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9)

9. 文韬的A

高潮中的郭文韬本能地抱住蒲熠星的脑袋,脚趾都蜷紧了,身体随着射精发颤,舒服得大脑一片空白。

射在alpha的嘴里这个认知让他兴奋得有些不同以往,那温润的口腔还在不断地做吞咽动作,吸吮着自己那根勃动的热物,他从没有哪次高潮像今天这次持续得如此之久。

等终于射完最后一汩,他才恢复些神志,撑起身子稍稍坐起来,下意识地低头看还在自己腿间的蒲熠星,而蒲熠星也正好抬起头来望向他。

文韬的意识还在高潮的余韵中,眼神也有些迷蒙,在这一瞬间甚至产生一些恍惚。远方的城市霓虹在蒲熠星的身后闪耀夺目,好像他们正置身于天空中的星云里,而那双正看着自己的眼睛,则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星星。

然后蒲熠星站起来,郭文韬清楚地看见他喉结上下一动,把自己最后射出来的那股也都全部吞下了肚。

这对郭文韬来说实在是很震撼。高潮的时候虽然大概感觉得到蒲熠星在做什么,但那时候已经没有余力去想别的事,而高潮过后的现在,眼睁睁地看到有人吞下自己的精水,而且一滴没漏,满足和羞赧的情绪在顷刻间同时迸发出来。

从来没有人为他做到这个地步。

对方还是本该高高在上的alpha。

Alpha越凑越近,带着那股还在肆意散发的酒香,郭文韬竟然第一次,在蒲熠星面前红了脸。他脸颊发热,呼吸都开始不稳,匆忙发问以掩饰此刻的些许动摇:“你、你干什么吃下去啊。”

蒲熠星伸出舌尖抿抿唇,停在凑近的途中看了郭文韬一会儿。他好像是想亲下去,但不知道想到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把额头抵上去,蹭了蹭文韬微微汗湿的额发。

“韬韬的什么都想吃,什么都好吃。”

郭文韬的心脏一下子揪紧,然后怦怦直跳,脸要烧起来似的发红发烫,喉咙也有些发干,咽了好几口水才把这陌生的悸动压下去。

骗人,那玩意儿才不好吃呢。

郭文韬在心里提醒自己道。

夜已深,山风越来越凉,没一会儿便吹得皮肤都冰冰凉凉的。蒲熠星重新压上来的时候,那处也自然贴上来,抵在郭文韬脱光的腿间,却还是那么烫,那么硬,精神而鲜明地彰显着alpha亟待宣泄的欲望。

Alpha的性器的底部刚好抵上文韬胯部,胀得直挺挺的,又粗又红,茎柱完全贴上omega的腹部,头部甚至快到肚脐。

这画面太过直观,看得郭文韬心头一震,想来这东西若是在身体里,那差不多也是会顶到这个位置,顿时觉得身体深处有一股细痒作祟,后穴又开始往外流水。

他向来是话不多说的人,伸手覆上蒲熠星的鸡巴,对他说:“不是想现在睡我?”

那手微微冰凉,触碰上来爽得蒲熠星差点没了魂。他倒吸一口冷气,黑曜石一般的瞳眸更深邃了。他也触摸上郭文韬的大腿,毕竟文韬下身全裸,此刻已经被风吹得体温偏低,皮肤凉凉的。蒲熠星皱眉,干脆地托住文韬的屁股将他一抱而起,文韬下意识地搂紧蒲熠星,任由他把自己抱进车内。

连车门都还没来得及关上,刚刚躺上后座座椅的郭文韬就捧着蒲熠星的脑袋啃吻起来。蒲熠星先是一愣,似乎是没想到郭文韬会愿意在他吞过那东西后主动亲上来,之后双手才顺势抚上郭文韬的颈脖,手指嵌入鬓角和后颈的黑发里来回摩挲,回应他的索吻。

他们的吻几乎称得上是默契,舌肉你来我往地相互缠绕抵弄,不断变换着角度汲取对方口中的津液。蒲熠星极其爱亲吻文韬的唇珠,在每一次抿住他上唇的时候都爱用牙齿轻轻碾上,不痛,却惹得郭文韬心痒难耐,吻得更加贪心起来,厮磨着不愿放开。

