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美人鱼

船身突然开始剧烈地晃动。
嘈杂的人声和甲板上慌乱的踩踏声同时响起。蒲熠星几乎在异动的同一时间猛然从床铺上坐起,跟着一起往外跑,船员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草,快拿绳子拿绳子!”
“别看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
“电击棒呢??有没有电击棒!!快拿个电击棒来!”
“先捂它的眼睛!先捂上——!!”
蒲熠星见船长竟也出来了,连忙跑上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船长看他一眼,有些轻蔑,眼神里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第一次出海吧?我们捕到人鱼了。”

【蒲郭】被软禁的猫

公司的聚会已经结束,有同事在餐厅门口张罗着要续摊。
蒲熠星摆摆手婉拒道:“抱歉,家里养了猫。”
他说完,没去理会同事的回应,挥挥手扭头就跑路了。
同事们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
“是女人吧。”
“绝对是。”
蒲熠星没有撒谎,他真的养了一只“猫”。

【蒲郭】阿罗哈(8)[终]

蒲熠星深深地看向他的眸子。
“对不起……我……”
“蒲熠星!你再说一次对不起,说一次我就揍你一次!”
文韬突然提高声调,好像又变回那个会轻易被他所动摇的孩子了。
蒲熠星愣在那里没再说下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第一次提起以前的事情。他明白过来郭文韬早就醒了,也知道郭文韬问的不仅仅只是刚才。
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想过,当时为什么就自然地伸出了手。
如果现在一定要给一个原因的话,可能就是,他早就被他俘获其中却不自知。
“你为什么牵我的手。”

【蒲郭】阿罗哈(7)

蒲熠星一直没有告诉郭文韬离婚的真正原因。
是男人死要面子的虚荣心,是想要在他面前保持魅力,是想要吸引他继续爱自己,所以一开始连离婚的事都没敢提。
“蒲熠星,若你根本不会爱别人,也不会得到别人的爱的。”
这是他老婆在搬出去那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蒲郭】阿罗哈(6)

“前妻”这个词丝毫没有安慰到郭文韬。
蒲熠星慌忙地解释着,什么他其实是因为在闹离婚,他才来夏威夷散心的。离婚是他老婆提的,他已经同意了,老婆也已经搬出去,只需要最后签个字。这段时间处理的所谓国内的事儿也都大多是在和老婆谈离婚协议。
因为关系已经破裂,责任方也很明确,协议很快就双方同意了。刚才打来电话,是他前妻又在催他赶快回去签字。
蒲熠星不想回去当然是因为郭文韬。他一拖再拖就是想为了能在夏威夷多待一阵,也是在想该如何告诉郭文韬这个,一直没有机会说的事情。
可现在再说什么也已经没用了,郭文韬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整个人震惊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着急跟他解释的人,动都动不了,满脑子都是“他骗我”。

【蒲郭】阿罗哈(5)

蒲熠星觉得自己是疯了。
他是个成年人,尽管他先入为主一直以为对方已经成年,但事实就是他睡了一个小朋友。
前一天晚上文韬宣泄出来时,他也因为许久没有发泄过,被弄得直接丢掉。虽然他赶忙退了出来,可依旧还是有些留在里面。
回想起前一晚的意乱情迷,蒲熠星整个人是崩溃的。
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可他又觉得这次体验无与伦比的美妙。他并不是个十分爱好这件事的人,昨晚也真的算不上是一次完美的初体验,就像他们的相遇也不完美,但他就是觉得这是他30年的人生中最美妙的一次。

【蒲郭】阿罗哈(4)

文韬家的回廊柱子上挂了一个吊床,旁边还放着一个摇椅。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两个人就各抱着一只猫,坐在屋子前欣赏夜色。
蒲熠星坐在摇椅上轻轻晃着,一边戳着手机回复信息。
月亮很亮,文韬躺在不算高的吊床上望着点缀着繁星的夜空,又侧头看着蒲熠星。
这个名字里有星星的男人为什么感觉这么不一样。

【蒲郭】阿罗哈(3)

郭文韬把T恤脱下来,上半身赤裸,不常暴露的肌肤甚至比一些白种人还白,被太阳晒黑的痕迹在手臂上,一边是健康的小麦色,一边是莹润的嫩白色。
年轻的肉体展现在蒲熠星眼前,但他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就看见背上有两条口子,刚刚开始结痂,还有些泛红。口子不深,但是横着两道长长的,破坏了整个白皙背部的美感,蒲熠星没来由地心疼。

【蒲郭】阿罗哈(2)

差不多快到8点的时候,蒲熠星听见门外有了响动。
他结束掉手上的这局,便放下手机下楼了。
餐桌上只坐着Stefan在吃早餐,蒲熠星的份也摆在一个座位前。两人互相道了声早,蒲熠星便也坐下来安静吃饭,并没有更多交流。
没一会儿郭房东也从楼上下来,看样子是已经吃过早餐。昨天有聊过今天有一个私人团,所以得先去公司开小型商务车去接客人。他其实已经很少亲自带团,但这次客户出手大方贵气他也就不放心让手下的人去,而且其他人也有些零散的带客任务,只能他亲自去了。
他放了一把车钥匙在餐桌旁的岛台上:“这是那辆轿车的钥匙,车就在车库,有需要就用别客气。”
昨天蒲熠星说到想租一辆车,郭房东很豪爽地说不用租,想开车用他家另一辆两厢轿车就行。房东自己通常开那辆吉普,轿车是孩子他妈开的,但他老婆上周回中国处理那边公司的一些事务了,估计下个月才回得来,所以就借给蒲熠星开。
蒲熠星欣然接受了房东的好意,但是他今天并不想出门。时差还没倒过来,对周边也还不甚熟悉,完全没做任何计划就来了,不如干脆先看看一些旅游信息再做打算。
房东开着吉普出了门,两只猫正在门廊晒着太阳,偌大的屋里就剩下蒲熠星和小孩儿,沉默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