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3)

3. 秘密和邀请

“欢迎,请问是第一次来的客人吗?”

他们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对面有一层幕布,旁边是接待处,有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对蒲熠星问道。蒲熠星点点头,那女孩继续笑眯眯地问:“是alpha对吗?那还麻烦服用一下这边的药物,以防意外发生。”

蒲熠星挑眉,但没觉得意外,昨天唐一洲给他打完电话后,还给他发了一封关于这个地下拳馆详细资料的邮件。

这个拳馆的比赛只分了第一性别和重量级,所以无论第二性别是什么都可以参加。这意味着omega甚至可能会和alpha成为对手。这种肉身搏斗本身肢体接触就多,肾上腺素刺激强烈,所以除了beta,无论是观众还是拳手,这两种性别的人都必须服用阻断剂。

不同于长效的抑制剂,阻断剂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遏制荷尔蒙,甚至让人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是什么,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公平。

当然,AO性别的人到底还是少数,无论是拳手还是观众大部分都是beta,但也有alpha纯粹痴迷这种暴力和征服欲带来的快感而报名拳手,但更多的alpha则是观众的身份,来这里挥霍赌资。至于omega,不可能会有omega的观众,只会有为了钱而来的omega。

文韬就是这样的omega。

这就是让蒲熠星不得不亲自来一趟的理由。

他的身份是迷,经历是迷,让蒲熠星太想太想了解他,越多越好,而他目前所知道的,也足够让蒲熠星对他心生怜悯。

这可能恰恰是郭文韬讨厌他的地方。

蒲熠星明白,可明白有什么用,他无法接受自己已经知道但坐视不管。

他干脆地接过药看了看,倒是挺正规的阻断剂,于是二话不说吞进肚里。

接待处的女孩拿机器扫了他的黑卡,又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拿出一个盒子:“这位先生,您的身份已经确认无误,在正式进入会场前,还请将您的手机关机,并放入这个盒子交由我们保管。”

这个唐一洲也提到过。毕竟是地下拳馆,保密措施做得滴水不漏,整栋楼都还有信号屏蔽器。蒲熠星乖乖交了手机,那个带领他的男人已经率先拉开了那道幕布,蒲熠星看到背后又是一扇门,但高大有厚重。

缓缓地,门被推开。

嘈杂喧闹的声音扑面而来。

带领他的男人终于说话了。

“小哥,第一次来,可别被吓着。”

他们走了进去,蒲熠星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位于第几层,但整个空间又高又空,他们站在高处俯视着中央,那里搭有一个拳台,正进行着一场比赛,四周围着的从低到高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人声喧哗,吵吵嚷嚷的声音在密闭空间内回荡。

蒲熠星神态自若地一笑:“自然不会,既然来,就知道会是什么样的。”

男人一听也笑了:“那倒是,不知道小哥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朋友介绍的。”

他们一边下楼一边说。

“是吗,那今天,有没有什么下注的打算呢?”

观众必须都下注,这是规矩,蒲熠星知道。

“听说你们今天有个omega的拳手?”

闻言,男人眼神有一丝震惊,好像是在想为什么这个第一次来的年轻人会知道。但既然对方知道这些内部消息,那就说明他也不是一般人,男人很快换上之前的表情,说道:“看来小哥确实不简单。是的,他叫GGG,虽然是omega,但打人狠又快,来了不到一年,还没输过,连alpha都赢过。”

听到又是个新名字,蒲熠星微微笑了一下,但他确信男人说的就是郭文韬。男人也捕捉到蒲熠星的笑,但理解错意思,又说:“当然,观众们都以为他是alpha,今天不少人也是来看他比赛,押了不少。小哥也想押他吗?”