车里到底比外头暖和一些,蒲熠星一边亲他,一边抚摸他裸露的皮肤。温暖的双手抚上微凉的皮肤,轻挲着来回游走,被蒲熠星摸到的地方都泛起细小的麻痒,然后逐渐发烫。

车内也比外面安静,亲吻的啧啧水声显得更大声了,听着又像是催情剂,越吻越欲罢不能,两人几乎亲到快要窒息,才终于放过彼此,分离时还有几丝银线连在两人的唇间。

终于可以重新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两个人都有些喘,但目光仍在互相纠缠。

文韬的体温也已回暖,虽然刚射过,可亲着摸着早就又兴奋起来,粉嫩的肉柱挺起来戳上alpha更加雄伟的性器,兀自收缩的后穴又痒又紧,没有东西堵着撑着,只能流水才能缓解体内的空虚。

他突然歪了歪头,对蒲熠星说:“不怕弄脏你的车吗?”

蒲熠星往他身下看去,果然那地方简直泛滥成灾,流出来的淫水顺着臀缝都流到车座上,沾湿了他屁股下的一小块。

“没关系。”蒲熠星说,脱下自己的薄外套垫在郭文韬的身下。郭文韬抬起屁股,一只腿也顺势搭上一侧的车座头枕,双腿大开的姿势完全呈现在蒲熠星的眼前。

Omega的性器算不上狰狞,通体透红,粉嫩饱满的蛋蛋坠在胯间,竟然让人觉得可爱。再往下,那处红嫩滴水的模样更是是诱人无比,穴口亮晶晶的,还在勾引一般地瑟缩着,时而又吐露出一小汩爱液,沾湿蒲熠星的外套。

蒲熠星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阴茎胀得发痛,受不了地用手撸了两把,才说:“可是……我没带套……”

“噗、”郭文韬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感情他竟然还在意这个。不过,他相信蒲熠星的确不是那种随身带套的人,自己今天本来也没想要做,自然也是没有带着。

但问题不大。

郭文韬说:“你的话,不带也没关系。”

这简直像在说,你是特别的。蒲熠星再也忍耐不住,扶着自己早就硬得汁水淋漓的肉棒,将龟头抵了上去,压得柔软的穴口凹陷下去。

“唔……”郭文韬轻呼道,“还不进来?”

不再犹豫,如灼铁般硬热的肉刃毫不留情地插入进去。

不同于上一次,这次郭文韬真的流太多水,肉穴里头也湿软得一塌糊涂,原本堆叠的软肉被轻而易举地操开,然后又娇媚地聚拢来,裹着那根鸡巴欢快地吮。

可能是先前忍得太辛苦了,蒲熠星被肉道吸得头皮发麻,一插到底,直直戳到最深的地方,肉棒最粗壮的部分刚好顶上敏感的部位,根本没怎么停顿,便开始挺动起来。

“啊、……好深……啊、呜哼……”

郭文韬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随着蒲熠星的挺入抬起腰肢,动情哼唤的结果只能是让蒲熠星箍着他的腰,眉头紧皱,操得更大力了。

肉穴湿滑得彻底,抽插的过程毫无阻碍,只见得一根猩红粗壮的肉棍在水盈盈的肉洞里进进出出,抽出来的时候甚至带出一圈娇软的嫩肉,嘬着浑硕的茎体不愿放开。

“……嗯啊、哈……呜呜、好舒服……啊、……”

相连处被操得汁水横飞,咕啾作响,耻毛上也沾满清透的水液。肉体的啪啪声在半密闭的车内回荡,和郭文韬毫不扭捏的呻吟声叠在一起,嘤嘤啊啊叫得蒲熠星根本停不下腰。

蒲熠星的尺寸相当傲人,单是插进来就已经能撑压到敏感的那处嫩肉,当操动起来时更能来来回回地碾压。郭文韬腾出一只手来摸上自己的肚子,感觉都能摸到那根阴茎的形状,能摸到蒲熠星是如何在自己肚子里操动的。

“……嗯哈、对……嗯啊!再,往上一点……呜嗯、!”

文韬指挥道,蒲熠星听话地开始往上用力顶,硕圆的龟头甚至顶起一小块腹部肌肉紧实的皮肤,一下一下鲜明地戳上郭文韬的掌心。

天啊,真的都顶到肚脐了。

郭文韬浑浑噩噩地想,爽得理智都飞掉,手上也用力揉搓起自己的肚皮来。蒲熠星当然感觉得到,不仅被湿嫩的小穴夹得天灵盖发麻,这omega,竟然还隔着肚皮给他手淫!

