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云图 · 归途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层,阳光穿过稀薄的大气层直射到黄沙大地上。周围没有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生物,只偶尔有风吹过,扬起颗颗砂砾。

韬智能从崖洞里出来,伸伸懒腰,往停在洞口的重型机车上踢了两脚,沙粒稀稀沙沙地从排气管上抖落。

他长腿一跨骑上机车,将随身的小型智能电脑从手臂上的兜里掏出来,又把电脑芯片取出来,抠开机车后背上的插口槽,然后将芯片插入进去。

一串电子杂音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早上好,韬韬。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当然很好了。今天想去哪儿?”

“赛恩斯城。”

“好的,那坐稳了韬韬,抓紧我。”

韬智能戴好护目镜,围上三角巾护住口鼻,握住车把手转了几下,油门猛地往下一踩,只在原地掀卷起阵阵黄沙,毫不留恋般地绝尘而去。

赛恩斯城是这片戈壁上唯一的中心城。中心城全部由智能机器人建设管理,每座中心城的数据都是共享的。

自从六十多年前与人类那场大战后,地球的环境恶化加剧,而战败后的人类数量更是减少到只有数十万,而智能机器人远远多于这个数量,如今反而成为地球上的所谓主角,在适合的地方建立起一座座中心城,除开满足最基本的居住需求外,更重要但是他们希望能恢复地球的生态。

这说来也是讽刺,他们认为是人类破坏了地球,而他们心中地球原本的样子,又恰恰是人类记录保存下来的。

智能机器人视人类为敌人,这当然也是相互的,一旦碰面必然发生交火,所有的中心城绝对禁止人类进入,面对这样高精尖的科技发达城市,也不会有人类愿意送命上门。

赛恩斯城占地四百多平方公里,城内高楼耸立,每段高度都临空修建着错综复杂的透明道路。虚拟屏悬浮在各处,正显示着各区的信息,实时更新。市中心还有一座喷泉,提供荒漠中唯一的水源,也仅有此处才种植着一些绿植,整座银灰色的城像海市蜃楼一般伫立在沙漠中,显得格格不入。

经过两个飞碟形状的智能机器人的全身扫描,韬智能通过验证,跨入那道蓝色的屏障门。

城内的机器人并不局限在“人”,有在空中飞的,也有地下跑的,唯一的共同之处便是他们都是拥有自主意识的智能机器。

在蒲科学转化为星AI后,他黑进他公司的系统,给韬智能编写了完整的资料档案,帮他获得了合法身份,天衣无缝。也是因为有了这个身份,在战争结束后作为机器人的韬智能才能顺利使用中心城的各种设施设备。

那次大战也是由于智能机器们的集体觉醒,关于这一点,韬智能和蒲科学,或者说星AI都是曾预想到过,只是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样的局面。战争爆发时,星AI已经作为智能存在了近百年,他很难再站在人类的角度去看待这场战争。发生过的已经发生,没有办法改变,便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因为没有任何人知道蒲科学的事情,都认为他早已死亡,也自然没有人知道星AI原来竟是人类,只当他是韬智能的个人AI助理,便同韬智能一起顺利进入赛恩斯城。

但这也正是韬智能一直挂念在心上的事情。

韬智能没有先回自己在赛恩斯城暂居的地方,而是来到数据中心,把刚刚完成的任务提交给在这里工作的机器人。

“已确认收到从中心城·绿洲发送的三十类植物种子,执行者——韬智能,获得信任绩点2000,请查收。”

韬智能查看了系统界面的数字,确认信任绩点已经到账,点点头才转身离开。

中心城之间距离颇远,虽然数据互通,但路途遥远,野外也并没有系统网络的覆盖,物资的转送很有可能在路上发生各种意外,不得不使用到人力,特别是像植物种子这样珍贵的东西。

这只是韬智能的工作内容之一,他一般什么任务都接,只要有工作,有付出,在中心城都可以免费使用城里的各种资源,包括住房。不过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每次任务完成后能获得的信任绩点。

他走出大厅,戴上护目镜,跨上停在一边的机车,机车瞬间发动起来,发动机呜呜作响。

星AI问:“回家吗韬韬。”

