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6)

6. 他想去的地方

郭文韬周一休息,周二到周四这三天留给贾老板,周末三天则是常规待客,只陪聊陪酒不陪睡。

以上是郭文韬的工作时间和内容,蒲熠星早在跟踪郭文韬的那十多天就基本摸排清楚,而现在更是雷打不动地接郭文韬下班,任劳任怨,完全就是个专职司机。

在认识贾老板之前,郭文韬是会接客的,只不过现在算是被贾老板包下,得罪不得,所以梨棠的经理也不会再安排他去特别服务其他客人。

蒲熠星内心当然不愿意郭文韬再做这种事情,可表白时的那一头冷水浇下来,倒把他淋了个清醒。

他天真地以为,只要他喜欢他,他们在一起,至少文韬不会再做这种生意,他可以帮文韬找一个正经的工作,可原来人家只是图个新鲜,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文韬虽然和自己同岁,但他的经历绝对比自己要多得多,也要成熟得多,他年纪那么小的时候就待在声色场所,这些年所见识到的,根本不是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少爷能想象到的。

或许郭文韬真的并不需要他的任何感情,也不需要他的任何帮助。郭文韬说,你根本不是喜欢我,这句完完全全否定他感情的话,才是真正让蒲熠星难过的,甚至让蒲熠星真的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

当时蒲熠星还陷在自我怀疑,又听见郭文韬说要去梨棠,简直是最致命的一击。

哪有刚和人做完,又要赶去陪客的。

他根本不是郭文韬的什么人,没有任何立场可以要求郭文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对郭文韬来说,自己和那些客人没有什么不同。

可他想成为郭文韬的不同。

也就是在这一刻,蒲熠星相信,自己是喜欢他的,他一定要向郭文韬证明,他是喜欢他的,他不会束缚他,不会控制他,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他只想让郭文韬相信自己。

他即使再不想让郭文韬去梨棠,但如果能送他,至少他还能以不是客人的身份待在他身边,能看着他,万一真有什么危险,他也能第一时间帮助他。

这是他与那些人最大的不同。

周末的时候,郭文韬的下班时间很不固定,取决于当时客人的缠人程度。早的时候可能十一二点,蒲熠星就可以接到他,晚的时候,凌晨两三点都不一定能解脱,但蒲熠星也就在车里等着,有时候会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然后被终于下班的郭文韬敲着窗玻璃吵醒。

这种情况下,郭文韬一般也会喝不少酒,整个人带着点朦胧的迷醉感,但意识却清醒,站在车外,收成拳头的手缩在袖子里轻轻敲打车窗,眼睛弯弯,嘟着小小的唇峰,唇角也自然地上翘,示意蒲熠星开门。

怪可爱又怪让人心疼的。

带着酒意的郭文韬特别乖,上车后就静静地坐在副驾上不怎么说话,都不会像之前会调侃蒲熠星两句,但最后一定会邀请蒲熠星上楼,然后蒲熠星会在他家呆一晚。

别想歪,蒲熠星只是单纯地在他家睡一晚,虽然郭文韬会坏心眼地拉着蒲熠星陪他睡,甚至故意煽风点火,让蒲熠星手忙脚乱地制止,但通常火还没彻底点燃,文韬就会在蒲熠星的怀里睡着过去。

蒲熠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本来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和犯迷糊的文韬做,也就心满意足地抱着怀里的人,闻着淡淡的花香,一起睡到大天亮。

贾老板并不是每周的二三四都会来,若不来,蒲熠星可以在晚上十点的时候接到郭文韬,因为过了十点,贾老板是绝对不会再来的。若是来,那可能蒲熠星会等得很晚,极少数的时候,贾老板还会带郭文韬出去。

所以,如果过了十点郭文韬还没出来,蒲熠星就会收到郭文韬给他发的消息——他们终于互留了联系方式——告诉他今天还要不要等他。

蒲熠星不喜欢周二到周四,因为白天学校和公司都还有事,他抽不出时间过来见文韬,而晚上,郭文韬也很可能在和别的男人做些事情,蒲熠星每次想到这里,就强迫自己别再想下去。

每当他在深夜接到郭文韬,闻到他身上另一个alpha的味道时,会有一种原始的,施暴的冲动,想要用任何他能用的方式,去消除omega身上这难闻的气味。

但最终他还是压制住alpha的兽性本能,在车里放了很多清香剂,想要盖住那些气味,而文韬也心底了然,闻到那些浓重的香味,从不说什么,只是笑一笑,然后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几天中,郭文韬有时会请他上去,有时候不会,后来蒲熠星才发现规律,如果那天郭文韬的话不多,就会邀请他上去。

有一次,蒲熠星后脚跟着他进屋,就被郭文韬堵在门上,几乎同时近乎发泄的吻便欺压上来,蛮横得不讲道理。

郭文韬身上还残留着别的alpha的味道,蒲熠星好不容易压下的冲动在一瞬间就暴动起来,恨不能当场让眼前的omega彻底成为自己的,再也不能沾染上别人的气味。

信息素张牙舞爪地交缠在一起,他们疯狂地啃咬着彼此,手在对方的身上胡抓乱摸,直到蒲熠星把郭文韬推倒在床上,郭文韬忽然看着他说:“上次算是我想睡你,我没收钱,但要是你想睡我,我可是要收钱的。”

蒲熠星当场冷静下来。

他立刻意识到,郭文韬像是故意的,故意激怒他,让他做一些符合alpha行为的事情。他不知道郭文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知道一定是有理由的。

