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白雪公主·番外

从城堡的西面往森林里走五百米左右,有一处墓碑,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

墓地四周没有杂草,但树林茂密,郁郁葱葱,树冠遮天。白天的时候,阳光只能透下斑斑光影,恰恰好映在墓的半边,而另一半从日出到日落都永远躲在阴影处。

由于以前蒲熠星不允许他离开城堡太远,郭文韬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而后来蒲熠星第一次带他来时,郭文韬一眼就明白,那两个名字,一个属于蒲熠星的生母,而另一个,则是当初给予蒲熠星初拥的吸血鬼。

这是一座衣冠冢,郭文韬知道,因为几百年前的那场火刑,烧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蒲熠星告诉他这些事情的时候,说得轻描淡写,仿佛与“白雪公主”一样,是他编出来的故事,可郭文韬明白,过去两百多年,蒲熠星依旧记得那么清楚,又怎么能说是不在乎。

自从立场转变后,郭文韬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发生变化。曾经的他只想过吸血鬼害人,却总是忽略吸血鬼也曾经是人,也曾有过家人,经历过各自的不幸后成为吸血鬼,而得到的永生又到底是馈赠还是另一种诅咒。

蒲熠星说,他寂寞太久太久了,郭文韬想,原来吸血鬼也会孤独。

墓碑上蒙着一层依稀的月光,安静又苍凉。

又是一个苍凉的夜晚,蒲熠星外出归来,身上沾着些新鲜的血渍。

郭文韬对这样的蒲熠星不再有畏惧感,说到底这也不过是弱肉强食。人类狩猎比他们弱小的动物,而吸血鬼所做的事情与此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在自己还是吸血鬼猎人时也同样如此,强者生存罢了。

他虽然在心理上想通这点,但毕竟才刚变成吸血鬼不久,对于直接在活人身上进食还是有所不适。蒲熠星露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表示理解,称慢慢习惯就好。

吸血鬼也有偏食和癖好,有些中意特定的性别,有些在乎年龄,有些还会有吸食部位的喜好,而蒲熠星则喜欢活人。郭文韬身体里流着蒲熠星的血,自然“遗传”了这样的口味偏好,加上郭文韬自从吸血以来都是直接吸食的活物,他更是对死体无法下手,只能暂时还是通过动物果腹。

偶尔蒲熠星会带回一些人还活着时榨取的热血,让郭文韬品尝品尝,并说从活体里直接吸食会更美味。郭文韬会听话地将琉璃瓶里的红色液体倒入甜酒杯,小抿一口,承认确实和动物的血味道很不一样,慢慢地便开始期待蒲熠星能带着活人的鲜血回来。

照顾和教导新生的吸血鬼是给予初拥者的职责,郭文韬还有很多能力要学习,但蒲熠星也不急,这只是时间问题,而他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郭文韬像往常一样来到门前迎接蒲熠星,接过对方手上的琉璃瓶,却只是放在一边没有饮用。蒲熠星有些意外地挑挑眉:“怎么,今天不想喝?”

“嗯。”郭文韬淡淡地用鼻音答道,不愿再多开口,拉着蒲熠星去到大厅。

比起进食,这才是另一个更加困扰郭文韬的问题。

长期稳定地吸食过蒲熠星的血液,以及最后那段时间的强行戒断加重了郭文韬对血液的渴望。更准确一点,是对蒲熠星的血液的渴望。即使他现在能接受其他血液,却还是很迷恋蒲熠星的血液的味道。

但吸血鬼之间无法吸血,不仅不能维持生存,甚至对自身有害,郭文韬再也无法尝到蒲熠星的血,这使他对蒲熠星的味道有了另一种执念。

反正都是体液,都是蒲熠星的味道,虽不如血液那么直接,但总归聊胜于无。

郭文韬把蒲熠星推倒进他们以前常用的那张长沙发,骑上他的腰,却没有像曾经那样咬住他的手腕,而是俯下身去亲上那还带着血腥味的鲜红双唇。

昏暗空旷的大厅里,只有壁炉里的火焰正旁若无人地燃烧,在沙发前映出这一块小小的光亮。

对于吸血鬼来说,这丝毫没有影响,即使在黑暗的环境中,对方的模样都清清楚楚地映在眼里。瞳眸里的火光闪烁,血红的双唇紧紧相贴相依,舌肉缠绕着难分难舍,不断泌出的津液又被尽数卷入对方的口中。