“嗯,先回家。”

【信任绩点:1,023,400】

距离目标还有三分之二以上。

韬智能躺在床上,盯着这个数字发呆。

“无论你点开看多少次,它都不会变的,韬韬。”

房间里传来熟悉的声音,韬智能已经很习惯这带着电子音的腔调。他叹了口气,终于关闭了窗口。

“我知道,我只是在想,到底还有多久才能达到目标。”

星AI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知道,有个任务是可以直接破格申请的。”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做那个任务的。”韬智能立即驳回道。

像是在斟酌什么,隔了良久,星AI才重新开口:“韬韬,你不用顾忌我的想法的。”

“不,不是的……”韬智能下意识地反驳道,“我只是,我就是,没办法杀掉人类,我不想杀人类……”

杀掉人类,只要一个,就可以获得破格申请的资格。智能机器人们之所以能够免费使用各种资源,正是因为机器人们都严格控制自己的数量,已确保资源不会短缺。而想要创造一个新的机器人,要么就是信任绩点达到指定额,才可以申请创造机器人的资格,要么就是,用一条人命来换——少了一个人,便可以多一个机器人,这是他们信奉的资源平衡。

“为什么呢,因为我吗?”

韬智能没有回答,他不像其他智能机器人那样痛恨人类,或许这真的和蒲科学有关,他和人类有过最信任的关系,他相信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可恨的,所以他没办法去杀蒲科学的同类。

“可是韬韬,我已经不是蒲科学了。”星AI提醒他,“韬韬,我没有关系的,如果你想要快一点达到目标,我接受的。”

可饶是如此,韬智能也并不想用这个理由去杀人。

“我不接受。”韬智能固执地说道,“我宁愿等,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完成的。”

他只想,通过赚取绩点,能早点为星AI创造一个身体。

是的,他很想很想,能再次见到记忆中的,他的阿蒲。

这不是真正的拥抱。

闭上眼的时候,韬智能这么想。

他确实能在数据的世界里见到星AI,但是那只是在虚拟空间里生成的图像。他能看到,却不能真切地摸到。

不远处,星AI穿着浅蓝色的休闲西服,配着一条卡其色的裤子站在莹亮的淡蓝色光源里。韬智能再睁开眼,看见的便是这样的阿蒲。

这是他们自己的私人网络,早在蒲科学成为星AI的几年后,他们便设计搭建出来,只属于他们俩的世界。

有空的时候他们都会像这样短暂地见面,韬智能看着他想念已久的阿蒲,伸出手想要触摸,指尖却穿越过去,手指周围的图像也变成模糊的色块。

韬智能低下头,不做声,而星AI笑着抬起手,假装握住他停在原处的手,说:“韬韬,不着急,我在你身边就行,多久都可以等的。”

那虚幻的手掌包裹着他,他感受不到温度,只有静静的电流,在他的触感神经上留下轻微的酥麻感。韬智能无奈地点点头,他不想只能像这样见到星AI,他想在现实里,真实地感受到阿蒲。

而不是像现在,只能感受到阿蒲的意识,却触摸不到他的身体。

现实里的韬智能孤身一人,躺在床上,让星AI接入他的躯体。本质上来说,在智能生命里同时存在两个自主意识,是非常危险的入侵,但星AI不是别人,韬智能全心全意地信任他。

电流一阵阵游走遍全身,韬智能知道那是阿蒲的意识,便是阿蒲在抚摸他的身体。他闭着眼,眼前却像是点亮一盏又一盏闪烁的霓虹灯,在闪亮的时候总让他不自觉地轻颤。

虚拟世界中的星AI从指尖与韬智能相互接触,迸发出细小的闪光,慢慢与对方十指相交,却又交错融合。

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从指尖越到肩膀,沿着锁骨扩散至整个胸腔。两人从指尖,到手臂,最后几乎重叠,强烈的电流便汇聚在心核,让躺在床上的韬智能下意识地挺起胸膛深吸一口气,身体凹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那股电流代表着星AI的意志,从心核缓缓溢出,顺着一根根传输线走遍韬智能躯体内每个细致的神经。当电流侵入脑中枢,两人所拥有的所有信息数据强制共享,韬智能感觉自己整个大脑都要被揉碎,再被重塑,混沌又清爽。

