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13)

13. 如何哄一只发情的小兔子

胀红的阴茎埋在裹着白色丝袜的腿间进出,纯白的大腿将那根红筋凸显的肉棍映衬得更狰狞了,从丝袜破掉的洞中一次次插进湿腻不堪的肉穴。

发情中的嫩穴湿软得可怕,整个穴都水汪汪的,任肉茎随便在里面怎么搅动都能发出淫荡的水声。Omega那根可爱的性器依旧昂扬挺立,两颗圆球也被撞得晃来抖去,湿穴贪婪地吞吃着粗硕的肉棒,被插入时自如地放松,要抽出时又痴缠着收紧挽留。

“啊、……啊哼……啊、啊……嗯!好……好棒!操……再操深点儿……”他欲求不满,觉得自己变成个无底洞,无论被进入多深多狠,他都觉得不够,从来没有如此浪荡的声音堪比春药。

郭文韬满面绯红,全身发烫,饱含春水的一双眼睛勾着蒲熠星。他动情地摇摆着身躯,攀附绞紧蒲熠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热情缠绵。

这时,蒲熠星突然意识到,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见到过发情中的郭文韬,无论他曾有过多少客人,但这样的郭文韬是只属于自己的,是他独占的。

这个认知带来莫大的满足感和快慰,蒲熠星喘着气,低哼着动作越来越重,花香如迷药,肆意地侵袭全身的触感神经,只让他们在情欲中越陷越深。他们都是第一次发情,两个人脑子里除了交媾以外什么都考虑不了,只想要操他或被他操,蒲熠星更是连往常的温柔都不见了,只重复地满足最原始的欲望,一下一下像钉子一样凿进去。

床不大,床垫吱呀作响的声音加剧了这场性交的激烈感。他将郭文韬的腿分得更开了,抬起一只白色的长腿扛到肩上,然后骑跨上另一只平放的大腿,将自己嵌入得更深,以满足郭文韬的需求。肉体碰撞的啪啪声越来越响,和文韬的哼唤声此起彼伏。

“啊!……啊哈……哼……啊!”

紧密连接的下身被撞得厉害,头上带着的兔耳朵也一次一次碰到床头,两只耳朵都垂塌下来,在操弄中跟着上下晃荡,一副被操得可怜兮兮的模样,迷离的双眼蕴上一层薄薄的水帘,似乎随时都会随着捣弄溢出来。

文韬舒服得有些神志不清,不断分泌的淫水让进出顺畅无比,咕咕啾啾的水声不停。娇柔的软穴像是活物一样,湿乎乎地黏人得很,每次都热情地迎上来拼命往里吞吮。龟头操到深处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深处有最隐秘的软肉一次又一次恋恋不舍地黏着自己的铃口亲吻,爽得快感直冲天灵。

他显然有些不清醒了,恍惚间看见文韬的兔女郎装上还残留着刚才他自己射出来的精液,白色渍迹沾在黑色的皮料上,那么惹眼,那么淫艳。

猛烈的操弄下兔女郎的装束也被蹂躏得皱皱巴巴,胸部的遮挡掉下来,堪堪露出平坦的胸乳,上面缀着的两颗樱桃般的红籽直挺挺的,似乎也能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的信息素,禁不住地微颤。

一定是因为发情,所有的理智都没了,蒲熠星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伸手将那些精液全部抹开在郭文韬的身上。那身兔女郎装就像被精液洗过了一样,甚至还抹到了文韬裸露的皮肤上,抹上他的锁骨和胸膛。

他的动作真的有点粗鲁,哪像之前那么体贴和顾虑,手指掐着文韬红透的奶尖来回碾磨,往上揉搓揪捏,把文韬都弄疼了。

“……啊……、疼、啊……唔嗯……”

然而,此时的疼痛是最绝妙的快乐,虽然喊疼,但文韬却并没有制止。蒲熠星手指上残留的那些精水也被涂抹到乳首上,胸口湿腻腻的,乳晕殷红,好像被涂上的不是精液,而是某种媚药,让本就发情的omega更加耽于疼痛,情难自已地迎合着挺胸抬腰。

蒲熠星停不下手,操得口干舌燥,只见那露出的胸膛都被自己揉红揉肿,微微鼓起两个小山包一样的奶丘。他真的昏了头脑,想都没想刚刚涂了什么便含了上去。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吃文韬的精,舔弄起来丝毫没有心理负担。蒲熠星边舔边吸,舌尖来回拨弄,时而用上牙齿轻啮,丝丝疼痛带来电流般的奇妙快感,连带着后穴止不住地收缩,夹得蒲熠星也阵阵舒爽。

乳头交替着被舌头和手指玩弄,涂了一遍精液的胸口本来都快被抹干,却又被如此含弄,再次被唾液濡湿。胸口一直湿漉漉的,奶尖儿都被吸麻了,再吸下去文韬都有种快被吸出奶的幻觉。

一直放在蒲熠星肩上的大腿因为对方俯身亲吻的关系被压到极限,保持大开姿势许久的腿根开始有些酸胀,体内的阴茎抵着深处品味似的故意慢慢厮磨,文韬的哼吟声都变得有些抱怨起来。