大脑恢复理智,他当然希望郭文韬能告诉他发生什么了,可另一方面他又不愿细想文韬和那个alpha待着的时候遇到了什么。蒲熠星放开文韬,说:“我不是想睡你,我是喜欢你。”

郭文韬冷冷地一笑,“呵,幼稚。”

说完,他推开蒲熠星,下床去洗澡。

也是从这以后,郭文韬在没喝醉的时候,再没有调戏过蒲熠星。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2】,意思是今天不用等他了。

右上角的时间已经跳到00:36,蒲熠星按灭手机,把黑屏的手机丢到副驾上,无声地叹了一口长气,向后仰躺。

今天周四,他十点前到这里等着的时候有看到贾老板的车,以为会像前两天一样,十二点之前贾老板就会出来,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等到。

贾老板从不在梨棠过夜,只不过有时会折腾到很晚,郭文韬不想动才会留宿在梨棠的客房内。蒲熠星进不去梨棠,所以就算郭文韬说不用等了,他也会等到看见贾老板从梨棠出来时才会离开。

其实这周也挺奇怪的,贾老板还从没有三天,天天都来的情况,蒲熠星难免会心生疑虑。大概又等了十多分钟,他终于从后视镜里看见贾老板带着个人,猛然坐起身来。

他原以为只是贾老板终于准备走了,却没想到,文韬也跟着出现在后视镜里。

贾老板带文韬去别的地方,这真的很少见,蒲熠星立刻警觉起来。两个人还有说有笑,但蒲熠星现在能分辨出,那只是郭文韬的营业式笑容。他们没在路边站多久,贾老板的车便停驶在了路边。他盯着镜子,看见郭文韬接过一个眼罩戴上,然后钻进贾老板的车后座里,随后贾老板也坐了进去。

不一会儿,贾老板的车发动起来,从蒲熠星的车侧开过,扬长而去。

蒲熠星可能只犹豫了1秒钟,立即转动钥匙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这是他第三次目睹贾老板带郭文韬离开。前两次发生在和文韬上床之前,他和郭文韬还不是现在这种微妙的关系,当时的他眼睁睁地看着郭文韬跟别的男人走了,心里只觉得酸胀难受,压根就没想过要这么做。可今天,在那1秒钟内,蒲熠星想到,反正早就开始跟踪了,那也不差这一次。

但毕竟蒲熠星是个正经大学生,哪有真的干过这行,俞城的路本就复杂,跟着贾老板的车七绕八绕,最后还是在一个岔路口给跟丢了。

贾老板车内,司机的声音从车载音响传出来:“老板,已经甩掉了。”

“很好。”

说完,贾老板伸手,把坐在一旁的郭文韬的眼罩摘了下来。

这还是郭文韬第一次在车内的时候,眼罩就被摘下来。他睁开眼,观察着车内的环境。车窗被黑色的遮光窗帘挡得牢牢实实,郭文韬完全不知道外面是哪里。驾驶室与后座之间也有层密实的隔板,不仅互相都看不见,估计隔音效果也很好。后座是两个独立的单人座,但整个空间特别宽敞,文韬的长腿都可以舒舒服服地完全伸直。

座椅是真皮的,很软很舒服,一点儿味道都没有,两个座椅中间甚至还有个小型车载冰箱,车门也摆放着一些酒杯,除此之外,车厢内饰都很低调,但也看得出来所有的装潢都造价不菲。

郭文韬在心里一番咋舌,便听到贾老板说:“甩掉你的小男友还真不容易。”

“贾老板说笑什么呢,我哪有什么男友。”文韬乖巧地应对道。

“不是吗?天天盯梢呢,刚才还跟着我们。”

郭文韬眨眨大眼睛,才作恍然大悟道:“噢,你是说那个蒲熠星呀,我拒绝他好多次了还缠着我,我勉为其难偶尔让他做我的司机。”

“是嘛,我还在想,怎么会有男人,愿意让自己的omega跟别的alpha走呢。”

文韬侧过身子,靠近了些,对着贾老板甜甜一笑,“我现在就是贾老板的omega,怎么会是别的alpha呢。”

这句话可说得太让贾老板满意了。贾老板哈哈大笑几声,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香槟,熟练地一按一转,“嘣”的一声木塞便拔了出来。他亲自给郭文韬倒上一杯,递给他。

“知道为什么这次在车里就摘了你的眼罩吗?”贾老板问。

“谢谢贾老板。”郭文韬恭敬地接下香槟,说,“因为贾老板终于真的愿意让我做您的omega了?”

贾老板舒适地躺进真皮座椅里,向他举举杯:“差不多。Cheers。”

说着,贾老板将酒杯里的香槟一饮而尽,在贾老板的注视中,郭文韬也跟着把自己手中的那杯喝完。

在封闭的环境里郭文韬失去了对时间的把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才终于停下来。郭文韬没有被要求再次戴上眼罩,贾老板示意他可以下车了,他才起身打开车门。

他踏上地面,是铺得很精致的石砖,周围是大片的草坪和花园。他们车开进来的地方高耸着一扇巨大的铁门,眼前则是一幢富丽堂皇的欧式大洋楼,整个景观俨然是一个庄园的模样。

空气里有丝丝寒气,郭文韬想他可能是已经在某座山里,而这栋房子,显然应该是某个人的私人宅邸,或者会所。

郭文韬有些兴奋,他知道,这就是他想来的地方。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