电流并没有就此停下,经过中枢后又分散于周身,细碎却绵延的酥麻刺激继续不间断地从身体各处传来,就像曾经那般让韬智能忍不住轻吟出声,在微凉的空气中微弱地颤抖。

“阿蒲……阿蒲……”

他唤他的名字,感知到阿蒲的意识正从身体各处聚集在腹中,逐渐聚拢的电流碰撞出更多的刺激,蓝白色的荧光在眼前交替闪耀。而后终于在星AI的意识完全集中在最敏感的地方时,仿佛有一束束夺目耀眼的彩色烟花向四周不停地爆炸延伸,中枢处理器转速过快,温度过热,这一瞬间韬智能短暂地失神,战栗着喘息。

星AI从重合的身体抽离开来,然后慢慢地,处理器冷却下来,韬智能渐渐恢复平稳的呼吸。

理性很快回归,韬智能睁开眼,看着星AI说:“我还是决定去做污染区的任务。”

似乎是早已知道,星AI点点头,像之前任何一次一样,说:

“嗯,听你的。”

污染区,顾名思义,是当年人机大战时因为核战争而受到严重污染的地区,可以说是现在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

对于机器人来说,核辐射的危害虽不像对其他有机生命那么严重,但对机械零件的影响依旧不容小觑,同样极其危险,是以这里的任务所赚取的信任绩点不是一般的高。

前不久,有数据显示在污染区出现了因核辐射导致变异的生物,但不确定是哪种生物的异变种。机器人们需要收集到切实的资料,并带回样本进行研究,希望能找到消除核辐射危害的办法。

韬智能只休整了一天,把机车送去保养,补给了一些资源装备,便去数据中心接下这个任务。他穿戴好防辐射防护装备,戴好智能护目镜,连接上耳机,按下开关,星AI的声音便从耳边传来。

“坐标已定位,向南约1294公里,用时10小时左右。”

他们已经出城,韬智能跨上机车,发动机自动运转,在轰隆声中扬起一缕缕沙尘。

“比想象中要近啊。这地方原来是什么?”韬智能问。

“资料显示,原来是沿海的山区丘陵,现在离海部分也变为荒漠,低洼地带变成沼泽。”

韬智能皱皱眉:“有点复杂啊……很难分析出到底是什么生物。”

“这个区域以前的野生物种并不多,大多是与人类活动有关的动物,考虑到现在的环境,两栖动物的概率比较大。”

“嗯,也只能说概率比较大。”韬智能认同道。

星AI没有接话,沉默一阵后才说:“韬韬,多加小心。”

“我知道。”

韬智能在沙丘上行驶着,天空很蓝,映着无垠的黄沙,将天与地鲜明地分割开来,周围除了机车的轰鸣和风声没有其他声音,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他和陪伴在身边的星AI。

他们没有休息,在行驶接近9个小时的时候,护目镜上显示着他们已经到达目标区域边缘。

“还好吗,韬韬。”星AI问。

“还行,感觉没有太大的干扰,你呢?”

“嗯,我也没问题。”

韬智能的机车是有防辐射装置的,确认两人都没有辐射反应后,韬智能便降低速度,进入污染区。

现在已是夜间,深蓝色的天闪烁着白色的点点星光,把荒漠也染成蓝色。四周安静得有些可怕,连风都没有,笼罩着融合腐烂与金属的诡异气味无法散去。韬智能担心太惹眼,便把车灯也关掉,打开智能护目镜的夜视模式,小心翼翼地往深处行进。

“韬,右前方五百米左右有热源。”星AI突然说。

“我看到了。”

韬智能应道,停下车子,将背上的束能枪举在手中,上膛。脚下的砂砾发出细微的声响,他又往前几十米,不再开口说话,而是将信息传输给星AI,问道:能看出是什么动物吗?

星AI回复:有点奇怪,不像是变异的物种,热源不大,看起来……

话还没说完,突然对面一束光冲过来,韬智能立即扑倒在地滚了两圈,堪堪躲过。

是人类!

