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我喜欢的人

1.

在向郭文韬表白后的第二天晚上,我收到一个匿名邮件。

寄件人那一栏,应该是用一些技术手段隐去了邮箱地址,只显示了一个P,邮件里什么内容都没有,只有一个附件。

附件是一个视频。

这个邮件实在是太过诡异,令人生疑。可是看着那个被命名为《G》的视频,我又实在无法不好奇它的内容。

于是,我犹豫着,最终还是点击了下载按钮。

下载好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点击的那一刻,声音比画面更快传出来,惊吓之中,画面出现,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这竟然是……!

这竟然是我喜欢的人的性爱视频!

镜头里,郭文韬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分开一双长腿,有另一个男人正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俯在他上方动着腰。每当肉体碰撞的时候郭文韬就发出一声浪荡的淫叫,连臀肉都被撞得晃动。

我整个人都从椅子上弹起来,鼠标都甩飞了,音箱里不断外放着郭文韬毫不压抑的声音,叫得又酥又软,一声一声把我从震惊中拉回来。

我镇定下来,坐回椅子里,关掉外放,看着画面中被别的男人干得那么舒服的文韬。我脑子还在嗡嗡的,眼睛却一刻也离不开画面,但我发誓那一刻我是愤怒的,我喜欢的人,为什么会被录下这种视频,还被发给了别人!

画面没有任何遮挡或者顾忌,那个男人的脸也出境了。我仔细一看,这他么不是经常和郭文韬走一起的那个比我们小一届的学弟吗!叫什么蒲熠星好像是!因为长得帅刚进校就被封为新一届校草,然后因为都参加了侦探社就和郭文韬认识了,没想到,原来他们俩是这种关系吗!?

我不服,凭什么,凭什么这个姓蒲的就得到郭文韬!明明是我先认识郭文韬的!对了,送件人是P,这个视频肯定也是他发给我的!一定是郭文韬跟他说了我跟他表白然后这个渣男就发邮件来打击我的!

他凭什么这么对待郭文韬!郭文韬一定不知道他的私密视频被这个逼崽泄漏出来了。即使真的是他男朋友,也不能对他做这种事啊!蒲熠星这个渣男,就这么骗走了我的郭文韬啊!

“啊~!啊……阿蒲、阿蒲……亲亲我……”

郭文韬难耐地呻吟着,还向他索吻,我脑子都气痛了,可身体根本无法控制,试问有谁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这副模样而没有反应呢?

身下又胀又痛,我强忍着,告诉自己不能亵渎文韬,但愤怒之下,欲望报复性地滋长,完全将身体支配,我的手控制不住地往自己可耻地站起来的地方伸去。

那个蒲熠星听到郭文韬喊他,顺势俯下身来亲他,吻他的眼睛和那张不住喊他的双唇。我一面恨,手上的力气也变大,快感一波波袭来。

他含住他的唇细抿,甚至都叼起来,吻得水润红艳的嘴唇像果冻一样,那么软那么嫩。蒲熠星吻完,还意犹未尽地向下。他在颈脖处吸了好久的样子,郭文韬抬起头来方便他吸吮,等他继续往下的时候,那个位置果然出现了红痕。

蒲熠星吻上他的胸,一口含住他的乳尖,嘴唇没有离开过被他挤弄得微微鼓起的乳峰,但郭文韬舒服的哼唤不停地从耳机里传来。

也不知道那舌头是怎么在舔,郭文韬整个身子都扭动起来,把上身往蒲熠星嘴里递。蒲熠星舔着一边,手就搓弄另一边,下身还在不缓不急地往里撞,我也随着他的动作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等他起身,他好像对着郭文韬说了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我听不清。郭文韬羞涩地点了点头,蒲熠星开心地笑了一下,故意揪起他的一侧乳头捏了捏,惹得郭文韬惊叫一声,又俯下身亲他一下。

而后蒲熠星拔了出来,移到郭文韬的身后,郭文韬也侧卧着面向了镜头。可他似乎并没有看见镜头似的,只是依旧沉浸在情欲之中。

我终于完整地看到那张脸,被性爱滋润得满面潮红,双眼完全是深陷爱欲的模样,嘴唇也被吻得红艳艳的,唇珠肿翘,双唇微微轻启,甚至能看到里面那粉嫩灵活的小舌头在欲求不满地翻动。

然后出乎我意料的,蒲熠星竟然直接抬起了郭文韬的一条腿,于是郭文韬的私处一览无余地出现在我眼前!

