张的样子。

蒲熠星先洗好,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手边还摆着刚刚用过的吹风机。

“怎么了?”郭文韬问。

蒲熠星回过神来:“啊,没什么,帮你吹头?”

“好啊。”

郭文韬很自然地答应下来,坐到床边。吹风机的呼呼声在耳边轰响,他背对着蒲熠星,看不见蒲熠星此刻的表情,但他的手指很温柔地拨散头发,头皮被触碰到的地方都有些细痒,让郭文韬觉得很舒服。

湿润的头发慢慢变干,吹风机的声音在某一刻戛然而止,然后郭文韬听到身后的蒲熠星说:“韬韬,我……有东西送你。”

郭文韬转头,这才看到蒲熠星欲言又止的表情。

“送我什么?”

“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但,就是想送给你。”

蒲熠星从裤兜里拿出个还没拆封的透明包装,上面还印着哈利波特的字样,竟然是今天在商店里买的东西。

是金色飞贼的造型,金色小球两边的翅膀相互聚拢形成一个圆环,正正好变成一枚戒指。

“阿蒲……”

蒲熠星拆开包装,把戒指拿出来,手都有些抖。

“我,就是听到他们结婚,我突然觉得……觉得我们也可以。”他语速有些快地说,“我想,这辈子就是想和你在一起,然后就看到这枚戒指……没忍住就买了。”

他补充道:“以后,以后还可以补个更正式的。”

郭文韬楞在原地好一会儿,好像被蒲熠星的操作看傻了,而后突然扶着额头笑起来。蒲熠星有些慌,看着郭文韬起身去翻今天背的包,竟然从里面掏出个一模一样的包装来。

“我去上厕所后出来买的。我还怕撞见你,从商店另一个门进去的。”郭文韬解释道。

他走回床边,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递到蒲熠星的跟前。

一枚同款的金色飞贼戒指。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郭文韬说。

一瞬间巨大的喜悦和安心涌进蒲熠星的心里,他笑起来,拉过郭文韬的手。

“那就是答应了是不?”

郭文韬笑着,看着蒲熠星把戒指的小翅膀调节成适合的尺寸,缓缓套进自己的手指。

他同样拉起蒲熠星的手,把戒指戴在蒲熠星的手上。

两个人抬头对视,郭文韬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终于说:“是。”

他搂上去,切切实实地吻上那双想念已久的唇。

这是两人一个月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吻。

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忍到现在的,见面后好像时机总是不合适。实际上他们的接吻经验也并不多,顶多也只学会了如何在交换呼吸时不磕碰到彼此的牙齿。舌尖相触的瞬间,过电般的酥麻感传遍两人全身。郭文韬顺势把蒲熠星推到在床上,伏在他身上把吻加深。

印象中似乎还没有这么深吻过,舌尖难分难舍地纠缠,想要把对方卷到自己嘴里,又吮吻彼此的唇肉。蒲熠星最爱亲郭文韬的唇珠,薄薄的唇上最有肉的地方,他伸出舌头轻轻舔弄,便又被郭文韬缠上。

他们也从来没有亲这么久过,下身也紧紧贴在一起,反应明显。长久的深吻后两人终于分开,蒲熠星稍稍坐起来,用手肘撑住床铺。

“韬韬好主动啊。”他一手还护在郭文韬的腰上,轻笑着又啄了一下那双薄唇,“该知道就早点亲你了。”

郭文韬坐在他的大腿上,还是搂着他,没说话,像是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别开视线回道:“其实……早就亲过了。”

“啊?”

“……你第一天睡着的时候我有偷偷亲过……”虽然只是唇角。

“韬韬……”蒲熠星没想到,几年前曾妄想过的事情竟然会在今天实现,而郭文韬还如此难得地坦诚,惊喜得都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好。而接下来郭文韬说的,更是让他没想到。

郭文韬说:“那什么……其实,其实我每天洗澡时……都有做准备的……”

他没有说什么准备,但在这种事态下,两人胯间鼓起的小包相互抵着,还能是什么准备。蒲熠星一下子清醒得不行,搂着郭文韬一个翻身就将他压在身下。

“真的……可以吗?”

郭文韬皱眉,我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忸怩个什么劲儿啊。

“别说你不想,难道你就真的只是来见我的?”