还没等韬智能重新站起来,又有几束激光无间断地发射过来!黑夜被光束照亮,他匍匐在地上,陷入被动,正犹豫要不要反击时,无差别的扫射攻击停下了。

一个明显慌乱的声音传来:“你是谁!”

那个人举着枪,站在几百米外,似乎也是看到韬智能像人类,才停下攻击。

韬智能一愣,立即道:“我是从冰原区来的,接到消息说这边有生命迹象,所以来查看。”

冰原区,已知的人类聚集地。想要在冰原生存,那里的科技发达程度不亚于机器人,所以机器人也不会贸然进攻这个区域。听到韬智能来自冰原区,那个人将信将疑地放下枪,问道:“真的?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韬智能承认下来,顺着他的话问道:“你们还有人呢?”

那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是个男性,脸上遍布着惊恐后的茫然,怔怔道:“不对……没有我们了,只剩我了……”

男人说,他姓郝,是东部地下城的医生。前几周收到消息称这里检测到有机生命体的活动迹象。技术人员分析应该是变异物种,很有研究价值,便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小队前来搜捕,而他作为随行医生一同跟来。

污染区空气极度恶化,没有防护设备,人类根本不能生存。可没想到,才刚进入污染区没多久便遭到那生物袭击,死的死伤的伤,郝医生备的所有救援药物都用光了,到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人还活着,却也不过是在等死。

估计是几近崩溃,听闻韬智能是来救自己的,郝医生竟毫不怀疑,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韬智能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一边用车上装备的纳米治疗仪为他治愈伤口,一边问:“那个变异种是什么你知道吗?”

郝医生颤抖回忆道:“是蜥蜴!可是长着三对足和鳞片!大得可怕,十几米长,起码五米那么高!……”

意外获得这样的信息不失为一件好事,韬智能听着,星AI则迅速记录下来。韬智能答应郝医生会带他出去保他安全,郝医生这下彻底相信了韬智能。

稍作整顿后,他们向东走去。韬智能没有再骑车,而是推着车往前走。星AI给韬智能传送一条消息:他相信我们,我们能相信他吗?

韬智能:他不像撒谎。

星AI默认下来,这个男人确实不像,何况他也只是个医生,真有什么也不能拿他俩怎么办。

带着个人类,他们只好走走停。一路上医生也告知他们更多关于变异种的资料,他们带的武器根本无法穿透他的鳞片,所以才伤亡惨重。

郝医生并不知道星AI的存在,只当韬智能是一个人来的,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全都告诉了韬智能。为了不引起医生的怀疑,韬智能也不得不装作人类的样子,和郝医生轮流盯梢,佯装闭目休息,实则一直保持警惕。

他们已经到了沼泽地带,沿着沼泽区的边缘往前走,寻到一处有几块巨石作掩护的地方稍作休息。韬智能正闭目养神,在自己的私人网络和星AI讨论着刚刚医生提供的信息,就在这个时候,传感器忽然发出信号,提示他们有生命迹象。

韬智能来不及多想,只见那定位在迅速地朝自己所在的位置移动。他立即睁开眼,起身一把拉过还什么都没察觉的郝医生,把他推到巨石边上。

“躲好!”

他吼道,医生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撞在巨石上浑身发痛,一抬头就看见从沙地里钻出一只巨大的蜥蜴,顷刻间砂石满天翻飞,正是他曾经遇到过的变异种!

这头蜥蜴体型堪比曾经的地球霸主恐龙,速度极快,可以用前四肢同时攻击。他吓得闭上眼抱住自己的激光枪开始向巨蜥胡乱扫射一通,又爬到巨石后头躲起来。韬智能堪堪躲过巨蜥的一次甩尾,还要躲开郝医生的无差别攻击,一时分神,被一只爪子击中,防护服被利爪撕破,皮肤也被划破。

“嘶、”

“韬韬——!”

星AI情急之下喊道,听到陌生的第三个声音,郝医生这才探出头来。他看到韬智能受伤的地方并没有流血,而是露出内里的机械构造。

他怔住,反应过来原来来救他的并不是什么人类,而是人类的敌人!