那处比我想象的还要可爱,但尺寸不小,已经被操得直楞楞红彤彤的,上面全是水光,一看就是流了好多水全沾在肉柱上。而且郭文韬竟然还剃了毛,常年被遮住的地方又白又嫩,那两颗蛋蛋也粉粉的,坠在下面又可怜又可爱。

那口刚刚被操得正酣的穴口同样水光粼粼的样子,红得像熟透了,失了捣弄的鸡巴现在正无助地收缩,看得我恨不得直接穿越屏幕插进去。

郭文韬丝毫没害羞,伸手从前面去够,蒲熠星从后面顶上来,于是那根粗壮的鸡巴也完整地出现在画面里。

我暗骂一声,这他妈确实比我的大,我心里一不爽,手劲儿一不小心结果把自己捏疼了。那鸡巴不仅大,龟头饱满,形状也好,上勾着又硬又翘,通体透红,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热度一样,一看就能把人操得很爽。所以,郭文韬真的是被这根鸡巴操得那么服服帖帖,蒲熠星想做什么他都愿意了吗。

蒲熠星把龟头抵上那迫不及待要再吸的穴,刚抵上,郭文韬就够上这根阴茎往自己体内塞。

草,我的郭文韬怎可能会主动做这种事呢!

蒲熠星也没多忍耐,直接往上一顶,竟然是轻松地全根没入,顶得文韬向后仰起头,爽得浑身震颤了一会儿。

我也爽得浑身一颤,这么大的鸡巴竟然能一口吃下,郭文韬到底吃过多少遍才能这么熟练啊!我心里那个恨啊,手上的动作却停不下来,随着蒲熠星重新开始的活塞运动上下撸动起来。

蒲熠星动得不快,可是我眼睁睁地看着无论是他操进还是操出,都带动着郭文韬的阴茎跟着一抖,时不时还爽得从小眼吐出透明的水来,把郭文韬干得淫叫不止。

“……啊!、还……好舒服……嗯、啊……阿蒲……、要、要到了……”

他的话显然激励到蒲熠星,用起力来不断往他舒服的地方顶弄。郭文韬受不了地仰起头,一手也撸起自己的鸡巴来。他侧过头又去索吻,蒲熠星从后面吻上来,腰没停地持续狠撞,啪啪声几乎都要盖过文韬的呻吟声,臀肉都被撞出臀波荡开。

大概几十来下,郭文韬皱着眉头身子一抖,手中那根鸡巴颤抖着,喷射出汩汩白液,后穴也夹紧了蒲熠星那根,蒲熠星也眉头紧皱似乎是强忍着才没有就此射出来。

高潮后的郭文韬整个人处于餍足的状态,嘴角自然地上翘着,红晕没有褪去,泛着水光的眼尾留下情潮来袭过后的痕迹。

我痴痴地看着他,幻想着这样的他是在我的怀里。

为什么不是我。我心里怨恨,手也不自觉停下来,鸡巴硬得疼,就当我以为视频就要结束时,却没想到镜头突然一换。

原来这视频还是特意剪辑过的,画面一转,竟然是一个特写镜头!

这明显是蒲熠星拿在手上拍的,而郭文韬圆润的臀部就堪堪怼在镜头前,那早就操得软烂的穴口正在镜头下,一口一口主动地吸着蒲熠星的那根屌,而且我这才看清,他们竟然是无套!

那屁股被抹了好多润滑,整个都亮晶晶的,特别是那口熟穴,又红又润,在镜头下泛着光。我哪想到还会有这种是视角,只见蒲熠星根本就没动,是郭文韬自己摇着屁股扭着腰在吃蒲熠星的屌。他的小腿被压在蒲熠星的腿下,上半身就前后地动,时不时晃晃屁股,换着角度吃进蒲熠星的鸡巴。

那个鸡巴在熟红的穴里进出,因为画面很近,我甚至能看到鸡巴上那些凸起的筋络。文韬没有把屌完全吐出来过,要么就深深地吃进去浅浅抽弄,要么会吐出来就剩个龟头卡在肉穴里,然后享受鸡巴再一次攻入。

