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23)

23. 疯狂这最后一次

这家黑店什么都卖,服装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试衣间也并不像服装专卖店那样装修得多么亮堂,就连位置也是在服装区的最里边还要拐一道弯,才并排有三个。

正是饭点,没什么客人,整间店只有个店员在柜台守着,正愉快地刷短视频摸鱼。

店里没有窗户,墙面上只有一扇大大的换气扇在缓缓运行,纠缠的信息素悄无声息地往外蔓延,可店员却好似完全没有察觉一般,注意力依旧在手机屏幕上。

在最里面的那间试衣间里,刚刚试穿的裤子被扒下,郭文韬下身赤裸,一条腿被高高抬起,架在蒲熠星的臂弯。站不稳的他背靠在镜面墙上,搂着蒲熠星和他接吻,接纳着alpha在深处的顶弄。

“韬韬……信息素……不控制一下会被发现的……”蒲熠星在接吻的间隙说道。

郭文韬追上去在他嘴唇上又亲了下,才说:“怕什么,反正那个人是Beta,闻不到的。”说完,还故意地收紧一下,腔肉吸得蒲熠星闷哼一声。

“再说了,这样不是更刺激?”

蒲熠星哑口无言,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和郭文韬在这种绝对会被人发现的场合下做这档事。

可郭文韬说得没错,刺激,太刺激了,他一边祈祷着千万别被人发现,内心却还有一个声音在狂嚣,恨不得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omega是他的。

他不再废话,借着体位用力往上一顶,全根没入,顶到郭文韬最里面的嫩肉,爽得文韬忍不住惊哼出来。

“啊!……啊、继续啊……哼嗯、!”

到底是在外面,郭文韬的哼吟尚属克制,可在这间小小的试衣间里却被无限放大,密闭的空间里充斥着两人的喘息声和肉体结合的淫靡水声。

担心动静过大,蒲熠星不敢动太猛,而是缓和又有力地碾过文韬敏感的内壁,每次都尽可能地进到最深,把郭文韬的腔穴满满撑开。

他们已经操了好一阵,淫水顺着蒲熠星的阴茎往外流,时而噗嗤一声,汁水被挤出来,又被操进去。郭文韬单腿快要站不住,头搁在了蒲熠星的肩膀上,视线里自己那挺立的性器一抖一抖吐露着清液。

他腾出一只手抚上去握住自己的顶端,拇指指腹挤弄着顶部的小眼,舒爽得浑身酥麻,说话也断断续续的:“别、啊……别把、衣服……弄脏了……”他周末还要穿的。

蒲熠星闻言,麻利地放下文韬的那条腿,帮他脱起衣服。姿势原因,体内的硬热退出去不少,只剩下头部还被吸在里面。失去饱胀感的文韬不悦地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配合着蒲熠星脱他衣服。

不过在浅处顶弄倒也能碰到敏感的腺肉,一顶到,文韬的肉茎就一抖,冒出更多水来。只是这有一下没一下的太过折磨人,偏偏这身制服穿戴又挺繁琐,最后等不及的文韬也自己上手去解那一排排纽扣。

“我操!?”

突然,一声男人的怒骂从外头传来:“谁他妈在这里发情??”

他们刚脱下外套,衬衫的扣子还没解几颗,惊得两人一跳,差点吓软,肉棒也顺势滑出。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只听见刚才叫骂的那个男人继续骂道:“操!我他吗倒要看看是哪个不知检点的O带A到我店里打野炮!”

看来是这家的店老板回来了,应该还是个A,听脚步就在往服装区这边走。蒲熠星必不会让这个Alpha靠近,一把将衣衫不整的文韬拉进怀里护住,同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信息素。

“靠……”店老板立即闻到蒲熠星的信息素,瞬间让他寸步难行。

原本男人还嗅得出空气中夹杂着O的气味,但文韬的味道本就难以识别,现在又被蒲熠星的信息素完全包裹住,使男人只能闻到Alpha那强势凶猛的气息,压得他呼吸都有点困难。

Alpha之间也是有等级之差的,对于同样是A的他来说,这股压倒性如此之强的气息无疑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警告。男人自知不是里面那个alpha的对手,停下脚步,捂着鼻子对着里面骂道:“草你们妈的!要是弄脏我的店我要你们好看!”

说完他咄了一口唾沫,转身往外走,边走还边喋喋不休:“臭死了!我先出去!”他对守店的店员说,“待会儿他们出来让他们全买下来,不买打电话给我,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他们!”

