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云图 · 归途

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层,阳光穿过稀薄的大气层直射到黄沙大地上。周围没有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生物,只偶尔有风吹过,扬起颗颗砂砾。
韬智能从崖洞里出来,伸伸懒腰,往停在洞口的重型机车上踢了两脚,沙粒稀稀沙沙地从排气管上抖落。
他长腿一跨骑上机车,将随身的小型智能电脑从手臂上的兜里掏出来,又把电脑芯片取出来,抠开机车后背上的插口槽,然后将芯片插入进去。

【蒲郭】云图 · 新世界

伴随着一阵机械运作的声音,韬智能第一次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第一样事物,数据告诉他,是一种叫人类的生物。
人类用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说:你好,我是蒲科学。
他眨眨眼,收集到的数据便在视界里悉数呈现。
他笑了一笑,对眼前的人类说:你好,我是韬智能。
蒲科学也笑起来,向他伸出一只手:很高兴认识你。
韬智能歪头想了想,才回握住他的手。
关于这个人类,他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去了解。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蒲郭】云图 · 锋芒

三更天,房门被敲响,里面应了一声“进来”,蒲戏子端着一盘装着些水果的碗碟,恭恭敬敬地进了屋。
他把餐盘轻放在茶案上:“军长,这么晚了还没睡呀。吃点水果?”
郭军长正坐在案旁的官帽椅上看书,知道来人是蒲戏子,也没什么顾虑。
“没,看了会儿书。”他放下书,随手挑了个剥好去核的荔枝肉送进嘴里,示意蒲戏子在一旁坐下。
蒲戏子听从地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问道:“军长看什么书呢。”
郭军长举着书晃晃,道:“也没什么,一本洋人的奇闻小说罢了。”
蒲戏子瞥了眼郭军长手中的书皮,上面写的全是洋文,笑道:“不愧是军长,留过洋,看得懂洋人的书。”
闻言,郭军长抬眼,勾起嘴角:“你若想学,我教你啊。你这么聪明,若是学成定是不输于我啊。”
“军长说笑了。”蒲戏子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镜框边金链随着动作晃动着,镜片有些反光,让人看不真切他的神色。
他站起来,轻轻拍拍宝蓝色缎面长衫上不存在的灰尘,又走到郭军长身前躬下身子,伸手邀军长起身。
“军长,时候不早了,让小的伺候你就寝吧。”

【蒲郭】云图 · Circus

【1626年。
如果有人问我想死在哪一年,我会回答,我想死在1626年那个夏季的夜晚。】

圆顶帐篷中心的舞台上演着无趣的表演,至少对蒲子爵来说是无趣的。他正欲起身离开,观众席却在这时连连传来倒吸凉气的惊呼和低叹。
蒲子爵好奇地坐回特等席的席位里,把视线移回舞台中央。

【蒲郭】云图 · 质子

南国使节来访那天正是个阴天。云层重压却不见任何下雨的迹象,潮湿闷热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使节面色不悦地又匆匆离开大殿,随即圣上便召见了熠皇子,而韬太子也跟随而来。
圣上对此没有什么诘责,遂将使节带来的消息一并告知了两人。
湖国公主在与南国太子成亲当日离奇毙命,当天即查证犯人为湖国一落跑宫女。两国因此战事复发,现南国希望盟友北国能出兵相助,以抵御湖国进攻。
北国圣上念及熠皇子身世,便传他来见,并询问他的意见。
从小在北国长大的南国质子熠皇子斟酌再三道:“臣愚见,不易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