我看得要疯了,这如何不把我自己代入进去,虽然我的不如这根,但罪恶的快感支配着我,让我停不下来。

每次抽出的时候,嫩穴甚至会被带出一圈红红的媚肉,紧紧地缠着鸡巴不放,肉穴的肉褶都被撑平,再吞吃进去的时候又陷入那口淫穴里。

镜头往上一转,谁成想原来郭文韬还正对着一面镜子!他背对着镜头我只能看到他的淫穴,可镜子里却呈现着郭文韬此刻痴迷浪荡的模样。他闭着眼,咬着下唇,仿佛很享受地伺候大鸡巴,鼻子里时不时发出诱人的哼吟。

我简直不敢相信,平时那么单纯清秀的郭文韬竟然会主动用骚穴给人套鸡巴,我又心碎又欲望上脑,快感直直地往上冲。

蒲熠星啪啪两下,打上这骚屁股,郭文韬浪叫一声,荡起臀波的屁股上很快就起了红印,泛着水光更可口了。这甚至让郭文韬套鸡巴套得更卖力了,次次都吃到底,撞上鸡巴主人的大腿内侧。

那怼到眼前被撑圆的穴眼里不断泌出汁液来,白白的,浓稠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蒲熠星被榨出来的汁。混合着晶莹的润滑,那白色的汁在进出的鸡巴上越来越多,流了好几汩下来,顺着鸡巴的形状挂在肉柱上,从郭文韬的穴里溢出来,又被操进去。

之后都是这同样的视角,同样的画面,同样的行为重复着,郭文韬足足给这个鸡巴套弄了十多分钟,终于传来一声男人的低哼,郭文韬似乎是感受到热液冲刷嫩肉的快感,也跟着浑身轻颤,几股更浓更多的精液从穴缝里喷挤出来,流满郭文韬的大腿。

我跟着脑门一炸,一瞬间手里尽是我自己射出的白精。我看着自己的手,听着郭文韬慢慢平缓下来的呻吟,久久不能原谅自己。

2.

看完这个视频的第二天,我在郭文韬的脖子上看见了那块红痕,提醒着我视频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从此以后,我根本不敢和郭文韬对视,但同班同学又不可能不天天见面,和文韬说话的时候我都不敢抬头看他,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就会让我想起那些淫靡的画面。

但郭文韬果然是天使,竟然看我有些不自在还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苍天啊,我怎么能亵渎这样一位天使呢!我真的好龌龊!我的文韬才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被那个蒲熠星骗了!

他还是经常和郭文韬一起,看着他和郭文韬亲密的样子,我意识到他们可能真的在秘密恋爱,而我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也不止这一个秘密。

果然,没过多久,我收到了来自P的第二封邮件。

我知道我不该点开这个视频,可是我的手还是违背了理智。

第一幕竟然就是特写,郭文韬跪在地上,闭着眼,捧着那根鸡巴正虔诚又津津有味地舔着,我的屌立刻就硬了。

红唇触碰上硬热的粗屌,粉嫩的舌头伸出来,混合着前液把肉棒舔得满是水光。郭文韬似乎还意犹未尽,又把龟头也含入进去,抿着嘴往里吸。

我都能想象出那条灵活的小舌头是如何在嘴里讨好这根阴茎,我再也忍不住,翻出飞机杯,想象着是自己的鸡巴在郭文韬的嘴里。

那根阴茎上的青筋都在清晰地跳动,胀得腥红的鸡巴把他的小嘴撑得老圆。因为太大,他都已经很努力地往里吃,但刚一半就抵到尽头,把他的脸颊撑出鼓鼓的形状。

蒲熠星没有强硬地往里挤,郭文韬便重复着吞吃的动作,边舔还边用手撸,甚至还会去舔弄在底下的蛋蛋。

我真不知道蒲熠星是怎么忍住的,如果是我的话,此刻一定是直接操进去,撑大他的喉管,然后射进他的胃里。

正当我想着,郭文韬竟然睁开眼看向了镜头!

所以郭文韬是知道蒲熠星在拍的!我自欺欺人地以为郭文韬是不知道的,原来他知道。一定是骗郭文韬的,跟他说不会给别人看郭文韬才同意的。可那个小子竟然背叛了郭文韬!

郭文韬看着镜头,那痴迷的眼神差点让我当场射出来。粗大的鸡巴抵在他的喉咙深处已经让他的眼底晕出一点水光来,留不住的口涎也从唇角流下,却还在孜孜不倦地吃着鸡巴,

实在诱人无比。

我手上不停,沉浸在视奸自泄的快感里,紧接着就看到郭文韬,竟然,竟然自愿地放松喉舌,将剩下的那半边全都吞吃进去了!

