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4)

4. 原来真的不是在吹牛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蒲熠星就想起第一次遇见郭文韬时的场景,脑子里立刻蹦出画面,那双眼睛,那双唇,还有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于是他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跟块木头一样杵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我没……就……”

郭文韬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是嘛?你这么天天跟踪我,还这么献殷勤,不是想睡我是什么?”

“……我不是在献殷勤……”

蒲熠星连忙否认,他也想否认之前那句,可是话到嘴边他又突然说不出来。他承认他有稍微想过那么一点点,可是,那不是撞见那种场景自然而然的联想吗,而且,他又不是为了睡他才跟着他的……他是为了……为了……

为了什么呢?

蒲熠星答不上来,郭文韬伸手,蒲熠星以为他是要拉自己还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结果郭文韬只是伸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怎么,真不想睡我?”

郭文韬顺势把蒲熠星堵在门上,紧紧地贴上身去,呼吸缠绕在一起,鼻尖碰上鼻尖,嘴唇只相隔一根手指的距离,只要他们任何一个人再向前一点点……

他们第一次离这么近,郭文韬那双清澈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蒲熠星,然后目光下移,锁定蒲熠星的嘴唇。

下一秒,柔软的触感覆上蒲熠星的双唇,是他脑海里回忆过千百遍的嘴唇贴了上来。他感受到盈润的唇珠压上他的上唇,又软又嫩,让他想含在嘴里。

他的心跳得好快,简直要穿破胸腔蹦出来,脑子一团乱,更吓得他不敢轻举妄动的是,郭文韬的手已经直接捏上了他的命根子,正颇有技巧地揉按。

唇瓣还在一下一下浅浅碾磨,被握在人手里的那处早就被这一系列举动给弄得鼓鼓囊囊,还有越来越挺趋势,根本无处遁藏。

郭文韬终于拉开与他的距离,勾人的眼眸狡黠地看着他,吃吃一笑:“还说不想。”

这实属有些冤枉蒲熠星了,就凭文韬这捏弄的手法,若是没有反应那才是真的有大问题。可事实已然,蒲熠星无言以对,只得靠在门上闭着眼算是默认下来,一副任君戏弄的模样,让郭文韬心情大好。

一切时机都掐得刚刚好,阻断剂12小时的药力刚过,正是激素恢复分泌最旺盛的时候,无论是郭文韬,还是蒲熠星,其实都亟待一个宣泄口。

郭文韬干脆地跪下去,手指熟练地解开裤子,将蒲熠星硬热的性器直接掏出来一看,好家伙,刚刚在手里掂量过就觉得分量挺足,没想到竟然如此傲人。

那根属于alpha的阴茎在微凉的空气里颤颤巍巍,通体透红,龟头更是猩红发紫,顶上已经泌出些前液,泛着水光晶莹透亮。头部圆润茎部粗大,盘结的茎脉似在跳动,翘起的弧度漂亮完美,下面缀着的两颗圆蛋也很饱满,料想里面装的那些东西也生命力旺盛。

这可真的比郭文韬之前陪过的那些脑满肠肥的alpha强上一万倍,看来蒲熠星当初说的那句话真不是吹牛,文韬满意得不行。

他张嘴就往那滴水的顶部亲过去,性感的双唇包裹住轻轻地抿,舌头来回舔弄,把那些晶莹的水渍都舔了个干净,舌尖儿又往铃口里钻。

“嗯……、哼唔……”

一股股舒爽的快意从被舔的地方直窜脑门,蒲熠星舒服得喘出声来,一手捂住嘴想要挡住声音,听在郭文韬耳朵里又让他得意不少。他抬头一看,果然这小子还闭着眼,当即又有些发笑。

文韬不再专攻顶部,灵活的舌头沿着冠沟美味地舔了一圈,最后恋恋不舍般地嘬嘬头部,才细细腻腻地从下往上舔那粗壮的肉棒,手也搭上来配合着嘴巴来回撸动。

茎柱上布满的可怖红筋摩擦着手心,舌头打着转沿着那些脉络把大肉棒舔了个遍,整个肉茎汁水淋漓也不知道是文韬舔上去的口水还是蒲熠星自己分泌出来的腺液。

“韬……韬韬……”

