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不要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

烈日炎炎,蒲熠星坐在烫屁股的马路牙子上,还在刷新着群内的消息。
手机上方忽然跳出一条新信息。
wuli韬韬:【回头。】
蒲熠星回头,看见自己二十多分钟前联系的那个人正站在身后,攥着手机撇着嘴瞪着自己。蒲熠星丝毫不慌,露出稀松平常的憨笑:“韬韬你来啦。”
郭文韬像是把气憋回去了似的,良久才不平不淡地问了句:“还站得起来吗?”
蒲熠星笑得更无辜了,好像受伤的不是他本人一样。
“站不起来了。”

【蒲郭】和亲4-6

文韬拘谨地坐在太子寝殿内的床沿上。
整个仪式结束后,太子留在了宴席上,而他在侍从的带领下去到太子的寝殿,由雯雯桃桃牵他进房后,两姐妹也退出去了。
他的盖头还不能掀下来,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很久,脖子也有点酸痛。从仅有的视角中,郭文韬发现光线也暗下来,他想应该到酉时了吧。
今天实在是太忙,他就晌午的时候吃了一点垫肚,刚才的典礼上也仅仅吃了一口肉一个桃酥和一杯酒,累了一天下来确实有些饿了,可他现在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蒲郭】天使与恶魔

就不应该让不会水的郭文韬去河边抓鱼。
这一定是近年来蒲熠星最后悔的一件事。他在听到那声急促的惊呼后立即飞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郭文韬的踪影。他疾呼几声郭文韬的名字,希望能得到一点回音但未果,却见河面上弥漫起一层水雾,而一个打扮得像是渔夫的奇怪女人从河里升了起来。

【蒲郭】回家的路

四点多的时候,天昏黄得像世界末日,气压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胸闷。
今年已经下过第一场雪,天气预报说这几日还会有伴随降雪的降温,看样子可能等不到天黑就会应验。
郭文韬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苦恼。他手上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估计要加一会儿班,又没带伞,只能暗自祈祷这雪别这么早就降下来。