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兔兔饲养指南(4-5)

《兔兔饲养指南》

——蒲啰旺司 著

四、兔兔肠胃敏感,没有饱腹感,需控制饮食,不宜过多饮水,过量会导致腹泻,严重可致死亡。但兔兔也是需要饮水的,可使用滴式喂水器,方便兔兔自行控制水量。

参考事例:

又有一滴透明的水液从孔眼里溢出来,郭文韬凑上去,伸出小小粉嫩的舌尖,把悬着的那滴腺液卷入口中,舌肉贴着龟头又扫上几圈,把周围再次舔干净后才收回嘴里。

他的手没有闲着,上下来回抚摸着茎柱,没有水冒出来的时候,他便去舔柱身,一遍又一遍沿着茎脉从下舔到上,舔完一周把阴茎舔舒服了,就又会泌出水来,他便又能喝到那汁水。

蒲总面不改色地坐在桌前批阅文件,对身下发生的事情好似无动于衷,实际上也在极力忍耐。他有发现,自从上次因为韬兜兜为他口交后他就答应在他家过夜,兜兜好像就把口交当做一件可以讨他欢心的事情,像是对此上瘾了,心甘情愿地可以在任何地方为他口交。

比如现在,就在办公室里,韬兜兜躲在他的办公桌下,尽心尽力为他舔弄硬挺勃热的阴茎,没有任何抵触,就真的像一只兔兔在喝水一样,从小嘴里伸出粉红的小舌尖,一下又一下孜孜不倦地舔着出水口。

“叩叩。”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郭文韬浑身紧绷了一下,身体里塞着的东西因为猛的收缩戳上敏感的地方,又激得他一阵酥麻。

蒲总淡然地答道:“进来。”

“蒲总,您叫我。”这声音郭文韬不太认得,应该是其他部门的同事。

“嗯,来啦。”蒲熠星没有让他坐下,而来人也比较拘谨地站在桌前。桌子是全封闭的,无论是谁应该都想不到在这下面还藏着他们的财务经理。

财务经理稳稳心神,眼前粗热的肉棒又泌出一滴水,他想迎上去却又有些不敢,伸出舌尖试探性地触碰顶端。

不够,还得再继续加工。”蒲熠星在这时候突然说,“企划书还得再深入一些,可以流于表面。要抓住客户的爽点,让客户切身地体会到我们是在真心地为他着想,为他服务

一句话说得阴阳顿挫,重音分明,聪明乖巧的韬兜兜哪里会听不懂呢。这是对他的鼓励,也是命令,文韬尽可能地张开嘴,将头部整个包裹进去,舌头娴熟地贴上茎头,来回舔吮。

“唔……”蒲熠星哼出一声。

下属有些紧张地问道:“还……还有什么吗蒲总?”

柔软的舌紧贴着阴茎敏感的皮肉逐渐往下探,文韬努力放松着颌骨,按照蒲总的要求将肉茎缓缓吞入深处。湿滑粗热的茎身将他的口腔撑得满满的,他能感受到凸起虬绕的茎脉在他的舌面上跳动,精水直接滴到他的舌根,轻轻一咽就能吞下肚里。

他对蒲总舒服的地方已经非常了解,吞吐间舌头专往那些部位舔弄,裹着茎头或往小眼里钻,又或者绕着冠沟细细腻腻地舔上几圈。

“嗯哼……”蒲熠星发出长长的一声鼻叹,“没了,你回去吧,好好干。”

“谢谢蒲总。”

下属领回企划书离开办公室,但郭文韬仍然在努力地服务着。习惯口交的他已经能忍住反胃的不适感,尽力压低舌面,好让阴茎能够进入更深更窄的地方。练得灵巧的舌偶尔会在挤压舔吮中从口缝里露出一个小小的红点,却仍然紧紧粘着肉棒,不舍地抚弄。

蒲熠星稍稍滑开椅子,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

他的财务经理韬兜兜只穿着件黑色衬衫,敞开着露出上身,下身赤裸,白皙的皮肤透着粉,腿间嫩红的肉柱直挺挺地往外冒水。

因为他往后退了一点,郭文韬还下意识地追上来,把性器再含了进去,堪堪露出一小截粉舌贴在茎柱上,眼底蕴着一层水气,双颊染满情欲的潮红,委委屈屈又楚楚动人地盯着他。

蒲总终于看着自己了,这让郭文韬又有些兴奋起来。他垂下眼,享受般地认真吞吮含弄,开始小幅度地在桌下蹭着地板,摩擦自己。

他的后穴穴内塞着丁型按摩器,插入的部分呈三段波浪形,越往里越粗大,波浪也更饱满,而外面弧形带勾的部分正好抵上会阴,体内部分插得越深,抵着会阴就越紧,摩擦着地面就可以恰到好处地从内外同时按摩着前列腺处。

