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2)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蒲熠星也很后悔。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一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在和他认为不怎么样的人相比较,岂不是又亲自把自己放在和那些人差不多的位置,生生拉低了自己的水平。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说出来的时候,那种把别的alpha比下去,满足了一种粗俗且本能的胜负欲的感觉,又让他很爽。
或许这也是alpha的一种本性。

【蒲郭】黑杜鹃(1)

大概是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又或者是这家高级会所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很好,在推开厕所门之前,蒲熠星真的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
他喝得有点多,正急着上厕所,从会客室出来直奔卫生间,哪成想开门看见的会是这样的景象。
洗手台前有两个人,穿着定制西装的男性背对着他,裤子虽然松垮但好歹也算穿着,正不停地做着顶胯的动作。
蒲熠星呆愣住,惊吓中连厕所都忘记上,眼神下意识地往镜子里一瞟,便正正好撞上那双清亮的眼睛。

【蒲郭】天鹅湖

鹅城城北郊外,有一片竹林。竹林约莫再往里走十里路,有一池湖水,常伴有野生天鹅栖息于此,遂称之为天鹅湖,鹅城也由此得名。
某年夏,一书生来鹅城暂居。书生姓蒲,字熠星,涪县人,去年考中秀才,正好赶上今年乡试,而鹅城便是举办乡试的地方。趁着夏日,距离秋闱还有两月有余,蒲家人在鹅城城郊寻到一处清幽的小院,可以让蒲熠星提前过来适应,安心备考。

【蒲郭】天使与恶魔

就不应该让不会水的郭文韬去河边抓鱼。
这一定是近年来蒲熠星最后悔的一件事。他在听到那声急促的惊呼后立即飞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郭文韬的踪影。他疾呼几声郭文韬的名字,希望能得到一点回音但未果,却见河面上弥漫起一层水雾,而一个打扮得像是渔夫的奇怪女人从河里升了起来。

【蒲郭】回家的路

四点多的时候,天昏黄得像世界末日,气压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胸闷。
今年已经下过第一场雪,天气预报说这几日还会有伴随降雪的降温,看样子可能等不到天黑就会应验。
郭文韬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苦恼。他手上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估计要加一会儿班,又没带伞,只能暗自祈祷这雪别这么早就降下来。

【蒲郭】云图 · 归途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层,阳光穿过稀薄的大气层直射到黄沙大地上。周围没有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生物,只偶尔有风吹过,扬起颗颗砂砾。
韬智能从崖洞里出来,伸伸懒腰,往停在洞口的重型机车上踢了两脚,沙粒稀稀沙沙地从排气管上抖落。
他长腿一跨骑上机车,将随身的小型智能电脑从手臂上的兜里掏出来,又把电脑芯片取出来,抠开机车后背上的插口槽,然后将芯片插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