他的脸也迅速胀红,生理性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美得我一时失神。蒲熠星的一只手护在他的后脑防止他后移,结结实实地将整根鸡巴都埋入进去。

郭文韬显得有些痛苦,可是我看得出来,他也是享受的。蒲熠星插进去后停顿几秒才退出来,而后又重复一次,郭文韬都是主动又积极,好似巴不得鸡巴留在他嘴里更久一点,退出的时候还会嘬两口舔干净。他的耳朵都红透到脖子根,吃别人的鸡巴都能兴奋成这样,原来他是这么骚的人吗。

深喉了几次,郭文韬吐出来后就握着鸡巴快速撸动,被操肿的薄唇嘬着龟头不放,伸出软舌让故意往小眼挑逗。不一会儿,那根鸡巴一抖,浓稠的白精喷涌而出,溅满了郭文韬那张漂亮干净的脸。

这画面,我根本忍不住,很没出息地跟着一起,射满了我想象中的韬韬的嘴。

我尚在贤者时间,郭文韬抹干净脸上的精液,还伸出舌头把手上的都舔进嘴里,那模样淫荡得要人命。他站起来,这时我才看见原来他穿的是什么!

那竟是一套粉色的女性情趣内衣!胸部是抹胸类型,上下勒着两条细线,平坦的胸部就只有一块小小的正方形刚刚好把乳头盖住,而那因为吸男人鸡巴而硬起来的乳头也根本遮不住,把那层薄薄的布料给顶了起来。内裤是绑带式的丁字裤,根本就兜不住的蛋蛋和阴茎别扭地露出来,顶部红挺挺的泌着水液。

蒲熠星把手机摆在原地,他刚刚射过的那根竟然还硬着。他招呼着郭文韬来床边,郭文韬背对着镜头走过去,内裤后面的那根细线正正好勒在他的穴缝,一边走路就一边磨着,指不定让他多舒服吧。

郭文韬听话地走过去,转过身来,竟然面对着镜头岔开腿,撩开了内裤。我眼睛都看直了,胯下的兄弟瞬间又硬挺起来。蒲熠星坐在他身后扶住他,将自己的鸡巴对准了,随着郭文韬舒服的哼吟,缓缓地将肉棒插入进去。

“啊……”

穴口红嫩的软肉乖巧地往里陷,熟稔地容纳着湿漉漉的大鸡巴,待全根都顺利进入,郭文韬满足地哼出声来。他们都不急着动,蒲熠星就深深地埋在里面,慢动作似的把胸前的那两块小正方形的布料撩开,那硬挺鲜嫩的乳尖儿便暴露在了镜头前。

蒲熠星就这么从他身后揉捏着他的胸,又掐又捏,爱不释手地揪着小红豆用指尖轻轻搔刮,郭文韬就发出动听的呻吟。

每当郭文韬感到舒服,后穴还会稍稍紧缩,把那根鸡巴吃得更紧一点。大开的腿间那根阴茎也一抖一抖,兴奋地等待着什么似的,流出更多的汁水,要把他臀下的床单都打湿了。

不知为何,今天的郭文韬好像有些紧张,呻吟声有些压抑。蒲熠星叼住他的耳垂,似乎是在安慰他,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郭文韬才重新放松下来。

我看着他的胸乳都要被揉得像个鼓起来的小软桃一样,尖尖被捏得充血发红。郭文韬小声嗯了一声,蒲熠星停下来,却是从床铺里薅出来一个小玻璃瓶。我正纳闷那是什么,便看见蒲熠星用棉签沾了瓶子里的透明液体,往郭文韬的乳头上抹。

乳尖都被抹得湿湿的,在镜头下反光,因为红艳艳的看起来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然后,蒲熠星竟然拿出一根银针,比一般的针都要粗,也用瓶子里的液体抹了抹。

我立即反应过来,这是酒精,在消毒,而蒲熠星是要给郭文韬穿乳钉!

