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2)

2. 我可是很贵的好吧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蒲熠星也很后悔。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一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在和他认为不怎么样的人相比较,岂不是又亲自把自己放在和那些人差不多的位置,生生拉低了自己的水平。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说出来的时候,那种把别的alpha比下去,满足了一种粗俗且本能的胜负欲的感觉,又让他很爽。

或许这也是alpha的一种本性。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两个人都尬在原地几秒,还是文韬先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小朋友,几岁了?”他当然不知道蒲熠星此刻这纠结的情绪,好笑地调侃道。

被小看的蒲熠星当然不服气了,说:“我21了!”

这个答案倒是让文韬小小意外了一番,竟然和自己同岁。然而转瞬间,他便意识到自己与他同岁不同命的处境,本带着笑意的嘴角兀地凝滞了。

优秀的职业素养让他很快调整好表情,变回刚才那副漠然的样子,唇角还微微上翘,但眼睛里全然没有了笑意。

“所以,年纪轻轻就来这种地方,拦住孤身一人刚刚下班的omega说出这种言论,你又有哪点不一样?”不就是想上omega?

这下蒲熠星已没有立场再反驳什么,他索性忽略掉这质问,直接问出他关心的事情。

“你不也很年轻吗,这么年轻却在这里上班吗?”

“……”

蒲熠星发誓,他真的只是一种出于关心的询问,可说出来的句子却带着鄙夷的味道。他懊悔不迭,怎么今晚上对着同一个人老说错话。

他急忙找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你会在这种地方工作……”

越描越黑,听到上一句的时候文韬就已经很气了,本就没什么好心情的他现在整个脸都黑了,嘴角的笑容也装不下去了。他很想给这傻子一样的alpha一个白眼,他当然也这么做了。

“是啊,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工作呢,在这儿工作又怎么了?不在这儿工作你们alpha上哪儿玩呢?你当然不知道了,你们何必要知道呢,你们只需要张张嘴挥挥手就要什么有什么,少来这儿给我装什么悲天悯人的大圣人。”

文韬极其不耐烦地挥开蒲熠星挡在身前的手,不愿再和他多说一句,径直要走,没料想蒲熠星竟纠缠不放,拉住他的手腕。

“我,我没有!”蒲熠星有些急道,“我是,我真的就是想说,你不要再做这种事……”

“你烦不烦啊。”文韬回身对他说,再次甩开他的手,“我不做谁给我钱啊?你给啊?”

“……”

见文韬转身又要走,蒲熠星急忙开口:“我可以给啊……”

“笑死人了。你凭什么给啊?你给得起吗?我可是很贵的好吧。”文韬又露出嘲弄的笑容,笑道,“怎么,跟贾老板不行,跟你就行啊?”

蒲熠星哑口无言,他矛盾的行为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知道戳到他痛处,文韬清冷地一笑,不再跟他多说,转身离开。

“滚回你安逸的世界去吧,别跟着我。”

这次,蒲熠星没有再拦住他,只呆呆地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巷尽头。

要知道,在蒲熠星此前20多年顺风顺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样挫败。

他蒲熠星,从来都是别人找他搭话,而他第一次主动找别人搭话,竟是一句错句句错。他好像脑子短路,原本无论是在讲解设计构思还是在谈生意的时候都心思活络嘴皮子灵光的他,在面对文韬时居然憋不出一句像样的话,他自己都觉得在那一刻自己的双商携手跳崖了。

人就是这样马后炮,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时会常常想起自己的发挥失常,懊悔着要是先这样再那样就好了。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文韬很明显已经讨厌自己了。

唐一洲敲完一行代码,又抬头看了眼他的老板,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真是让人不忍,这可不是他认识的张扬跋扈的蒲哥。

别看唐一洲年纪小,上周刚满十八,但确实是IT高手,称为天才也不为过,不然蒲熠星也不会和他合作了。他和蒲熠星认识虽然不过一年,蒲熠星还是他名义上的老板,但他们通过玩游戏认识,志趣相投一拍即合,蒲熠星有想法有资本,而唐一洲有技术有能力,两人便决定合作开一家游戏公司,唐一洲甚至是从遥远的宽城飞到蒲熠星所在的俞城,两人的友谊已可见一斑。

那天晚上蒲熠星的遭遇自然也给好友倾诉过,但唐一洲是beta,对于alpha和omega之间的恩怨情仇又不太懂,听过也就听了,顺口安慰几句,只是没想到他蒲哥竟然对这件事这么在意,也不知道在意的是作为alpha的自己竟然在omega面前出洋相还是真的是在乎那个人。

他思忖片刻,还是道:“要不蒲哥……我帮你查查那个人吧?”

“啊?谁?”

蒲熠星如梦初醒般,似乎是没有听懂唐一洲在说什么。唐一洲暗自叹了一口气,又道:“你说还有谁。”

这次,他并没有再等蒲熠星的回应,而是打开那台他平时随身带的笔记本,在键盘上啪嗒啪嗒地敲起来。蒲熠星也不再装傻,算是默认下来。

蒲熠星的游戏公司刚起步,很小,除了他和唐一洲也就还几个人,这间不大的工作室就能装下他们。今天是周末,来这里的也只有他和唐一洲,办公室里安静得只有唐一洲敲键盘的声音。

其实,他并没有期待唐一洲能查出什么,也不知道就算真能查到些东西后还能做什么。文韬已经说了让他滚,他就不应该出现在他面前,可他就是有一股不甘心的气横亘在胸口,让他这几天做什么都觉得不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在蒲熠星又浪费了差不多两小时后,唐一洲突然高声道:“查到了。”

蒲熠星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走到唐一洲的旁边,看他转过来的显示屏。

唐一洲放大了照片,说道:“但是他不叫文韬,你确定是这个人吗?”

