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和亲4-6

文韬拘谨地坐在太子寝殿内的床沿上。
整个仪式结束后,太子留在了宴席上,而他在侍从的带领下去到太子的寝殿,由雯雯桃桃牵他进房后,两姐妹也退出去了。
他的盖头还不能掀下来,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脖子也有点酸痛。从仅有的视角中,郭文韬发现光线也暗下来,他想应该到酉时了吧。
今天实在是太忙,他就晌午的时候吃了一点垫肚,刚才的典礼上也仅仅吃了一口肉一个桃酥和一杯酒,累了一天下来确实有些饿了,可他现在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蒲郭】天使与恶魔

就不应该让不会水的郭文韬去河边抓鱼。
这一定是近年来蒲熠星最后悔的一件事。他在听到那声急促的惊呼后立即飞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郭文韬的踪影。他疾呼几声郭文韬的名字,希望能得到一点回音但未果,却见河面上弥漫起一层水雾,而一个打扮得像是渔夫的奇怪女人从河里升了起来。

【蒲郭】回家的路

四点多的时候,天昏黄得像世界末日,气压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胸闷。
今年已经下过第一场雪,天气预报说这几日还会有伴随降雪的降温,看样子可能等不到天黑就会应验。
郭文韬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苦恼。他手上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估计要加一会儿班,又没带伞,只能暗自祈祷这雪别这么早就降下来。

【蒲郭】夜雨秋池

窗外忽然闪起几道煞白的光,整个夜空闪如白昼,过了几秒,预料之中的雷鸣轰然而至。
郭文韬并不怕打雷,在看见在闪光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闪电后姗姗来迟的雷声实在太过炸裂,郭文韬还是稍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要不是这几下电闪雷鸣,他都不知道原来外面下雨了。郭文韬起身去往阳台,好在衣服在下午就都收了回来。他没有跨到阳台上,只把窗户打开,顷刻间,被窗玻璃隔绝的雨声哗哗地震动着耳膜。
雨下得很大,又密又实,反射着路灯的暖光,像是从天空坠下一串串金色的线。雨中潮湿的空气带着独特的味道,有种草叶的清新,郭文韬并不讨厌。忽而天空又闪过一阵白光,然后隆隆的雷声从很悠远的地方像鼓声滚滚而来。

【蒲郭】棋逢对手

水晶灯闪耀着光辉,昂贵的地毯铺满整个宴会厅,白金色的装饰高雅而奢华,宾客们身着正装,均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在席间相互攀谈。
像这样的酒会,一般到这个时候郭文韬早已经溜走,但唯独这次他不能。
这不是一般的酒会。
这是一场婚宴。
而郭文韬,正是今晚的主角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