蒲熠星有些把持不住一般,手也放弃抵抗,抚上文韬的脑袋,将他往自己胯下按。文韬心里暗笑,果然到了这一步alpha都是这样,却也顺从地把口中的性器含得更深了些。

粗大的阴茎轻松地顶到他的喉头,撑满他的口腔,挤出全部的空气,让他有些呼吸困难。蒲熠星实在太大,郭文韬不敢轻易尝试,只得缓和一会儿,努力放松下颌,尽量往里含。

龟头一下一下顶到他口腔深处,像是要戳出印记来,分泌出的粘液沾在粘膜上拉出透明的丝线,又顺着文韬本能的吞咽动作被咽到肚中。吞咽吮吸中水声不断,咕咕啾啾,好像在和窗外的淅沥的雨声合奏。

潮湿的空气中逐渐弥漫起一股醉人的味道,撩拨着两人此刻迷蒙的意识。文韬自己的胯下也涨得有些发疼,便腾出一只手隔着布料抚慰起自己来。他右手揉着自己,左手握住那根凶器般的肉棒,漂亮的手指上下摩擦,再一次次送入口中,指间唇边都沾满含不住的银丝。

紧致深处的吸附和收缩不断刺激着敏感的龟头,酥爽至极的快感一刻不停地袭来,蒲熠星再也耐不得,睁开眼睛往下看。只见文韬双颊潮红,缨红的小嘴被他粗猩的性器撑圆,喉间都被戳出点儿阴茎的形状,生理性的泪水也被逼出来挂在眼眶,眼尾绯红。

这和他记忆中的画面偶然重合,他微微一怔,那双朦胧的泪眼也恰恰在这时往上一瞄,那盈着水的目光好似含情脉脉,正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让他露出这副模样的不再是别的alpha,而是我。

忽地,一个轻微的吞咽,插在口腔深处的阴茎感受到一阵绝顶的快意,蒲熠星没有忍住,情急之下推开郭文韬,一股股白浊就此全部喷洒在文韬的脸上,溅上那红肿的唇,高挺的鼻梁,纤动的睫毛,甚至挂在额前的刘海上。

“对、对不起!”

高潮的短暂空白一过,蒲熠星回过神来立即慌张地道歉,手忙脚乱地把文韬扶到床边坐好。文韬没法睁眼,等着蒲熠星帮他擦干净。他也不恼,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蒲熠星先用抽纸大致拭去那些残留的白精,又去洗手间打湿了毛巾给文韬擦脸。他擦得细致,热水浸透毛巾,敷上文韬的皮肤,暖暖的,很舒服。

柔软的毛巾擦拭掉眼皮上的最后一点痕迹,郭文韬抚上蒲熠星还没有抽离的手,缓缓睁开眼,眼里满是柔情蜜意,不知真假,看得蒲熠星忘记了动作。

当初蒲熠星就是被这双眼睛蛊住,现在也一如当初。

一个天旋地转,他就被郭文韬压倒在床上,而郭文韬按住自己肩膀,骑在自己身上。郭文韬力气很大,他之前就没挣开,索性也不再抵挡。

“我现在,嘴里都是你的味道,你说怎么办啊?”

文韬的语气很是为难,但笑得可爱。他其实根本不是在询问,没等蒲熠星有任何回应,再次低下头去。和刚才那个过家家的吻不同,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的吻。

他叼住蒲熠星的嘴唇狠狠吮吸,舌尖轻松撬开齿贝,顺利地探入对方的口中,当碰到那同样柔软的舌肉时,那根舌头却好像受到惊吓似的躲开。

郭文韬稍稍有些意外,放过他的唇舌,眨眨眼:“不会接吻?”

“……”蒲熠星好像哑巴了似的,抿着嘴唇不说话。

文韬心里暗笑,没想到这次自己赚这么大,这么一个年轻优越的alpha居然是第一次。

四唇再度相贴,这次文韬又柔和不少,顺着他的唇线细细舔吻。

“放松,别这么僵硬。”他打趣道,“我又不收你钱。”

“……”

蒲熠星好像真的因为这句话放松下来,仰起头配合郭文韬的逐渐深入。舌尖的再次相触还是引得蒲熠星浑身一颤,但郭文韬一次又一次勾上来,阵阵酥麻的感觉仿佛麻痹掉蒲熠星的全身。

