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回家的路

四点多的时候,天昏黄得像世界末日,气压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胸闷。
今年已经下过第一场雪,天气预报说这几日还会有伴随降雪的降温,看样子可能等不到天黑就会应验。
郭文韬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苦恼。他手上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估计要加一会儿班,又没带伞,只能暗自祈祷这雪别这么早就降下来。

【蒲郭】夜雨秋池

窗外忽然闪起几道煞白的光,整个夜空闪如白昼,过了几秒,预料之中的雷鸣轰然而至。
郭文韬并不怕打雷,在看见在闪光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闪电后姗姗来迟的雷声实在太过炸裂,郭文韬还是稍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要不是这几下电闪雷鸣,他都不知道原来外面下雨了。郭文韬起身去往阳台,好在衣服在下午就都收了回来。他没有跨到阳台上,只把窗户打开,顷刻间,被窗玻璃隔绝的雨声哗哗地震动着耳膜。
雨下得很大,又密又实,反射着路灯的暖光,像是从天空坠下一串串金色的线。雨中潮湿的空气带着独特的味道,有种草叶的清新,郭文韬并不讨厌。忽而天空又闪过一阵白光,然后隆隆的雷声从很悠远的地方像鼓声滚滚而来。

【蒲郭】棋逢对手

水晶灯闪耀着光辉,昂贵的地毯铺满整个宴会厅,白金色的装饰高雅而奢华,宾客们身着正装,均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在席间相互攀谈。
像这样的酒会,一般到这个时候郭文韬早已经溜走,但唯独这次他不能。
这不是一般的酒会。
这是一场婚宴。
而郭文韬,正是今晚的主角之一。

【蒲郭】桃桃报恩

“蒲哥,晚上联谊,你去吗?”
蒲熠星皱皱眉,像是在苦恼什么,手上收书的动作不自觉停顿了一下才回答,“不去了。”
“诶,怎么又不去嘛,还想让你去给兄弟们撑撑场子呢。”石凯有些不满地说。
老实说,本来蒲熠星也不喜欢去联谊,但以前看在学弟的份上也都去了,只是最近他遇到点不大不小的麻烦,让他确实脱不开身。
“抱歉,下次吧。”
以往他可能还会调侃一下这位可爱学弟,但现在他没多少心情,留下这句话后也不等石凯反应,便匆匆赶回家。
因为那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目前正住在他家里。
他站在自家门外,像是在做什么心理准备一样,深深的一个呼吸后,转动钥匙打开门。

【蒲郭】枷锁

α赤身裸体地跪在Ω的身前。
高贵的Ω穿戴整齐,却唯独光着一双脚。他倚在舒适的贵妃榻上,塌下铺着柔软的羊毛毯,一只生足踩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将另一只赤裸的生足伸到α的嘴边。
郭文韬没有说话,但跪着的人显然知道该做什么。他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上白嫩圆润的脚趾,显出绝对的恭敬与顺从。
Ω向来长相俊美,这点在郭文韬身上尤为突出。他本就英俊的眉眼间总是带着点清冷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他的兴趣,但唇角却又总是带笑,魅惑着心动的错觉。
事实上,的确大部分的事物都无法吸引郭文韬,只有眼前的这只α除外。

【蒲郭】PONY

酒吧里摇曳变幻着明晃又暧昧的灯光,节奏劲爆的热场音乐骤然响起。
随着惹火的开场热舞,周围不绝于耳的高分贝尖叫声震耳欲聋,眼见着C位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越脱越少,郭文韬皱起眉头,手里的鸡尾酒也喝不下去了。
他有些后悔,还有些生气,他就不应该脑子一热,答应来这个99%都是女人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