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不要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

烈日炎炎,蒲熠星坐在烫屁股的马路牙子上,还在刷新着群内的消息。

手机上方忽然跳出一条新信息。

wuli韬韬:【回头。】

蒲熠星回头,看见自己二十多分钟前联系的那个人正站在身后,攥着手机撇着嘴瞪着自己。蒲熠星丝毫不慌,露出稀松平常的憨笑:“韬韬你来啦。”

郭文韬像是把气憋回去了似的,良久才不平不淡地问了句:“还站得起来吗?”

蒲熠星笑得更无辜了,好像受伤的不是他本人一样。

“站不起来了。”

不幸是这样发生的。

蒲熠星刚刚结束一天的拍摄工作,走在回家的路上,迫不及待地刷起搁置一天的手机看消息。

昨天晚上郭文韬有一场直播,因为白天有录制工作带了妆,走的禁欲精英气质,还配了一副金框眼镜,整个直播间都躁动起来。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粉丝群里不停有人在截取着昨天的直播画面,有图片的也有gif的,还做了特效,一张张刷在群里,穿插着无数虎狼之词的赞美,群里跟过年一样热闹。

啊,你问蒲熠星为什么知道?那当然是因为,他蒲熠星居然开了个小号!潜伏在郭文韬的粉丝群里!天天听群友们对文韬抒发一些有色爱意!他倒是不在乎那些不能播的话语,反正那些人也就是嘴上说说,吃都吃不到,但他就不一样了,当群友在群里发疯的时候,郭文韬就躺在他身边,然后他美滋滋地收图。

当然,偷偷进了郭文韬的非官方粉丝群这件事,郭文韬也是不知道的。蒲熠星工作一天下来,群里跟爆炸似的,图多到他保存得手软,看到特别好看的还会多欣赏一下。可能就是因为太过入神,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到人行道边,脚向前一迈,直接跨出了路沿,然后一脚踏空。

崴了。

不得不说,蒲熠星很能忍痛,右脚踝肿得又红又大,轻轻碰都碰不得。郭文韬在接到蒲熠星的消息后立即开车过来的,嘴上憋着没说,心里却着急得很,看蒲熠星强忍欢笑的样子又生气,这得多疼啊还笑成这样,他知不知道很严重啊!

右脚彻底不能碰地了,郭文韬支撑着蒲熠星站起来,蒲熠星只能依靠文韬的力量跳着走,跳了一路才到停在隔壁那条街的车上。到之前郭文韬不知道崴到何种地步,看到后当即决定直接去医院,根本没理会阿蒲说的休息休息就好。

事实证明,郭文韬的决定是正确的。

在医院挂了急诊拍了片,医生诊断为:轻微骨裂。

蒲熠星确实也没想到崴了一下脚竟然就骨裂了,自知理亏不再逞强,郭文韬更是想责骂他又舍不得,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乖乖听医生说怎么治疗。

好在只是轻微的,没有骨折无需手术,在外部打上石膏,等待自己愈合就好。只是这至少要6周的时间,期间还不能下地,有条件尽量平放或抬高腿部,减小腿部压力有利于恢复。然后又开了些药,等全部搞完,两个人三条腿好不容易回到家,都已经深夜。

在今天之前蒲熠星哪想得到,自己在奔三这个年纪,会开启一段生活无法自理的日子。

第一个难题就是洗澡。

打石膏的腿不能沾水,这直接导致蒲熠星无法独自洗澡。郭文韬小心翼翼地用保鲜膜帮蒲熠星裹好受伤的部位,让他坐在塑料板凳上支着腿,腿搭上另一条凳子,以避免被水淋湿。

说真的,长这么大郭文韬从没有这么伺候过谁,蒲熠星是第一个享受到郭文韬如此服务的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哼哼唧唧的喊痛。

“现在喊痛,早干嘛去了!”郭文韬终于忍不住责备道。

蒲熠星无辜道:“之前忍着的嘛,现在知道骨裂了,而且正是病发期,真的变痛了嘛。”