“唔哼……呜……等、等等……”

他轻轻推了推蒲熠星,力气不大,但蒲熠星捕捉到了,这才终于放过他的乳尖,稍稍抬身。可他一抬身,文韬忽然发力将他顺势往一推,同时奋力起身,一眨眼的功夫,他便稳稳地跨坐在了蒲熠星的身上。

说准确一点,是还含着那根鸡巴,骑在了蒲熠星的胯上。

“啊……好深……”

郭文韬直直坐到了底,肉棒根部都插进体内,龟头狠狠摩擦过敏感娇嫩的软壁,过电的快感从深处迸发而来。

“唔、”蒲熠星也闷哼一声,被郭文韬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床上,后穴还紧紧地收缩,绞得他一阵失神。

不满于蒲熠星刚才折磨一般的捣弄,郭文韬骑在他身上自己动起来。他每次都高高地抬起臀部然后重重地坐下,臀肉坐上蒲熠星的囊袋啪啪的响,阴茎贯穿至发痒的最深处,软肉痉挛,浑身舒爽,郭文韬满足地扬起头,凸起的喉结上下翻动。

他的前端同样昂扬着,根本不需要碰,爽得滴出前液,落到蒲熠星的黑色西服上。这套精美的西服此刻也同样凌乱不堪,淫污的液体沾染上正装,显得尤为荒淫,这种玷污感却让郭文韬生出一种奇妙而罪恶的满足感。

你看,无论你是多么高高在上的alpha,结果不还是一样肮脏。

郭文韬莫名地笑出来,嘴角勾得人心慌意乱。蒲熠星从下方痴迷地看着他,媚态尽显的omega让他心里升腾起强烈的占有欲,双手揉上他的臀肉,嘶啦一声,白丝从后面撕裂出更大的一片,整个臀肉都暴露出来。

蒲熠星的手指滑到穴缝里,满手的湿润,淫水被捣成白沫挂在穴口,摸着他的鸡巴是如何被这小穴吞纳吐露,来回揉按湿漉穴眼。

“哈……不……、啊……哼!、”

吞吃着大肉棒的穴又被如此玩弄,文韬哪里受得了,惊喘起来。他不由得放慢了动作,阴茎深入的感觉更加漫长而鲜明,大脑似乎都被这根鸡巴侵犯一样,完全无法思考。

身体本能地前后挺动摩擦,卵蛋没入alpha的阴毛麻麻痒痒的,舒服得浑身都泛起细痒。兔女郎的衣服已经塌下来,胸膛也完全接触到空气,红蕊挺着小尖儿,跟着起伏的动作微微抖动。

郭文韬不经意地抬眼一看,便在对面墙上的穿衣镜里看到这样一个自己。

他相当淫荡地大开着双腿,穿着松垮下来的兔女郎装,骑跨在男人身上。他袒胸露乳,头上耷拉的一对兔耳像真的一样上下晃动,胯间的阴茎彤红硬挺,挂着精水,后面的穴更是湿腻不堪,吞吃着alpha的鸡巴。

那根鸡巴那么粗,到底是怎么插进来的。文韬宕机的大脑纳闷,只看到那根硬红像铁棍一样的肉茎一次次挤开熟红的肉口没入体内,他甚至能用软肉感觉到阴茎上的跳动的青筋,刮擦着自己的肉壁,引来一阵阵绝妙的快感。

视觉的刺激下,郭文韬更兴奋了,穴肉不住地收紧,甬道都完全变成鸡巴的形状,紧致地贴合着肉棒。蒲熠星被夹得再按耐不住,青筋凸起的大手托着圆润的屁股上下挺弄起来。

“……啊、哼……啊、……好……还要……”

Omega的性器都被抽插得甩动起来,郭文韬撑在蒲熠星的胸膛上,难耐地哼唤。发情中的有肉穴每一寸都是爽点,被肉棒来回碾压按摩,愉悦极速攀升,郭文韬像被顶上了云端,晕乎乎地舒服得云里雾里。

鼻息间全是两人交融的信息素,已经分辨不出到底谁是谁的,整个房间都是发情的味道,而发情中的omega全心全意地只想要alpha的精种。

“啊……想要……哈哼、射……射给我……”

郭文韬语无伦次,肉穴再度绞紧,蒲熠星被这句喊得头脑一热,再忍不得,热精一汩汩喷涌,全部灌入了omega天生就该用来盛精的穴内。

发情期的omega欲望难以缓解,刚刚被内射时明明也跟着一起高潮,可才射过的阴茎很快又硬热起来,直挺挺地立在胯间。

郭文韬跪趴在床上,臀部却高高翘起,迎接alpha的每一次撞击。他其实也并不是第一次对着镜子做,多得是客人喜欢这种玩法,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看镜子里的自己是如何被蒲熠星操的。