每次不自觉的吸咬,波浪状的凸起都刺激着腺体一阵舒爽,又带动再一次的收缩,外部顶上会阴,涌来无穷无尽的快感,在小腹如海潮翻滚。

他一边舔,一边伸出手摸上自己早就湿泞泞的性器,腺液已经流得到处都是,撸起来顺畅无比,手上黏满自己流出来的体液,胸口隐隐发痒,心里也酥麻难耐,他哼吟两声,却还是忍不住地摸上自己的胸揉捏起来。

然后他就听见蒲总笑了一声。

“兜兜怎么还自己玩自己的胸啊,原来这么淫浪的呀。”蒲总说,“真是好色的兔兔。”

明明是调戏羞辱的话语,可听在郭文韬耳里却变成了夸奖似的,让他莫名高兴。郭文韬想,怎么办,他真的越来越淫荡了,可他好喜欢被蒲总看着,被看着做这种事就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和亢奋。

身体更加大胆地蹭动,口手都没有停,奶肉被自己摸得红嫩嫩的,上面抹满了自己的淫液,乳尖在手指的撩拨狎弄下更是挺翘红艳,亮晶晶地垂涎欲滴。

他前后晃动着脑袋,肉头一次次顶到喉咙深处,挂在眼底的水气到底是没有忍住,被逼出眼眶。他抬眼看他,脸颊和耳朵都熟透了,模样无辜又可怜,却仍旧乖乖地帮他舔弄。

蒲熠星摸摸他的头,问:“兜兜想喝了吗?”

郭文韬点点头,还呜呜两声,漂亮柔软的薄唇贴着硬热狰狞的肉棒,嘟着翘着,一声声啄吻发出嘬嘬的声音,像在吸奶。

“好,那再努力努力,兜兜就能喝了。”蒲总鼓励一般揉揉他的后脑勺,用了些力道,把他往深处按。

喉道本能地吮咽,舌头重复刺激上蒲熠星最爽的系带,反复吞吐舔舐,嘴中的阴茎恣意地抽动,蒲总便低喘着,将精液都喂给了兜兜。

他险些呛着,但射进嘴里的他都喝了下去,还伸出舌头把嘴边的也舔入口中。蒲总又捏住他的下颌,他合不拢嘴,来不及咽下的白精还兜在殷红水盈的舌面上,很是淫艳。

蒲总眯起眼,觉得自己又要硬了。

“兜兜怎么这么馋嘴啊,不可以喝那么多的?”

蒲总放开了他,郭文韬把最后的精液都吞下去,才戚戚开口:“对不、对不起……蒲总……”

“没关系。”蒲总好脾气地说,俯下身把趴伏在他腿边的郭文韬直接抱到自己的腿上。抱起来后才发现他的后穴湿成什么样了,按摩器堵着都还从缝里往外渗,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现在还把蒲总的西装裤都沾湿了。但蒲总并没在意,把他抱进怀里亲了一口:“我们把它再排出来就好了。”

话音刚落,蒲熠星便把兜里的开关打开,还坏心思地开到最大。按摩器开始震动,那三道波浪看似不起眼,可在体内振荡起来简直要把人的魂都爽出来。

郭文韬哪里受得了这番造作,哼哼呜呜地抱紧蒲总,那是他现在唯一能借力的地方。会阴被同时高频按摩着,前列腺被不断地内外夹击,猛烈的快感从小腹突突地往外窜,挺胀的阴茎被震得不停抖动,不一会儿便全身颤抖着,泄出精来。

他一边泄一边呜呜地低哼,蒲总安抚着亲吻他。好不容易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郭文韬迷迷糊糊低头一看才发现蒲总的黑西外套和白衬衫都沾上了自己那白白的污秽。

“对、呜、对不起……蒲总、我……我不是故、不是故意的……”

他好像真的要急哭了,蒲熠星心里又开始痒酥酥的,连忙又亲亲他。

“没关系,兜兜弄的我都没关系,兜兜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郭文韬低下头,偷偷往蒲总的大腿上蹭蹭自己。

