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14)

14. 期间限定同居

临时标记是有用的,郭文韬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不再像之前那样欲火难耐。但是,omega的发情期会持续五到七天,说不准什么时候情潮又会再次来临。

屋子里仍然萦绕着两人的信息素,不能长久地待下去。白丝已经破成那样,只有脱下来扔掉。蒲熠星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文韬身上,把他抱到外屋的沙发上让他休息一会儿,自己则打了个电话让司机来接,特意嘱咐要开到后门来等。

这比他之前跟司机说的时间早了1个多小时,不过司机很专业,并未走远,而是一直在附近等待,很快就可以过来。

第一次发情,郭文韬短时间内连续高潮三次,屁股都被操得有些肿痛,此时稍稍有点疲乏。身体里流淌的来自alpha的信息素让他觉得安稳,此刻他什么也不想做,窝在沙发里看蒲熠星打电话。蒲熠星打完电话,走到沙发前蹲下,伸手把还戴在文韬头上的兔耳朵摘了下来,又把他身上的西装外套裹紧了些。

“要不要把衣服换掉?”蒲熠星问他。

郭文韬摇头,他现在根本不想动。

“好吧,那我帮你换?”

考虑到这样的装扮确实太过惹眼,蒲熠星还是提议道。这次郭文韬却乖乖点头了,并主动告诉了他自己的衣服放在哪个衣柜。蒲熠星起身去找了几分钟,取回文韬的便服回到沙发前。

他坐上沙发,想帮文韬把兔女郎的服装脱下,需要解开下面的环扣,难免又会碰到私密的地方。他小心翼翼的,很怕又擦枪走火,好不容易解开扣子要脱的时候,一抬眼看到文韬又用那湿润的眼睛看着自己。

郭文韬看着蒲熠星的腿间,西装裤被顶出一个鼓鼓的小包。文韬这时候才想到,自己是爽了三次,可蒲熠星好像只射了一次,顿时有些愧疚。

尚在发情期,他的思维不同于平时,更何况现在在他眼前的,可是暂时标记了他的alpha,那些在四周环绕,在体内流转的信息素使他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依赖和眷慕。

他不再多想,手直接伸了过去,覆住那鼓鼓的一团。

蒲熠星立即抓住他的手:“韬韬……”

“让我帮你。”郭文韬说,“你帮了我,所以我也该帮你。”

他没再理会蒲熠星的阻挠,挡开他的手熟练地解开裤子。Alpha的性器跃然而出,在他手中蓬勃性奋着,郭文韬调整了一下坐姿,对着蒲熠星笑了一下,低下头去。

大概没有哪个alpha能抵挡住omega如此主动的服务。郭文韬含进去的时候,蒲熠星就倒吸一口冷气,全然没有了再阻止的念头。

口腔温暖,文韬没有含很深,但舌头配合着专绕着敏感的龟头舔弄,很快就舔出啧啧水声。没舔到的地方便用手指来回抚慰,口手并用地蒲熠星释放欲望。

“唔、……韬、韬韬……唔哼……”

含吮中舌肉舔舐冠沟,裹紧肉茎,吐出时红润的双唇又亲吻着那些勃动的脉络。酒香四溢,花香也开始蔓延,郭文韬干脆从沙发上下来,移到蒲熠星的腿间吮吻起来。

Alpha肉刃雄伟,竖得高高的,整个头部都挺出来。郭文韬伸出舌头贴上底部的凸起,自下而上地往上舔,舔到湿漉的龟头又含入进去吸吮。

不过几次,便感到alpha的性器因为兴奋而抖动,可偏偏这时,蒲熠星的电话响了。蒲熠星扶住文韬的头,轻轻往外推了他几下,文韬最后吮了两下,才不情不愿地吐出来,唇边还拉着丝,被文韬用手背擦了擦干净。

是司机打来的,说他已经到了。

“好的、唔……”

话还没说完,文韬竟然根本不顾现在什么情况,又舔了上来。

他用了些力气握着蒲熠星的命根子,蒲熠星哪敢动,只能忍下来。这根鸡巴郭文韬已经很熟悉了,像是铁了心要在这个时候把蒲熠星弄出来,舌头刁钻地舔弄着蒲熠星敏感的系带处,舔得龟头一颤一颤,还故意含住吸吻。

手也没闲着,继续上下撸动,持续的快感让蒲熠星根本说不出话,正在通话中更是连声音都不敢出。

「少爷?」

“啊……、”蒲熠星被刺激得快到大脑崩溃的临界点,深吸一口气不敢呼出,强忍道,“没、没什么……啊、你稍等一会儿……”