说到底他们也还是刚刚成年的大男孩,对于恋人间最亲密的事情,那不可能没有肖想过。何况他们也亲密过几次,只不过都没有到最后那步,可远距离恋爱时终于能在某天相见,难道真的不做些什么吗?

不过是心照不宣而已,郭文韬会偷偷地清理好自己,而蒲熠星自然也是备好需要的东西放在行李箱,只是还从没有拿出来过。

他们都是在等一个时机罢了。

而现在这个时机到了。

半瓶润滑倒在郭文韬的下身,冰冰凉凉的触感让郭文韬轻轻“嘶”了一声。他的阴茎直挺挺地翘着,黏腻的润滑从龟头沿着柱身往下流,流过会阴,又流到穴口,还渗进去少许,淌过的地方润得水光闪闪。

蒲熠星重新俯下身亲吻郭文韬,一边开始帮郭文韬手淫。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但蒲熠星的手指揉捏着他敏感的肉茎,往他喜欢的地方搔弄,快感从小腹一窜而上,意识逐渐放松下来,搂着蒲熠星的脖子轻哼,手指有意无意地磨蹭后颈短短的头发,磨得指尖和心里都酥酥痒痒。

已经做到这份儿上了,再没退路可言。郭文韬心一横,抬起一双长腿缠住蒲熠星的腰。

“来、来吧……”

蒲熠星亲亲他紧闭的眼,撕开安全套,里面的润滑不小心流出来滴到床上。他帮郭文韬戴上,手指圈住龟头然后贴着往下撸,套子便被硬邦邦的肉茎撑起来,舒服得郭文韬大脑一阵发麻。那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根部划到会阴,残留在手指上的润滑也顺着流下来,指背在轻轻摩挲,又引得郭文韬一阵颤抖。

然后他感受到蒲熠星的手指终于来到最难启齿的地方,指尖在四周揉按,把剩余的润滑全部抹在周围。他的动作有力而缓慢,郭文韬觉得有些痒,也有些害怕,未知的感受让他搂紧蒲熠星。他听到蒲熠星在耳边轻声安抚道“韬韬,放松些”,伴随着耳畔的吻,他才慢慢地稍稍放松力气。

大概揉抚快十分钟,穴口终于变得柔软了些。郭文韬点头表示可以继续,第一根手指便插入进来,却还是没忍住轻哼一声。

“疼吗?”

郭文韬摇头:“不疼……就、有点怪……”

蒲熠星安抚地又亲亲他,另一手继续帮他揉弄阴茎,让郭文韬保持兴奋的状态才更好下一步。从未开垦过的穴道尤为紧致,软肉把手指紧密地包裹住,不留缝隙。

那根手指只在单纯而艰难地进出,好让郭文韬习惯,渐渐的,有种奇妙的满足感漫上郭文韬的心头。

这是蒲熠星啊,郭文韬晕乎乎地想,是蒲熠星在他的身体里,是他即将可以占有蒲熠星啊。

这是他想了多少年的事情啊。

郭文韬有些兴奋,脸颊也染上一层潮红,肉穴也不由自主地随着蒲熠星的进出收缩起来。肠液开始分泌,混合着手指上还残留的润滑,进出变得顺畅起来。郭文韬开始无意识的轻哼,蒲熠星便尝试着加入第二根手指。

比刚才要疼一些,但是有更多的满足。两根手指旋转着角度,在肉穴里揉按挤压,柔软的肠肉便让出点点位置,让手指能进得更深,更有水液在进出中被挤压出来。蒲熠星其实硬得都有点疼,但还是耐着性子寻找着。他的双指在某处轻轻一勾,终于触到那敏感的地方,惹得郭文韬惊唤一声。

郭文韬睁开眼,轻喘着看着蒲熠星。

“看来是这里了。”

蒲熠星笑着凑上去和他接吻,含住郭文韬乖巧的舌头吮吸。两根手指开始着重轻碾那个地方,都不需要再爱抚郭文韬的阴茎,挺翘的肉棒便会随着蒲熠星的动作兀自地抖动。

“啊……阿蒲、啊……慢……呜嗯、啊……”