“蒲总。”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同时传来助理的声音,“十分钟后有一场会议,还请蒲总记得参加。”

突然的声音吓得韬兜兜又是一激灵,蒲熠星笑眯眯地看着他,捏捏他光光又湿湿的臀肉,向门外的助理回道:“好,知道了。”

郭文韬知趣地从蒲总的腿上下来,看着蒲总自然地脱下外套和衬衣,随意丢在沙发椅的扶手上,进了休息室,出来的时候便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西装。

他擦干净自己,顾不上先给自己穿好衣服,就光着两条长腿蹲在沙发边帮蒲总擦掉脏衣服上的白痕。蒲熠星看着这一幕,忽然有点不那么想去开会了。

他捡起那条脱在桌子地下的裤子,走过去把韬兜兜按进沙发里,帮他穿好裤子,然后低头在他的唇上狠狠印上一吻,才起身离开办公室。

郭文韬手里还抓着蒲总的衬衫,盯着看了好久好久都没有放开。

五、兔兔是全年发情期。请务必妥善处理好兔兔的正常生理需求。另外,兔兔可能会出现假孕现象。如果发现怀孕迹象,可通过揉按腹部判断是否真孕。

参考事例:

蒲总办公室的落地窗是电镀雾化玻璃,通上电后会变得透明。平时大部分的时间为了光线良好,都是通上电的,但现在却难得地关掉了电源。

“……呜嗯、蒲、蒲总……啊、不要,不要在、在这里……啊!”

蒲熠星却故意又往里面顶了一下,正好撞到韬兜兜最受不了的地方。

“可是,不是兜兜你自己说的想要了?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他把郭文韬压在雾化玻璃上,却把他的手反剪在身后,使文韬的上半身几乎都贴在凉凉的窗户上。

身体炽热,体内埋着根滚热的肉刃在深处缓缓挺弄,把穴道撑得满满的,碾压着嫩软的内壁四处摩擦。可玻璃冰冷,敏感的乳尖贴在光滑的平面上摩来摩去越发娇翘嫣红,更别提自己的龟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戳上冰凉的玻璃,刺激得直冒水,弄得磨砂的落地窗上有几绺水迹在往下流。

他几近哭诉道:“呜、这里、啊……会、会被看,被看到的……”

诚然窗玻璃已经变得不透明,但他们人贴得那么近,动作又这么明显,对面大楼的人只要看到剪影都能猜出来屋内的人在做什么。这里可是蒲总的办公室,要是被人发现,影响了蒲总的声誉可怎么办啊。

蒲熠星停下来:“这样啊,那,只有不做了?”

“……呜呜、不要,要、要做的……”郭文韬呜咽起来,没了肉棒的按摩,不自觉地开始主动摇着屁股套弄起蒲总的阴茎来。

因为担心,他有些紧张,吃进去的时候总是吸得有点狠,肉壁不由自主地缠着粗茎蠕动。

“唔嗯、……淫荡兜兜。”蒲总调侃一句,明显感觉到自己又被狠狠夹了一下,“那,我们换个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

他一边问,一边放开被他反剪住的手,把郭文韬捞起来贴上自己的胸膛,一手扬起他的头抚摸他凸出的喉结,亲吻他的颈侧。

掌下的喉结上下浮动,“好……啊、换、换个地方……”郭文韬喃喃道。

“那兜兜不要夹这么紧啊。放松一点,不然我都出不来了。”蒲熠星喘气道,“还是说,兜兜不希望我退出去?”

想了想失去蒲总的大叽叽在体内的充实感,本来只是因为紧张而放松不下来的郭文韬变得真的不想放松了。他没有说话,而是哼吟着身体力行地尽力吸咬挽留,蒲熠星哪会不懂,这是小兔子又在分离焦虑然后撒娇了。

于是他稳稳揽住郭文韬的腰,贴着他因为用力吸吮而紧绷的臀肉,带着他转身,往另一边走去。郭文韬已经全身赤裸,连鞋袜都被脱掉,而蒲总却只脱去外衣,松了松衬衣领口,领带松散地挂在一边肩头,就这么顶着郭文韬一步一步往前走。

“……啊、……嗯啊、……哼嗯……”

几乎每走一步,郭文韬就会被顶一下,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角度就是刚刚好,每次都会撞上最娇弱的软肉,平时只需要几步就能走完的路程愣是走了十几步才到,一路上全是他滴下来的痕迹。

蒲熠星没再束缚他的手,郭文韬两条小臂支撑在新的墙面上,依旧感到冰冷。他刚才根本没意识到他们在往哪里走,就这么被蒲总顶着走到这里,他抬起头看,惊得浑身一紧,把身后的蒲总夹得重重喘了一声。

他不轻不重地拍拍那圆润紧俏的屁股:“兜兜这么喜欢这里啊。”

“啊、……嗯、……”

呻吟像是在肯定蒲熠星的问话,但郭文韬现在根本不敢说话,因为这面玻璃墙,能一览无余地看见外面!