我意识到的时候,叽叽都要爆了,只见郭文韬全身都红彤彤的,胸前的酒精却清凉又刺激,让他受不住似的整个人往蒲熠星怀里躺。他反手紧紧攀着蒲熠星的臂膀,不敢去看那根针,微微发抖。他的穴里依旧插着蒲熠星的鸡巴,根本逃不掉,甚至还在紧致地收缩。

蒲熠星又亲了亲他的脸,嘴型像是在说“不痛”,另一只手用银钳先夹起抹了酒精的左乳,把红尖尖揪得老高,丝毫没有犹豫,银针猛然一穿刺,郭文韬痉挛地浑身一震,“哼”的一声痛吟,后穴把鸡巴绞得死紧,蒲熠星也闷哼一声。

我都不知道蒲熠星是怎么忍住的,但他额前也泌出细汗,紧张地用棉球给郭文韬擦了擦从穿孔处流出来的一丝鲜血,不多,所以一下就止住了。他用乳环替代了银针的位置,牢牢地穿在乳尖上,下面还坠着个精巧的小铃铛,郭文韬只要身子稍微动动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郭文韬还在细抖,疼痛的余韵似乎都变成了快感,铃铛便也跟着不住叮铃作响,引人更加兴奋。蒲熠星趁机又将另一个乳头穿好,一会儿功夫,郭文韬挂着铃铛的乳环就全都穿好了。

那两片方片布完全失去了他的作用,被拨到一边,反而是两条细线将小奶勒得更加凸出。蒲熠星擦擦郭文韬挂在眼角的泪滴,夸他“好棒,韬韬真勇敢,谢谢韬韬”,郭文韬就开心地转过头要亲亲。蒲熠星奖励他了,不仅亲他还开始自上而下动起来,颠得郭文韬也上下晃动,铃铛就摇得更明显了。

“哼、……啊……啊!呜嗯……”

两人吻的难分难舍,蒲熠星鸡巴操着,手上还玩弄着郭文韬刚刚穿好环的乳尖。因为刚刚打上乳环,本就有些红肿,原本平坦的一对小乳在蒲熠星手上被玩得鼓胀起来,像刚刚发育的少女那般可爱,令蒲熠星爱不释手。

被打了环就等于是被穿上印记,蒲熠星尤为兴奋,拨弄两个小铃铛,叮叮当当不绝于耳,把郭文韬的呻吟声都盖住了。

郭文韬的腿被蒲熠星用大腿从膝盖内侧掰开,含住鸡巴的淫穴是完全暴露在镜头下。可就这郭文韬都还不过瘾似的,用空余的手把自己的骚穴掰得更开,让肉棒可以更加顺畅的进出,也让镜头拍得更清楚。

他们依旧没有带套,白色的液体不断从穴内挤出来,郭文韬自己的穴汁也不住地流下来,全当做是润滑,又被蒲熠星操进自己的屁穴里,交合的部位水光泽泽一派淫靡。

蒲熠星手握嫩奶越操越猛,郭文韬自己也跟着扭腰晃臀,每个角度都完美地吃进粗屌,流水的阴茎被操得上下晃动甩出水来。像是想要感受蒲熠星是如何进出一般,郭文韬又用手圈出那根热屌,不仅用屁穴帮他套鸡巴,还用手帮他撸。

草,我在心里骂出来,凭什么,他蒲熠星凭什么!我无能狂怒,把手中的飞机杯当成文韬的肉穴,狠狠往里冲,第二股精液被榨出。

可视频里的他们还乐此不疲。郭文韬似乎累了,不想动了,便被蒲熠星正面压到在床上,双腿大开,腿弯被架在蒲熠星的胳膊上,整个人像对折了一样,对着镜头完整地露出了吞吃鸡巴的肉穴。丁字裤勒在半边臀肉上都陷了进去,被蹂躏许久的肉穴也软烂得不行,完完全全臣服在鸡巴之下乖乖挨操,捣出的白沫挂在鸡巴和穴口上,咕啾咕啾个不停。

耳边依旧铃声不断,肉体碰撞着,最后蒲熠星猛地往深处一埋,停留许久,等再抽出来时,那口合不拢的淫穴,已是被灌了满满一穴的白精,呼吸一般无助地翕合着,任由装不下的精液往外淌。

我魂不守舍,短暂的快乐过后,无尽的罪恶感向我袭来。

3.