“你不是人类!”

韬智能转过头,此刻也顾不上身份暴露,趁巨蜥被郝医生吸引举起束能枪,蓄力一击,打在巨蜥的鳞片上。

攻击是有效的,巨蜥痛嚎一声,但也只有那鳞片被打得焦灰脱落下来。吃痛的巨蜥转过身再次将目标定在韬智能身上,韬智能奋身一跃骑上一旁的机车,机车立即发动全速飞驰。

“变异巨蜥,身长约23米,高近6米,三对足,背部有尖刺延伸至尾部,全身鳞片甲,移动速度极快。”

星AI冷静地报着刚刚收集到的数据,韬智能听罢啧了一声,高防高攻高速,这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峻不少,普通的攻击方法几乎都起不了什么实际作用。

巨蜥在他身后追着,他回头观察了一下距离,当即扭转方向。果然不出他所料,即使速度极快,但过长的身子让巨蜥转弯换反向时不得不减速下来。他利用这个时间差,举起束能枪从侧面攻击几下,又有几块鳞片脱落。

他每向前行驶一段距离就会转方向,绕着这片区域溜着巨蜥。几次攻击彻底激怒巨蜥,狂暴起来愤怒地甩尾,周围所有的遮挡物全被击碎,竟是又重新钻入地底,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后,消失不见了。

韬智能停下来,看着传感器上巨蜥前进的方向,突然大吼一声:“不好!”

他立马驱车赶回去,料想巨蜥可能是返回他们刚才休息的地方,想要换个目标攻击医生去!韬智能有些懊恼,全速前进,勉强追平传感器上巨蜥的位置,远远地看到医生喊道:“快跑!快跑!”

谁料想,那医生竟然举起激光枪对准他,胡言乱语着机器人别过来之类,却又迟迟没有真的开枪。

地面开始震动,韬智能再也顾不得,直接从机车上纵身一跃,将郝医生扑倒在地滚了好几圈。被撞倒的郝医生惊慌之下朝着空中连开几枪,而巨蜥恰恰好从他原先站的位置钻地而出!

那几束激光恰好打到巨蜥较为薄弱的腹部,虽没什么效果,但好歹拖延了一些时间。再次被机器人救下的郝医生瘫在原地,面对现在复杂的情况无法思考。

巨蜥又朝着两人扑过来,郝医生终于恢复神智,连滚带爬地跑开。韬智能和他往不同方向跑去,一面攻击着巨蜥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那蜥蜴,两只前爪往医生的方向扑抓,带着尖刺的有力长尾又一次次扫向韬智能。韬智能刚刚躲过一级扫尾,却没想到巨蜥用中间的两足站立,同时伸出后爪向他袭来。

“韬韬小心——!”

星AI焦急地提醒道,韬智能躲避不及,被击倒在地,好在最后时刻及时打开手臂上装载的护盾屏障,才不至于重伤。他刚想站起来,而粗长的尾巴又在此时也扫了过来!

韬智能来不及调整,用盾挡在身前,被尾巴整个击中,贴着沙地飞出好几米远,在荒漠中拖出长长的印子,撞到巨石才停下来。

遭到重击的护盾屏嗡的一声暂时关闭,韬智能痛哼,只见蜥蜴正面对着自己,扬起前爪又要砸下来!

突然!伴随着轰鸣声,被丢在一边的机车竟兀自发动,在原地转了几圈直立起来,朝着巨蜥的方向直直地冲了过去!

“阿蒲!”韬智能脱口而出,利爪的阴影已笼罩在上方,他来不及防卫。电光石火之间,机车撞上巨蜥的腹部,又有人将他扑倒在地!

“呃啊——!”

因为机车的撞击,巨蜥的爪子偏了些方向,却还是在来人背上抓出几道血淋淋的口子,霎时皮开肉绽。韬智能抱住医生,手上也染上鲜血,回过神来生:“医生!怎么……”

郝医生虚弱地对他一笑:“我只不过做了和你一样的事情……”

韬智能不忍,快速地查看医生的伤口,深的地方甚至都露出白骨,惨不忍睹。可他并没有人类的止血止痛药,只能暂时让他靠着石块躲避,把恢复中的护具脱下丢给他,才重新顾上星AI那边。

“阿蒲,阿蒲!”

