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回家的路

四点多的时候,天昏黄得像世界末日,气压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胸闷。
今年已经下过第一场雪,天气预报说这几日还会有伴随降雪的降温,看样子可能等不到天黑就会应验。
郭文韬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苦恼。他手上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估计要加一会儿班,又没带伞,只能暗自祈祷这雪别这么早就降下来。

【蒲郭】云图 · 归途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层,阳光穿过稀薄的大气层直射到黄沙大地上。周围没有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生物,只偶尔有风吹过,扬起颗颗砂砾。
韬智能从崖洞里出来,伸伸懒腰,往停在洞口的重型机车上踢了两脚,沙粒稀稀沙沙地从排气管上抖落。
他长腿一跨骑上机车,将随身的小型智能电脑从手臂上的兜里掏出来,又把电脑芯片取出来,抠开机车后背上的插口槽,然后将芯片插入进去。

【蒲郭】白雪公主·番外

从城堡的西面往森林里走五百米左右,有一处墓碑,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
墓地四周没有杂草,但树林茂密,郁郁葱葱,树冠遮天。白天的时候,阳光只能透下斑斑光影,恰恰好映在墓的半边,而另一半从日出到日落都永远躲在阴影处。
由于以前蒲熠星不允许他离开城堡太远,郭文韬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而后来蒲熠星第一次带他来时,郭文韬一眼就明白,那两个名字,一个属于蒲熠星的生母,而另一个,则是当初给予蒲熠星初拥的吸血鬼。
这是一座衣冠冢,郭文韬知道,因为几百年前的那场火刑,烧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蒲郭】白雪公主

“砰!”
一声枪响划破宁静的夜空,群鸟从树林惊起飞散,阵阵鸟鸣。
有人在痛苦地喘息,有人发出绝望的嘶叫,而不过片刻,一切又归为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红色的鲜血染黑身下的杂草,朦胧中,他感觉到有人接近。
那个人说了什么,他又回答了什么,可他的意识模糊不清,只觉口中忽有热流涌入,而后痛楚逐渐减弱,再后来,他便陷入昏迷。

【蒲郭】长假

考虑到时间问题,最后蒲熠星还是坐的高铁去北京。
高铁上信号时断时续,趁信号好的时候,蒲熠星就会把沿途拍的风景发给郭文韬,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中倒也过得很快。
下午才刚结束军训,按理说应该很疲惫,但蒲熠星的情绪却很高昂。行李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蒲熠星用最快的速度冲完澡就赶往火车站,晚饭也是在高铁上解决,还发了高铁盒饭给郭文韬,而郭文韬也回了他一张京酱鸭丝。
等到达北京站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蒲熠星拉着行李箱,只一眼,便看到想念一个月之久的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他,向他招手。

【蒲郭】夜雨秋池

窗外忽然闪起几道煞白的光,整个夜空闪如白昼,过了几秒,预料之中的雷鸣轰然而至。
郭文韬并不怕打雷,在看见在闪光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闪电后姗姗来迟的雷声实在太过炸裂,郭文韬还是稍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要不是这几下电闪雷鸣,他都不知道原来外面下雨了。郭文韬起身去往阳台,好在衣服在下午就都收了回来。他没有跨到阳台上,只把窗户打开,顷刻间,被窗玻璃隔绝的雨声哗哗地震动着耳膜。
雨下得很大,又密又实,反射着路灯的暖光,像是从天空坠下一串串金色的线。雨中潮湿的空气带着独特的味道,有种草叶的清新,郭文韬并不讨厌。忽而天空又闪过一阵白光,然后隆隆的雷声从很悠远的地方像鼓声滚滚而来。

【蒲郭】云图 · 新世界

伴随着一阵机械运作的声音,韬智能第一次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第一样事物,数据告诉他,是一种叫人类的生物。
人类用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说:你好,我是蒲科学。
他眨眨眼,收集到的数据便在视界里悉数呈现。
他笑了一笑,对眼前的人类说:你好,我是韬智能。
蒲科学也笑起来,向他伸出一只手:很高兴认识你。
韬智能歪头想了想,才回握住他的手。
关于这个人类,他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去了解。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蒲郭】棋逢对手

水晶灯闪耀着光辉,昂贵的地毯铺满整个宴会厅,白金色的装饰高雅而奢华,宾客们身着正装,均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在席间相互攀谈。
像这样的酒会,一般到这个时候郭文韬早已经溜走,但唯独这次他不能。
这不是一般的酒会。
这是一场婚宴。
而郭文韬,正是今晚的主角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