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7)

7. 来都来了

跟丢了的蒲熠星懊恼地锤了一下方向盘。

他有察觉到对方的车似乎是发现有人跟车在故意绕路,便特意开慢了些以防太过显眼,可他哪里是经验老道的专职司机的对手,在一个立交360度转弯上桥后汇入车流,竟然就这么跟丢了。

刚才他跟着那辆车在城区绕弯绕了半个多小时,根本不晓得对方到底要去哪儿,跟丢后又盲目的往前开了会儿,没见到那眼熟的车,蒲熠星才终于作罢。他在路边停下,烦躁地挠了几下头发,往方向盘上一趴,漫无目的地看向前方。

夜已深,马路被路灯照得格外明亮,道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一辆辆车从蒲熠星的旁边开过,时而闪着红色的尾灯最终又消失在视线尽头。

就这么无所事事地看了一阵,蒲熠星无声地长叹一口气,想通一般坐直起来,拿出手机给郭文韬发了条信息,才重新起步,打道回府。

直到睡觉前,蒲熠星也没有收到那条信息的回复,躺在床上总想拿起枕头边的手机查看一下是不是有回复,不管是什么,至少也是有信儿的。翻来覆去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消息界面一个提示都没有,蒲熠星最后还是攥着手机睡着了,但心里揣着事儿,睡不踏实,梦里乱七八糟的也记不清梦了个什么。

第二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蒲熠星不过缓了2秒,立刻想起来查看信息。时间已经显示8点多,但还是没有任何回信。

蒲熠星的心脏又往下塌了一点。他今天没有课,往常的计划是先去一趟公司,然后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会接郭文韬去梨棠。他坐在床上,克制住自己往坏的方向去想,自我安慰或许郭文韬已经回家了,只是很累没有看手机所以才没回消息。

他打算把计划提前,不去公司了,直接去郭文韬的家里看看。他早饭也懒得吃,拿上车钥匙就往外走,刚坐进驾驶席,裤兜里的手机终于震动了一下。

他急忙拿出来看,真的是郭文韬,但回复的消息是【2】。蒲熠星的心终于算是平稳落地,但他也根本没管这条信息,把手机往置物盒里一放,照旧把车开向郭文韬家的方向。

不是郭文韬不理蒲熠星,或者太累没看到。郭文韬是早上离开私人庄园的时候才从司机那里拿回自己的手机。

天亮之后郭文韬就没见到贾老板,所以司机也不是昨天送他来这里的贾老板的司机,郭文韬没见过,可能是这个庄园的人。有个管家模样的人让他上了这辆车,说是会送他回去,郭文韬也不好说什么,打开门才发现除了司机,后座还有一个人。

轿车还是被遮挡得密不透风的,所以上车前郭文韬也没想到除了他还会有别人,但仔细一想也很合理。那个人也是omega,估计同样是被哪个金主带来玩的,彼此身份心知肚明,能来这里的必定也是口风紧心思密的,便只礼貌性点了个头,没有过多交谈。

司机当然没有那么好心把他们直接送回家,而是开到某个市区热闹的地方停车。下车前郭文韬拿回手机,别说关机了,连电话卡都被拔出来。

郭文韬在路边把手机卡插进去,开机,信号转了几圈,才终于看到蒲熠星的那条消息。

是一座山的emoji,意思是在他家等。郭文韬想了想,回复了一个【2】。

他们之间的信息基本上都是这样简洁又有些神秘的对话,很少有完整的句子,是郭文韬要求的。他确实会担心,比如像这样的情况,手机被收走,会不会被谁发现什么,所以他平时也很少和人用手机聊天。

这个私人庄园,郭文韬确信是他想要找的地方,但他又不知道具体是在哪里,虽然去过,但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更多情报。

庄园里那栋主楼,内部比外部更是华丽奢侈,像极了宫殿,走廊宽敞又明亮。郭文韬一路跟着贾老板,竟然一个人没撞见,想来是连路线应该都是安排好的,不会和任何人有不必要的碰面。