这是一面单面镜,从蒲总办公室这边能清晰地看清楚外面的一切,从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而外面则是助理的办公室。这本是为了蒲总能坐在椅子上就能先观察到是谁来访而设计的,所以镜子正对的是助理办公室的门口,助理的办公桌就在门附近短边贴墙放置着。

但他们此刻站得如此近,视线几乎没有盲区,就算郭文韬知道在外面的人看不见,可是在他的视角下这和在外面做有什么区别!

好在,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助理去吃午饭还没有回来,所以并没有人,也不会有人来找蒲总,可心理上的刺激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这边就不会有人看见了。”蒲熠星重新动起腰来,力道比刚才要猛,也要更深,似乎是存心想要让他的兜兜忍不住叫出声来。

郭文韬一手支撑着镜面,一手捂着嘴,生怕声音传出去,要是碰巧助理回来了被听见了怎么办。他逃避地低下头,不愿直视自己面对的处境。

蒲总哪能就此饶过他,伸手绕到前面强迫他抬起头,让他睁开眼。

“不看着的话我就真的带你到外面做哦?”

这也不算威胁,毕竟韬兜兜哪敢违逆他呢,他甚至还想象了一下蒲总带着他到外面做,竟然兴奋得又颤抖了一下。

蒲总笑道:“果然,兜兜很喜欢呢。夹得我好紧。”

手筋凸显的双手用力捏上圆润的屁股,圆滚的臀肉被掐得凹陷下去,一次次被胯骨有力地撞上,发出啪啪的肉体声,撞得这小屁股直晃荡。

粗热的阴茎在黏腻的甬道里直进直出,大龟头把肉穴都被磨得软烂,不停泌水,如饥似渴地缠着肉刃吸绞,抽插间汁水都被挤压飞溅出来,噗嗤作响。

郭文韬对着外面的办公室,身前的阴茎也被操得上下抖动,腺液连成丝往地上滴,在镜子边上汇成一小汪水迹。

这真的像在公开做爱一样。郭文韬好像脑子也被操坏了,幻想着随时可能会有人不小心走进来,就会看见他被蒲总操成这个样子。

他双颊绯红,阴茎不知廉耻地滴水,乳头兴奋又寂寞地翘着,完全的赤身裸体,把淫乱的身子展示给众人看。而蒲总还穿着衣服,甚至裤头都没解开,只是拉开拉链伸出粗鸟来,在看不到的背后,把肉穴撑得又圆又大,接纳吞吐着他的粗屌。

粗壮猩红的肉棍不留情面地往里凿,骚肉洞会顺从地张开吃进去,内壁的肉壑比刚才还要紧致,湿黏软嫩,抽走时还奋力往里吞吮。相连的缝隙挂着一圈被捣成白沫的汁,看起来吃屌吃得美味极了,衬着红通通的穴口更显得娇艳。

蒲熠星的拇指也摸上去,指腹感受进出时的穴口张合的触感,若即若离的触摸又引起文韬的阵阵收缩。

“嗯、啊……兜兜真的好会吃茎啊,吸得我好舒服。唔嗯……真乖。”

得到夸奖,韬兜兜舒服地颤了一下,更卖力地讨好起蒲总来,扭动着腰身。

蒲熠星也放下速度,乐于享受韬兜兜的主动服务。他倾覆上他的布满细汗的裸背,在他耳后轻吻。

“兜兜这么乖,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不好?”

他把他捂嘴的手移开,郭文韬顿时又慌张起来,几声压抑不住的呻吟泄漏出来。

“前些天我换下来的衬衫不见了,兜兜知道去哪里了吗?”