强烈的快感不停袭击上来,郭文韬把脑袋藏在蒲熠星的颈弯里,都快要攀不住他。从未体验过的新鲜刺激占据他所有的感官,阴茎被手指奸得直抖,滴出透明的腺液。他只能感受到蒲熠星的手指在不断让自己往愉悦的顶峰攀升,甚至都没发现什么时候,蒲熠星的手指已经变成三根。

穴道在三根手指的开拓下越来越柔软,像有自主意识一般包裹住蒲熠星的手指不断吸纳。他进得更深了些,退出的时候甚至感到软肉似乎在挽留着自己,渴求着更多。他再也忍不得,退出手指,伏在郭文韬耳边。

“韬韬……准备好了吗?”

“……嗯、……”

蒲熠星又拆开一个安全套,迅速地给自己戴上,把剩下半瓶的润滑全部倒在穴口上。突然的凉爽刺激得那处更显暖热,郭文韬现在整个臀部都湿漉漉的,闪着水光,润滑顺着腿根浸到床单上,一片淫靡。他双手抚上去,湿黏的感觉陷进指缝间,他压着郭文韬的腿根将他的大腿完全打开,抬高他的臀部,又拿过一个方枕垫在郭文韬的后腰,然后将自己置于他的双腿之间。

龟头兴奋地抵上柔穴,蒲熠星难耐地低声道:“韬韬……我进去了。”

“啊、……嗯、!”

疼痛感瞬间袭来,完全不是手指能比拟的程度,肉棍粗壮而炙热。郭文韬感觉自己像是被巨大的烙铁劈开下身,烫得他浑身发热。他紧紧拽住蒲熠星的小臂,捏出红红的印子,感受到龟头稍尖的地方辟入进来,可更粗蛮的部分还卡在外头。

他已经疼得软了大半,蒲熠星卡在这里也被箍得难受,便腾出一只手来继续帮郭文韬手淫。郭文韬还是抓着他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便只好拽着身下的床单揪成一团,在蒲熠星的抚慰下慢慢放松。蒲熠星一面撸,一面缓缓地继续往里挺进,挺得很慢,却能真实地看到那口穴是如何吞下他的。

肉穴已经被阴茎撑到最开,圆圆的连皱褶都被撑平,泛着水光更显得殷红诱人,一点一点吞纳着硬热的肉棒。动作缓慢温柔,可过程也变得漫长,阴茎粗硕的形状更加鲜明,鲜明到让郭文韬觉得似乎都能脑补出蒲熠星的形状。

疼,太疼了。

可这是蒲熠星,所以疼也没关系。

终于吃进最粗的部分,郭文韬缓了好一阵,也许是适应了,疼痛感才慢慢褪去,只剩下满满的胀感,满满的被蒲熠星填满的充实感。蒲熠星也不再深入,他已经进入大半,郭文韬的里面那么润,那么暖,软肉那么热情裹着他,拥着他,好生舒服。

他们维持了一会儿这样的姿势,郭文韬终于在蒲熠星的揉弄下又硬起来,蒲熠星才开始慢慢挺动。

“嗯、……啊……哼啊……”

“韬韬……好舒服……夹好紧……”蒲熠星喘息道,在深处浅浅律动,便引来郭文韬更多的呻吟。

“啊、……阿、阿蒲……嗯、呜!……”

两个没什么经验的处男只能凭着本能相互交合,蒲熠星猛地一下把整根都埋进去,竟是让郭文韬把肉棒吃了个完完整整。

蒲熠星俯下身亲他,啧啧声不断,唾液拉成丝挂在唇边。他稍稍往前抬身,把郭文韬的下身也抬起来,双腿大开的姿势使得郭文韬也正正好可以看见自己的肉洞正含着那根肉棒吮吸。

“韬韬你看,全吃进去了。”

肉棒的底端紧紧贴着自己的后穴,毛发都蹭到臀部,退出时便可看见那根猩红而狰狞肉棍,在进出间拉扯着软肉,溢出的汁水把两人相连的地方沾染得湿泞不堪,茎柱上虬结怒胀的筋脉似乎都在跳动,在自己大开的腿间磨着他的嫩肉,看得郭文韬整张脸都烧得通红。

