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6)

郭文韬周一休息,周二到周四这三天留给贾老板,周末三天则是常规待客,只陪聊陪酒不陪睡。
以上是郭文韬的工作时间和内容,蒲熠星早在跟踪郭文韬的那十多天就基本摸排清楚,而现在更是雷打不动地接郭文韬下班,任劳任怨,完全就是个专职司机。
在认识贾老板之前,郭文韬是会接客的,只不过现在算是被贾老板包下,得罪不得,所以梨棠的经理也不会再安排他去特别服务其他客人。
蒲熠星内心当然不愿意郭文韬再做这种事情,可表白时的那一头冷水浇下来,倒把他淋了个清醒。

【蒲郭】黑杜鹃(5)

都说,在贤者时间的时候,脑子里会一片空白,什么都不会想,可蒲熠星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想明白的。
为什么他对他那么在意,为什么那么想要靠近他,了解他,想知道他的所有事情,甚至不惜干出跟踪这种事,被说成是缠着他不放,都只是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

【蒲郭】居家

“所以,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儿,看小蒲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呀。”
汤露,也就是郭太太,坐在桌子前问对面的蒲熠星。
正直寒假,汤露最好的闺蜜正式离婚,约她去欧洲玩一圈庆祝。为了陪最好的闺蜜,汤露自然答应下来,向公司请了十天年假连着春节可以玩好一阵,可若是带上儿子又不像是陪闺蜜出去玩儿的,总归不便。平日里郭文韬要上班,保姆阿姨也因为快过年回老家了,这下竟然落得个没人照顾汤汤的情况。

【蒲郭】黑杜鹃(2)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蒲熠星也很后悔。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一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在和他认为不怎么样的人相比较,岂不是又亲自把自己放在和那些人差不多的位置,生生拉低了自己的水平。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说出来的时候,那种把别的alpha比下去,满足了一种粗俗且本能的胜负欲的感觉,又让他很爽。
或许这也是alpha的一种本性。

【蒲郭】黑杜鹃(1)

大概是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又或者是这家高级会所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很好,在推开厕所门之前,蒲熠星真的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
他喝得有点多,正急着上厕所,从会客室出来直奔卫生间,哪成想开门看见的会是这样的景象。
洗手台前有两个人,穿着定制西装的男性背对着他,裤子虽然松垮但好歹也算穿着,正不停地做着顶胯的动作。
蒲熠星呆愣住,惊吓中连厕所都忘记上,眼神下意识地往镜子里一瞟,便正正好撞上那双清亮的眼睛。

【蒲郭】天鹅湖

鹅城城北郊外,有一片竹林。竹林约莫再往里走十里路,有一池湖水,常伴有野生天鹅栖息于此,遂称之为天鹅湖,鹅城也由此得名。
某年夏,一书生来鹅城暂居。书生姓蒲,字熠星,涪县人,去年考中秀才,正好赶上今年乡试,而鹅城便是举办乡试的地方。趁着夏日,距离秋闱还有两月有余,蒲家人在鹅城城郊寻到一处清幽的小院,可以让蒲熠星提前过来适应,安心备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