这之后,我是连郭文韬见都不敢见,上课的时候都要坐在离他最远的位子,偶尔他主动来找我,我也会匆忙避开。以前我还会遗憾为什么我不能和郭文韬一个宿舍,现在我反而庆幸还好我和他不在一个宿舍。

郭文韬很聪明,也很敏感,他发现了我对他的回避,有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向我投来不解的目光,好像在问我为什么疏远他。

我很像向他解释,可是,我根本不敢跟他再有任何谈话。我一看见他,就会想起那些画面,会想象在他的衣服下面,乳尖上是不是依旧穿着环。我根本没办法正常和他交流了。我想,或许蒲熠星的目的达到了。

我痛苦且自责,我不知道该怎么向郭文韬开口。我想向他揭发蒲熠星的人品,可是,看过这些视频甚至两次都看了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向他说这些话呢。

在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周后,我收到了第三个视频。

而我,再次败北于欲望。

房间看起来是在一个酒店,郭文韬穿着白色的蕾丝吊带丝袜,内裤已经被脱掉,但穿着配套的三角蕾丝胸衣,最外面罩着一层透明的薄纱,脸上戴着同样是白色蕾丝的眼罩,双手举过头顶,手腕缠着绳子被绑在固定在天花板的铁环上。

看到这画面,不硬还是男人吗。镜头慢慢推进,应该是蒲熠星拿着摄像机在慢慢走近。镜头越来越近,我才发现在郭文韬身前闪着银光的东西是什么。

胸衣是中间开口的,有一条缝淹没在蕾丝边里,乳尖可以刚刚好从里面露出。他果然带着乳环,上面挂着上次的小铃铛,但不同的是,这次乳环还多挂了两条银链,两条链子合成一条后另一端竟然挂在了阴茎环上。

这根Y字型的链子崩得很紧,小小的乳粒已经拉出两个小尖尖。阴茎环刚刚好套在冠沟,死死锁主龟头,但凡阴茎抖动,就会拉扯着乳头,而只要上身有轻微的晃动也会拉扯着阴茎,让郭文韬无论如何都爽到无法自已。

不知道郭文韬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感觉像是被放置很久,阴茎挺立着,甚至有一滴清液从小孔中冒出来,阴茎微微抖动着却迟迟没有滴落,那轻微晃动的模样别提多么诱人了。

绑手的绳子没有挂很高,郭文韬还有活动的余地。似乎是感觉到有人慢慢走近,他全身都兴奋起来,胸前的铃铛被晃得叮叮当当,清脆无比,因为乳尖又和阴茎互相拉扯,引出郭文韬更加难耐的淫哼。

“啊……阿蒲……阿蒲……”

他呼唤着,镜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看不见,润泽的红唇期待地微张,粉嫩的舌头抵在齿贝后,享受着那个男人的视奸。

走进我才发现,原来郭文韬的双腿也被绳子固定住,保持分开的模样不能并拢。蒲熠星的手出现在镜头,摸上郭文韬的身体,他撩开那些薄薄的衣料,带着温度的手掌抚上郭文韬的肉体时,郭文韬猛然一震,不停发抖,估计已经高潮了,要不是因为锁精环卡着,肯定都喷出来了。

蒲熠星好似很满意,轻轻在他身体上抚摸,舒服温柔的触碰让郭文韬很是迷恋,阴茎依旧硬热,拉扯着乳头,铃铛叮铃作响。

等镜头移到他的身后,对准了他的下身,那处已经湿溜溜的,原来是郭文韬一直塞着一个镂空的金属肛塞!

底座都是镂空的,金色的金属线条汇聚在中间形成最细的部分,再各自散开将穴内的软肉撑开,内里那肥嫩的媚肉完完全全暴露在画面之中。

我恨不得就此全部射进这口大张的淫穴里,事实上,我也直接射在了屏幕上。我抽出纸擦干净屏幕,而蒲熠星抓着肛塞开始左右旋转。

中空的肛塞堵不住水,蒲熠星的手上都淋满了郭文韬的泌液。他稍稍抽出来一点,终于看清肛塞的形状,竟然是螺旋镂空的,像一朵花苞似的。嫩肉从镂空的部分陷进去,而金属条又碾压着敏感的嫩肉来回旋转,一陷一碾刺激翻倍,每次都把郭文韬弄得爽到叫出声来。

“啊、……好舒服……阿蒲……呜哼!……”他受不住一般塌下细腰,双手还被掉在头顶,脚踝又被固定,整个身子形成漂亮优美的弧线。

“啊!”他一声惊叫,蒲熠星把肛塞整个拔了出来,金属条上全是郭文韬淫荡的肠液。没了肛塞,空虚的后穴止不住地收缩,蒲熠星解放出他的阴茎,趁着骚穴欲求不满的此刻一插到底。

镜头突然切换,原来这次竟然还是多机位的!