可能因为是第一次带他来,贾老板没有带他玩什么不一样的,把他领进一个房间,除开屋内装修得高贵奢华,香氛更催情,床更柔软舒适,要做的事倒也和在梨棠时没什么不同。

唯一让郭文韬很不自在的,是他今早起来,竟然有些不记得昨晚上的事情。往常他喝酒也不会断片,多多少少是可以记得一些内容的,可关于昨晚,竟然是有些模糊,甚至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不知道。

不过,他本来也不愿意去回想这些过程,身上没什么不适,一时间想不起来也就算了,但他现在不想见任何熟人,所以才回了一个【2】,他们约好代表否定的意思。

消息是发出去了,但当他在家门口看到蒲熠星的时候,倒也没有很诧异就是了。

他们看见彼此的时候,中间还隔着好几步石梯,使得两人的视线有一段落差,郭文韬抬头望着他,蒲熠星稍稍低头看着他。

郭文韬又往上踏了几步,蒲熠星也从他家门口迎上来。

“不是让你别来了?”郭文韬说,但语气并没有特别责怪的意思。

蒲熠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昨晚上去哪里了,怎么今天早上才回消息?”

郭文韬相当知道,一句话该说到几分真假才能让人相信,于是回答他:“当然是被贾老板带到别的会所去了。但是他谨慎的很,从来不让我知道怎么去的,更不知道到底是在哪儿了。”

蒲熠星想起昨晚上看到的戴眼罩那一幕,自然没多做怀疑。他盯着郭文韬前前后后看了会儿,都快把郭文韬盯得有些发毛,才终于确认他没有受伤。

他们一前一后进屋,时间尚早,郭文韬想睡个回笼觉。蒲熠星见他要休息,问他:“下午还要去梨棠吗?”

拿回手机后郭文韬先回复了蒲熠星的消息,联系了个熟人,又向梨棠请了假。梨棠的外带是另收费的,更别说是贾老板这种大金主,外带后请假理由也相当充分,很快经理就允了。

郭文韬趴在床上,双臂抱着枕头,把头侧枕在上面,闭着眼睛说:“不去。这几天都不去。”

这个回答让蒲熠星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可如果他不去,好像自己又失去了和他见面的理由,讷讷地答应一声“噢”。

郭文韬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这只粘人的狗狗现在是什么表情,他当然可以不去管他,可不知为何他有些莫名其妙地不忍心起来,忍了半天没忍住,还是说道:“我睡会儿,下午我想去个地方,送我去吧?”

反正他来都来了,总不能真让他白跑一趟吧,郭文韬在睡着前,为自己的心软找到一个借口。

郭文韬想去的地方是拳击馆。不是那个地下拳馆,而是一个正经的拳击训练馆。

之前蒲熠星拜托唐一洲查人的时候有查到过这个地方,当时他们还并不知道郭文韬在打黑拳,只以为是他的兴趣爱好,蒲熠星也只是在当初跟踪他的时候来过这里几次,都没有进去过。

他们是三点多到的,进门的时候老板也在,刚想和郭文韬打声招呼,却看到后面领着个尾巴,一下子哽住,话头卡在喉咙里愣是没发出声来。

反倒是郭文韬很坦然,跟老板问好,又笑着解释:“没事,他不进去,就在大厅等我。”

老板很意外,毕竟他第一次见到郭文韬带谁来,何况还是个alpha。不过既然是客人,就没有拒绝的道理,老板很热情地接待了蒲熠星。

郭文韬说的不进去,是指拳馆里omega专用的区域。毕竟是激烈的运动,大多数的拳馆都不对omega开放,这家店是城里为数不多可供omega使用的地方,所以郭文韬才常来。

见郭文韬熟门熟路地进入omega练拳区,分区的磨砂玻璃门自动关上,蒲熠星才在大厅找了个沙发坐下。老板实在是好奇,凑上去和他搭话。

“小哥,来都来了,不试着练练?”