灵巧的舌肉缠绕着蒲熠星的,若是被躲开就再追,若是迎合便勾住缠绵,耐心地引导着蒲熠星做出回应。几番交缠后,蒲熠星觉出点儿门道,也学着绕起文韬的舌,追着他深入文韬的口中,丝毫不在意文韬刚刚吃过什么,细细品味起属于文韬的味道。

学挺快啊。郭文韬心里偷笑。

吮吻越来越深,水声啧啧不断,津液从两人的嘴角流下。过电般丝丝酥麻的愉悦感随着一次次舌吻的触碰传遍全身,挑逗着纤细而敏感的神经。

床上沾染的郭文韬的味道更加明显,又因为激素重新活动的原因,原本那股淡淡的花香变得浓郁了些,萦绕在鼻息间,侵扰蒲熠星本就打结的思绪。

他刚刚没有成结,普通的射精根本无法完全满足alpha,蒲熠星的下身依旧硬得发烫,开始耐不住地向上顶动起来,正趴坐在他胯上的文韬当然感觉得到。

刚才给蒲熠星口交的时候,他也硬得有些难受,后穴里涌出的爱液早就把他的睡裤沾湿。隔着这层湿漉漉的软布,性奋又狰狞的粗棒上上下下地碾磨着臀缝,龟头流连地戳着穴口位置,似乎恨不得隔着层布直接插进去。

文韬撑起身子,唇间连出银线断在中途。他伸出手,向后抚上那根像烙铁一样的性器,戏弄般地上下抚弄,引得蒲熠星频频颤抖,而另一只手正缓缓褪下自己宽松的睡裤,那吐水的龟头终于肉贴肉地戳上弹翘的臀肉。

“你说,你想不想睡我?”

这话语太过蛊惑,蒲熠星终于认命地回答。

“想。”

“早说嘛。”文韬非常满意这个答案,长手一伸,竟然从蒲熠星枕着的枕头底下摸出一包安全套。看清套子的蒲熠星眼神都黯淡了一下,文韬注意到了,但装作没看见,反正事实也正如他猜测的那样。

箭在弦上,蒲熠星没多说什么,看着文韬给自己戴好套子,握住肉棒对准他那早就湿泞的穴口,稳稳地坐了下去。

硕大的龟头顶开兀自开合的穴口,那流水的肉穴更是迫不及待,顺从地翕张开来,将肉头包裹,咬合,吞入。

“……唔、”

“啊……好大……”

他坐了一半便卡在最粗的部位,龟头和前半顶入进去,已经撑得他很是舒爽,仰着头舒叹一声。文韬缓了缓,双臂撑上蒲熠星的腰腹,继续往下坐,只觉得自己的穴口都要被撑破一般,终于吃下最粗的地方,然后整根都顺滑地没入,饱胀感瞬间充斥体内。

“啊……,好棒……”

文韬情不自禁地叹出声,身体的缝隙被完全填满的充实感带来莫大的快慰。

进入过程中的肉棒一点一点挤压开软肉的快感已经让蒲熠星爽得神志不清,深深埋入柔润的穴道里甚至都舍不得动,只想好好体味被这热黏的穴肉紧紧包裹的甜蜜。

但是文韬晃起腰肢来,含着肉刃的淫穴自如地吞吐起来,肉棒硬实又有力,能碾到每一寸娇嫩的穴肉,操出更多的汁水,四处飞溅。

“……啊!……嗯、……好爽……”

文韬自然熟知自己身体的喜好,往自己喜欢的地方捣弄,戳到兴奋处不由自主地收紧时便绞得蒲熠星头皮发麻地爽快。

“唔哼、……韬、韬韬……”

蒲熠星只觉得,这软穴里层叠的嫩肉像簇拥的雌蕾般吸附着自己,快感连绵不断,要吸出自己的雄蜜。他再按耐不住,猛地一个翻身,将骑在他身上的郭文韬压倒在身下。

位置的反转并没有让文韬不悦,反而眉眼一弯,双臂攀上他的肩背,双腿缠上他的腰。

“对嘛,这样才像个alpha。”

信息素终于像冲破所有禁锢的猛兽一样在湿润的空气中肆虐开来,果酒的味道越发香醇浓烈,郭文韬辨别出来是梅子酒,酸甜醉人的气息贯入鼻腔,让他头脑也一时发蒙。

蒲熠星扯下挂在他腿上的内裤,狠狠地将自己埋入那口娇淫的热穴。他虽然确实没有实战经验,但他接受的精英教育并不会落下任何这方面的知识,他记下刚才郭文韬自己捣弄的位置,回回都精准无误地凿上去。