试衣间的两人静静地关注着外面的动向。他们听不清店员说了什么,只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声,大约是店长终于离开了。

神经紧绷的蒲熠星这才把注意力转回到郭文韬身上,郭文韬似乎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重量都倾在了他身上,若不是被支撑着根本站不住。

“韬韬?”蒲熠星唤他。刚才那股爆发的信息素不仅仅对A有影响,对O同样是猛烈的,还和他靠得那么近,只是作用不一样,可那时又别无他法。

肩膀上的脑袋蹭了蹭才抬起来。如果说刚才的文韬还尚存着理智能与他调笑,但现在的郭文韬濒临发情,整个人几乎完全泡在alpha浓郁的信息素里,脑子晕乎乎的,身体空落落又轻飘飘的,只想要无限地靠近这个味道的本源,让他能充斥自己的全身。

若不是他有在谨遵医嘱吃着稳定激素的药,估计他现在已经又被引导发情了。郭文韬晃晃浑噩的脑袋,眨眨双眼努力辨认,似乎终于认出眼前的人,才稍微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他轻笑一声,又往蒲熠星怀里倒,嬉笑道:“我就知道……有你在,还怕什么……”

带着波浪的气音正正好荡漾在蒲熠星的耳畔,撩得蒲熠星心慌火燎,肇事者却还没有自知之明,不停地煽风点火。

“是不是、是不是很刺激啊?……阿蒲?”

……刺激,可太刺激了。

本来有点呈疲软迹象的地方猛地挺直,甚至比刚才胀得还要粗。蒲熠星忍无可忍,双手托住郭文韬的腿根将他整个人托起,狠狠压在墙上。

“哇——!”完全悬空的郭文韬惊呼一声,随即本能地双腿圈住蒲熠星的腰。他虽然把裤子脱了,可鞋袜和那紧绷的袜带却都还穿得好好的,身上的衬衫被扯得乱七八糟,完全被禁锢在蒲熠星和镜子之间。

后穴还滴着水,根本不需要再拓张,蒲熠星由下往上地把自己深深埋入。

重新获得的充实感让郭文韬仰起头舒叹一声,这个姿势比刚才能进得更深,因着重力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往蒲熠星的肉棒上坐。

两人破罐破摔,浑圆火热的龟头故意往郭文韬敏感的地方操弄,惹得郭文韬呻吟不止。

但被人发现和给人听见可不是一回事儿,为了不掉下去,他双手搂着蒲熠星,没办法腾出手来遮掩住声音,只能尽力忍耐着,发出间断的哼唤。

“……啊、……!呜嗯、……哼嗯……”

肉棒将穴洞撑老圆,内里的嫩肉却将蒲熠星紧紧吸住,腔肉柔软又绵密地裹着他。透明黏腻的水液从交合处沿着茎柱往外溢,下身湿淫不堪,蒲熠星托着那紧实的臀肉,满手都沾上滑腻的爱液,把两瓣白臀抹得滑溜溜的,配合着肏入的动作往外揉捏,抽插起来咕嗤作响,顺滑极了。

他抬头去索吻,多少可以封住文韬抑制不住的声音。陷入情潮的文韬早就任他摆弄,一点也不忸怩,顺从地张开嘴,让那舌头探进来,在嘴里舔舐。

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双舌相抵相缠越吻越深,血管里像有蚂蚁在爬一样酥麻不断,被贯穿的快感沿着脊椎窜涌上后脑,电得郭文韬浑身发颤,连声音也在颤抖。

“哈……啊、阿蒲……、慢、慢点儿……呜嗯!”

蒲熠星捣得太猛,次次都大进大出,只留个头部在里面,胯骨把臀肉撞得啪啪作响,拍得汁液飞溅。这个深度,无疑能顶到更私密的生殖穴,壮硕又灼热的龟头毫不留情地往紧闭的穴眼撞,刺激出更多的淫水从肉眼里流出来,郭文韬甚至都要以为蒲熠星就要这么操穿他了。

“不……啊、哈……不要……”

但是蒲熠星没有,在听到郭文韬嘤声的排斥后,蒲熠星避开这个地方,转而专往前列腺上顶弄,力度不减反增,每次完全的辟入都让郭文韬迸发出极强的快感,天灵爽得阵阵发麻,意识涣散。

精神恍惚之间,他越过蒲熠星的肩膀看见对面镶在门后的镜子,镜子里自己一脸痴态地被alpha抱在怀里。Alpha一身穿戴整齐,可自己几乎全身脱光,偏偏小腿却还绑着皮质绑带,缠在蒲熠星的腰上,整个人随着男人的操干上下颠晃,好一个淫乱浪荡的模样。

罢了,也就疯狂这最后一次了。

托举的姿势让郭文韬高出蒲熠星不少。失去亲吻,嘴上寂寞的蒲熠星便低头吻上他裸露的肩颈。郭文韬肌肤敏感,轻轻一吸便被蒲熠星吻住红痕来,一边舔一边往下游走。

他含住胸前的情动挺翘的红粒,似是想惩罚胡闹的omega,略带有点力度的啄咬,如愿地让郭文韬细细惊喘一声,可拉长的尾音里全是舒服的音调。

“嗯哼……”