蒲熠星点点头,掏出一叠现金直接递给男人。那一厚沓钱男人也没数,接过钱就笑呵呵地给蒲熠星押注去了。

男人走后,蒲熠星绕着场地走了一圈,其他观众都在看比赛,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新来的人。靠前的位置已经没有剩了,他便只好选了个靠后的,但位置高,视野倒还好,能把整个拳台场内都看得清清楚楚。

蒲熠星对拳击,或者说这种自由搏击毫无兴趣,他纯粹就是为了那一个人来的。拳台上的两个人当真是抱着打死对方的心态一样,拳拳到肉的凶狠,看得蒲熠星眉头没松开过。

虽然不是绝对,但AO在体能上本就存在一定差别,理论上omega几乎很难赢得第二性是alpha的对手,哪怕他们已经服用过阻断剂。他一想到文韬面对的也是这样的场面,就又一阵心痛,文韬是不是也像台上的人一样,流过血断过骨头……

但刚才那个男人说,文韬没有输过,又多多少少安慰到蒲熠星,至少,应该,不会很惨吧?

蒲熠星压根没什么心思再看别人的比赛,等很久也没有等到文韬,看来主办方也知道文韬是热门选手,故意把场次压在了后头。

终于,当司仪又一次上台的时候,蒲熠星听到了那个名字。

“下面,有请我们的不败神话——GGG出赛——!!”

全场瞬间热烈起来,蒲熠星也跟着坐直了身体。

果然是郭文韬。

郭文韬身披红色的披风,穿戴着红方的装备,从候场区一翻而上进入拳台。他褪下披风,露出半裸的上身,肤色均匀,腹肌明显,手臂肌肉精实有力,如果不是蒲熠星知道,他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人还会是个做皮肉生意的omega。文韬对着观众示意一圈,观众席又爆发出欢呼声,震耳欲聋。

看来,确实有不少人押了他。

蓝方也入场了,支持者也不少,估计是有人想赚个爆冷门的翻倍赌注。

一声洪亮的锣响,比赛正式开始。

蓝方率先进攻。他显然听闻过GGG,出手极其老辣,回回往要害袭击。

可郭文韬每次都像是预判到他的动作,时而偏头时而后退,敏捷而迅速,几乎每次都能闪避而过,让他的攻击都像是在打空气,即使没躲过也都是做好防御的。

几次回合下来,进攻都被郭文韬闪躲掉,观众们又在起哄,蓝方显然有些来气,出拳更加狠厉。可即使这样,郭文韬简直是条件反射,要么完美闪避,要么就化解掉他的进攻,让每次攻击都变得无效。

场上的郭文韬沉着冷静,汗滴挂在额头上,观察着对方的任何细微的动作。他不断地碎步移动,不留下任何间隙,又一次躲过一个右直拳后找准时机,左手毫不犹豫地一记下勾拳,重重打上蓝方的下巴!

观众席爆发出一阵欢呼。

蓝方显然被打蒙了一下,但并没有倒下。被打中的蓝方真的恼怒起来,区区一个躲避流而已,怎么可能,这只是巧合罢了!

轻敌和暴躁是真正的敌人,蓝方的破绽越来越多,轻而易举地就被郭文韬抓住。郭文韬出拳不多,但又狠又准,打得蓝方只有乖乖任揍的份儿。

周旋十多分钟,蓝方的无效打击消耗不少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郭文韬的节奏。他打出一记直拳,被郭文韬一个歪头躲过,还没等他怎么反应,郭文韬已经顺势打出一个交叉拳,重重地打在他的右脸上!

正吃痛,郭文韬右脚稍稍向后侧方一摆,右肘向后借力,猛然勾拳出击打中对方腹上,而后收回右手挡住对方胸前,重心左移,蓄力的左拳猛地再朝腹部狠狠一击!

蓝方直接跪倒在地。

十秒哨响,红方获胜!