蒲熠星双手探到他的胸前,一边问一边揉捏起来。

“啊、……哼嗯……呜……”

“兜兜要乖,不可以撒谎哦。”

薄汗濡湿,蒲熠星摸得相当顺手,指腹挤一圈一圈揉着乳肉,指尖搔刮撩拨着被冷落许久的娇红的奶尖,一会儿掐一会儿揪,玩得更挺翘胭红,韬兜兜本来就断断续续的哼唤声变得更破碎了。

“啊、哼嗯……我、我用来、啊、……裹、裹着我……”

“嗯——这样啊,然后呢?”

“……我……我还、哼嗯……塞,塞进去了……”

蒲熠星挺挺腰,意味深长地问:“塞进哪里了?”

“……呜呜……后、后穴里,……嗯、”

蒲熠星操干的节奏又变重了些。

“是我现在正在干的这个穴吗?”

露骨的问话让郭文韬受不住地痉挛,可他只能老实回答,而且必须回答得完整:“……呜嗯、是……啊、是蒲总、蒲总正在,干的穴、啊……”

蒲熠星被那紧窒的吸夹箍得爽极了,心里也美极了,但嘴上还是欺负道:“兜兜不乖,居然用老板的衣服做这种事。”

“呜……没有、我就……就塞了啊、塞了点衣角进去就……呜嗯、”

那天,蒲总去开会留下他在办公室,他抓着蒲总的衬衫心痒难耐,把扣子那溜厚一点的衣角都塞进穴里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事,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衬衫更皱更湿了,心里全是负罪感。可他又十分委屈,声音哼哼呜呜地小声说:“蒲、蒲总说过,我想怎、怎么弄就,怎么弄的……”

小兔子学会了撒娇抱怨,可把蒲总给可爱坏了,在他红透的耳根处亲了好几口,说:“好好好,我说过的。那衬衫现在在哪里?”

“……呜、我……带、带回家了,嗯啊……想帮、蒲总洗干、洗干净……”

郭文韬一五一十地坦白道,蒲熠星满意极了。

“这样啊。那我可得好好奖励兜兜。”

说着,在他体内耕耘的阴茎也开始奋力往精妙的那点上捣干。蒲熠星额头挂着汗,肩膀上的领带又掉下来,有点碍事,他干脆叼在嘴里,钳住文韬的双胯猛干起来。

郭文韬双腿打颤,后穴只能本能而机械地收缩,蒲熠星被夹得舒服,知道文韬快到了,往单面镜一看,忽然想到什么,不怀好意地突然说:“啊。助理回来了。”

果然怀里的郭文韬惊得浑身一抖,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助理真的回来了,身前的韬小兜兜也一阵抽动,白精全部射在了单面镜上。

郭文韬根本没有力气再思考,只听见蒲总在他耳边说“兜兜全射助理桌子上了,这怎么行呢”,又让他身子一紧,湿软的肉穴仍然在吸纳蒲总硬挺的肉棒,然后又是蒲总的声音。

“兜兜要把我的都装好在肚子里,不可以漏出来哦。”

于是一汩一汩有力的冲刷灌入穴内的深处,奇妙的快感瞬间在文韬的身心膨胀。他努力收紧,但蒲总射得实在太多,在退出的时候还是淌出一部分。

韬兜兜难过极了,看着地上的白浊觉得好可惜,害怕蒲总怪罪他,马上又缩紧穴口,还用手捂住,蒲熠星看在眼里,对他的乖巧喜爱得不行。

他抱着人,把他放到一旁的沙发上,让文韬的后腰靠在偏高的沙发扶手上,双腿架上他的肩膀。

因为屁股放高,精液没再往外流,而是真的被韬兜兜好好儿地兜在了肚子里。熟红的肉穴还合不太拢,一张一合,直接就能看见里面的白精。

蒲熠星还硬着,重新把性器抵上去,那穴就张着小口一嘬一嘬亲吻他的龟头,色情得要命。他只在穴口蹭来蹭去,欣赏穴肉难耐的吸吮,蹭得韬兜兜根本受不了,吃不到的感觉太难受,已经被操晕乎的韬兜兜竟然捏着自己的臀肉主动掰开肉洞,把龟头往里吃。

都到这个份上了,蒲熠星还怎么忍。先前他并没有脱掉裤子,所以并没有全根没入,现下干脆也脱掉裤子,直接顺滑无比地整根埋入进去。

“啊……”