“不、不用了……没有这个天赋。”蒲熠星莫名地有些紧张地答道。

“所以就专门陪他来的呗?”老板笑呵呵的,仿佛不是在打听八卦。

蒲熠星这次倒是爽快地承认:“嗯。”

“真稀奇。我从没看到过他有什么朋友,都是一个人来,然后找我们的陪练。”

说完,老板斜眼看了一下蒲熠星,蒲熠星还觉得有些奇怪,便听见老板很上道地着重解释道:“放心,我们omega区的陪练也都是omega。”

对于旁人的这种误会,蒲熠星当然乐于接受,点点头表示自己没在意。蒲熠星也闻出来了,老板是omega,还是有伴侣的,身上带着alpha的气息,提醒着蒲熠星保持距离。但这是蒲熠星第一次遇见其他认识文韬的人,机会难得,便和老板聊起来,话题自然是围绕着郭文韬。

“平时他都是周一下午来,没想到今天居然还带了个alpha,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老板的八卦欲已经呼之欲出,但蒲熠星没接茬,反问道:“他来的次数多吗?”

“不多啊,但挺固定的,每周一次,偶尔会天天来。”老板如实回答。

天天来的那几天,应该是有比赛的时候,蒲熠星在心里分析道。他不确定这里的人对那个地下拳馆知道多少,也不好贸然询问,只能按下不表。老板并不知道蒲熠星在想什么,但生意人脑子灵活,又说:“小哥你放心啦,我们这里很安全的,AO绝对分区,不会出意外的。”

本来蒲熠星没想到这茬,被这么一提倒真有点儿在意了,遂问道:“我可以去看看吗?”

老板一愣,然后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我刚刚才说了绝对分区,就是不可以啊。”

自觉自己好像说了傻话,蒲熠星正有些尴尬,老板又说:“真想看也不是不行,看在你是文韬的A的份上,可以让你看看我们的监控。”

文韬的A。

蒲熠星被这个被这个称呼震了一下,心脏都跟着收紧,满足感和愉悦感瞬间充斥全身,哪怕还不算是事实,也足以让蒲熠星为之振奋许久。

老板虽然闻出他俩还没有标记,但心里似乎已经认定了蒲熠星的身份,而且还是会专门来陪岗的A,以往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于是带着蒲熠星来到监控室,调出omega区域的监控,四等分的方格出现在屏幕上。

监控的焦距是固定的,所以画面里的郭文韬和镜头离得挺远,正在对着沙袋练习。虽然看不清细节,但是挥洒的汗滴反着光,从显露的手臂肌肉上被甩出,灵活的碎步来回交替,盯着沙袋的眼睛犀利而专注。

完全不是在梨棠工作时的郭文韬,也不是他平日里和他相处的郭文韬,可他依旧是郭文韬,无论哪一面都能完全吸引住蒲熠星的郭文韬。

“这下放心了吧?”

老板突然问,这才让蒲熠星回过神来。蒲熠星点点头,又盯着屏幕看了会儿,文韬已经开始和陪练上拳台练习,才跟着老板离开监控室。

快5点的时候,郭文韬终于从玻璃门出来。他已经洗过澡,身上还带着一点热气,似乎把那股花香也烘得浓郁了些,但也只有蒲熠星闻得到。

头发还是湿的,发丝轻颤着,落下的水滴滴在郭文韬的肩膀上,有一些还流进衣领里,顺着皮肤往下滑进看不见的深处。蒲熠星眯了眯眼,问:“不吹干吗?”

“我喜欢自然干。”

蒲熠星“嗯”了一声,又问:“累了吗?”

“还好。”

好好地发泄一番,说不上累,反而让郭文韬觉得浑身清爽不少。

“等下还想去什么地方吗?”蒲熠星问。

“没了。”郭文韬说,“不过有些饿了,先去吃饭吧。”

“好。”

他答应下来,却没跟着郭文韬往外走,郭文韬走了几步才发现蒲熠星没跟上,转身问:“怎么了?”

周围还有些客人,老板也在忙,蒲熠星走上去,在郭文韬的跟前停下,独特的杜鹃花香在鼻尖旋绕。

“我想去一个地方,可以陪我去吗?”

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轻柔极了,却把郭文韬的耳根弄得有些发痒,像是细密的吻,落在沐浴后舒张的肌肤上,让人难以拒绝。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