“哼嗯……”

手掌压下来的感觉让穴肉把阴茎绞得更紧,热黏的肉壁紧紧吸附进每一条缝隙,内外同时的挤压让蒲熠星再不能克制,喘出声来,不管不顾地撞击起来,每次抽出只让肉头卡在里面,然后重重地插进去,可怜的淌着水的小穴便一次又一次地被完全撑开,再裹紧。

他撞进去的力气很大,撞得文韬整个人都跟着上下耸动。他们谁都没顾上空间的狭小,伴随着文韬吃痛的一声惊叫,砰的一声,文韬的脑袋竟撞到另一头的车门上。

“嘶……好痛……”

郭文韬条件反射地摸上自己的头顶,这一碰让蒲熠星爽飞的魂魄迅速飞回到身体里。他急忙查看文韬有没有撞伤,“撞到哪儿了?我看看,严重吗?”

说着,蒲熠星的手忙慌地往郭文韬的脑袋上摸去,下身啵唧一声退了出来。他轻柔地摸了摸,并没有摸到什么包块,才放下心地又亲亲那颗脑瓜顶。

“抱歉……”

那种麻痒的感觉又来了,从头顶绵延至全身。身下还没了填堵的硕物,穴肉空虚地内缩,淫水又开始外流。文韬不自觉地轻哼一声,好似不满,连头上残存的隐隐阵痛都不那么重要了,爬起来直接坐上蒲熠星腿。

“没事,继续。”

他们刚好坐在后座中间,文韬便正好把手撑在前座中间的扶手盒。他是背对着坐上去的,这下蒲熠星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后穴是怎么吞吃他的阴茎。那穴口已经有点红肿,可怜兮兮地张着嘴,浑圆的肉头在穴口磨蹭几下,便又有淫液泌出来。他对准那期待的小圆洞,肉穴被挤压得更开,然后从龟头开始,畅通无阻逐渐吞没他的整根鸡巴。

生怕再让文韬撞到什么,蒲熠星没有再用蛮力,而是在深处浅浅地顶弄。他双手抚上圆翘的臀部,皮肤紧致光滑,手感极好,便爱不释手地揉捏起来。揉搓间手指游移到臀缝,拇指稍稍用力,把嫩穴又往外拨弄一点,番红的嫩肉被操得娇滴滴的,依旧不忘簇拥着他的阴茎。

“啊啊、……好棒、……嗯哼!……啊、”

软肉被不断碾磨的绵延快感爽得郭文韬仰起头来,止不住地娇吟。

车内酒香四溢,花香弥漫,早就充满两人渗透交融为一体的信息素,封闭的空间只让这催情的味道更加浓郁,也让两人都无法控制自己。

好香,真的好香。

若是只属于自己的就好了。

不想与任何人共享他的味道。

蒲熠星忽然有些不满起来,他想起那句“文韬的A”,也想起那个老板身上的alpha的味道。

他多想让这件事就此坐实,从此让文韬的身上也带着自己的味道,让自己和文韬也产生那样的牵绊。

可他不能。

纵然作为alpha的他可以用强迫的方法让omega服从,但他不想逼迫文韬做任何他不愿意的事情。

于是此刻,他只能将文韬搂进他的怀里,贪婪地汲取那醉人的味道。

“……唔?”

没有预兆地,尚沉浸在欢愉里的郭文韬被蒲熠星从后面捞起。失去前面的支撑,文韬整个人完完全全坐在了蒲熠星的鸡巴上,阴茎插得更深了几分。

他只能依靠蒲熠星的力量,坐躺进蒲熠星的怀里。车内空间不高,这样的姿势已经快让郭文韬的头碰到车顶,只好稍稍低头,将手臂抬起,整个小臂抵住车顶,以防动作时又磕到。

郭文韬的T恤还穿在身上,可双手高举仿若投降的姿势又让他毫无防备,蒲熠星只需要稍稍坐直,裸露的后颈就正正好在他的嘴边。

那是香味最淳厚的地方,蒲熠星咬紧牙,凑上去细细品嗅,鼻尖似有若无地轻摩着那块未被任何人触碰过的腺体。

“……啊、不、……不要……”

Omega到底是本能地感到害怕,整个人瑟缩了一下,连带着后穴也猛然收缩,夹得蒲熠星不太好受。蒲熠星压低喘息,道:“我不会标记的。”