他在蒲熠星身下匍匐着,兔耳垂在床上,殷红的脸埋进床铺里,眼里充满情欲,看着自己是如何被alpha操得往前耸动。

高翘的屁股上缀着一团白白的尾巴,随着捣弄晃来晃起,似乎还不知足似的诱惑着alpha。臀肉从白丝中间暴露出来,嫩肉上还留着红红的掌印,软柔的穴口更是早就被操得又红又肿,仍然颇为可怜又不知羞耻地流着水,吞吐着alpha的肉棒。

Alpha跪在他身后,钳住他的腰不断往里凿。蒲熠星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了,衬衫凌乱,领口大敞,正不停做着顶胯的动作,将自己往omega的肉体里挺送,汗滴从他的脸颊顺着锁骨滑落进胸口,那么性感,那么蛊人心魄。

视线太过灼热,蒲熠星感受到那股热度,抬头往镜子里看,正正好与郭文韬的目光对上。这一幕一下子和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重叠,只不过那时候在他身后的并不是自己,而现在,让郭文韬露出这样表情的人终于变成了自己。

蒲熠星有一瞬间的失神,情难自禁脱口而出:“韬韬……”

郭文韬浑身一颤,肉穴猛地一缩,又将蒲熠星夹紧几分,alpha不禁低吟出声。

不知为何,郭文韬的眼眶贯上一股热意,眼泪再也隐忍不住夺眶而出,竟然真的被操哭出来,他拽着身下的床单,口鼻都被隐藏在床铺里,呻吟声都闷闷的。

“…呜嗯……、呜……”

闻着声音有些奇怪,蒲熠星往镜子里看去,发现文韬整双眼睛都红红的,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泪水默默地从眼里一滴一滴漫出来。

蒲熠星有些心疼,可是他也停不下来,被情欲支配的alpha和omega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本性,他们像变成最低等的动物,听凭欲望随波逐流。

可是又有什么关不住的悸动,在心底喧嚣地跳动。文韬回过头来,不再盯着镜子,而是用盈满水的眼睛直接看向蒲熠星,像是在寻求什么。

内心掀起波荡,没有犹豫,蒲熠星低伏下去,吻上文韬红润的唇。

下身淫靡而激烈,可这个吻却纯洁动人,舌尖只在唇间轻轻相触,细细品尝着对方的味道一般,眷恋有难舍。

他们吻着,郭文韬腾出一只手摸上自己的小腹,来回抚摸,感受那里正鲜明地接受着蒲熠星的侵入,操出蒲熠星的形状。

“唔……韬韬……嗯哼、”

“……嗯啊……哈……呜呜……”

蒲熠星也感觉到那股外部的力量,穴道挤压得更厉害,在那深处,分明有另一处湿软的禁地,正在嘟着肉嘴亲吻自己的阴茎,邀请自己。

那是omega的最后一道防线,蒲熠星脑子混沌,恨不得立刻捅开生殖腔操进去,然后扒掉他脖子上的阻断环,咬破他的腺体,就此标记他。

这诱惑太大,此刻的omega什么都会听自己的,就算他之后反悔也改变不了事实。他知道omega也正在如此渴求自己,他可以在这时候标记他,不仅仅是让omega的发情稳定下来,更可以让他从今往后都只属于自己。

可是,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是乘人之危,在omega最脆弱最不清醒的时候强硬地帮他做出选择,这绝不是文韬所希望的,也不是他想要的方式。

他亲吻他的嘴角,嘴唇吻到他的耳边,低声道:“韬韬……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哼嗯、……嗯?”

“我、我不会标记你的……我只是,唔、临时标记,才能暂时压制住你的发情……”

蒲熠星的手覆上文韬紧拽着床单的手。

“好不好?让我帮你吧……韬韬……”

好奇怪,郭文韬觉得,为什么心里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满足感,比下身的快感都还要让他愉悦。

“嗯……啊、哼嗯……嗯哈、……”

他说不出话,蒲熠星的另一只手也伸进他的胯间握住那根性器,安抚似的帮他撸动,令他浑身酥麻。

是啊,情潮一直消退不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就按照他说的做吧。

他胡乱地点头,终于获得允许的蒲熠星内心充满难以言喻的喜悦。为了让文韬放心,他从文韬体内退出来,带出一股骚水从合不拢的肉穴流出来,从后面蹭上omega的性器。覆在文韬手背上手指嵌入指缝,牢牢地将手握在手心。

蒲熠星开始快速地帮他抚弄性器,郭文韬摸上颈间,双指一按咔哒一声,阻断环被打开,露出那不曾有人碰过的腺体,正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这是他最脆弱的地方,他是害怕的,可他却选择相信这个男人。

在犬牙刺进来的时那股疼痛,交握的手被施加的温度与力度,浓烈的梅酒香倾贯而入席卷全身,喉腔深处发出痛吟,他在蒲熠星的手中又一次冲向快感的顶峰。

· TBC ·

【蒲郭】黑杜鹃(13)》有4个想法

      1. 没错因为不是特别喜欢大鱼大肉(?其实是不爱看无脑车啦)不过对于为剧情服务的车车我热烈欢迎:D

青竹丹枫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