整场比赛,蒲熠星看呆了。

他记得第一次见郭文韬的时候,郭文韬穿得少,暴露在外的皮肤并没有伤痕或者淤青。他之前以为是受伤的地方都好了,或者是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直到现在看着他的比赛,他才明白,郭文韬是怎么做到的。

郭文韬是左撇子,他注意到了,真正的爆发力高的出拳都是在左手。但即使提前知道这一点,也会让习惯于右手对抗的对手有一丝丝的反应迟钝,哪怕零点零几秒,在比赛场上,也会是致命的零点零几秒。再加上郭文韬点满的闪避天赋,使得一场比赛下来,他几乎不会有什么挂彩。

这样的比赛方式又极具观赏性,很少有人会将这种打法运用到极致,打得又狠又爽,所以大家也都爱看GGG的比赛。

蒲熠星领了钱,拿回自己的手机,但没有走。观众都陆陆续续散去,他却又守在门口等,等到郭文韬出来,郭文韬看到他,但表情并没有很意外。

“你满意了?”郭文韬说。

“满意什么?”

“跟踪我这么久,今天终于发现我的秘密了,满意了?”

蒲熠星抿抿唇:“你是指哪一个?是你的真名其实是郭文韬,还是指你打黑拳的事?”

听到自己的真名被对方喊出来,郭文韬的神色难得一变。

“看来你知道不少了,那你还想干什么?”

“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郭文韬笑笑,眼睛又弯弯的:“当然是为了钱啊。”

“……”

“倒是你,你又是为什么,老是缠着我不放?”

他早就发现蒲熠星跟踪自己了。但是这人跟踪就只跟踪,并没有再来烦自己,他也就懒得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其实也无所谓蒲熠星发现自己打黑拳的事儿,知道就知道了,就算被告发,大不了再另想个找钱的法儿。

只是,他确实没想到蒲熠星竟然能查到自己真名,他已经很久没用过这个名字了。

或许,这个人也比他想象的要有意思。

他刚刚的问题好像也难住了蒲熠星,看起来像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蒲熠星从没想过为什么要跟着他,他就是想跟着他,一时间竟没答上来。

现在都已经凌晨三点,再过两个小时,天都要亮了,郭文韬其实已经很累,也没心思再和蒲熠星在这里掰扯。

“算了。”他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羽绒服,把自己又裹紧了些,问道,“你开车了没?”

“啊?哦,开了。”蒲熠星没想到话题转得如此之快。

“行,那你送我回家吧。”

“啊?”

郭文韬:“你啊什么你啊,你不是知道我住哪儿吗?我太累了,你送我回去。”

“好……行,行。”

担心太过惹眼,蒲熠星并没有把车停在这里,而是停在步行十分钟左右的一个停车场。他当然乐于送文韬回家,如果文韬不提,他也会主动说的,只是既然文韬自己提了,倒省了他说服文韬的力气。

文韬坐上副驾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难怪这次都没嫌他烦,还主动让他送,估计是真的累了。等车开到目的地,蒲熠星正想侧身喊他,浅眠的文韬便自己醒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在寂静的车内蔓延。郭文韬盯着前面看了一会儿,才转头看向蒲熠星。

他嘴角一勾,歪歪脑袋。

“这么晚了,要不,上去坐会儿?”

蒲熠星最招架不住郭文韬的笑,而郭文韬好像也知道这一点,迎着蒲熠星的视线甜甜地笑着,蒲熠星哪里拒绝得了。

这座山不算高,文韬的家位于半山腰偏上的位置,蒲熠星第一次来的时候便爬过,那时候文韬不在家,他只在门口停留一会儿,认了认位置,然后便离开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郭文韬还会主动邀请他进家门,心里兀地有些紧张。

山路没有灯,只能靠手机的电筒勉强照明。山地潮湿,台阶的两侧和缝隙都长满青苔和杂草,白天的时候就挺难行走,更别说现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候。

好不容易走到文韬家门口,文韬吧嗒一声不知从哪里按亮了门口的灯,老旧的门锁被钥匙打开,木门吱呀一声。

“进来吧。”