终于被填满的感觉让郭文韬情不自禁地哼叫出声,不少白精又被挤出穴外,弄得沙发上到处都是,他想尽力收紧也没有用,只把那根鸡巴吸得更往里,挤出更多精液。

蒲熠星瞟了眼被弄脏的沙发,心想算了,正好再买套新的,沙发哪有喂饱韬兜兜重要。他进得一次比一次深,糜软的穴肉都服服帖帖地让他肏入,紧紧密密地包裹。

郭文韬的腰实在是太细了,只要蒲熠星用稍稍往上的角度操,甚至就能看到那平坦的小腹上有个鼓起,是龟头的形状。

蒲熠星伸手覆盖上去,隔着文韬的肚皮摸起来,里外同时的按摩带来与众不同的快感,让郭文韬根本控制不住声音,办公室充满他的哼吟。

“……啊、哼嗯……呜……啊、……”

蒲总一边摸一边笑,手上缓缓使力,开始往下揉按:“兜兜肚子鼓鼓的呀,会不会是怀孕了?”

“呜、啊……不、不是……兜兜,兜兜不会怀、怀孕……”

体内的肉棒被从外面施加的压力紧紧贴上前列腺处,不断来回的摩擦,爽得郭文韬脚背都绷直了,脑袋直晃。

“是么。”蒲熠星又看向那被玩的肿翘的乳头,兴许是这段时间玩弄得太频繁,也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对小胸比以前翘了不少,鼓着小丘,很是可口的模样。于是他低下身,一边舔一边奇怪为什么兜兜尝起来也是甜的。

“可是,这里看起来也鼓鼓的,会不会已经装了奶呀?”

乳尖被灵巧的舌头来回挑逗,文韬受不住地呜呜叫出声:“唔、蒲、蒲总……饶、饶了我……啊、……”

“所以,果然只是兔兔假孕吗?兜兜肚子里没有小宝宝,这里也没有奶?”

他没有停下撞击,文韬被顶弄得根本回不上他的话,他继续往下说:“那真是可惜了,如果怀上宝宝,我还想就让你和我一起住好了。”

一听这话,文韬猛地一收缩,他的脑子都被操糊涂了,说:“怀的,能怀、能怀的……”

“真的呀。”蒲熠星喜笑颜开,“兜兜愿意给蒲总生宝宝?”

“嗯。兜兜,给蒲总、生宝宝。”他怕又结巴,一字一句说得清楚。

他十万分认真地看着蒲总,带着一点点从上往下的角度。那是蒲总最爱他的模样,眼里那直率又毫无保留的倾慕与景仰总是让他为之怦然心动。

蒲总心潮翻涌,压着郭文韬亲了好一阵的嘴,哄道:“那,让蒲总再操深点,保管兜兜能怀上好不好?”

郭文韬没有多想,点头就说好,还没反应过来,蒲总就直起身来抓住他的手腕打桩一样往里凿。突然猛地撞上一处,郭文韬惊叫一声,从没被打开过的软肉入口被强行破开,龟头直接冲了进去。

操进了结肠。

蒲总感叹道:“兔兔的窟穴真是名不虚传,真深真紧啊。”

郭文韬双眼瞪得老圆老大,整个人陷入痉挛,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也没明白蒲总操进了哪里,舒服得完全失去意识一般放空了一段时间,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又射了出来,在自己身上都是。

他的肚子更鼓了,完全能看出蒲总阴茎的形状,肚皮鼓得老高,真的像怀孕一样,而上面还有自己的精液。

蒲总重新动起来,他就看见自己的肚子随着操干变鼓变瘪,蒲总还说:“看,宝宝动了。”

莫名其妙地,郭文韬也伸出手摸上去。他简直被蒲总贯透,隔着肚皮摸着那凶狠的性器,眼泪扑朔扑朔就往下掉。

“……唔……蒲总、啊……要、操坏了……呜呜……宝宝、……”

见他真的哭起来,蒲熠星又爽又心疼,连忙低头亲他安慰他。韬兜兜很受用,缠着蒲总和他接吻,眼泪流进嘴里,又甜又咸。

他想和蒲总一起住,以后都和蒲总一起住,那该多好啊,可是,可是他必须得先有宝宝才行,他一定要怀上宝宝才行……

怎么办……

他浑浑噩噩,感受到蒲总在他最深的地方射出一股股精液,心里又甜蜜又苦涩。

蒲总埋在他的身体里,吻去他的泪痕,贴近他耳边说。

“没关系,怀不怀得上不重要的,搬来和我一起住吧,兜兜。”

郭文韬在失去意识前想,这一定是他做的一个好美好美的梦。

【蒲郭】兔兔饲养指南(4-5)》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