他没停下顶弄的动作,鼻尖轻蹭着腺体,鼻息也喷洒在敏感的后颈上。

“就让我闻一闻。我喜欢你的味道。”

蒲熠星边说边讨好般的专往郭文韬喜欢的地方顶,肉刃浸泡在湿穴里填得是满满当当,充实而美妙的快感不断从体内撞击而来,郭文韬只能轻颤着默许。

Alpha的手指线条极其好看,骨节都长得漂亮,悄悄地从T恤的下摆伸进去。一双大手摸上在腹肌周围来回抚摸,终于也感受到那根性器在进出的模样,时而把小腹撑起,这奇妙的触感甚至让在体内驰骋的阴茎又胀大几分。

别人摸和自己摸的感觉总归不一样,未知的触碰带来意想不到的酥麻感,文韬受不了地摇头:“别、……啊嗯,别摸……哼呜……嗯、呀……”

蒲熠星当然会听他的,他确实没有再摸,而是继续往上,揉搓起omega的胸来。他的指甲剪得整洁,用指尖轻碾也不会很痛,阵阵难耐的酥痒从奶尖儿迅速扩散开来,舒服得文韬再也说不出词句,一开口全都是不成调的轻哼。

诚然男性的胸不如女性柔软,可蒲熠星还是爱不释手地玩弄着文韬的胸乳,一边捏一边揉,平坦的胸部都被他捏成两个小尖尖,乳头更是挺翘,磨着T恤的布料爽得文韬头昏脑涨,意识不清。

他挺立的前面也抖得不行,和软烂的后面一样不停冒水,甚至都滴下来落到地垫上,可根本没有人在意。

车内交融的信息素越来越酣醇,鼻息间除了彼此的味道什么也闻不到。蒲熠星重重地深吸一口气,却还是不满似的,喉间发出野兽般压抑的低吟。

他突然又退了出来,咕啾一声带出一串汁水,茎头小孔还沾着丝丝粘稠的银线与穴口相连,尚未断开。

恍惚中的文韬甚至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被蒲熠星转了一面,变成正面跨坐上去,又生生地将那根沾满淫水的鸡巴吃入进去。

“啊、……啊……好深……嗯啊、!”

他坐到底了,蒲熠星也操得凶,蛋袋撞上臀肉啪啪作响,直把文韬往上顶。整个车身都随着他们的动作上下晃动。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不会有人来,或者来了也更好,这样他们都会知道他们的关系了。

蒲熠星兴奋地想,抬起头吻住那娇唤的嘴唇。

他终于又可以吻他了,于是吻得也张狂起来,在他穴里如何捣弄,便在他嘴里如何翻腾,吻得原本就嘟翘的唇更加红肿,嘴角挂着来不及吞咽的口涎。

文韬依旧抬着手护住自己的头,只能任由蒲熠星在他身上四处亲吻。衣服被完全撩起,露出被玩弄得如樱桃般鲜嫩的乳粒,即刻被含入温润的口腔。

舌尖的挑逗比手指还要命,又吸又舔,乳肉被吸完全涨起来一般,看起来简直像在迎合着男人的舔弄,舔完这边又去舔另一边,整个胸口都被含得湿乎乎的。

在郭文韬经历过的性事中,几乎都是单纯任由对方发泄,哪有人真的在意过他舒不舒服。可是他真的好舒服,和蒲熠星做爱真的好舒服,所以他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出自己的一点边界,允许他靠近。

“呜呜……好舒服……啊、……啊!……”

郭文韬是坦诚的,难耐地摇着头,无需压抑的呻吟回荡在车内,激发着蒲熠星最深层的欲望。狭小的空间内,呼吸间全是融合在一起的信息素,像是要发酵一般,烘得两个人都晕乎乎的。

体内的性器在即将勃发的那一刻不住颤抖,肉贴着肉,没有套的那层隔膜的体感更加鲜明。他感知到蒲熠星似乎是想要退出去,可他不想失去这难得的快乐,在蒲熠星刚刚有作势退出的动作时,立即夹紧了他,手也放下来搂住蒲熠星。

“可以……可以射在里面……没关系……”

有哪个男人能抵抗住这句话,蒲熠星当即脑袋一嗡,重新狠狠地嵌入进去,高潮瞬间尽数喷涌在痉挛收缩的穴道内。

总一天,他会成为文韬的A。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