郭文韬狠狠一吸,抬眼望上一看,正撞上蒲熠星的目光。

蒲熠星不懂,为什么明明在做着如此淫色的事情,那双眼睛却可以在饱含爱欲的同时又这么纯粹。

他低哼一声,无法控制地射出来,射进文韬的嘴里,强烈的酒香弥漫在四周,围绕着文韬,又缓缓渗透进omega的肌肤。

文韬也有一瞬间的失神。原来标记过后会有这样奇妙的感觉,愣在地上好一会儿。蒲熠星喘着粗气,对着电话说了句“我们马上出来”,然后果断地挂掉电话。

得逞后,郭文韬乖了不少,安安分分地让蒲熠星给自己换好衣服,又规规矩矩地由他把自己抱下楼。

其实情潮压制下去后,郭文韬倒是能凭自己走动了,可是莫名地就是不想自己动,一整个人都想依赖一下刚刚标记过自己的Alpha。

郭文韬知道,这毫无疑问是激素作祟,所以他也懒得去反抗生理本能,心安理得地窝在蒲熠星的怀里,上车下车直到再一次被抱到床上的时候,脚就没有沾过地。

他已经有些困了,进门的时候都没睁眼,等躺到床上的时候才粗略地往周围扫了一眼,迷迷糊糊中意识到这是哪里,问道:“这是你家吗?”

“嗯。”蒲熠星回答。

年纪轻轻就能住这么好的地方,文韬笑呵呵的:“原来你真是少爷啊。”

蒲熠星有些不好意思,算是默认。

这里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蒲熠星的一处置业。二十多层楼四十几户的高级住宅,整栋楼都是蒲家的,在蒲熠星十八岁那年作为成人礼,挂到了蒲熠星的名下。

当然,蒲熠星对这件事向来低调,大学的同学朋友也从来不会把他与那个最有名望的蒲姓家族联系起来,毕竟同一个姓氏那么多,蒲熠星不说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往那方面想。

蒲熠星自住的这间房位于顶楼,虽然不是大户型,但也有七八十平米,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卧室足够宽敞,居中放了一张大床,完全够睡两个人。阳台是锁好的,蒲熠星安顿好郭文韬便去开窗,夜风习习吹进屋内,带走一些悄悄蔓延的信息素。

这毕竟是蒲熠星的卧室,不仅仅是空气里,连周遭的物品都带着淡淡的属于蒲熠星的味道。清雅的酒香好好闻,郭文韬赖在床上不愿动,静静地感受这种惬意的舒适感。

“还是去洗一下吧?”蒲熠星对他说。

郭文韬反应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

他们在梨棠做完后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匆匆赶回来,文韬的身体里都还装着蒲熠星的东西,不弄出来是不行的。可郭文韬这次确实没那个心思再自己清理,于是等蒲熠星放好水,便完全把自己交给蒲熠星。

卧室里就有卫浴间。也不知道郭文韬是累了还是单纯享受蒲熠星的服务,整个过程相当听话,只是在手指伸进去清理的时候,有意无意搔刮到舒服的地方,不由得轻哼。

这怪不得郭文韬心猿意马起来。他本就处在发情期,感官变得极其敏锐,后穴扩张,热水涌进去又混着精水流出来的感觉太清晰了,脑子又开始嗡嗡的。他攀在浴缸边伸长脖子,想寻找他的安慰。

花香弥散,蒲熠星吻上去,强压着情欲,只在唇上轻啄。手指揉着后穴,热热肿肿的,他知道今天决不能再用这里做什么,于是只伸出另一只手帮文韬抚慰前面。

浴室里热气氤氲,文韬像水里的鱼,在接吻的间隙大口呼吸着氧气,四周萦绕的浓郁酒香裹着他的皮肤,令他倍觉安稳。

Alpha的信息素安抚着他,omega稳定的情绪有利于压制情潮。浴室里充斥着接吻的声音和两人时不时的低吟,只听得文韬抑制不住地嗯了一声,欲望便舒缓在蒲熠星的手里,融进满池的热水里。

等重新又洗了一遍,疲惫过度的郭文韬在蒲熠星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蒲熠星是被郭文韬吵醒的。

郭文韬满脸潮红,浑身发热,难受地蜷在他身边,不住地想往他怀里蹭。

这明显是情潮又来袭了,发情期的omega会像这样不定时的发情,若是没有稳定的伴侣其实是相当痛苦难熬且危险的。

信息素不受控制地充盈整个房间,蒲熠星很快跟着起了反应,带着浓烈的酒香,将郭文韬揉进怀里。

他先摸了摸文韬的后穴,昨晚睡前给他涂了点普通的消肿药,看来还是有点作用,已经没有那么红肿了。

但很快手指就被omega的爱液沾湿,连床单都晕出一块湿迹,而郭文韬还在怀里拱,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清醒。

“抱我嘛……你抱抱我……”

“……”

发情期的omega表现各不相同,有的会敏感亦哭,有的会比平时更大胆张扬,但蒲熠星万万没想到郭文韬发情竟然是如此粘人又爱撒娇。

他哪里拒绝得了呢,翻身便把文韬压在身下,紧紧地搂在怀里,湿润的穴肉紧致度刚刚好,阴茎很顺利地滑入进去,浅动起来。

“……呜嗯、好……好舒服……哼嗯……”

