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焉知非福

被疼醒的时候也不过凌晨四点。
刚睁眼的时候还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突然醒了,片刻后胃部的痛意才席卷而来。
郭文韬皱着眉按灭手机屏,随后把脸埋进枕头。他真的不想在这个点起来找药,想着应该也就是和平常一样的惯性胃痛,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当他捂着胃在床上辗转1个多小时后,他才意识到这次排山倒海的痛来得不同寻常。
他在温暖的被子里冷汗直冒,最终还是伸手调出通话记录按下了第一个。
他难得焦急地在心中默念着快接啊快接啊……,在响了六七声终于接通后,还没等对方说出一个字便抢了先。
“蒲熠星……救我…………”

【蒲郭】密室游戏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证据一
齐思钧今日一反常态,平时总爱把自己和文韬撺掇着挨在一起,今天却和邵明明一唱一和愣是把自己和文韬安排成正对面的座位。
证据二
居然让唐一洲一直担任转酒瓶一职。并且在这一轮之前一局都没有转到他和文韬。
证据三
然后恰巧就在这一轮,周峻纬临时把惩罚游戏从真心话改成了小黑屋。

【蒲郭】南北相性100问

主持人:邵明明
采访对象:蒲熠星,郭文韬
嘉宾席:唐九洲,齐思钧,周峻纬

明明: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名侦探学院》之VVVIP特别节目!!南北夫夫相性100问!鉴于这柜门咱也堵不上了,与其欲盖弥彰还不如开诚布公~那么就有请我们的两位主角上台,我们长话短说直接开始,为大家带来这一季的最大福利——————
嘉宾席:掌声雷动!

明明:请问两位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按照题目提问了哦。
阿蒲:OK
韬韬点头。

【贱虫】亲吻你的理由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不着痕迹地顺理成章。他本来俯视着街道上喧闹庆祝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人做了什么。只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生中,一个他爱死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却没听得真切。于是他收回视线转头想问“Spidey你说啥”,却看见对方已把面罩摘到鼻梁处。他嘴唇微抿,像是在踌躇什么,但面罩上的大眼睛又依旧毫不逃避地望向他。他没有任何接下来的动作,就这么一言不发,仿佛是在等待Wade。
等待Wade该做些什么。

【暗巷】ALWAYS

坐在他身边的人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一个青年,先是原本含有笑意的脸毫无征兆地开始流泪,随后就像个小孩一样,喘息抽泣着,手胡乱地抹去控制不住的眼泪,嘴里彷佛想说什么却梗塞得无法组织语言。
他很恍惚。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他为什么在这里。他隐约记得他可能是在吃早餐,然后他问了句什么,身边的人一愣,就哭了。
他哭得那么难过,眉毛挤成一团,眼睛已经红了,脸颊边的头发也沾上了泪水黏在皮肤上。他看起来那么可怜,虽然他不记得他是谁,但是这哭泣的样子就是触动了他心脏里某一块软肉,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将哭得快要断气的青年揽进了怀里。

【暗巷】How to be a man

Credence在用餐的时候总是很安静。他小心翼翼地使用刀叉,避免餐具间的碰触发出响声,嘴里有食物的时候绝对不会开口说话,专注着一口一口认真咀嚼后再咽下,哪怕他确实很饿,也绝不会有狼吞虎咽的形象。Graves能想象到福利院要求的严苛,也能猜到这是Credence在那个被称为母亲的人无数次咒骂着饭桶的训斥后,才被迫形成的习惯。但是Graves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事实上他甚至觉得Credence用餐的样子称得上赏心悦目,要知道这种安静听话有礼仪的孩子并不多。所以他也喜欢且乐于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观察,或者说欣赏用餐的Cred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