“……哼、啊……啊!嗯、……”

肉穴被捣得止不住蠕动紧缩,更加夹紧了蒲熠星,文韬的呻吟也被捣得不成句子。花香弥散开来,馥郁的香气让蒲熠星俯下身去。

他吻住文韬的唇,用刚学来的技巧在他嘴里翻搅,勾着舌头引到自己口中缠绵缭绕。他舔他的唇角,吻他的眼尾,咬他的耳垂,像是要把他吻遍一样又吻上他的颈脖。

手指解开文韬的睡衣,钻入胸膛,揉搓他细嫩的胸乳,捏起一颗朱蕊送进嘴里。舌尖挑逗拨弄,牙齿轻啮,文韬忍不住地叫出声:“呀!……轻、轻点儿……”

蒲熠星整个动作都柔缓下来,舌肉碾过奶尖儿细细品尝甜美的滋味,身下的动作也温柔起来。仿佛享受这个过程一般,他全根退出,感受湿穴挽留的紧紧吸附,舒爽连绵不断,而后又缓慢而有力地再次填满文韬,碾上娇韧的肉蕾,龟头滴出的清液和文韬泌出的爱液相互融合,在抽插的动作间操进操出。

柔情缱绻的做法带来的快感是绵长的,胸口还在被细密地舔弄,身体在被一次次缓缓撑开撑满,如此温存的性爱方式让文韬舒服得有些不习惯。

性别的压制是绝对的,他到底是omega,在身为alpha的蒲熠星的操弄中失去主导,忽然有些慌乱,却又只想随波逐流,让alpha带着自己抵达高潮。

蒲熠星脑子也晕沉沉的,呼吸间尽是花香和酒香交融在一起甜腻气息。他扶住文韬的肩膀,想要把他翻个身,文韬顺从地翻了半个面,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半路停住。

他没有戴防咬环。

文韬动作的停滞让蒲熠星也突然意识到这点,连忙低柔地说:“我不会标记你的,我保证。”

得到承诺的文韬还是带着些许不安转过身,刚趴下,深入浅出的撞击便迎上来,又把他所有的不安撞碎。

Omega的性器远没有alpha那么雄伟,但在蒲熠星的捣弄下也蓬勃抖动着,滴滴汁水从铃口潵溅而出,沾染上带着花香的床单。

“……呜呜……哼、啊……哈嗯、呜……”

蒲熠星一手握上去撸动,一手继续抚摸着文韬的乳尖儿揉捏,他听见在他脑海里重播过无数遍的动人声线。

他难耐地问道:“……韬韬……韬韬……我可以在你里面成结吗?”

被操得有些恍惚的文韬轻微地一怔,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alpha这么问他。那些alpha哪个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偏偏这个人会这么问他。

陌生的感觉充斥胸腔,引出奇妙的快感支配他的本能。文韬压低腰线支起翘臀,想要迎接更多来自alpha的施与。他露出的后颈明晃晃吸引着身后的alpha,那股酒香的压力让他害怕,又让他兴奋。

腺体散发的花香越来越迷人,蒲熠星紧紧贴上文韬的后背,他知道这是文韬的默许,不再压抑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唔……哼、……”

体内已经被填满,却又被正在胀大的结给撑得更开,那种被迫挤压的感觉撑得文韬有些难受。alpha巨大的结卡在穴口,再退不得,肉穴抽搦着,阴茎也抖动着。

那漫溢着花香的腺体近在眼前,他可以完全不顾之前的承诺,现在立刻就咬上去。但蒲熠星保持住最后的清醒,伸手覆盖上去。

他凑近文韬的耳边,声音低沉又撩人。

“韬韬,你好香。”

酥麻的声音钻入耳膜,传至全身,让文韬浑身一震,泄出精来,被夹紧的瞬间肉茎也被缴出浓浓白精,在肉穴里股股喷涌。

高潮逐渐褪去,蒲熠星依旧深埋在文韬的身体里,忽然想明白一件事。

其实郭文韬说得对。

他确实想睡他。

但也不仅仅是想睡他。

· TBC ·

【蒲郭】黑杜鹃(4)》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