情热的湿穴乖顺地讨好着蒲熠星,好像知道只有把alpha的鸡巴吸爽了,自己也才能舒服一样。蒲熠星到底不敢动太狠,肉茎碾着湿润的粘膜来回轻操,延绵不断快感直惹地文韬哼吟出声,双腿不自觉地越开越大,想要更多地沉浸于欢愉。

他抬头索吻,细密的吻便如愿落下来,亲他的眼睛和鼻尖,最后吻上他红润的唇。蒲熠星同样情动难耐,他兴奋而不可抑制地想,这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抱郭文韬。那种无以复加的心理满足感甚至超越了身体上的满足,让他无法克制地把文韬牢牢地拥在怀中,一次一次把自己揉进文韬的身体里。

两股馥郁的信息素极度融合纠缠,带来爱的错觉,他们好像都舍不得让时间过太得太快,都想让此刻的安逸更加绵长。

蒲熠星将他稳稳抱起,让他坐在自己跪坐的腿上,后穴依旧套牢了他的阴茎。一下下的颠弄让文韬舒爽地向后仰头,被蒲熠星搂紧腰背,倾身吻他漂亮的颈脖,在发出美妙声音的喉结处流连忘返。

如此厮磨许久,最舒服的地方被不断按摩,郭文韬轻呼一声,泄了出来,肉穴紧致吸咬,蒲熠星也低喘着,没来得及完全抽出,龟头卡在穴里,尽数喷了出来。

发情期的第一个早晨,似乎比想象中要美好一点。

幸好这两天是周末,蒲熠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在家里陪郭文韬。

发情期是omega最大的困扰,几乎让他们不能考虑其他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宁可选择会有副作用的抑制剂。Omega的情潮不可预测,白天也会不定期发作,他们这几天有时候是在沙发,有时候在浴室,有时候甚至会在餐桌上。

这是郭文韬有生以来第一次发情,面对情潮也是无所适从,在标记了他的alpha面前,原本那股子要强的劲儿也因为发情期的原始本能,显出些omega特有的乖巧来。

稳定的时候就爱黏着蒲熠星,总是希望蒲熠星一直处于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如果蒲熠星偶尔去了别的房间,文韬就会一声声地喊,也不知道是不是激素作祟,称呼在不知不觉间从“蒲熠星”变成了“阿蒲”。

等蒲熠星听到回答他,他也不说要干嘛,要么喊到蒲熠星来找他,要么默默地走到蒲熠星所在的地方,守在他旁边,看他做事就好。

老实说,郭文韬也不想这样。可是他就是压抑不住自身想要靠近alpha的欲望,看不见他就会心慌慌的,只有在他身边,闻着那股酒香才觉得安全。

这是蒲熠星从来没有过的待遇,自认识郭文韬以来从来都是自己黏着文韬,哪有文韬反过来粘人的,所以他当然完全不介意,不如说还有些开心。

做爱的时候,文韬就更缠人了。每次都欲求不满似的,抱着他贪婪地想要更多,也不像之前那样总爱揶揄逗弄他一下,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都是纵情的欢吟。

发情期omega还有强烈的受孕欲望,所以郭文韬也不喜欢在最后让蒲熠星抽出去,总是收紧肉穴,喜欢让蒲熠星插在里面射,简直像是上瘾一样。但频率那么高,内射对身体的负担实在太重,每次清理起来也是不小的麻烦,郭文韬最终还是妥协带着套做。

可蒲熠星家里没有套子。文韬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像蒲熠星这样的alpha少爷,生活不应该缺伴儿才对,结果竟然是连这种东西都没有备着。

蒲熠星不放心留郭文韬一个人在家,郭文韬也不愿意他出门,更不能自己出门,于是蒲熠星不得不强忍尴尬,找人跑腿买了安全套回来,才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说到底,当时提出临时标记的提议,蒲熠星是有私心的,至少这段时间,郭文韬肯定只有自己,也只能有自己。

他知道这应该只可能发生在发情期这段时间里,所以也异常珍惜。

以前总听别人说,两个人一起生活需要磨合很多事情,可这几天的短暂共同生活似乎并没有任何不适,还和谐得有些过分。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窝进沙发看电视,玩游戏的时候哪怕郭文韬没什么兴趣也会陪着蒲熠星玩,偶尔腻歪一下,然后又滚上床单。

两人就好像已经在一起生活很久很久的恋人一样,蒲熠星很享受每天睁眼就能见到郭文韬的日子,而正巧,文韬也很需要他。

蒲熠星第一次认真地想,要是以后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 TBC ·

【蒲郭】黑杜鹃(14)》有5个想法

青竹丹枫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