屋内的灯骤然亮起,一瞬间有些刺眼,晃得蒲熠星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他又迫不及待睁开眼,想看看文韬的家是怎么样的。

平房是个大通屋,没什么装潢,墙壁应该是重新粉刷过,是淡淡的暖色。东西也摆得规整,进门左侧放着一个四方的木餐桌,两把椅子,房间正中间竟然还竖着摆着一个沙发,沙发另一头的扶手抵墙,对面是一排靠墙摆放的转角矮柜,上面放着一台电视机。

沙发的背后挂着窗帘,权当做是卧室区的隔断,里面就放着一张床和一个衣柜。所有家具看起来都有些老旧,不少木料脱皮,但还算结实,简单,却也够用。四处还摆放着日常生活用品,颇有些生活气息,竟然还有点温馨的感觉。

“你随便坐,厨房在外面,想喝水你自己烧一壶吧。”郭文韬说着,便往最里的卫生间走去,“我太累了,洗漱完我就睡了,你想休息就在沙发上躺会儿。”

蒲熠星懵懵地应了两声,但也没去烧水,而是径自坐在沙发上,还挺软。他再次环视四周,似乎是在想郭文韬是如何在这间房子里度过每一天的,然后便听到有哗哗的水声传来。

他起身,从一进屋他就闻到那股淡淡的花香,撩拨着他的神经。他终于确定,这确实是属于郭文韬的味道,充斥在整个空间内,让蒲熠星无处可躲。他突然想逃回车子里,可又舍不得离开,正恍神,水声停了,郭文韬掀起窗帘,对他说:“我好了,换你?”

蒲熠星连连点头。

卫生间也特别简易,很像是之后才搭出来的一间屋,但该有的都有,热水也比想象中的舒适。至少郭文韬没有他以为地过得那么差,多少有些安慰。等他简单冲洗完出来,郭文韬果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熟了。

刚洗完的蒲熠星还冒着热气,待在原地又看了会儿,才掀开帘子,回到外面的沙发上躺下。

第二天接近晌午,郭文韬才醒过来。

空气里有一股很香的味道,他盯着前方迷蒙一会儿,才爬起身来,把床脚那头的窗帘一掀——

蒲熠星竟然没走,不但没走,方桌上还摆着两碗热乎乎的面。

昨天晚上他实在是很累,根本就没去想带蒲熠星回来的后果,清醒过后也想不通自己为啥会把人带回来,还让他留宿。

人家高高在上的alpha,稀罕到你这种地方来吗。

但蒲熠星来了,不仅来了,还呆了一晚上没走,也没对他做什么,甚至还给他准备了早饭,或者说午饭。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alpha。

果然有意思。

郭文韬麻利地起床洗漱,坐到餐桌上才发现摆在一边的塑料袋上还订着外卖单的凭条。他皱眉,这地方根本不会有外卖接,这个人是怎么买到外卖的,不会是自己开车去取的吧。

他往窗子外头看,好家伙,这才发现在下雨。这alpha该不会真的白天闲得没事做冒雨给他买饭去了吧?

蒲熠星见他拿了筷子没动,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就点了普通的。”

俞城人嗜辣,但蒲熠星拿不准郭文韬的口味,也考虑到他的身体,并没有点很辣。郭文韬点点头,表示无所谓,终于嗦起面来。

等两人都吃完,蒲熠星又很自觉地收拾好餐桌,反倒是主人家的郭文韬坐在沙发上看着蒲熠星忙前忙后。

这个alpha,年轻,长得也好看,好像也挺有钱的样子。他忽然想起刚认识那天蒲熠星说的话,倒是没说错,确实比自己伺候过的那些alpha强多了。

想到这里,郭文韬又忍俊不禁地笑出声。

于是,等蒲熠星丢完垃圾再进屋,就看见郭文韬趴在沙发扶手,唇角的弧度不怀好意。

“我说,其实你就是想睡我吧?”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