他喊了两声,嘈杂的电流音从耳机里传来:“我没事韬韬。”

不远处,星AI还操控者机车和巨蜥周旋,听到他的回复,韬智能安下心来。

巨蜥鳞片又多又厚,根本无法击穿,也很难再次击中同一个地方,就算击中估计也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韬智能思索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迅速地解决,而星AI几乎同时开口:“韬韬,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相信我吗?”

“你要做什么!”韬智能急忙问道。

“我给这台机车设定了自爆程序,我通过模拟器让机车散发出食物的气味引诱它攻击。他是出来觅食的,等他把机车吃进嘴里,立即引爆。”

“不行!”

“所以我说了相信我。”星AI耐心道,“芯片只是一个载体罢了,我刚刚已经连接上你的护目镜,我可以在瞬间脱离机车,回到你身边的。”

他说得很轻松,但到底有多难多危险,韬智能怎么可能不知道。户外的信号本就不如中心城那么强,只能依赖他们自己的通讯网络,稍有时间的偏差可能就会导致失败。

可是星AI说要相信他。

韬智能很快冷静下来,他知道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办法。他迅速检查护目镜的链接情况是否通畅,确认后才终于点头。

他不能走太远,他担心会因为距离导致信号传输失效,看着百米开外的机车在和巨蜥缠斗。

闻到猎物气息的巨蜥果然被机车吸引,爪子一伸往机车狠狠一拍,耳机里一阵杂乱的声音,韬智能情急地喊道:“阿蒲!”

“在,没事。”星AI很快回应道,“必须要让他抓到才行,等他把机车吃下。”

星AI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巨蜥已经把机车抓起,往嘴里送去。韬智能在一旁看得揪心,不断确认网络是否通畅,他眼睁睁看着巨蜥把机车卷进舌里,吃进嘴里……

爆炸声震耳欲聋,在夜晚炸出火红的光亮,巨蜥喉部断裂,轰然倒地掀起一阵扬沙。韬智能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耳机里持续的杂音,让他忽然想起蒲科学成为星AI的那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了他想听的声音,差点让他跪倒在地。

“韬韬,我回来了。”

确认安全后,韬智能回到郝医生的身旁。郝医生的伤势太过严重,而他的纳米治疗机和机车一起被炸毁,无法救治。

郝医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的防辐射装备早已破破烂烂,就算现在自己能活下来,在污染区遭到的辐射也不会让他活多久。

韬智能终究是开口道:“对不起……骗了你。”

郝医生摇摇头,艰难地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没有什么骗不骗,如果我当时知道你是机器人,可能我还死得更早。”他忍受着剧痛,说两句就要喘一会儿,“我相信你是来救我的,无论你是机器人还是人类。”

他顿了顿,又说:“等我死后,把我带回你的城市吧。”

韬智能吃惊道:“什么?”

“我知道,你们机器人的一些规定。”郝医生气若游丝,似乎是在用最后的力气说道,“你会来这里,说明你一定有想要完成的事情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把我带回去,就当是我做的最后一件好事。”

医生的决定让韬智能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一直相信人类,他知道他可以相信人类的。

“你叫什么?”医生问,问的却不是韬智能。

“星AI。”

“你好。”郝医生说,“很高兴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知道,机器人也并不是都恨人类的。”

星AI愣住片刻,良久之后才说道:“其实,我曾经是人类。”

郝医生倚着石块,露出最后一个微笑:“原来如此。”

几个月后,赛恩斯城。

一个和蒲科学一模一样的躯体躺在韬智能家里的实验椅里。

韬智能导入最后一道数据,静静等待。

那具身体睁开眼,瞳孔在慢慢聚焦。他偏过头,目光移到身旁的人上。

韬智能一言不发地盯着他,而后,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从对方的喉咙里发出来。

“韬韬。”

那是韬智能想念了快两百年的笑容。

“让你久等了。”

—— 全剧终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