他们还并不擅长接吻,只是单纯又笨拙地想把属于对方的液体吞入下肚,至少郭文韬是这么想的。他们不需要呼吸,这在亲吻中倒是省下不少精力,熟悉的味道刺激着郭文韬尚存的味觉,勾起他更多的欲望。舌尖探入得更深,卷住对面抵死缠绵的不经意间,柔嫩的舌肉剐蹭到蒲熠星的尖牙,顿时冒出一滴血珠。

那根本称不上是痛,郭文韬咂咂嘴,品味残留在味蕾上的味道,和那一丝血腥味。他们不是第一次在接吻时割破嘴,有时割破自己,有时咬破对方。郭文韬还曾问过“这算不算是喝了吸血鬼的血?”,而蒲熠星笑着回答:不算,这忽略不计的血量不影响。

这样的回答让郭文韬不再有顾忌。伤口很快愈合,郭文韬再度亲吻上去,重新品尝起他眷恋的味道。他的手也开始慢慢顺着蒲熠星的身体往下滑,当滑到裆部,便揉搓起来。

最初的时候蒲熠星还很不理解郭文韬的需求。身为一只200多岁的吸血鬼,他根本不需要这种人类才会有的“低级欲望”,而吸血亦能带来类似的快感,他完全忘记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郭文韬不太一样,他才刚刚变为吸血鬼,对于人类的一些本能还并没有彻底忘却。在同师父四处游历时,他上过船下过海,在全是男人的地方待过很长的时间,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在他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看着蒲熠星不解的眼神,像是终于找到这个吸血鬼的短板,郭文韬由衷地笑起来打趣道:“怎么?还是处男,不会?”

面对郭文韬的质问,蒲熠星着实无法回答,因为他连自己到底是不是处男都已经忘了。郭文韬勾起的嘴角保持着迷人的弧度,说完一句“那就当你是了”,便开始努力让蒲熠星回忆起来那种滋味。

然而吸血鬼到底是没有心跳,血液几乎不流动,想让那个地方充血实在是很难。不过倒也不是完全不行,几次经验后郭文韬摸索出一套手法,能让蒲熠星重新感受人类的七情六欲。

他的手钻进裤腰,将吸血鬼的性器解放出来,已体会过几次的蒲熠星多少开始产生一些条件反射。吸血鬼优化过的身体自然各处都是完美的,那性器在郭文韬的手中微微半勃,冒出漂亮的头来,颜色渐红。

郭文韬解开自己的裤子,让两根透红的肉茎相互摩擦。他们尺寸相当,形状也甚是优良,挺出香蕉一般的弧度往上翘。圆润的龟头肉贴肉,被郭文韬修长白皙的手指来回呷弄挑逗,茎脉逐渐凸起跳动,越发猩红。

顶端跟着泌出些清液来,沾染上郭文韬的手指,使揉捏也更加顺滑起来。郭文韬用大手同时包裹住两根微微发热的肉棍蹭动,指腹轻划过敏感的皮肉,过电般的阵阵酥麻从紧贴的部位迅速扩散至全身,头皮都爽得发麻。

到了这个时候,便只差最后一个步骤。

他的嘴唇贴着皮肤缓缓游移到蒲熠星的耳畔,郭文韬悄然开口。

“爸爸。”

有段时间蒲熠星总是爱提,在某种意义上,他应该算是郭文韬的吸血鬼父亲。就像他也称给予他永生的吸血鬼为母亲一样,他调侃地让郭文韬叫他爸爸。

郭文韬其实不记得自己的年龄,更别说生日。师父在街上捡到他时,觉得他看起来像是十岁左右的孩子,就把他当做十岁。实际上当时营养不良的他可能要更为年长一些,如今也应是接近30岁,而蒲熠星成为吸血鬼的时候还不到20岁。诚然,蒲熠星确实比他年长,甚至年长200多岁,但要他称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年轻十岁的男人爸爸,他实属喊不出口。

每次他都会露出尴尬又嫌弃的表情,可蒲熠星好像很喜欢看他这副模样,便老爱这样开玩笑。他也不是一定要听他说出口,只是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好玩,便喜欢这么做。

所以他完全没想过郭文韬会在这种时候喊他“爸爸”。

那一声轻飘飘的“爸爸”钻入他的耳膜,又酥又软,游走遍他全身的神经,振奋起他所有遗忘掉的感官。官能的觉醒让遗失已久的快感回归,冰凉的肉体重新体会到灼热的沸腾感,却并没有任何疼痛。

蒲熠星没想过这称呼竟有如此大的威力,总会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完全勃起,肉棒硬得流出汁水,让郭文韬欢心不已。他舔舔他的耳垂,勾起嘴角贴在他耳边说“谢谢爸爸”,又引起蒲熠星一阵轻颤,喉咙压抑地发出一声低吟。