浴室里雾气朦胧,水声哗哗的,两个人的声音被掩盖得有些模糊,让蒲熠星的哀怨听起来真的有些可怜。郭文韬终究心疼不过,任劳任怨帮他把背洗干净后,把花洒往蒲熠星手里一塞,说:“自己拿好。”

蒲熠星一愣,脑袋便上传来舒柔的触感,原来郭文韬竟是帮他洗起头来。白色泡泡很快就在头发上堆积起来,郭文韬的手指也很舒服,带着按摩的力道,帮他揉搓着头皮和发丝。

这可太惬意了,蒲熠星闭上眼睛美滋滋地享受着头部按摩,腿上的胀痛似乎都好了不少,心情也美起来,甚至想哼歌。

冲洗的时候,郭文韬也很小心地不让泡泡流进蒲熠星的眼睛里,帮他洗完自己也几乎淋了个半透,索性也脱了衣服。

他随便用花洒冲了冲自己,把花洒又递回去:“前面你自己洗。”

“啊?韬韬不帮我洗前面吗?”

郭文韬睥睨他一眼,说:“你的手又没残废。”

蒲熠星嘿嘿地笑,也不强求,反正今日已经很满足,乖乖按照吩咐自己洗起来。

他俩其实很少一起洗澡,就算有,真正的目的也不是洗澡,所以像这样单纯一起洗澡的情况反而没多少次,倒也新鲜。

这第一次帮蒲熠星洗澡时多少还有些不熟练,会顾此失彼把自己也弄湿,但几天下来就变得极其熟练丝滑,只不过郭文韬也懒得再进出一趟,总是顺道一起洗了。

到底是住在一起久了,默契也慢慢培养出来,沐浴液呀花洒呀毛巾啊什么的,不用说话,伸个手就知道对方要什么,互相递送。蒲熠星想,或许以后也可以试试都一起洗澡,还能节约用水呢。

如果说洗澡还算是蒲熠星巴心不得的,另一个问题则真的让蒲熠星有些窘迫。

如厕的时候蒲熠星没法站立,要么就坐着,要么得有人扶着,可坐着吧,那也得有人再扶着站起来,总之怎么都不方便。

特别是小便,一手得搂着郭文韬,又是单脚站立,重心实在不稳,根本把不准方向,只好每次都由郭文韬帮他对准便槽。

这东西郭文韬又不是没碰过,他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害羞,只是觉得这么大人了还要人帮着把尿,实在是有些羞耻。不过郭文韬反而觉得好玩,每次还要调戏几句,甚至像哄孩子撒尿一样嘘两声,弄得蒲熠星更害臊。

后来,郭文韬就给蒲熠星买了个拐杖,方便他偶尔自己使用,郭文韬有时候外出,蒲熠星也能在家自由活动。刚开始用时还太不顺手,有几次还险些摔倒,但用多了后慢慢上手了,慢慢地蒲熠星也终于可以独立上厕所了。

蒲熠星脚崴了这事儿,粉丝也是知道的。

他俩都是主播,搬到一起住后,郭文韬用卧室,蒲熠星就用书房,理由是文韬下播会早一些,收拾好后就卧室直接睡了,互不影响。

但是他们没有告诉粉丝,正好搬家那段时间蒲熠星都在外地,在酒店直播得多,等蒲熠星正式告诉粉丝自己搬家了,距离郭文韬说搬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粉丝们便没有把搬家这事儿想到一块去。

蒲熠星脚刚崴那几天确实没有播,但是有告诉粉丝脚崴了,休息几天,让粉丝好一阵心疼。等终于复播,蒲熠星便拿着拐杖出境,先安抚了一下心急的粉丝们,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注意保护,过两个月就好,粉丝们也才终于放心不少。

只是他这段时间基本上是没办法出门了,日常采购啥的都是由郭文韬来办,需要体力的家务活儿也全是郭文韬包下了,蒲熠星过意不去,便承担下简单的事情,比如铲猫砂换猫粮啥的。

说到猫,有件事让蒲熠星特气愤。搬到一起后他们家的毛孩也成倍数增长了,受伤当晚回家得晚,还没啥,过了两天,不知道是哪只小猫咪开始的,竟然学蒲熠星瘸着个腿走路!