郭文韬被死死固定在原处,塌着腰,手臂高高举起,被蒲熠星从身后撞得不断往前扑。胸前的银链拉扯着阴茎,阴茎带动着乳尖,铃铛和啪啪声不绝于耳。

两个镜头会相互切换,蒲熠星一手举着摄像,另一只手就重重拍打郭文韬的臀肉。之前我就发现了,郭文韬的肤肉很是敏感,轻轻一掐都会留下红印,更别说这样的拍打,很快白皙的臀肉上就出现五指红痕。

“……呜……呜呜……啊、啊……哼呜……”他戴着眼罩,可声音听起来像是爽哭了,都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蒲熠星箍住他的腰,动作一点没缓下来,鸡巴像是镶在这穴里似的,胯部依旧猛猛地往他身体里凿,抓着他屁股的拇指也陷阱臀缝里,拨开吞吃鸡巴的骚穴,淫荡的模样在镜头里也更加清晰,舒服得郭文韬直哼哼。

“呜呜……啊、阿蒲……阿蒲……”他哭唤着他的名字,于是蒲熠星俯下身,亲吻上郭文韬的后颈细细厮磨,舔弄安抚。

那是郭文韬的敏感点吧,他情不自禁地向后紧紧贴住蒲熠星,同时又主动地翘起屁股方便蒲熠星操干。他回过头想讨亲吻,蒲熠星从来都没有拒绝过他。

眼罩被取下来,果然郭文韬舒服得眼角泛红的,满眼都是痴恋的爱欲。他们唇舌相绕,身体相连,镜头外的我才是孤独又卑鄙无耻的人。

“阿蒲……,我想射……啊、想射了……呜嗯、让我射好不好……”

他央求着,蒲熠星啄住他的薄唇轻吻了一下,伸手解开了他阴茎上的锁精环。蒲熠星狠狠往里一送,郭文韬舒爽地向后一仰,白精从那忍耐许久的地方一泻而出。

蒲熠星趁机吻上他的颈侧,在那个地方留下红红的印记。

4.

我再也无法承受下去了。

就算这些玩法都是郭文韬同意的,但是蒲熠星也绝对没有权利把这些都给别人看!

这天午饭的时候,我正好在食堂看到郭文韬,那张桌子正好只有他一个人。即使隔着一段距离,我还是眼尖地发现了他脖子上的红痕。

那痕迹实在是刺眼,我忽然醒悟。

韬韬绝对是不知情的,我要救他。

我下定决心,我要向郭文韬坦白,我要向他道歉,然后再揭穿蒲熠星!

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时机,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立即冲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郭文韬,我、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见我突然又来找他,郭文韬似乎有些意外,但脸上挂着笑容,一时间我又有些分神。我脑子又不合时宜地想到那些画面,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真的就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我看过你的性爱视频了吗!?

我一下又哑巴了,支支吾吾地组织不出话来,只能蹦出来几个字:“我、就是……那个……”

可是,话还没说清楚,郭文韬突然笑了起来,红晕开始慢慢染上他的脸颊。

他咽下口中的食物,抬起头来,那双蛊惑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都看了吗?”

他问。

我宕机。

“好看吗?”他羞红了脸,可那与其说是因为害羞,倒更像是因为兴奋,就和每次他得到满足时一样。

他说:“我专门给你拍的,你喜欢吗?”

我无法处理此刻的信息,痴傻地看着他。

“我很感激你喜欢我,但是很抱歉,我有男朋友了,所以我没办法回应你。”郭文韬说,“我喜欢拍一些视频,如果有人看的话我会更喜欢,正好你出现了,好不容易阿蒲他也同意了,于是就发给你了。”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郭文韬却又吃了两口,才又有些不安地问:“现在,你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已经不能思考,呆呆地说:“喜欢,我喜欢你的。”

他笑起来,那么可爱,根本不是视频里的样子。可眼前的是他,视频里的也是他。

“那就好。”

我痴呆了一样,看着郭文韬吃完最后一口,他放下筷子,站了起来。临走前,他回过头问我:“以后我还可以给你发吗?”

我愣在凳子上,好像过了十几秒才听到他说什么,最后我缓缓地点头,听见自己说:“可以。”

他笑了,笑得那么好看。

蒲熠星从另一边走过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和郭文韬并肩走出了食堂。

我永远喜欢郭文韬。

Fin

阿蒲视角(需发电阅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