蒲熠星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资料:

【郭文韬,男,21岁,omega,俞城人……】

而照片正是文韬的照片。

蒲熠星点点头:“是他。”

唐一洲得到肯定答复,继续道:“他真名是郭文韬,但奇怪的是,他挂在你说的那个梨棠会所的名字,一直都是文韬。”

蒲熠星倒没觉得这有多奇怪,在这种地方工作,用真名才是真的奇怪。

“所以我一开始用文韬这个名字完全查不到他之前的履历,后来才查清楚原来他真正的名字是郭文韬。然后,这些东西很轻松就查到了。”

唐一洲呈现给他的是一张极其完整且专业的报告单,上面显示着郭文韬从10岁开始生活在哪所福利院,读过哪所小学哪所初中,每个阶段都细致无比,甚至连班主任是谁都查到了。但郭文韬没有读高中,15岁毕业后有一年左右的资料缺失,16岁的时候便以文韬的名字开始出现在梨棠。

16岁。

这个数字极其刺眼。

蒲熠星问:“10岁之前呢?”

唐一洲皎洁地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弯得意味深长:“是吧,是不是很奇怪,他是孤儿,可10岁之前的资料,我竟然完全查不到。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他本来对这位文韬兴趣不大,要不是因为蒲哥,他也不会特别来查这个人。而查到的不完整结果,反而让他对文韬产生兴趣,毕竟,能让他唐一洲都查不到的人,一定不简单。

“而且,他现在除了固定去梨棠,还有个地方也是他稳定会去的,一个月大概会有两到三次。”唐一洲继续说道,打开一张地图将标记点指给蒲熠星看,“你不好奇他去这里做什么吗?”

蒲熠星皱着眉,良久才说:“可是……他不想我再去找他。”

“我说蒲哥,他让你别跟着,你就不跟着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

蒲熠星大有些豁然开朗的神情盯着唐一洲看,随后又是一副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种方法的表情,立即将唐一洲电脑上的位置信息共享到自己的手机上。

“可以啊唐一洲。”蒲熠星说。

“不用谢,蒲哥。”

唐一洲说,郭文韬都是在晚上去的那个地方。当天晚上,蒲熠星就去过一次,但是那个地方大门紧闭,什么都没有找到。

大三的学业已经不像前两年那么繁忙,蒲熠星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白天的时候他会忙公司的事,到了晚上,虽然说来有些难听,但他最近确实是在跟踪郭文韬。

不过他也进不去梨棠,只能守在外头,从不远处看着文韬上下班。他常常能看到贾老板出入会所,有时候甚至会带着文韬一起离开,至于是去做什么,蒲熠星知道,但不愿深想。

唐一洲甚至还帮他查到了郭文韬住的地方,蒲熠星抽空去看过,是俞城一处十分老旧的居民区,沿山路而建的一串平房,房屋老旧,交通不便,说成是贫民区也不为过。

只是这段时间蒲熠星从没有看见过郭文韬去那个神秘的地方,跟踪下来也没什么收获。其实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动用家族背景关系来调查,只是他不想靠家里的力量罢了,最后是唐一洲花了一番功夫,才终于查到那个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

唐一洲打来电话的时候,蒲熠星正又守在文韬家的山脚下。

「蒲哥,我查到了。」唐一洲说,「那个地方,是个地下拳馆。」

他没有停顿,继续说道:「每个月不定时开赛,赌拳,不管是赌注还是获胜的拳手,奖励都颇丰,所以每次都很多人参加。」

“嗯。”蒲熠星淡淡地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而且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新客必须要有老客带才能进去,要不然就是参赛的拳手。」

唐一洲说到这里,似乎是抿了一下嘴唇,才又说道:「蒲哥,如果是文韬,那只能是……」

“我知道。”蒲熠星答。

「你真的要去吗?」唐一洲问。

一个人,同时做着两份危险的事情,那只能证明这个人本身就是危险的。

“当然。有什么办法能进去吗?”

似乎是早就料到蒲熠星会如此回答,唐一洲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说道:「我查到明天就会有一次比赛,零点开始,郭文韬应该会去的。」

“嗯。”

「我找到个人能把你带进去,你明天准时到门口等,会有人带你的。」

“好,谢谢了一洲。”

「……蒲哥,你要小心啊。」

蒲熠星道了句会的,挂掉电话。难怪他最近几天都没去梨棠,蒲熠星想,抬头往山上望了望,但实际上也看不见文韬的家。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会儿,然后车窗缓缓上升,挡住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一阵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蒲熠星终于驾车离开。

第二天晚上,他没有再跟踪文韬,而是掐着时间准时到了地下拳馆门口。

果不其然,他只等了一会儿,便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个人带着鸭舌帽,帽檐压得低,看不清脸,递给蒲熠星一张纯黑色的卡。蒲熠星跟着他,又绕到大楼的侧面,发现这里竟然有个隐蔽的通往地下的楼梯。

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入口。蒲熠星跟着那个男人沿着楼梯而下,拐了两个弯,才终于看到一个不起眼的门,却有个晃眼的廊灯打在门上,门口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像极了游戏里那些关键任务点。

带路的男人跟守门人点头示意,蒲熠星把那张黑卡递过去,守门人接过去检查一番,然后为他打开了那扇门。

他走了进去。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