这不是嘲讽是什么!而且后来连狗狗都开始嘲讽他了,蒲熠星心里酸,到底是哪个小白眼猫先开始的,但肯定不会是他的三个瓜宝!

郭文韬笑得肚子都痛了,一边安慰蒲熠星,一边把猫猫假装瘸腿的样子拍下来,发到朋友圈。

然后蒲熠星去点了赞。

没啥事的时候,郭文韬就帮蒲熠星按摩那条受伤的腿,以免长期不用导致肌肉萎缩。郭文韬从小腿慢慢往上按到大腿,力道有轻有重,内外兼顾。

按到大腿内侧的时候,蒲熠星心猿意马起来。其实每次他都有点心痒,但都忍住了,只是这次他终于忍不住了。

“韬韬,我们要不要试试?”

郭文韬头都没抬:“试什么?”

“试试,你坐上来,自己动。”

“……”郭文韬抬起头,仔细地分辨蒲熠星的表情,可就是蒲熠星这种半真半假的话让他分辨不出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于是猛地往他没受伤的左腿捶了一拳,惹得蒲熠星大叫一声。

郭文韬扔开那条还放在自己腿上的腿,说:“我看你另一条腿也还是瘸了好。”

蒲熠星可怜兮兮地屈膝抱腿猫猫落泪:“韬韬好凶,好狠心。”

“你就装吧。”

不过,确实,蒲熠星受伤大半月了,他们都没怎么亲密过。这比起以前,那方面生活质量确实大大降低。蒲熠星不提还好,一提,郭文韬也念着了,是有些想了。

于是也就在蒲熠星提出的当晚,他们身体力行地实践了一下。

虽然蒲熠星脚不行,但硬得相当行,滚烫滚烫的,郭文韬单单就坐下去的时候就舒服得想要射了。

他可以自主地掌握角度,可以专往自己的喜欢的地方捣,他也不急着完全吃进去,反正蒲熠星的腿不能使力,就着半入的状态,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可以说,蒲熠星的感受也完全由他掌握,难怪为啥有人喜好这么玩,原来掌控一个人的感官竟然可以这么令人满足和愉悦。

“韬……快、深、深一点行不行……”

这种话还是第一次从蒲熠星嘴里讲出来,郭文韬兴奋极了,说:“好啊,那你该说什么?”

“韬韬……求你,快一点……我想要……”

蒲熠星说着,虽然他腿不方便动,但他的手抚上郭文韬的腰,带动郭文韬上下动起来。郭文韬心满意足,稳稳地往下坐,适时放松,在完全吃进后又紧紧收缩,爽得蒲熠星眼前都在冒星星。

也不知道他咋想的,蒲熠星忽然喊出一句:“老公……啊、老公好棒,再深点……”

这声声老公喊得郭文韬脑子一震,浑身酥痒,穴内不受控制地紧缩两下,当即又让蒲熠星哼出两声。而这羞耻的台词,分明又像极了以往郭文韬会喊出来的内容,快感和羞耻感叠加在一起,郭文韬是又舒服又羞恼,报复似的用力吞吃起来,只为让蒲熠星发出比他更浪荡的声音。

“……嗯、韬韬……老公,还要……唔嗯……”

“嗯、……啊哈……、唔哼……!”

几周没发泄的东西尺寸可怕,在肚子里捣进捣出,他睁开眼,看着身下的蒲熠星几近痴迷地看着自己,渴望自己,依赖自己。这全都是因为他,因为他郭文韬,蒲熠星才如此心醉神迷,他浑身酥麻地一颤,丢了精关。

他也许久没有发泄,射得有些久,穴里不断收缩,夹得蒲熠星也跟着高潮出来,灌满了甬道。

还在恍惚中的郭文韬有些惆怅。糟糕,他想,这种感觉可能会上瘾的。

一次哪够过瘾,蒲熠星还没退出来,埋在穴里就重新硬起来。

郭文韬对于蒲熠星刚才故意学自己稍稍有些不满,作势想起来,结果又被蒲熠星狠狠按住。

他故意用夸张尖细的嗓音说:“韬韬……人家还想要嘛~”

“……”

还演!演就算了还乱演!他哪有这么娇嗔过!明明是你自己才爱说这些骚话!郭文韬气不过,不安分地挣扎起来,想逃开,可能动作有些大,冷不防地蒲熠星“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冷气。

“疼、疼吗?压到了?”他连忙紧张地问道,连还在生气也忘了。

蒲熠星眯着一只眼,眉头皱紧:“疼。要韬韬继续给我才能好。”

郭文韬气笑了:“……什么德行!”