视觉的刺激使快感加倍,疼痛都变成愉悦一般,不如说越疼才越能感受到蒲熠星在他身体里,让郭文韬好满足。

蒲熠星挺动着,到底是不敢太粗鲁,一直保持着郭文韬能承受的力度。他回忆着刚才找到的地方,慢慢地碾磨,便听到郭文韬隐忍的声音逐渐变味。

“啊、呜嗯……哈……嗯、那儿……啊、”

郭文韬根本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但显然是被碰到舒服的地方,呻吟变得娇软起来。蒲熠星很有成就感,手上也帮郭文韬揉得更厉害。他一下一下直往那处戳,还稍稍加重力道,只感到手中的阴茎也开始颤抖。

“阿蒲、快……要到了……嗯、哈……嗯!”

他奋力向前一撸,从底部直至顶部,指腹摩擦过敏感的肉头,搔刮着小眼,肉棒也配合着往那处一顶,郭文韬便在他手中释放出来,悉数拍打在安全套的内壁上。

见郭文韬射出来,蒲熠星也退出来。他们之前担心失败,把一整瓶润滑都用上去,现在也都快干了,自然是不能再硬做下去,反正只要他的韬韬舒服了,那就不亏。

郭文韬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却发现蒲熠星还硬着,有些不好意思。蒲熠星笑笑,让郭文韬翻了个身,自己也覆上,在他耳边说:“那韬韬用腿帮我吧。”

说着,他箍住郭文韬的双腿,把依旧硬热的阴茎插到腿缝之间。郭文韬下意识地夹紧,只觉得插进来的东西又硬又烫,贴着他软下来的阴茎,一阵刺激。

他们之前这么做过一次,可郭文韬才经历第一次后庭的性爱高潮,肉穴似乎还能感受到蒲熠星的存在,正兀自开合。可明明刚刚还在穴内在驰骋过的硬物现在又在腿间开拓,有种莫名的兴奋感,感觉自己好像两个地方都在被蒲熠星侵犯着。

肉棒还带着套,残存的润液磨着腿根,减少了摩擦的痛感。肉头一遍又一遍地顶上自己的囊袋,把阴茎也戳得跟着一弹一弹,快感又冲上脑门。

“韬韬,夹紧。”

蒲熠星伏在他背上,结实的肱二头肌贴在两侧把他紧紧箍在怀里,腿间的摩擦感太过强烈,不知不觉间屁股也越翘越高,只想获得更多的快乐,想让蒲熠星快乐。

蒲熠星再忍耐不住,在一次退出的时候把套子拔掉,原本滴在套子里的前液也撒出来。他再次插入腿间,真实而没有阻碍地肉磨着肉,腿根把肉茎夹得舒爽,磨着龟头伞状的凸起带来一波接一波的极致快感。

无数次进出把腿肉都磨红,郭文韬把连埋在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呻吟,屁股被撞得啪啪作响。那灼热的阴茎再次深插进来,不由自主地抖动着,一股白液从顶端的孔眼喷涌而出,溅满他的小腹。

他依旧紧紧夹着,等蒲熠星全部射完才泄了力气。蒲熠星也趴到他身上,抱着他在他后颈印上一吻。

两只手交握在一起,金色的戒指在闪闪发光。

美满的假期,美满的一晚。

还有身边,最美好的那个人。

– 尾声 –

长假过后,学校开始正常上课。

小情侣间依旧保持着晚上通话的习惯,只是多了些黏腻感。

在假期的后几天,两个人基本上没再怎么出去玩,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赖在床上。倒不一定会做,但就是想多亲昵亲昵,享受呆在一起的时光。

蒲熠星终究是没舍得把手机壁纸换掉,还是他和郭文韬的合照,光明正大。那枚戒指也一直戴在手上,毫不遮掩,彰显身份,想来表白的人也终于是信了他有个对象,渐渐的便没人再来打扰他,甚至校园里都开始流传校草年纪轻轻竟然都订婚了。

而本不爱戴首饰的郭文韬则是用项链把戒指穿起来,戴在衣服下面,被体温捂得暖暖的。被室友发现的时候,室友们打趣是不是女朋友送的,郭文韬大大方方承认,是订婚了。

后来蒲熠星问他,为什么想戴在脖子上,郭文韬回答:

因为这里离心脏最近啊。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