郭文韬移身向下,手中握着已完全挺立的肉茎,看着粉嫩的孔眼吐露出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液。他眼睛弯弯,再也忍不住地,张嘴含入口中。

灵巧的舌肉快速地将流出的汁水都卷入口中,流到肉柱上的也都被舔舐干净。凸起的经络把舌肉也压出小小的凹陷,蒲熠星的味道充斥满口腔。终于尝到念想已久的体液让郭文韬兴奋不已,即使把肉茎上的清液都舔完也还是不满足似的,又包裹住顶端吮吸起来。

生怕伤到蒲熠星,他小心地用自己的嘴唇包裹住尖牙,然后才一边吸一边吞吐起来。因为不是很熟练,他吃不了太深,但粗壮的肉棒已然能将他的口腔全部侵占,龟头一次次顶到上颚,整个嘴巴都鼓鼓的。

他努力地用舌尖绕着肉茎打转舔吸,连冠沟的凹陷都细密地品尝过,只为将更多的汁液吸榨出来。他吸得用力,尖牙经常刺破上唇的口腔内黏膜,冒出细细的血丝,却又正正好和蒲熠星再度被吸出来的汁液相互融合。

丝微的疼痛算不了什么,伤口会迅速愈合,而血的腥味更加刺激着郭文韬。透明的水液有了血液的口感,还带着蒲熠星的味道,让郭文韬满足又过瘾。

血液久违地在身体里流动,全都往下身聚集,蒲熠星倚在扶手上,看着郭文韬在自己胯间奋力吮吸,爱不释手地又含又舔,一边揉搓,完全胀红的性器被玩弄得水光十足,在火光的照耀下无比诱人。

征服感与情欲结合的快感让他为之着迷,他抚上郭文韬乌黑柔顺的发丝轻轻拨弄,就像以前郭文韬吸血时那样。

“你还真是会吸。”

他真的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而只有郭文韬能让他重新体会人类的感受,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重生。他本对此毫无眷恋,但郭文韬带给他的体验却让他无法自拔地痴迷。

郭文韬仍然在吞吮着,听到蒲熠星的话好似不满地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蒲熠星的手指像原来一样在他的后颈轻柔地抚弄,安心又舒适。

他继续吞咽着吸出来的汁水,舌尖搔刮过孔眼,用力一吸,那性器便颤抖着,泄出一股股透明的湿液。郭文韬不仅没有躲,反而迎上去细密地包裹住,让喷涌而出的精水浇灌自己的口腔,而后大口大口地咽下,甚是爽快满足。

吸血鬼并不需要靠性繁殖,精囊里不再有精子,射出的精液只是单纯的体液。郭文韬坐起身来啧啧嘴,居高临下地看着蒲熠星,手指抹抹残留在唇边的液体,伸出舌尖舔了舔又吮了吮指尖,回味着蒲熠星的味道。

他们不常做,只在郭文韬有瘾的时候偶尔为之,是以那射过一次的性器还在傲然挺立着,刚刚满足了口腹之欲的郭文韬眼睛又亮了亮,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他也硬得发疼,欲望亟待释放,身心的满足似乎还远远不够。他握住那根能给予他渴望的阴茎,对准位置稳稳当当地骑了上去。

吸血鬼无需像人类那样进食,自然无需排泄,也不需要任何准备,身体机能随时都是最顶级的完美状态。

柔软的肉穴轻松地舒张开来,毫无压力地吞食下巨硕的性器,没有任何痛感,只有满满的充实感带来无尽的快感。

吸血鬼全身的感官都很敏锐,更不用说这样本就敏感的部位。郭文韬能感受到阴茎撑着自己的内壁在勃勃跳动,蒲熠星也能感受到穴道紧致的嫩肉在贴着自己蠕动。

血液在身体里翻腾,连面上都泛起一丝血色,在他们苍白的脸上显出一点淡粉,使得原本就俊美的脸庞更显诱人。他们都还穿着精致的衣服,只有相连的地方袒露着,郭文韬撑在蒲熠星胸上,上下前后地扭动着,阴茎在他的后穴里时显时没。

往上的时候同时往前,吞坐下去的时候亦往后,蒲熠星的肉棒便能在他体内变换着角度顶弄。每每那浑硕的肉头戳上娇嫩的肉壁,总引起他的一阵痉挛,爽得他浑身震颤,大脑失神。

蒲熠星已经学会该如何插弄,配合着他挺动。尽管他们的肌肤冰凉,但体内终归是温暖而湿黏的,层层堆叠的软肉从深到浅地紧紧缠绕吸吮着他的阴茎,泌出的汁液和肠穴的润液融合在一起,弄得里外都湿濡不堪,水声不断。