这其实算郭文韬妥协了,蒲熠星笑着,抹抹刚才郭文韬射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就着浊液抚上郭文韬的前面,不一会儿,在郭文韬细细的哼吟中,小韬韬也流着水站起来。

前面被爱抚,内里也被填满,那玩意儿还有变大的趋势,撑着肉壁细细摩擦,郭文韬难耐地扭动臀部,上下吞吐那灼热的硬物。

“好厉害啊韬韬……嗯嗯好棒、要到了……快嗯、……”蒲熠星在煽风点火,偏偏郭文韬被哄得舒舒服服晕晕乎乎的,不知不觉力道和深度都变大变深,臀肉拍在大腿上啪啪响。

“嗯、哼……”郭文韬紧咬着下唇,忍耐着声音,大约是心疼他把自己咬疼了,蒲熠星坐起身来,吻了上去。

绵绵亲吻如细细的电流漫过全身,身心的满足激出郭文韬本能的反应,内壁收缩,湿黏的软肉紧密贴合肉刃,吻着吸着,蒲熠星轻笑出来:“韬韬好棒啊,弄得我好舒服。”

郭文韬喘息着,耳朵都红透了,随着蒲熠星的笑,那东西也在他体内一震一震,抵着嫩肉舒爽连连。他心又不甘,一口要上蒲熠星的左肩,同时下身猛地绞紧。蒲熠星吃痛,没崩住,再度在他体内泄出。

中出两次,肚子里满满的根本装不下了,一边射一边从塞满的穴缝里溢出来。蒲熠星亲着他,讨好着他,手上动作没停,只感到手里的东西抖了几抖,白液从前端小洞口喷涌而出。

隔天,两人都神清气爽,蒲熠星决定继续摆烂一天,郭文韬则有一个预定的直播。

他按照原定的时间开播,而蒲熠星躺在镜头拍不到的床上,在第一家属位上观摩郭文韬直播。

一切如常。可就在郭文韬起身去厕所时,背后靠在墙上,刚好被他挡住大部分的东西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画面里。

发现这个东西的弹幕全都在刷【?????那是啥????】或者【拐杖??韬韬脚受伤了?】,更不乏有双担的粉丝一眼就认出来【我草那不是蒲熠星的拐杖吗!?怎么在韬韬家卧室!?】,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直播间都要炸了。

等郭文韬回来,瞄了一眼弹幕,再瞄了墙壁,克制又忍无可忍地骂了一句:“草……”

蒲熠星没有挂在直播间里,听到郭文韬难得脏话刚想问怎么了,顺着郭文韬的视线,便也看见了完全暴露在镜头位置下的拐杖。

“草……”

直播间迅速被切断。

黑屏上只留下粉丝震惊一整年的弹幕飘过。

蒲熠星真不是故意的。

但你说事情发展成这样,蒲熠星也觉得没啥不好的。

他老早就想告诉大家了,只不过一直没找着时机而已。现在既然都被发现了,那不如就大方承认吧。

蒲熠星开播,拿着前一天出现在郭文韬直播间里的拐杖说:“是的,我们确实已经同居了。”

随即,郭文韬本人也出现在屏幕前:“对不起,没有事先告诉大家,但我们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不知道如何告诉大家。”

“但现在是时候给所有朋友们一个交代。是的,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谁能想到,崴了个脚竟然会有这样的蝴蝶效应呢。

不过咱就是说,虽然蒲熠星不是故意的,但,不要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也是真的。

End

【蒲郭】不要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