一下也就够了,蒲熠星哪舍得真的惩罚,卷起舌头舔弄娇红的乳尖。他又嘬又吸,把乳晕都全含入湿润的嘴里,舌尖拨弄起奶尖来回调戏,覆上去时硬挺小粒都陷入舌肉,软硬摩擦的感觉让蒲熠星好生满足。

等把这边舔够了,蒲熠星又去照顾另一边,一边操一边舔,整个乳肉都显得更加红嫩湿润,似乎再舔舔都能吸出奶来。

“哈……啊、阿蒲……唔哼……唔……”

郭文韬上下被同时舔弄操干,哼唤声都变成软糯的鼻音,难耐地小声呼唤阿蒲,回应他的也是alpha低吟的喘息。

“……嗯、……韬韬……哼嗯、……”

试衣间里充满熟悉的味道,alpha给omega带来最强大的安全感,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只需要享受此刻的美妙。

郭文韬背靠着镜子,沉浸在性爱的快感中。他汗流浃背,勉强挂在身上的衬衫已然湿透,背后冰凉的镜面被滚烫的身体贴得温热。他看着自己的前端因着动作不断蹭上蒲熠星的衣服,布料摩擦带来细小的刺激,流出的水把那块布料都晕湿出一小块水痕。

他眉心微蹙,抬眼去看蒲熠星。男人稳稳地抱着自己,丝毫没有注意到衣服上的污秽,在他胸前留下吻痕,两额布满细汗,时而顺着脸侧滑落下一滴,直直坠入郭文韬的心底,泛起一阵阵涟漪,又烫又疼。

他何德何能呢。

郭文韬不安分地扭动起来,意会的蒲熠星把他放下来。衬衫早就皱皱巴巴,郭文韬干脆脱了下来,背过身去面对那面镜子,说:“从后面……啊!……”

话音未落,蒲熠星便再度埋进去,软烂的穴湿滑得厉害,肉棒随便一顶就顶开,直直操到了底。郭文韬站得稳,蒲熠星就有更多的力气专注捣弄,箍紧他的腰狠狠往里凿。

紧嫩的穴肉依旧热情,里面水汪汪的,却又弹性十足地紧贴着肉刃吸咬蠕动,被操成男人的形状,整根棒子如同泡在水里,混在一起的体液像打发了似的在穴口处冒出白沫。

他们相性极好,后入的时候无论是肏入还是抽出,底部那根膨胀的粗茎正正好可以从头至尾地碾过文韬的敏感处,快感不停歇地袭来,根本不给郭文韬留下喘息的余地。

“……哼啊、呜嗯!啊……啊……”

动作越来越猛,郭文韬被压着前列腺地干,被不断往前顶,只能撑着镜面才能勉强稳住。
他正对镜子,若不低头就能看见自己此刻被蒲熠星操成了什么样子。

他满面潮红,眼神醺醉,全身灼热,肩颈和前胸都留有红印,向后岔开双腿,敞开身体接纳着alpha。翘起的肉茎抖动,嫩红的顶端正对着镜子滴水,被挤出来的爱液顺着大腿根流至小腿,渗入白袜。

镜子里的蒲熠星在他身后埋头挺干,俯身亲吻他的背,被亲吻的地方跟着烧起来。他移不开眼地看了好久,蒲熠星感应到一般地抬头,视线便正好对上郭文韬的眼。

他们的目光在镜子里交汇,现实无情地与记忆重叠,在那一刻,两人都忽然想起,那天也是像这样,他们在镜子里第一次相遇。

一瞬间的恍惚,蒲熠星微微一顿,随后又猛干起来。

“……啊、……嗯哈……就、呜嗯……就在里面吧……”

郭文韬提醒道,他并不想真的弄脏什么。不想弄脏这个店,也不想弄脏蒲熠星的衣服。

Alpha的肉刃在甬道里抽动,蒲熠星从后面覆身上来,一只手探到前方握住他的性器。他咬咬他的耳朵,说:“待会儿再帮你。”

郭文韬没太懂,但蒲熠星的手已经帮他套弄起来,指腹间呷弄着敏感的肉端,舒服得直抖。可就在他快射的同时,孔眼竟被蒲熠星故意用拇指堵住,郭文韬根本没料到会这样,脑子里炸开一朵朵烟花,被堵住的精液射不出来但灵魂却仿佛要冲破穹霄。

他睁大眼睛,看着身体失控浑身颤抖,冲上快感的顶峰,后穴狠狠紧缩,感受到身体里那根肉棒也跟着抖动,汩汩热流倾贯进肠穴。

· TBC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