他揉捏上郭文韬雪白的臀肉,娇嫩的臀肉上凹出几道指痕,往两边掰的时候臀缝尽现,只有被贯穿的肉洞口透着一点点嫩红,润着水液,大快朵颐地吞吃着粗长的肉棒。

欲求不满似的,郭文韬俯下身去索吻,想要品尝蒲熠星的津液。硬挺的性器随之贴上吸血鬼紧实的腹肌,在腹部间挤压刮蹭的爽意带来新的一阵快感,浑身酥麻,穴肉也不忘主动地收缩蠕动,仿佛知道该如何吮吸才能给彼此带来最大的快乐。

甘液从对方的口中渡过来,郭文韬闭着眼快意地吮吻,蒲熠星亲了又亲,好不容易才拉开点距离,调笑道:“韬韬真厉害啊,哪张嘴都这么会吸。”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郭文韬舒服得失去理智,他没有理会这捉弄的话语,而是又亲上蒲熠星的耳朵,喃喃道:“爸爸……嗯、爸爸……”

过于背德的称呼激得蒲熠星差一点没把持住,再也忍不得,猛地翻身将他们俩都翻到在地。软软的地毯还带着点火的温度,摔在上边并不疼,蒲熠星匍匐在郭文韬的身上,深深地插在他的体内。

他迫不及待地在郭文韬身体里驰骋开来,凶狠的肉棍不留情地刮擦着嫩壁,撞得又重又狠,啪啪声空旷的大厅内回荡,汁水淋漓,淋在昂贵的地毯上一滴又一滴,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深色。

鲜红的双唇再度相触,不管不顾地相互碾磨,尖锐的利牙刺入唇肉,猩红的血液从各自的嘴角缓缓流下,他们却毫不在意,想要把对方都吃掉一般啃吻着撕咬着。

郭文韬仰起头,不自觉地弓起身,交合中裤子已退到小腿,整个下身暴露在空气中。他抬起长腿,踢掉挂在脚踝的裤子缠上蒲熠星的腰,仿佛想要将屁股牢牢地固定在蒲熠星的胯上。

“啊、……好舒服……嗯……”

肉穴被操得舒爽,连连紧缩,把阴茎夹得更紧,吸得更牢。他呢喃着,恨不能立即将蒲熠星榨干,把蒲熠星所有的体液全都吸收进身体里才罢休。

啪啪声,水声还有呻吟声,原本寂静的大厅此刻充满各种淫靡的声音,郭文韬攀上蒲熠星的肩背,在他耳边诱惑。

“爸爸……给我……”

肉棒辟开堆叠的软肉突刺进深处,整根没入软穴被簇拥着,吸附着。快感麻痹大脑,蒲熠星也不由得哼出声来,低沉又野性。

“嗯……哼、”

汩汩清流喷涌而出,浇打上淫肉留下气味与痕迹。被冲刷的快感刺激得郭文韬也忍不住射出清透的水液,全都喷在尚且穿在上身的衣物上,晕出一片湿润。

似乎是不想让身体里的东西这么快漏出来,郭文韬仍然用双腿环住蒲熠星的腰不愿他离开,好让肉茎保持深深地插在穴里,堵住射满肚子精水。

要是都吸收了多好。

终于饱足的快感充斥全身,郭文韬神志不清地想。

壁炉里的火焰还剩下最后一点,安静地燃烧着。

他们躺回宽大的沙发,享受餍足后的慵懒,激情下咬破的伤口都已愈合,只留下淡淡的彼此的味道尚未散去。

郭文韬还从没和谁如此亲近过,即使是师父他也没有这般依恋过。

到底是血缘的纽带吗,郭文韬拿不准。

所谓的家人。

郭文韬有些恍然,家人这个词对他来说很陌生,除了师傅他从没有过家人,而几年前师父病逝后,他则又变回独身一人。

蒲熠星也曾经有过家人,只是现在只留下他一个。

他趴在蒲熠星的身上,忽然抬起头来看他。蒲熠星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后脑,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说。

是读心术还是吸血鬼间的血液羁绊呢,蒲熠星看了他一会儿,说:“韬韬,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郭文韬没有回答他,只把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看向窗外深蓝的夜晚。

良久,他缓缓点头。

白雪公主的城堡终迎来新的主人。

长夜依旧漫漫,却再不孤单。

Fin

【蒲郭】白雪公主·番外》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